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刚开始力量体系就崩了 > 第二十二章 唯有读书才能变强!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整片棚户区,此时正是制造恐怖的最好时机。

    厉娇潜藏在柳生的家中,显化出身形,装出了最恐怖的扮相。

    她披头散发,眸孔灰白,浑身的皮肤都被一条条血线割开,像是骨针穿过全身,留下密密匝匝的线。

    与其说是人的扮相,更不如像是一个缝线的人偶。

    若是突然出现,胆子稍微小一点儿的人,绝对会被吓得半死。

    厉娇只是一名青衣鬼,没有直接伤人的手段,她最大的能力就是附身,通过吸食这个人的阳气,让这个人死亡。

    厉娇耐心的等待,临近晚上八点,外面终于传来了推门而入的响声。

    柳生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先是洗澡。

    这种房子没有好的洗澡条件,想要洗澡,要么去公共浴池洗,要么在家里备一个可容纳一人的大桶,然后烧热水,热水掺入冷水,人进入桶里。

    这是棚户区很多人洗澡的方式,柳生也不例外。

    他准备了二十分钟,将水加到合适的温度,然后整个人泡了进去。

    在温水中,人体的每一颗毛孔都会放大,浑身都会产生一种酥麻的感觉,而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人最放松的时候。

    趁着柳生靠在桶里,闭上眼睛享受蒸蒸而上的热气时,厉娇悄悄出现,一张可怖的脸倒影在水面上。

    同时,一丝丝冷气如蛆附骨般爬上了柳生的身子。

    突如其来的冰冷感觉,使得柳生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便是看到了一张缝线人偶般的恐怖面孔。

    “啊!”

    “卧槽尼玛!”

    “救命啊,有鬼啊!”

    ……

    以上,都是厉娇内心所幻想的,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场景。

    然而,现实是……

    突如其来的恐怖画面,只是让柳生淡定的抬了抬眸子,紧接着他一只手插入水里,开始快速搅动起来,直到厉娇映在水中的恐怖面庞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后,仿佛对着教科书念一般的说道:“它具有知觉的轮廓清晰,能看到人脸轮廓,色彩鲜明,如脸上的鲜血痕迹,还有形象生动,如配合狰狞表情的特点,但它缺乏知觉的实体性,并且不需要通过外部感官也能感受到,即直接由脑“看到”或“听到”,所以,初步判定,刚刚遇到的应该是不完全幻觉!“

    厉娇:???

    怎么和自己想象的画面有点不太一样?

    正常人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吓得叫起来嘛?最不济也应该脸皮抽搐一下吧,这样自己好歹也有点儿成就感啊?

    为什么?这个男人刚才说的是什么鬼?好像老师在讲课一样!

    MMP,自己当鬼,就不要面子的吗?

    厉娇有点发蒙,眼前的场景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而作为当事人的柳生,若无其事的从浴桶里爬起,把身子擦干净后,便是走进了卧室。

    卧室不大,只有一张床,还有一个书桌,书桌旁有一个柜子,里面全是书。

    柳生从里面抽出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心理学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这个书名吸引了厉娇的注意力,还没有从刚才的郁闷中缓解过来的她,顿时对这本书的内容充满了好奇。

    这本书很厚,大概有二百页,通过前面被翻阅的痕迹看,柳生已经读到了一百五十页左右。

    柳生翻到这一页,站在身后的厉娇看了看这一页的内容,发现这一页有几个小标题,分别是:

    什么是要素性幻觉?

    什么是完全性幻觉?

    什么是不完全幻觉?

    这几个小标题里的内容,对人会出现各种幻觉的原因做了深度解析。

    “这就是他不怕自己的理由嘛?”厉娇盯着书页,心里十分困惑的道。

    厉娇不相信,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面对一个活生生的厉鬼,并且东方道盟自古以来就有追魂索命的说法,她是被柳生杀死的,有朝一日柳生看到了她化为鬼的样子,那就是柳生的报应。

    一个人看到了自己的报应,不可能会不害怕啊,这根本就不科学啊!

    厉娇心里有点凌乱。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厉娇故意碰掉水杯,或者让房间里的灯忽闪忽闪,又或者让窗户出现几双血手印,甚至控制书页,让柳生怎么也翻不开下一页。

    任何一项操作,都能让一个正常人感到毛骨悚然。

    只可惜,这个男人不为所动。

    这般坚持,足足有一个小时。

    末了,柳生合上书,在书的末页写下一句话:知识改变命运,唯有读书才能变强!

    看着这句话,厉娇咧了咧嘴,望向柳生的眼神如同看待怪物。

    “大佬,我该怎么办?”通过心神之间的联系,厉娇偷偷向陈安求助道。

    “这……再试一试吧,到明天早上,要是还不行的话,你就回来!”陈安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说,柳生是他见过的,将理论知识和实践融合的最好的人。

    但……强到冤魂索命也不怕,这就有点变态了吧?

    陈安原本以为,只要吓唬吓唬,这个男人就会投案自首。

    现在看来,决计没有那么简单。

    看来,离火珠和青阳剑诀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个任务的难度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坐在椅子上,通过心神上的联系,陈安看到这个男人合上书后,便是躺到了床上。

    陈安注意到,哪怕是睡觉,柳生也是和衣而睡的状态,如果出了什么情况,立马就可以走。

    “案发后为了躲避警方追踪养成的习惯?”陈安心想道。

    而在厉娇这边,她为了自己曾经所遭受过的痛苦,为了自己作为鬼的尊严,决定展开最后一战。

    她可以附身,人睡觉的时候,是她最容易附身的时机,除非这个人不睡觉。

    还好,柳生没有和厉娇通宵鏖战的打算。

    仅仅是躺在床上片刻后,柳生就睡着了。

    厉娇见状,魂魄漂浮在柳生的身上,然后逐渐和他融为一体。

    睡梦中的柳生浑身猛地一个激灵,伴随着肢体的麻痹,意识领域的深处,正被厉娇拉出一场恐怖的梦境之中。

    这场梦,极其恐怖。

    血雨腥风,血流成河,尸骸漫天……

    ……

    第二天早上,柳生艰难的睁开眼睛,精气神萎靡了许多,然后厉娇被他从体内弹了出来。

    柳生看了看头顶的白炽灯泡,面无表情的道:“鬼压床,医学上的称呼为睡眠瘫痪症,睡眠处于半睡半醒的状况,同时还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甚至还能听见周围的声音,但奇怪的是,无论自己再怎样用力,却都使不上力来,想大叫也叫不出声,想睁开眼或翻身起床,却一动也不能动。拼命挣扎数分钟后,才终于醒来,人会觉得全身很累,有时甚至满身大汗。”

    漂浮在墙顶上听到这句话的厉娇,听到这句话,彻底崩溃了。

    昨夜,在梦里,她追了柳生一分钟,然后柳生追了她一晚上。

    嗯,血雨腥风,血流成河,尸骸漫天……不是针对柳生的,而是针对厉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