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二十一章 他是演帝!
    “小刘,这猪脊骨怎么卖的啊!”迎面走来一个大妈,她的话语声打断了柳生的思绪。

    来到清平县后,柳生化名刘生,小买卖做下来,积累了一些老顾客。

    他低调本分的处事风格,赢得了不少人的喜欢,大家都以为他本性如此,实则是被逼的,这一切只有柳生自己知道。

    “再待一个月,就换个地方!”柳生心里想道。

    “二十五一斤,李婶,要不要来一斤,我送你点儿碎骨头,做骨头汤喝!”心里想着,嘴上却是笑呵呵的道。

    “嗨,哪能啊,你做小买卖也不容易,就给我来一斤,碎骨头就不用了!”被柳生唤作李婶儿的女人热情的道。

    “行!”

    柳生麻利的抓起一把已经切好的猪脊骨,上了上秤,刚好够一斤。

    装上袋子,末了没忘了塞进去一把碎骨头。

    “嗨,你这孩子,都说了不用了不用了!“李婶假装不高兴,说话的功夫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三十块钱,硬是多给了五块塞进了柳生手里。

    这充满人情味的一幕,被躲在远处的陈安看在眼里。

    望着不远处,捏着钱,脸上挂着笑容,辛苦的抓起毛巾抹了一把汗的柳生。

    陈安心生感叹,如果不是了解他过去的人,恐怕也会被这个男人精湛的演技骗过去吧?

    陈安思考着,同时将自己隐藏的更深。

    他现在要面对的人,可是曾经和警方玩过猫抓老鼠的游戏,并且最后还赢了。

    这个人拥有出色的反侦察能力,陈安不希望,一切还没开始,便被对方发现。

    时间流逝,耐心的等待中,太阳快要下山。

    菜市场的人流量变得很少,很多摊主都准备收摊。

    在陈安的身后,一只老黄狗嗅了一下他的裤脚,然后转身离开,似是奇怪这个家伙为什么在这里晃悠了一下午。

    “要走了!”陈安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柳生身上,他看着柳生把卷帘门关上,手里拎着一个白袋子,里面是半斤猪肉。

    柳生走路一瘸一拐的,虽然能够保持正常人的步频,但是配合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总是能给人一种这个男人身残志坚的感觉。

    柳生并不是游戏的玩家,陈安最开始就扫了柳生的属性面板,他的精神值只有七十多,不可能是游戏玩家。

    不是游戏玩家,那就不能按照游戏的方式处理。

    根据游戏规则,任何技能和游戏能力都不能对非玩家的存在使用,且不说使用了会不会有惩罚,陈安估计,就算强行使用,也多半没有效果。

    还好,厉娇并不属于这个范畴。

    毕竟,鬼在这个世界天生便是存在的,只不过因为游戏的出现,才让玩家看到了鬼的存在形式。

    “厉娇,跟上去!”

    看着柳生走进了巷子,陈安知道,自己若是继续跟着,必定会被这个神经高度警惕的男人发现。

    所以,他把厉娇放了出来,并且嘱咐了几句话:

    “厉娇,我知道你很恨这个人,但是现在还不是产生结果的时候!”

    “你跟上他,记住,不要说话,全程都不要说话!这个是你的心魔,你也是他的心魔,除非他不是人,否则不可能无视你!”

    “你就吓唬他,让他感到害怕,越恐惧越好!”

    “作为一个鬼,怎么吓唬人,就不需要我教了吧?”

    陈安说道。

    “好的,大佬!”

    厉娇化为无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陈安退出将近百米远,找了一家粥店坐了下来。

    因为缔结主仆契约的关系,他的心神和厉娇是相连的,所以厉娇能看到的东西,他也能看到。

    在陈安的视角中,厉娇跟上柳生后,柳生走进了一户平房。

    平房,或许称之为棚户房更为合适。

    清平县,作为林海市的贫困县,县内大片的地区都属于棚户区,就是放眼望去,鳞次栉比,都是平房,环境上来说,无论是安全还是卫生,都无法得到保证。

    然而,就是这大片的棚户区,容纳了清平县将近四万的人口。

    作为这四万人中的一员,柳生在走进平房后,一大堆狗子冒了出来。

    这间平房,室内面积不大,只有四十多平,但是带一个十几平的独立小院。

    这院子里,都是狗,大概有十几条,大部分都是土狗,偶尔夹杂着一只宠物狗。

    走进屋里,这个男人把猪肉放在案板上,耐心的切成肉泥,然后混合其它吃的东西,凑了一大盆食物。

    他把这一大盆食物,放在院子里,这些狗立马就凑了上来。

    看着这些狗子狼吞虎咽,这个男人的脸上挂满了开心的笑容。

    “小刘,要不要过来吃饭,姨整了点儿红烧肉,快来尝尝!”

    在柳生喂狗的功夫,一个打扮朴素,脖子围着围巾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脸上满是笑容,显然柳生极为的讨她喜欢。

    “王姨,太麻烦了吧,我自己随便整点就行了!”柳生从狗堆里站起来,笑容憨厚而腼腆,举止非常老实。

    “哎,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嘛,还差你一副碗筷咋的,你自己腿脚也不利索……”说着,王姨的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可惜了,像你这个年纪,性格也踏实,要不是腿脚问题,早就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哎,都怪我,你看我多嘴干啥!总之,一会儿来我家吃饭,就这么说定了,知道不!”王姨抱歉的笑了笑,然后似是有什么急事,看着柳生点了点头,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刚离开这里不久,隔壁院子便是传来一道堪称粗犷的妇女声音:

    “我说你个王秀英,我中午都和刘生这孩子说好了,晚上来我这吃,你这还跟我抢人咋的?”

    “就抢,咋的!”隔了很远,王姨飘过来一句话。

    因为一顿饭,两个阿姨掐起了架。

    只留下柳生一个人站在狗堆里,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若有若无。

    “这家伙,人缘貌似还非常好的样子,看样子,邻里邻居对他的喜欢都是真心的,而且自己还养一些流浪狗,这玩意装一时不可怕,能装几年就很牛逼了,怪不得警方抓不到,他伪装的真好啊!”

    此刻,陈安的地点已经从粥店转到了网吧,他开了一个电脑,戴着耳机,屏幕里是某部电影。

    陈安的注意力不在电影上,电影只是掩饰,全部的心神还是放在柳生这边。

    这句感慨,发自真心。

    一个人伪装成另外一个人,这不难。

    难的是,把自己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并且做到天衣无缝。

    现在,陈安对柳生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不知道等到夜幕降临,柳生看到自己几年前杀死的女孩,以另一种形式再度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会是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