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界的丧尸末日 > 第39章 爱丽丝囚徒
    高光明来到这个世界已经31年,仅仅凭借日积月累的水磨工夫,也已经将血轮眼从二勾玉提升到了三勾玉的境界。

    三勾玉,这已是血轮眼的最高境界,瞳力比二勾玉时强大了十倍不止。无论是洞察力还是幻术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火影忍者》中,绝大多数宇智波族人终生的最高成就便是三勾玉写轮眼。

    至于更高层次的万花筒写轮眼,那是极少数人才能到达的。

    高光明的血轮眼是写轮眼的山寨版,大部分地方都如出一辙。所以他单凭修炼是永远无法获得万花筒的。

    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再兑换两次血轮眼,三合一升级。二是亲手杀死一个至亲之人。

    但他一个孤儿哪里来的至亲之人?丽莎丽莎勉强算是吧,然而他根本不可能杀她。

    所以实际上他就只有一条路可走罢了。

    这且不提,视线回到船上。

    刚才高光明靠坐在角落假寐,实际上是用血轮眼在观察所有人。

    一层眼皮挡不住血轮眼的洞察之力,他能清楚地看到每个人体内的生命能量流动。

    普通人的生命能量其实是很微弱的,就跟荧光一样。但是突然,某个水手身上就出现了一道非常明亮的能量。

    那不是真气,更不是波纹,而是一种高光明从未见过的能量。

    如果他没猜错,这应该就是替身能量了。

    但是他根本没看到这个替身能量是谁发出来的,突然就从水手身上出现,然后吞噬了他整个人。

    倒在地上的水手和刚刚死去的比尔一样,身体紧贴着地板无法起身,旁人去拉扯也没用。

    那样子就好像是有千钧重物压在他身上一样。

    “我抢过外国人的钱……我打死过邻居家的狗……”他嘴里也和比尔一样说起了胡话。

    越说,他就被压得越扁,明明已经痛得青筋暴出了,他还没有停下来。

    “我其实也上过大卫的老婆。”当这句话说出,他的身体终于变形到了极限。

    嘭!

    他整个人炸裂开来,血肉四溅、碎骨内脏散落了一地。

    “呕~”即便是训练有素的水手也有人开始忍不住呕吐起来。

    “这踏马到底是怎么了!法克!法——克!”

    “S.H.I.T!沙滩之子!”

    “巫术!这肯定是巫术师的诅咒!”

    ……

    船舱内乱作一团,这次即便是船长也无法压制住恐慌了。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我们返航吧!这艘船有问题!”有人提议道。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他们纷纷将视线集中到高光明身上,想要逼迫他返航。

    然而高光明根本没理他们,而是走到被压爆的水手尸体残骸边上,俯身在碎肉堆中捡起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枚指环,高光明随手拿起一杯水冲干净血迹之后显露出了其黄金的质地,上面刻着一个单词“Alice”。

    “金戒指……这是谁的?”他问了一圈,没有人应答。

    “我猜也是,”高光明看向船长,“比尔和刚刚死掉的这个,他们全都是被这枚戒指所杀死的。”

    船长一脸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啊?一枚戒指怎么杀人?难道你也相信有巫术吗?简直荒唐。”

    “它怎么杀人的你不应该最清楚吗?”高光明盯着船长道,“这是你的替身吧?”

    船长脸颊的肌肉微微一抽搐,眼神向着旁边别去:“什么替身?那是什么?”

    “别装了,”高光明唤出斩魂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

    船长立刻举起双手:“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不,你听懂了,”高光明冷笑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我的这把刀也是替身,你既然举手了就代表你看得到它,这就是你是替身使者的直接证据!”

    “什么!?”船长猛然惊觉,脸色难看地问道,“你是怎么怀疑到我的?”

    “哟,还真是,”高光明笑了,“我就随便这么一说,没想到你还真自暴了,老实人啊。”

    “沃特!?”船长再度懵逼,随即转为愤怒,“哦谢特!你骗我。”

    “你这么蠢,我不骗你骗谁,”高光明拿刀拍着他的脸颊道,“其实我是打算每个人都这么试一遍的,谁晓得第一个就中奖了,运气不错。”

    听到他的这番话,船长的肺都要气炸了。

    事实上当然不会如此,高光明只是为了让船长难受才这么说的。

    当第一个水手离奇死亡,船长跑来让所有人回房间的时候,高光明就开始怀疑他了。

    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让大家呆在一起以保证安全吗?只有狗血恐怖片才会强行让大家单独呆在房间。

    唯一不会觉得这种方式有问题的,大概就只有凶手本人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去偷袭,所以下意识地就会产生思维盲点。

    “现在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了吧?”高光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海盗的一员,海盗混入港口获取情报是很正常的事情。”

    “哈哈,”船长忽然大笑一声,“你以为刀架在我脖子上就吃定我了?不!恰恰相反,从你捡起那枚戒指开始,我的替身‘爱丽丝囚徒’就已经控制住你了啊!”

    高光明忽然感觉手上一空,原本被他捏在指间的金戒指忽然消失,然后出现在了他左手中指的根部。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到了他的背上,使得他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

    船长趁机脱离了斩魂刀的攻击范围,他对还站着的高光明道:“你果然不一般,居然能够在我的替身发动初期还保持站立,不过没用的,我的替身‘爱丽丝囚徒’会让你背负上罪孽的枷锁,你曾经犯下的罪孽越是深重,枷锁就会变得越沉,现在……给我细数你自己的罪恶吧!”

    高光明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冲动,仿佛要将自己心中有愧的事情全都一一吐出。这就是替身的力量吗?

    他嘴唇颤抖着,缓缓开口:“事到如今……哪里还数得清楚啊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