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十四章 你喜欢听我讲故事吗?
    青衣、蓝衣、红衣、紫衣、无相白衣、无天黑衣……

    陈安此时此刻,有些一言难尽。

    就好像放在修真面板里,你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和金丹期的修士打,这个怎么打,你告诉我?

    这不是高了一个大境界的问题啊,这整整高了两个大境界,根本就没有办法用所谓的天赋技巧去弥补。

    看着老人的属性面板,每一行数据都非常爆炸。

    陈安确信,这个老人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他才炼气四阶,打个屁啊打!

    怪不得厉娇说里面的存在不好惹,这不是不好惹啊,这是根本就不能惹。

    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后,陈安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如今看来,想要硬取是不可能了。

    从另一个角度想,游戏不可能发布一个任务,单纯的让玩家去送死。

    虽然这个BOSS十分变态,单从数据面板上看,根本就无法抗衡。

    但游戏仍然是给自己发布了任务,这说明在游戏判定中,自己是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的。

    只不过,需要一个突破口,或者说有什么隐藏剧情,要靠玩家自己去触发。

    想到这里,陈安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这个怪物要真这么可怕的话,又何必跟自己废话,反正以他变态的攻击和防御,直接杀了自己就好了,然后从自己身上拿走玉如意,这岂不美哉。

    “小娇娇,你怕不怕?”想通了这一点,陈安的手中捏着玉如意,不知道是给还是不给,同时他用意识传唤厉娇道。

    “怕,怕啊!”听到陈安对自己的称呼又不正经起来,厉娇感觉陈安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陈安说道:

    “小娇娇,在你们鬼族,红衣应该是很牛逼的存在吧?”

    “红衣?你说这个鬼是红衣?“

    “嘶!”

    “大佬,溜了溜了!”

    厉娇倒吸一口凉气,红衣何止是牛逼啊,在鬼族,鬼王才紫衣,红衣可以说是小鬼王了。

    她这种小鬼,可以说,一只红衣吹口气,都能吹死一大片。

    这特喵,不是比大魔头“陈安”还要恐怖一万倍。

    厉娇简直不敢想接下来的场景,所以,整个人直接在招魂幡里一躺,装作不省人事的样子,这就是她口中的溜了。

    陈安:”???“

    厉娇突然掉线了,这让陈安很懵逼。

    妈的,他还没说开溜呢,这只鬼自己就先溜了。

    这是不是有点机智过头了?

    陈安表示看不懂,注意力从这只死鬼身上收回来,他本来也没指望厉娇能发挥什么作用,现在还是集中精神应对眼前的这两个人比较好。

    “谢秋雨,应该就是这个女童吧?“

    陈安手中捏着玉如意,离老人越来越近,他看了一下女童的数据面板,上面显示人族,各方面的数据都非常的普通,境界也只有炼气一阶,唯有技能一栏显示三个问号。

    按照常理来说,陈安一万的精神值,可以探查一切。

    而今却是看不穿女童的技能,这让陈安感到奇怪。

    思索的功夫,箭已经上弦,陈安不知道这只红衣为什么迫不及待的索要阳气,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交出去。

    万一惹得这只红衣暴怒,突然暴起杀掉自己怎么办?

    陈安翻开手掌,露出一件晶莹的玉如意,这般透明的光泽,让老人的目光深处涌出一丝欣喜。

    就在他准备伸出手,从陈安手中拿走玉如意之际,站在一旁,眼神空洞的女童突然开口了。

    “哥哥,你喜欢听我讲故事吗?”

    讲故事?

    陈安的手定在空中,他看着女童的脸,心想这会不会是某种暗示。

    于是,他缩回了手,十分配合的道:“喜欢听啊,你想讲什么故事呢?”

    “我想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名字叫黑暗狼与光明羊!”女童认真的道。

    黑暗狼与光明羊,好古怪的名字!

    陈安在心里默默评价了一句,同时他偷偷看着老人。

    只见他们之间的交易虽然被女童打断,但老人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竟是默许了。

    要知道老人之前可是非常迫不及待啊,而现在却是因为女童想讲一个故事,而放任玉如意在陈安的手中多停留一会儿。

    “谢秋雨会不会和红衣之间存在着某种克制关系?”陈安心想道。

    按理说,一个手脚无力的小孩子,是断然不可能在福山敬老院活下来的。

    从今天晚上的情况看,别说一个小孩,就是来一群成年人,都得死在这里面,更别说身处在福山敬老院最恐怖的地方,三零八号房间。

    盯着女童的脸,陈安感觉自己抓到了线索,女童或许就是任务的突破口。

    308号房间,安静了几秒。

    在一片寂静中,女童稚嫩的嗓音响了起来:

    “从前,有一只黑暗狼,这只狼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吃掉光明羊,在这只狼持续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有一天,它把光明羊吃掉了,光明羊的血肉成了它身体的一部分,黑暗狼暗暗窃喜,但第二天晚上它发现,它变得无比的畏惧黑暗,在没有光的地方,他无比的难受,感觉快要死掉一般。”

    “黑暗狼受不了,它开始追着太阳奔跑,直到有一天累死在追逐太阳的路上,临死前黑暗狼后悔了,它想自己为什么要吃光明羊呢,但是没有如果,最后这只黑暗狼还是郁闷的死掉了!”

    “住口!”故事的结尾落幕,原本一直平静的老人,突然情绪失控,尖声咆哮道。

    嘶吼!

    这是只有气极了,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被老人这般咆哮,女童吓得躲到了墙角,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睛也迅速覆盖一层水雾。

    眼前的场景,超乎了陈安的预料,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在脑海中迅速的思考。

    为什么女童讲了一个故事后,红衣鬼的情绪就失控了呢?

    光明羊、黑暗狼……

    陈安才不觉得女童会讲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所以这个故事里一定有深意。

    思考的功夫,目光无意中的扫视,陡然,他的目光聚集在一个点上,他看到在老人病号服肩膀的位置,出现了一丝鲜红。

    这抹红色范围很小,只有小拇指盖那么大,若不是恰好看到,很容易被人直接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