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二十四章 你犯了什么错,你自己心里没逼数吗?
    柳生心怀鬼胎,陈安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在跟着柳生进去后,陈安至少把一半的心思都放在了,夹蛋器应该在什么时机使用这个问题上。

    两个人心思不同,却是坐在了一张桌子前。

    “你想聊什么?”坐在椅子上,柳生问道。

    “拿钱!”陈安突然说道。

    “什么?”柳生有点没听懂,拿钱,拿什么钱?

    “聊十分钟十块钱,聊一小时优惠十块,给五十就行,聊一天一百块,最大优惠,不能讲价!”陈安一本正经的道。

    柳生:???

    尼玛!

    是你要找我聊天的好吧!

    怎么现在还管我要起钱来了?

    柳生被气乐了,现在的人都这么秀的吗?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想想五年前那个心狠手辣的自己,再对比眼前的年轻人,柳生在心里暗自慨叹:比不了,时代变啦!

    不给钱,陈安不聊,也不肯走。

    而柳生所准备的凶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是不会动用的。

    所以,无奈之下,柳生拿出了五十块钱。

    看着五十块钱被对方抓到手中,柳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虽然,五十块钱不多,可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对方拿走,自己心里怎么这么难受呢?

    “收到,那就聊一个小时的!”陈安嘻嘻笑,愉快的将五十块钱揣进兜里。

    他直接无视柳生望着自己,那仿若看待变态一般的眼神,陈安认真的道:“兄弟,我想跟你聊一聊人生!”

    “噗!”

    刚喝一口水的柳生,听到这句话,直接把水喷了出来。

    至于吗?

    一开始就聊这么严肃的话题?

    老子都东躲西藏五年了,天天住着破房子,你居然跟我谈人生?

    柳生都想说,能不能聊点现实的东西。

    但是,看着陈安一本正经的样子,他想了想,还是算了。

    就让这货说吧,赶快把这一个小时熬过去,等这货走了,自己就抓紧时间换地方。

    抱着这种对付的念头,柳生开始了和陈安之间的谈话。

    “兄弟,人生是什么?有人说人生是一辆直达终点的列车,每一站都有人下车,纵然心存不舍,我们也该微微一笑,然后挥手告别,还有人说人生是路途中看到的风景,每一片风景都不一样,我们无法决定风景,但是可以决定此时此刻看风景的心情,还有人说,人生就是一部手机,开机的时候,有人在思念你,关机的时候,要学会自己和自己相处,更有人说,人生是……”

    “停停停,打住!”柳生听不下去了,他觉得陈安这文采,不去网上代写中学生作文,实在是可惜了。

    “兄弟,你到底要说什么?”柳生无奈的道。

    “我说,我要说的就是人生啊,每个人都会犯错,犯错就需要承受代价,但每个人都有弥补错误的权利,兄弟,不要让良心再受煎熬了,放下执念吧!反思过去吧!直面未来吧!只有这样,你才能获得新生!”陈安耐心的劝解道。

    他话里话外,都在朝柳生暗示厉娇那件事,不知道对方能不能领悟道。

    “犯错,那你说我犯了什么错?”柳生问道。

    “你犯了什么错,你自己心里没逼数吗?”陈安反问道。

    柳生:???

    在短时间内,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脑子里闪烁问号了。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卧槽,语气好冲的样子!

    “你是想打架吗?”柳生压下一口气,道。

    “打架?这社会谁还打架啊,打赢了坐牢,打输了住院,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打架,有这功夫,不如坐下来唠两块钱的,兄弟,鉴于你态度不好,我决定涨价了,在接下来的五十分钟时间里,加收五十块服务费,请掏钱!”陈安表情严肃的道。

    “你逗我玩呢?”柳生直接气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开玩笑,他连人都杀过,还怕眼前的这个傻叉不成?

    “又生气,一百块,请拿钱!”

    “卧槽,干你啊!”柳生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论体重和身高,他都比陈安强。

    所以,虽然瘸了一条腿,但是在柳生眼里,陈安也就是一拳撂倒的事情。

    “还生气,两百块,给钱!”陈安认真的道。

    “给个屁!”

    话音落毕,柳生直接一拳砸了出去。

    然后,下一秒。

    柳生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刚才短短一瞬间,从陈安身上飞出一不明物体,此不明物体精准的打在了柳生的蛋上。

    爆蛋之痛!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足够致命的。

    柳生也不例外,所以他还没发挥战斗力,便是倒在了地上。

    这股强烈的痉挛感,足足持续了有五分钟,柳生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鉴于你有主动攻击的行为,所以,四百块,给钱!”陈安面无表情的道。

    “畜生!变态!牲口!”

    柳生表情抽搐,活像一个被抢了心爱口红的女孩子,在陈安冷漠无情的注视下,他还是委屈巴拉的从兜里掏出了四百块钱。

    “下不为例!接下来我们继续聊天!”陈安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回到椅子上。

    “你绝对不是警察,兄弟,你是从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你告诉我,我去把你们院长杀了!”柳生痛苦的道。

    “闭嘴,听我讲话!”陈安直接呵斥道。

    “行,您说吧!”柳生无奈了。

    “人生,什么是人生?哎,这个问题刚才我们已经说过了,现在我们聊一聊生活,什么是生活啊?我觉得生下来,然后活着,这就是生活,从小到大,在父母的关爱下,我们健康快乐的成长着,父母教育我们,要做一个阳光的人,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要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哪个父母都不希望自己家孩子成为一个恶人,所以,在做恶事的时候,你想过自己的父母吗?”

    “有……”被陈安连续教育,一堆大道理灌下来,柳生只感觉头皮发麻,连意识都紊乱了。

    听到这句询问,他下意识的回答有,但马上感觉不对劲。

    下一秒,他砰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凶狠的道:”妈的,差点被你忽悠过去了,回答我,你和五年前死去的那对母女,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