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从骷髅岛开始横推万界 > 第六章 任务完成,准备回归!(6500字,求订阅~~~)
    “这是我们双赢的选择。”

    “努布拉岛一直以来都游离于世界之外,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实际上其他国家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对付努布拉岛了,而我们地理位置本来就接近,我们的合作,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相信我们,美国完全能够让努布拉岛得到更大的发展,这是一座金岛,我们合力开发它,得到更多的收益,而且,我们在努布拉岛建立大使馆,保驾护航,既能够让所有的游客放心,也能够让其他国家彻底打消针对努布拉岛的念头。”

    “相信我们,这会是一次最正确的选择。”

    面对美国不要脸的攻击和毫无诚意的许诺。

    努布拉岛暂时只能退让,签订下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

    现在美国的战舰已经举着保护世界安全的名义,将整个努布拉岛围了起来,岛里的游客也在快速离开。

    努布拉岛现在想要反抗,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释放核弹报复一下!

    然后被美国直接毁掉,到时候,恐怕全世界都会支持美国这么做。

    没有丁政这种完全违反规则的存在支撑,努布拉岛的一切都是无根之萍。

    这一刻,整个努布拉岛,所有人,包裹那些霸天虎们,都再次深刻的认识到丁政的重要性。

    能对抗霸权,只有另外一个霸权。

    所幸,在这件事情之上。

    除了一定的利润,和建立大使馆之外。

    美国暂时也没有表达出更多的野心。

    所以布鲁斯只能选择签订。

    同时,整个努布拉岛内部工作人员,也全部都憋了一口气。

    等待着丁政回来!

    他们就是相信,一旦丁政回来,肯定会帮他们将这场子也给找回来!

    没有理由,就是相信。

    同时,他们也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必须要在丁政的保护下尽快强大起来。

    因为丁政可能还会离开。

    但下次,他们面临的,可能就不是这种舆论上的攻击和军事上的威胁。

    而是真正的全面开战!

    ……

    丁政并不知道努布拉岛此时究竟在经历着什么。

    它一直呆在顺天府中,没有浪费任何一丝时间,借整个大明的势力,为自己收集修炼资源。

    所有一切含有能量的东西。

    妖怪的妖丹,佛修的舍利,道士的内丹。

    大多数都是用钱买现成的。

    毕竟丁政也不想滥杀无辜。

    而且以大明军人的实力,想要杀死那些修炼者,还是非常困难的,丁政也没那么多时间整天跑去杀人除妖。

    但即便只是那些现成的,举国之力购买,搜寻,得到的数量依旧十分可观。

    将近一年半的时间,丁政积累下的能量,已经到了极其惊人的地步。

    本身已经生长到了接近十五米的高度。

    而一旦激活霸体,高度更是直上三十七米,接近四十米。

    高度甚至接近十五层高的大楼,已经真正达到巨兽的水平。

    而且,此时丁政的霸体修炼,也已经达到了100%的进度。

    体外经脉就如同另外一层血管般,达到身体各处。

    附着在骨骼,包裹着内脏。

    虽然以霸体的修炼方式进行暴力吸收,那些终究无法与丁政的身体完全融合,也无法脱离体外经脉在丁政体内通行。

    一旦激发之后,消耗的速度也极快。

    但平日未激发时,这些能量随着体外经脉,终日在丁政身体中流转,其中一小部分,也会被丁政出色的身体组织,例如血液,例如脏腑,尤其是与犼融合之后,对能量极为敏感的骨骼,缓缓吸收。

    也正因为这些能量的存在,这一年多时间,丁政的身体成长才会如此之快。

    “呼……”

    顺天府中,专门搭建的行宫里。

    丁政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手中握着的妖丹与舍利,当即因为能量尽失,而化成了粉末。

    它睁开眼睛,看着山边的夕阳。

    “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今天吧?”丁政突然问道,“这天都要黑了,怎么还没来?”

    孙白看了丁政一眼:“别急啊,人家说是今天,说不定过两天才到呢?放心吧,出不了意外,你那个徒弟,可不是一般人。”

    丁政摇了摇头。

    系统面板里,倒计时只剩下最后三个月了。

    结果到现在任务还没完成。

    它能不着急吗?

    一年前,丁政通过与老白猿对话,想到一个可以废除老蜈蚣国师身份的办法。

    那就是张无忌。

    毕竟明朝原本的皇帝就应该是张无忌,按理来说,这是受天道承认的。

    所以,只要张无忌还活着,并且愿意帮忙。

    那丁政完成任务就应该很轻松了。

    但问题就在于张无忌是否活着,这件事情并不一定。

    哪怕在僵尸世界中,曾经遇到的那个疯子透露出张无忌应当活了许久。

    但丁政依旧不能将宝都押在这件事情上。

    于是便拜托老白猿和孙白一同前往冰火岛去找找。

    而它则是要待在顺天府。

    避免老蜈蚣和那皇帝做什么手脚,继续纠正皇帝的思想,企图将皇帝的脑子洗回来。

    但不知道老蜈蚣究竟给皇帝灌了什么迷魂汤。

    丁政再怎么努力都没有任何作用。

    最终只能等待孙白和老白猿带来喜讯。

    大半年后,孙白与老白猿同时归来。

    但张无忌却不见踪影。

    丁政还以为张无忌已经死了。

    但却从孙白口中得知,张无忌还活着。

    而没跟着他们一同过来的缘故。

    只是因为张无忌刚刚突破,身体受到重创,正在修养,并且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巩固。

    所以让孙白和老白猿先行回来。

    不出半年,他会自行到顺天府帮助丁政。

    没错。

    张无忌不仅仅没死,反而经过几百年的修炼,修为已经到了一非常惊人的地步。

    根据其身上的气势与能量波动,老白猿猜测张无忌此时,应当不会弱于一些普通的千年老妖。

    也就是说。

    张无忌哪怕面对树妖姥姥,可能都不会落于下风。

    这事情看似惊人。

    但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匪夷所思。

    毕竟张无忌跟着丁政吃了不少蟠桃。

    而且天赋本就极其出色。

    丁政当年为了完成任务,收集天下功法,张无忌自然也从中受益。

    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了当时除丁政之外,江湖中最强的存在。

    武侠的天花板。

    之后又亲眼看到丁政“飞升”,选择放弃皇位,隐世不出,专心修炼。

    能够有今日的成就,也实属正常。

    而且,老白猿当日所见到的张无忌,还是刚刚强行突破之后,受到重创的张无忌。

    如今又是半年过去。

    张无忌身体想必也已经恢复。

    实力自然更上一层楼。

    丁政对于张无忌能否到来,自然是不怎么担心的。

    但这一年多时间,皇帝油盐不进,老蜈蚣整天叫嚣。

    确实让它很烦躁。

    只有张无忌能早点过来把老蜈蚣的护身符给掀了。

    让它将对方真正的粉身碎骨,魂魄投入猩魂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才能解丁政心里的郁闷。

    “皇上驾到……”

    随着一声高呼。

    丁政行宫的大门被打开,皇帝坐在龙轿中,被太监们抬了进来。

    轿子只停在院中,皇帝下来,直接将一群人赶了出去:“到外面等,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护卫与太监们应了一声,当即退出去,并且带上了大门。

    所有人都知道,这行宫中住着的可是国祖。

    皇城外的神猴。

    哪怕是皇帝,也不敢真的摆什么架子。

    等大门被关上之后,皇帝这才缓缓渡步,走到大堂下方的台阶,跪了下来,高声喊:“拜见国祖。”

    丁政应了一声,皇帝这才站起,缓缓走上台阶,走进大堂之中。

    “国祖,这是今天收来的妖丹。”皇帝走进大堂,跪倒在地,同时伸出双手,捧着一个盒子,高高举过头顶。

    孙白招了招手,那盒子便飞了过来,停在丁政旁边的桌子上。

    “没其他什么事就回去吧。”

    对这个已经被洗脑的皇帝,丁政实在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担心出什么意外,它恐怕早就将对方一巴掌拍死了。

    但皇帝却并没有像丁政所说那般直接离开。

    反而是就那么跪在地上,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甚至还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眼看着又要奔十二个头去。

    丁政实在不想等,直接道:“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谢国祖!”皇帝十分恭敬的说了声,而后立刻道,“朕想了许久,自知一直违反国祖的意思,实乃不忠不义不孝之举,这些天苦思冥想,深感惭愧,愿意为国祖分忧,解除慈航普度国师之位,但希望,国祖也能够答应朕一件事情。”

    丁政眼睛一亮。

    这死脑筋的皇帝竟然转性了。

    “什么事?说来听听。”丁政道。

    它愿意给对方这个机会,如果皇帝真的转了性,那任务完成之后,说不定还可以放其一马。

    皇帝立刻抬起头,满眼诚挚的看着丁政:“只要国祖能够放国师自由,让国师炼制出长生不老药,之后,朕自当剥夺其国师之位!”

    丁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点难看,片刻后,它皱着脑门,失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吧?谁给你的勇气,敢跟我说这种话?”

    皇帝紧张的满脸大汗,但还是咽了口唾沫,勇敢的开口道:“若国祖要杀朕,恐怕朕绝对活不到现在,虽然朕不知晓国祖在顾忌什么,但朕也知道,国祖您,不会杀朕!”

    皇帝抬起头,迎着丁政充满了杀意的目光缓缓的站了起来。

    看起来竟然真有些皇帝的仪态,像下最后通牒般,道:“国祖,朕已经做了最大让步了!”

    一副要和丁政撕破脸皮的样子。

    话音一落。

    整个大堂里突然安静下来,掉根针都能听得到。

    就连旁边的孙白和老白猿都一脸的意外。

    这皇帝小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勇气了。

    “呵呵。”

    就在这时,丁政突然咧嘴一笑,接着抬头看向远方的高空。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一弯惨白的明月,散发着光芒。

    有道小小的影子在昏暗的天空中飞过来。

    “弟子张无忌,拜见师尊!海上遇到点事情耽搁了,还望师尊见晾!”

    一道声音突然间响彻整个顺天府。

    丁政笑的更高兴了:“来的正好!”

    站在丁政下方的皇帝刚开始还只是有些惊讶。

    但紧接着,他猛然瞪大眼睛,转头向后一看。

    呼……

    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在了他身边。

    身穿简单的白色长袍,鹤发童颜,器宇轩昂。

    脸上没有胡须,如果不是那一头银发的话,看起来甚至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

    在场的,无论是丁政还是孙白,都对这张俊秀的帅脸十分熟悉。

    皇帝虽然未曾见过真人,但祖祖辈辈留传下来的画像,却也让他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猜不出年龄的男人究竟是谁。

    来者先是看向丁政,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行了一个见师礼。

    等丁政伸手示意之后这才站了起来。

    而后看向旁边的皇帝,道:“朱重八的后辈都已经这么有胆量了吗?我见到师傅都要行礼,你却站的比我都高。”

    “朕……朕……朕行过礼了,朕……”皇帝结结巴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我有让你站起来过吗?”丁政冷笑,而后直接起身,落到张无忌面前,“跟我来。”

    它连片刻时间都不愿再等。

    张无忌对丁政非常了解,毕竟一起生活了多年,他知道此时丁政正在气头上,也不多问,直接跟了上去。

    孙白与老白猿紧随其后。

    很快,整个大堂里就只剩下了皇帝一人。

    他还有些没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就直接被忽视了。

    “哼!朕倒要看看你没朕帮忙,如何能剥夺国师的官职身份!”皇帝想着,也赶紧跟了上去。

    “事情都清楚吧?知道该怎么做吧?”丁政问道。

    “大致情况都知道了。”张无忌说道。

    丁政让老白猿跟着一起过去,除了防止路途出现什么危险之外,也是想让老白猿将事情解释清楚。

    毕竟在这些辛秘方面,老白猿才是真正有东西的。

    问答间,丁政已经走进行宫后院,一个巨大的,如同翡翠宫般的建筑立在那里。

    丁政将们打开,立刻,一个巨大的深坑映入所有人眼帘。

    深坑底下是一条条蛟龙,全都没了束缚,但依旧半死不活的待在坑里。

    蜈蚣精慈航普度不死,它们永远得不到自由。

    而深坑尽头,则锁着一只巨大的蜈蚣脑袋。

    蜈蚣精的身体,则是已经被丁政处理掉。

    此时的蜈蚣精元气大伤,几乎是处于生死边缘。

    完全凭借着大明的国运在坚持。

    不过此时的大明,也早已经在灭国边缘。

    只要大明国灭,蜈蚣精也是必死无疑。

    但这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绝对会在丁政倒计时之后。

    丁政让皇帝大力收购妖丹舍利,也是为了加速这个过程。

    最后张无忌没做不到,皇帝也实在无法改变,它就会亲手将这个自己建立起来的王朝毁灭掉。

    不过这必将会死去无数无辜之人,所以丁政不到走投无路之时,都不会动手。

    “又来看我了?国祖,何必呢?你把我在这儿关一万年,我都不会死,倒不如我们联手,我可以不计前嫌,继续让你做妖王。”慈航普度也自然看到丁政到来。

    立刻开始继续抛橄榄枝,同时,语气里却带着点嘲讽。

    这一年多时间,丁政每次过来,慈航普度都少不了阴阳怪气。

    它有信心,丁政绝对无法杀死它。

    同时它也相信,丁政不可能主动加速大明的灭亡。

    毕竟想要加速大名灭国,要杀的人实在太多,几乎是将一代人完全灭绝。

    哪怕天界已关,也会遭受天道惩罚,甚至有天劫降世。

    三界几乎每一只妖怪,都不敢将事情做到如此伤天害理的地步。

    而当今皇帝,自从小时候,就已经拜他为师,绝对不可能背叛他。

    它有足够的自信,起码十多年内,丁政绝对杀不了它。

    丁政看了慈航普度一眼,根本懒得说什么,直接对张无忌道:“开始吧。”

    就在此时,皇帝也冲了进来。

    张无忌没有理会,按照老白猿的吩咐,直接开口道:“朕,张无忌,大明开国皇帝,剥夺蜈蚣精慈航普度国师官职与身份。”

    话音落下。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连阵风都没吹起来。

    站在门口的皇帝直接笑出了声:“呵呵,真以为自己说的话管用吗?不管你们是什么建国神猴还是开国皇帝,现在,朕才是大明的皇帝!朕说的才有用!”

    “你们说的,都没用!”

    “没有朕,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啪!

    突然,一道脆响将皇帝的话直接打断。

    却是深坑尽头被锁住的,蜈蚣精慈航普度的残骸突然掉落下来一块。

    接着,就像是打开了开关一般。

    慈航普度原本还算坚挺的脑袋,突然像是被雨水冲刷了的泥塑一般,一块又一块的开始掉落。

    慈航普度当即被吓破了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是谁?你是谁!他是谁!凭什么……”

    经过一开始的慌乱之后,慈航普度当即冷静下来,立刻开始向皇帝求救:“皇上,救救我,救救我皇上!”

    皇帝也被吓呆了,立刻冲到深坑边缘,朝里面大喊:“朕才是皇帝!朕说慈航普度是国师,他就是国师!谁干的!这是谁干的!朕才是皇帝啊!老天,你开开眼,朕才是皇帝啊!!!”

    但无论皇帝再怎么吼叫,再怎么不服气。

    慈航普度的灭亡都木已成舟。

    只是短短十秒钟。

    原本还有些嚣张的慈航普度,便化成一堆粉末,直接没了声息。

    突然,一团皇帝这些普通人看不到的红光,自慈航普度的尸体粉末中冒出来。

    接着,一道道银光从那大团红光中飞射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回到深坑里每一条蛟龙的身体中。

    那些蛟龙还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慈航普度同样还没有反应过来,魂魄上浮现出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看了丁政一眼,而后便往高处飞去。

    “想遁形?”

    丁政见状,当即冷笑一声,身体红光浮现,猩魂如同匹练般出击,一下子便将慈航普度的魂魄直接吞噬。

    “啊!!!”

    偌大的深坑当中,只留下慈航普度的一声惨叫,甚至传进了皇帝的耳朵当中。

    张无忌突然看向丁政,往后退了几步,眼神中满是戒备。

    他从丁政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当年,丁政就是因为会被猩魂控制,常常陷入无法控制的底部,张无忌才会向丁政出手。

    “放心。”丁政看了张无忌一眼,“你师傅已经没事了。”

    张无忌看着丁政满是清明的眼睛,这才终于放心下来,行了一礼:“恭喜师傅。”

    “谢谢。”

    丁政将目光从慈航普度的身上移开,一脸笑意。

    慈航普度算得上是最让它恶心的一个对手。

    如今终究将其弄死。

    此时丁政心情一片大好。

    当然,如果能够将另外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也除掉的话,心情就更好了。

    猩魂拉着慈航普度的魂魄消息在丁政身体当中。

    它转身,居高临下看着跪倒在深坑当中的皇帝。

    皇帝原本还在崩溃之中,无法接受慈航普度突然爆毙。

    猛然间感觉身体一凉。

    他顿时转过身,对上丁政那充满杀意的目光,吓得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不消片刻,其身下的大地,流出一滩水渍。

    不得不说,皇帝这一年多时间,能够在丁政的威逼之下坚持下来。

    最大的心理依靠就是慈航普度。

    丁政再怎么厉害,还不是杀不死他的国师?

    但现在慈航普度已死。

    皇帝心中最大的依靠终于没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甚至都没胆量再面对丁政。

    “国祖……国祖饶命!”

    皇帝终于反应过来,赶紧向丁政求饶。

    但他也明白丁政绕过他的几率很小。

    于是又赶紧将注意力放在了张无忌的身上。

    “皇祖!皇祖救救我!看在我朱家誓死效忠的份上,皇祖救救我啊!我今后再也不做傻事了,我今后……”

    皇帝一边说一边朝张无忌爬去。

    但张无忌却直接向后退了两步:“我姓张,你姓朱,别乱认祖宗,不然等你下去了,朱重八肯定还饶不了你。”

    张无忌的意思很明显。

    别来跟我攀亲戚,我可没你这样的后辈。

    皇帝满新绝望,抬起头看着丁政。

    正想再次说些什么的时候。

    丁政直接抬起腿,一脚踩了下去!

    嘭!

    将其整个人踩成了一滩烂渣。

    “呼……”

    丁政只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它缓缓走到深坑边上,看着那些依旧满脸不可思议的蛟龙们,淡淡说道:“没错,你们自由了!”

    蛟龙们终究接受这个事实,纷纷从深坑从飞腾而起,直接冲向四面八方。

    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慈航普度还将他们的龙角与逆鳞藏了起来,它们需要拿回来。

    不过蛟龙们自然能够轻易感觉到自己身体部位的所在。

    甚至连找都不用找。

    丁政看着自从蛟龙们飞出深坑那一刻,就直接变成完成状态的系统任务。

    心中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接下来,就只需要安心等倒计时回去了。”

    丁政看着还剩下三个多月的倒计时,完全放下了心。

    但就在这时,它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样东西!

    “等等!奖励里不是还有蛟龙一族的馈赠吗?”

    丁政看着已经到账的具现点,立刻抬头。

    空空荡荡的夜空中,蛟龙们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这些蛟龙不可能把我的奖励给吞了吧?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