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LCK的唯一男援 > 第三十幕 如雨燕般跳跃的卡莉丝塔
    魂锁典狱长丢出手中的钟摆,附带E技能被动伤害的平A打在了戏命师的身上。厄运钟摆反向释放,挂上点燃,将烬拉到自己身前。

    复仇之矛毫不犹豫扔出手中长矛,趁着这短暂的击飞控制时间,两根长矛已然丢出。

    Pray毫不犹豫交出闪现,血量下半的她要是继续承受伤害,恐怕会阵亡当场。

    塔姆吐出长舌,想要用自己的Q技能进行减速,保证自己的ADC的逃生,可是那条红舌却被复仇之矛闪身躲过。

    她如雨燕般灵动跳跃,继续对戏命师进行追击。

    “Peaunt你可以过来吗?”她呼叫已经升至二级的嘉文,希望寻求她的帮助。

    “我正在过来。”Peaunt话音还没有落下,卡莉丝塔猛地抬手,撕裂(E)技能发动,四根长矛悉数爆炸。

    戏命师血量瞬间见底,撕裂技能附带的25%减速让她移速下降,根本无法逃避那根象征死亡的幽蓝色长矛。

    ‘First blood!’一血声效回荡峡谷。

    苏宇航知道自己的做法很冒险。只要对方三角草丛有视野,配合上打野一起前来,他和Wolf都难以逃脱。

    但是在场下观看比赛的他,敏锐地发现Pray和Goril有个不太好的小习惯,有时候不太喜欢将饰品栏的假眼丢在自己野区草丛。

    经常会留下来插在河道,防止敌方打野的Gank。

    正是抓住了对方的视野习惯,他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

    “进入草丛瞬间,锤石反向厄运钟摆,手中的钟摆丢出瞬间,挂上点燃。”

    “Pray血量瞬间下半,卡莉丝塔在后方紧追不舍,利用武术姿态的被动,苏宇航灵巧地躲过了塔姆的长舌。”

    “复仇之矛撕裂拔矛,戏命师被减速,根本无法逃脱最后一发致命平A。”

    “至此,苏宇航收获一血。”周咏珺慢慢放低语速,表情中透着不可思议。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敢于冒险的选手。”

    “两人似乎早就有准备,在戏命师进入草丛瞬间,锤石先行动手,复仇之矛凭借自己的精彩操作,武术姿态越墙,躲过了Goril塔姆的舌头,完成这一次击杀。”

    “就算Pray交出闪现,也无法改变死亡的结局。”

    她深深吸口气,完全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才爆发的混战。”金敏娜点头,“感觉只要苏宇航出现一个失误,Pray就可以等到嘉文的支援,成功逃生。”

    “可是苏宇航并没有让这种情况出现。”周咏珺笑着说,“最后的结果是苏宇航完成击杀,收获一血。”

    现场导播也适时将镜头放大,给到了卡莉丝塔的特写。处于灵体状态的女人大摇大摆,手中的锐利长矛透着深邃的幽蓝。

    “这就是苏宇航吗?这实力和操作也太恐怖了吧,进入游戏两分钟不到,拿下一血。”

    “之前初次登场的时候,寒冰射手就用操作以一敌二。再次登场,复仇之矛收获一血。”

    “感觉苏宇航完全就是救世主啊。”

    “这样的复仇之矛要是还不能带领SKT获得胜利,就只能证明其他队友是真的菜!”

    “希望这一次酒桶可以明事理一点,保中下就行了,别管上路那个纳尔了。”

    “上一局就是因为Gank上路,让SKT前期节奏全无。”

    因为前期阵亡了一次的缘故,再次上线的Pray只能畏畏缩缩地补刀,将落后的经济和经验尽可能补上。

    Peaunt也抓住对方单独开野交了惩戒的机会,反掉了对方上半野区的石头人,控下河道蟹。在刷野数方面,已然有一组野怪的领先。

    中路方面,因为沙漠皇帝手长的优势,利用沙兵对玛尔扎哈进行压制。

    十分钟,Bnk入侵敌方野区,想要和Peaunt抢夺深红锋喙鸟(F6)的归属权。

    沙漠皇帝中路赶来,下路塔姆开大支援,尽管酒桶交出闪现,还是被阿兹尔大招推回,完成击杀。

    “为什么要去对方野区?”正在返回中线的李湘荷深深叹气,语气中带着质问。

    在没有任何队友可以支援的情况下,这样大摇大摆进行野区入侵,完全就是在送死。

    Bnk垂着头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头脑发热的行为。

    直播间的弹幕疯狂划过,对酒桶的送死行为笔诛墨伐。

    “这不是在送吗?”

    “说真的,要不是下路是苏宇航,我感觉这一局又要没有悬念地被吊打。”

    “下路一直打撤退信号,这个酒桶还是义无反顾地继续自己的送头行为。”

    “明知道塔姆六级了,沙皇也在旁边,为什么还要去对方野区?”

    “真相了,演员不是别人,正是Bnk。”

    “上野辅轮流背锅,SKT这完全是在二打五啊!”

    “何止是二打五,完全是2V8。”

    “上一局的皇子也是,前期强行Gank送人头,这一局的酒桶还是这样,真是辣眼睛。”

    “完全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皇子都在脸上了还不走。”

    在酒桶阵亡的瞬间,躲在草丛中的锤石出钩,精准命中半血塔姆。

    复仇之矛跟上输出,穿透(Q)击杀了身中数矛的炮车兵,将撕裂的层数传递到塔姆身上。

    魂锁典狱长闪现钟摆回推,幽冥监狱(R)升起,将戏命师和塔姆同时囚禁。

    幽蓝色长矛一根一根掷出,武术姿态来回跳跃,躲过塔姆长舌和烬的致命华彩。

    撕裂拔矛,高额的爆发伤害让两人血量见底,同时殒命。

    苏宇航再一次在下路完成对线击杀,确定了下路统治般的优势。

    “苏宇航这一波太细节了,”周咏珺不禁感叹,“先是用手中长矛插在炮车兵上,在锤石出手的瞬间,穿透将小兵击杀,无数的长矛继承到了塔姆身上。”

    “这样数量的长矛瞬间爆发堪称恐怖,让Pray和Goril来不及逃回塔下,就身消命陨。”

    “现在LZ的下路陷入了巨大劣势,之前的一血加上现在的双杀,复仇之矛这一波回家可以补出破败王者之刃了。”

    “十分钟破败加上攻速鞋,拥有这样装备的复仇之矛已经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了。”

    “只是LZ这个阵容对卡莉丝塔来说一点儿也不友好。”金敏娜皱了皱眉头,微微叹气。“普朗克的大招,阿兹尔的沙兵。在这两个减速技能面前,卡莉丝塔很难利用自己的被动跳跃起来,一旦被衔接控制,很有可能先行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