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九章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帅了
    此时此刻,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七点,太阳刚刚落山,风吹过静谧的树林,带起簌簌的声音。

    一个人站在这里,对着空荡荡的公路,后面是黑漆漆的树林,似乎是有点儿吓人。

    陈安有点无奈,不是说好了找自己十块钱车钱吗,怎么刚到地方,人就直接跑掉了。

    “这个狗司机真不讲诚信!”

    默默吐槽了一句,抬起头看了看山顶上的建筑,陈安摸了摸揣在衣服内兜的几张符篆,鼓囊的感觉让他感到踏实。

    于是,对着一条可以上山的泥泞小路,陈安朝着山上走去。

    小路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石板的痕迹,但是因为太久没有人来过,早就已经被灰尘和泥土覆盖。

    地面有些湿润,这里好像不久前下过雨。

    所以,本来不过十几分钟的脚程,陈安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才到达山顶。

    走出树林,入眼是一片空旷的场地,而陈安的目的地就在正前方。

    门口挂着的牌子已经腐朽,院字不知所踪,只剩下福山敬老四个金属塑字。

    圈住入口的铁栏栅被铁锈覆盖,其中几段已经完全消失,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截断一般,刚好露出可供一人穿行的缝隙。

    陈安站在门口,朝里面望了望。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大大小小约莫有二十多个房间,木质的大门开着,月光照射进来,灰尘映衬其中,阴恻恻的,有些可怕。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陈安转过身,朝着和福山敬老院相背离的方向走去。

    直到在通往下山路的一颗柏树前停了下来,陈安摸了摸胸口,依次取出了五张替身符,然后点击使用。

    唰!

    一道白影幻化,然后迅速的凝实,变成了一个和陈安一模一样的人。

    然后又是一个,直到五个长相和陈安完全一样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望着五个克隆人,陈安感到满意。

    这替身符的效果还真对得起四十灵石的价钱,这替身符所幻化出的分身,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只是时间有些短暂,只能维持十二个小时,刚好够今晚的任务。

    接着,陈安取出五张火符和五张雷符,给这五具分身一人各发一张。

    然后,在陈安心神的操纵下,这五具分身朝着福山敬老院走去。

    这便是陈安准备了一周的成果。

    五具分身,每具分身都有雷符和火符拖延时间,就算到最后全部死掉,也足以把整个福山敬老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摸个通透。

    毕竟这任务连个任务目标都没有,陈安可不想以身犯险。

    维持着和五具分身心神上的联系,在它们通过福山敬老院的木门,正式进入福山敬老院内部后,透过它们的视角,陈安立马便是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

    就好像整个人置身于沼泽之中,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每到晚上福山敬老院都会传出奇怪的响动……”陈安想起任务说明,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分针刚好划过七点。

    月亮已经爬上苍穹,清冷的风吹来,整个地方寂静的可怕。

    陈安背靠在树桩底下,心神沉浸在分身所看到的景和物上。

    嗒嗒嗒!

    陈安听到有声音传来,来自楼上,像是人的脚步声。

    躲在树桩前的陈安,面部肌肉不易察觉的抽了一下,继续操纵五具分身将敬老院房间的门一扇扇都打开。

    嘎吱!

    木门摇曳,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房间的窗户大都碎裂,风从外面呼呼的灌进来。

    五具分身以每两分钟扫荡一个房间的速度,迅速扫荡完一楼左边的四个房间。

    这四个房间,除了破烂的床具和几床已经发霉的棉絮,陈安没有任何发现。

    而嗒嗒嗒的响声,除了分身刚进去的时候传出来,陈安再也没有听到。

    “危险似乎隐藏了起来!”

    陈安提高了警惕,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突然发生情况,他会操纵一具分身,立马使用一张雷符。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知觉中一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的功夫,陈安操纵五具分身将一楼二楼都扫了一个遍。

    “难道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五具分身站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上,躲在树桩底下的陈安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他还以为会发生一些刺激的事情,结果忙活了半点,什么收获都没有。

    “哎!”陈安叹了一口气,通过分身的视角,陈安的注意力转移到三楼。

    如果三楼再没有收获,他今天就只能无功而返了。

    此时此刻,陈安并不知道,在三楼的某个房间,某只鬼正在瑟瑟发抖。

    “千万别过来,呜呜呜!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

    这只鬼躲在床底下,整个鬼要多绝望有多绝望。

    如果可以,它都想写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一只鬼的绝望鬼生》

    这已经不是它和陈安的第一次会面了,就在一周前,它附身了一个老太太,本来就快要完成任务了,结果陈安出现了。

    之后就是人吓鬼的恐怖场景,那个场景吓得它怀疑鬼生,在它的心底里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受伤的心灵还没得到抚慰呢。

    结果今天又碰面了。

    而且一来就来五个。

    五个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只名叫厉娇的鬼,在内心疯狂的咆哮,这特喵搁谁谁能受得了啊!

    她真的想哭,因为特殊的限制,她晚上还没办法离开这里,听着门外愈来愈近的响动声,五个‘陈安’似乎越来越近的样子,厉娇的心里隐隐有些崩溃。

    三楼空荡的走廊上,五个‘陈安’刚从一个房间走出来,在另外一个房间的门口停下。

    而这个房间,正是厉娇所在的房间。

    ”三楼也没什么动静,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鬼们怕比帅比不过我,自尊心受到打击,所以全部都跑掉了?”树桩底下,陈安一个人暗暗自语,感到奇怪。

    三楼他也搜了一小半,到目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让陈安有点怀疑福山敬老院传言的真实性,说好的灵异呢?说好的鬼呢?

    这也忒不吓人了吧!

    别人见鬼会感到绝望,陈安此时此刻却因为没能见到鬼而感到失望。

    要知道为了今晚,他可是买了四百块灵石的符篆啊,要是没什么收获,岂不是很亏?

    “嗯?好像有人在朝这里走来!”陈安大部分心神都放在五具分身上,但也留下一小部分心神用来警惕四周。

    透过树木的遮掩,一角余光望向山下,陈安看到一个人影的模样正朝山上走来。

    立马,陈安加倍警惕起来,和五具分身之间的联系也减弱了不少,整个人偷偷移动位置,让自己变得更加隐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