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四章 抢鱼大战
    “精神值竟然有206!”

    还来不及陈安说一句没关系,女孩便已经离开了,似乎有什么急事,显得非常的匆忙。

    小小的插曲,陈安记住了这个名叫苏晓荷的女孩。

    要知道他刚才在大街上扫了一圈,别说精神值过百,就连过五十的都没有。

    倒是攻击防御过百的见到了几个。

    这从侧面说明了,精神值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属性。

    从女孩刚才慌乱道歉的表现来看,陈安觉得自己是一名玩家的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

    如果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整个世界,能够成为玩家的存在,简直是少的可怜。

    思考的功夫,陈安已经来到了商场地下的超市。

    今天是周一,超市里的人不像节假日那么火爆,零零散散,放眼望去,倒是颇为的冷清。

    陈安走到超市里卖干货的地方,这里干木耳,干菊花什么都有。

    和普通人所看到的东西不同,在陈安的视角中,现实世界里的一些东西已经被游戏化了。

    比如在干木耳的货框里,有几朵木耳闪闪发光,很明显……

    这,不是一般的木耳。

    陈安不是来寻找木耳的,所以只是瞅了一眼,便是来到另一侧的货架。

    “有了,蓝心薄荷!”

    陈安看到装薄荷的小格子里,有一些薄荷正散发微弱的蓝光。

    捡起了查看物品属性,正是蓝心薄荷。

    蓝心薄荷找到了,然后是深红金龙鱼调和油,还有麋香面筋粉,这些陈安都毫不费力的找到了。

    “草木丹作为最基础的丹药,材料也非常的普通,寻找的过程要比自己想象的容易许多!”

    陈安有些感慨,他还以为要跑很多地方,才能够找到这些材料呢。

    没想到在家门口超市里,随便找一找就找到了。

    现在已经集齐三种材料了,还差最后一种,二色鲫鱼。

    陈安抱着期待,走到了水产区。

    他希望这里能有二色鲫鱼,如果有更多色的鲫鱼那就更好了。

    “有了!”

    刚来到水产区,眼尖的陈安便是看到一条三色鲫鱼在一群普通鲫鱼中格外的显眼,

    “三色鲫鱼,能够炼制中品草木丹,可以卖两块灵石的价格!”陈安松了一口气。

    水产区里都是活鱼,如果想要的话,需要自己拿着鱼篓打捞。

    一个水箱里有三四十条鲫鱼,陈安手持着渔捞,在水箱里扒拉了几下,竟是看到了一条四色鲫鱼。

    而且还不止。

    两条、三条。

    整整三条四色鲫鱼。

    “发了发了!”陈安喜上眉梢。

    四色鲫鱼可以里炼制上品草木丹,上品草木丹可以卖出五块灵石的价格,这里有三条四色鲫鱼,陈安感觉像是看到了一处宝藏。

    手持着鱼篓,正准备捞起这三条肥鱼。

    这时,另外一根渔捞也伸进了水箱里。

    陈安侧眼望去,一张熟悉的脸,在不久前见过,正是那个名叫苏晓荷的女孩。

    感觉到陈安在看自己,苏晓荷也偏过头看了一眼,她微微一笑,一副好巧的表情。

    “难道,她也是玩家?”

    陈安眉头微蹙。

    不行!

    这些鱼都是我的!

    谁也别抢!

    在狭窄的水箱里,两根渔捞开始打架。

    事实证明了陈安的猜测,这女孩果然也是一名玩家,因为两个人的目标同时伸向了这三条四色鲫鱼。

    陈安好歹是电一峡谷大师,单场输出达到过十虎之力的存在,论手速他怎么可能会输?

    于是,一番打架。

    陈安火速拿下第一条四色鲫鱼,女孩秀眉紧蹙,她有点不淡定了。

    在拿下第一条四色鲫鱼后,陈安一鼓作气,再拿下第二条四色鲫鱼。

    这时,女孩的呼吸有点加速了。

    她的余光打量着陈安,内心感到奇怪,难道他也是玩家?

    在恍神的刹那功夫,本来已经入网的四色鲫鱼,被陈安以一种极其精妙的角度切入,顺利捞入他的网中。

    女孩没好气的白了陈安一眼,看着陈安一脸喜笑颜开的模样,女孩突然觉得好气。

    但,没办法。

    技不如人。

    看着陈安拿着三条四色鲫鱼离开,女孩将目光望向水箱里还剩下的最后一条三色鲫鱼。

    她心里安慰自己:算了,没有四色鲫鱼,三色鲫鱼也不错。

    女孩将渔捞再次伸进水箱,这一次她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这一次,可千万不能再失误了。

    在水箱里鱼儿,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乖乖的贴在水箱壁,哪也不动,这倒是方便了女孩。

    “有了!”

    女孩心里一喜,正准备顺势上扬,将之打捞而起。

    而就在这时,一根渔捞落下,以更快的速度将女孩手中的三色鲫鱼劫走。

    “阿姨,再加一条,四条鱼一起称个价吧!”

    耳畔,响起一道淡淡的男声。

    女孩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渔捞,再看了看站在电子秤旁,等着商品打码的陈安,他的袋子里好多鱼,五颜六色好好看。

    她懵了!

    这不是我的鱼吗?

    他抢了我的鱼!

    一错再错,一败再败,辛苦了半天自己一条鱼都没有,女孩顿时感觉很委屈。

    而且,这家伙怎么这么贱啊,一条鱼都不给自己留。

    不行,自己必须要讨一个说法。

    女孩酝酿了一下情绪,表情一下子变得可怜巴巴,谁见谁怜起来。

    “你干嘛抢我的鱼啊!”

    女孩走上前,像是一个被人抢了棒棒糖委屈的要哭的孩子。

    刚刚给袋子贴上码的超市阿姨看到这一幕也有点懵了。

    这是咋了?情侣吵架,还是被欺负了?

    看着女孩姣好的面容,再加上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超市阿姨立马心里就有了谱,望向陈安的目光差点就写上渣男这两个字了。

    见状,女孩心里暗喜。

    正常男人,在群众的压力下,而且面对一个楚楚可人的妹子,怎么说都会让步,至少两个人面对面好好理论一番吧?

    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中,陈安拿起已经打好码的袋子。

    然后……

    他跑了!

    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