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从鬼灭之刃开始选择 > 第二十章 富冈义勇与鳞泷左近次的交谈!
    虽然他不知道张平是怎么领悟的,又是为什么领悟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张平是个天才。

    是个十足十的天才。

    之前他那诡异的手段,鳞泷左近次本以为他是在什么地方学到的。

    譬如说,神秘的东方?

    因为张平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日本人。

    可现在,他居然有一个荒唐的念头,那就是,这家伙神奇的手段会不会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虽然感觉这事很离谱,但不知为何,却是在鳞泷左近次的心里扎根发了芽。

    “能帮我做一件事吗?”双手负在背后,望着远处不断闪现的张平,鳞泷左近次突然出声道。

    “您说,我一定全力以赴。”随着鳞泷左近次的出言,原本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的地方,突然想起了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

    如果张平跟炭治郎此刻在这里,肯定能听的出,这个声音是,富冈义勇!

    “他的手段你应该已经见识过了吧,去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家伙的能力是不是遥远东方所拥有的,如果不是,或许我们的机会来了!”

    对着富冈义勇,鳞泷左近次出言道。

    一个晚上悟透呼吸法,虽然让人震惊,但也仅仅只是震惊而已。

    但如果那神秘的手段是他自己想出来的,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继国缘一一个遥远的名字,但鳞泷左近次却是在张平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或许,想要打败鬼舞辻无惨,机会就在这个人身上。

    “好,我会想办法!”听到自己恩师的话,富冈义勇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张平他也很好奇,原本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或许查不到什么,但在加上自己的恩师2,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他不知道张平是怎么领悟的,又是为什么领悟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张平是个天才。

    是个十足十的天才。

    之前他那诡异的手段,鳞泷左近次本以为他是在什么地方学到的。

    譬如说,神秘的东方?

    因为张平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日本人。

    可现在,他居然有一个荒唐的念头,那就是,这家伙神奇的手段会不会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虽然感觉这事很离谱,但不知为何,却是在鳞泷左近次的心里扎根发了芽。

    “能帮我做一件事吗?”双手负在背后,望着远处不断闪现的张平,鳞泷左近次突然出声道。

    “您说,我一定全力以赴。”随着鳞泷左近次的出言,原本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的地方,突然想起了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

    如果张平跟炭治郎此刻在这里,肯定能听的出,这个声音是,富冈义勇!

    “他的手段你应该已经见识过了吧,去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家伙的能力是不是遥远东方所拥有的,如果不是,或许我们的机会来了!”

    对着富冈义勇,鳞泷左近次出言道。

    一个晚上悟透呼吸法,虽然让人震惊,但也仅仅只是震惊而已。

    但如果那神秘的手段是他自己想出来的,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继国缘一一个遥远的名字,但鳞泷左近次却是在张平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或许,想要打败鬼舞辻无惨,机会就在这个人身上。

    “好,我会想办法!”听到自己恩师的话,富冈义勇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张平他也很好奇,原本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或许查不到什么,但在加上自己的恩师鳞泷左近次,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有,这一次跟鬼舞辻无惨面对面过,你有什么感受吗,他,强吗!”说着鳞泷左近次突然转身看向了富冈义勇。

    虽然说他们鬼杀队这些年都是在为了击杀鬼舞辻无惨而努力,但其实真正见过他的少之又少。

    更不要说与他交手了。

    毕竟那个家伙虽然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但却比谁都怕死!

    “很强,非常强,如果不是那个家伙提前重创了鬼舞辻无惨并且对我进行了能力的增幅,我想现在的我应该已经倒在那片森林中了。”

    “他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之前的估算,说句难听的,或许柱全员跟他对阵,都不一定能赢!”望着自己的恩师,富冈义勇的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了。

    他是真没有想到,这传说中的鬼舞辻无惨居然能强大到这个地步,要不是张平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身为柱的自己,根本就伤不了鬼舞辻无惨分毫。

    他会被,吊打!

    “所以,你怕了吗?”听到自己弟子的话,鳞泷左近次并没有什么意外,鬼舞辻无惨本来就是这么强大。

    与鬼的斗争,鬼杀队本就是劣势,而且是,非常大的劣势!

    “不知道,不过下一次见面,我还是一样会拔刀。”

    “很好,这才是我鳞泷左近次的弟子,去吧,去看看你的那些老朋友,我想他们应该也很想你,之后你就离开吧,身为柱,这个世界有太多地方需要你。”

    “我会尽力将他培养成才,在此之前就靠你们了!”望着下面已经完成了一圈的张平,鳞泷左近次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激动。

    虽然张平并没有跟炭治郎一般拜托为师。

    但他毕竟是自己所教导的。

    身为一个培育师,没有什么事情是能比教导出天下第一强者,教导出能够拯救玩命的侠者更让他们自豪的。

    从富冈义勇口中他已经了解到了,张平救炭治郎出手对付鬼舞辻无惨并且不计前嫌帮助他的事情。

    现在,对于张平的人品他已经完全认可。

    一个人品优秀,天资纵横且有着超强意志力的弟子,鳞泷左近次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而且炭治郎虽然不如张平,但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孩子。

    望着下面的二人,眼中闪过思索之情的鳞泷左近次已经在心中琢磨接下去两人的训练。

    ……

    “果然,这进阶版的呼吸法确实相当给力!”一个下腰躲过了下山路上的最后一个陷阱后,张平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浅笑。

    这进阶呼吸法居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上三分。

    原本他以为有这个东西辅助,下山就算能快估计也得二十分钟,并且身体应该也会轻微感觉有些疲劳。

    然而,并没有。

    这一趟下来,张平仅仅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而我们的炭治郎那是刚刚才完成了五分之一。

    并且现在的张平除了身上有些昨天残留下的酸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疲惫的感觉。

    也就是说,这一趟下来他真的相当轻松。

    “看来,以后的训练对于我而言,应该不是那么难了。”随着这个念头在心头闪过。

    脚尖轻点的张平开始了他的返程。

    不管怎么样,先把奖励拿到手再说。

    这酸痛的感觉确实不是太好,张平又没有受虐倾向,自然是想要早点解除的。

    三下五除二,有着进阶呼吸的帮助,三个来回张平仅仅只花了一个小时微微出头。

    三十瓶的治疗药剂就成功进到了他的背包中。

    拿出一瓶,想也没想,张平就直接灌了一口。

    “咕噜,咕噜……”

    “咦,系统还真是没骗我?”随着这一口的闷下,张平原本还以为系统可能夸大了效果。

    毕竟这仅仅只是初级药剂啊,在游戏里那就是最垃圾的药剂,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功效。

    不过张平没想到的是,现在的他如果没有通天箓,那也就是个刚进门开始修炼的小菜鸟。

    随着这一口药剂的喝下,经由喉咙进入体内,张平很快就感觉到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这中感觉就像是大冬天,躺在懒椅上嗮太阳一般,舒服极了。

    “嗯!”

    “踢里啪啦!”

    随着暖流流过全身,伸了个懒腰的张平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浑身轻松。

    原本的酸痛那是直接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