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十二章 2333!大佬您说的都对!
    招魂幡是一件白装,在游戏中是最普通的装备,除了能为玩家提供十点精神值加成外,最大的作用便是可以在里面养一只小鬼了。

    这个功能,有着一定的限制,首先作为装备的持有者,一旦和小鬼签订主仆契约,那么便是不能再更换小鬼,除非这只小鬼死掉。

    所以,哪怕是招魂幡已经易主了,厉娇的主人还是于浩,实际上她还是受到于浩的控制。

    看着招魂幡的装备介绍,陈安的表情有些郁闷。

    如此看来,这招魂幡对自己来说岂不是一点用没有,自己又不缺那十点精神值的加成,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厉鬼啊。

    想到这里,陈安将目光再次探进了招魂幡的内部空间。

    内部空间里,感知到大魔王目光的注视,厉娇整个身子缩成一个小球,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着。

    这让陈安很是疑惑。

    这孩子高兴一会儿就够了吧,怎么高兴这么久,现在还高兴呢?

    “小娇娇,问你个事情呀!”陈安语气阴柔,故意掐着嗓子,制造出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听着这古怪的声调,厉娇的心一抽一抽的,她抬起头,强忍着恐惧,惊声道:“大佬,您问!”

    “我把你杀了行不行?”陈安‘笑嘻嘻’的道。

    厉娇……

    “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回应陈安的不是什么求饶的话,或者惊恐的表情,而是如同孩子般的嚎啕大哭。

    此时此刻,因为陈安刚才一句毫无伤害力的试探,嗯,真的毫无伤害的试探,厉娇整个人彻底崩溃了。

    一只鬼的崩溃,不是突然而然的,而是心中积蓄的压力达到了阙值,再多那么一点儿压力,她才会崩溃。

    厉娇实在想不明白,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啊!

    回想今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先是陪着五个‘陈安’在房间里耗了很长时间,这已经够让人心力憔悴了。

    然后,好不容易碰上自己主人吧。

    结果主人是个铁头娃,不听劝,非要和陈安硬碰硬,最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失去了主人的庇护,已然是四面楚歌的她,已经是身心俱疲到极点。

    这时突然还有个家伙问自己,杀了自己行不行?

    妈呀,做鬼好难啊!这日子过的好憋屈啊!

    厉娇越想越伤心,哭声也是越来越大。

    陈安手持着招魂幡,他有些懵逼。

    自己也没干啥啊,只不过是吓唬了一句,怎么就哭了呢。

    “你别哭了行不行?”陈安感到无语,他最受不了女人哭了,因为女人哭的时候,他就想笑。

    “你管我!”趁着气在心头上,厉娇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都敢怼陈安了。

    “我求求你别哭了,我憋不住了!”陈安努力控制着笑意。

    怎么办,怎么办啊?真的好想笑啊!

    “就哭!就哭!就哭!”厉娇哭声不减,反而增强了几分,似是要把自己心中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太好笑了!“陈安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肆无忌惮的笑声响彻整个三楼。

    这一刻,群鬼皆惧。

    听着这毫无节制的笑声,厉娇的眼泪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止。

    然后如同水库开闸一般,一瞬间又变得大雨滂沱起来。

    这家伙!

    这家伙什么人啊!自己都哭的这么伤心了,他居然还笑,而且笑的这么开心!

    一分钟后。

    厉娇:呜呜呜!

    陈安:哈哈哈!

    五分钟后。

    厉娇:呜呜……呜呜(快没眼泪了)

    陈安:哈哈……啊……哈哈(快笑岔气了)

    十分钟后。

    陈安:”咱不哭了好不好?我不杀你了!”

    厉娇:“好!成交!”

    厉娇的眼泪一瞬间干涸,当真是上一秒还狂风暴雨,下一秒就晴空万里。

    望着这一幕,陈安阴着一张脸,他怎么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陈安并不知道,就在五分钟之前,于浩就悄悄的醒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正想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就听到了陈安恐怖的笑声。

    然后,一瞬间意识清醒,回想起自己昏迷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于是,悄咪咪的合上眼睛,继续在地上装死。

    此时此刻,于浩躺在地上,眼缝微眯着,看着陈安不笑了,他在心里祈祷,祈祷陈安把自己无视掉,然后这个瘟神赶紧离开。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于浩在心里疯狂的祈祷,然而事与愿违,陈安走了过来。

    “他这是要干什么?”偷偷瞧着陈安,他的表情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这让于安感到困惑。

    “厉娇,五份鬼王的信物,在他外套内兜里对吧?”陈安像是对着空气讲话,实际他正在和厉娇交流。

    “嗯嗯!”厉娇支应了一声。

    随后,陈安把手掏进于浩的外套,不多时便是摸出了五块玉如意,其中一块还盈满了阳气。

    嘶!

    这一刻,于安不困惑了。

    他的心在滴血,他整个人都在心里疯狂的咆哮:

    厉娇,我日你奶奶腿,你就是这么坑主人的嘛?

    于安整个人都快炸了,但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因为陈安在他身边呢,所以只能憋着。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便,憋着吧,挺难受,不憋吧,更难受。

    于浩都后悔自己醒过来的太早了,他为什么要这么早醒过来,如此清醒的看着敌人一点点搜刮自己,直到把自己榨的一点也不剩?

    “我太难了!”于浩在心里哀嚎道。

    几分钟后。

    心满意足的陈安,从地上站起来。

    招魂幡里,看着自己曾经的主人,被扒的只剩下内裤,红色的。

    厉娇有些于心不忍:“大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我已经很仁慈了,没看到我还给他留了一条内裤吗?”陈安很认真的道。

    厉娇:”2333,大佬您说的都对!“

    表面恭维着,厉娇心里却是有些后怕。

    这种人可怕的紧啊!一点人性都没有,你把人家扒的只剩下内裤,居然好意思说自己仁慈???

    厉娇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新世界,原来还可以这样当人啊!

    同时,她感到庆幸,幸好她从心(怂)了!不然陈安会不会把自己扒的也只剩下内裤?

    嘶,不敢想!不敢想!好可怕的样子!

    厉娇在进行心理活动的同时,陈安已经走到了三楼的另一侧,在三零八号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小娇娇,只要把招魂幡升级成蓝色装备,就可以抹去你和原主人之间的主仆契约,并且还能多养一只鬼,对吧?”站在门口,陈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