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夫人捂紧你的小马甲 > 第241章 白一程和颜祠去道歉
    那名司机干脆利落的爬上车子,眼睛在看向颜祠时还有感激的笑,“颜祠少爷,白少爷,坐稳出发了。”

    白一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颜祠则是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的意思。

    ……

    “到了,这里就是天澜湾。”

    白一程迈着步子从车上下来,颜祠紧随其后,他看了一眼面前高大的建筑物,点了点头,确实符合宁斯妖的审美。

    “走吧,我们进去。”颜祠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白一程,眸光有些深沉。

    白一程到现在还有些发怵,实在是颜祠刚才在地下停车场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性子反差这么大,这是有双重人格吧?

    现在,他不敢在耍什么花招,不过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向父亲告上一状,看颜祠还敢怎么嚣张。

    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听话的跟上去,现在在外面,保不齐就被颜祠给杀人放火,毁尸灭迹了呢!

    颜祠和白一程刚刚走到天澜湾的门口,就被守卫给拦住,“站住,不能进。”

    两个守卫身穿黑色衣服,袖子上都用刺绣绣了一个骷髅头,白一程看见了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可是颜祠就不一样了。

    他那个领域,接触的东西多了,不仅范围大,而且还很广泛,不然也不会知道蓝肆这个佣兵团。

    他记得清清楚楚,这明明就是骷髅岛的标志,这些东西,凭着骷髅岛在国际上的地位,根本就没人敢模仿。

    所以面前这两人,就是骷髅岛的成员无疑,而且,还是S级成员。

    这个世界怎么了?让骷髅岛的S级成员来京城这个小地方,看门???

    颜祠现在有点怀疑人生。

    看来,宁斯妖真的在京城无疑了,可是,也没有听说过骷髅岛和蓝肆佣兵团有过合作啊?

    “嘿,你一个看门狗,还敢拦着我们?”白一程听到门口两位骷髅岛成员说的话,登时就怒了,本来他在地下停车场被颜祠收拾一顿之后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可是现在,连一个看门的都敢拦着他不让进门。

    妈的,人间还有爱吗?

    那两名骷髅岛成员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被他们前几天刚给扔出去的男人指着头骂。

    没错,两名看守的骷髅岛成员,也是最崇拜岛主的人之一,所以那一天宁斯妖让他们两个打白一程的时候,他们两个反应也是最积极的,当然,也是最用力的。

    几乎是瞬间,身上就冒出一股煞气,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杀一个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本来上次白一程辱骂乔苏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对白一程起了杀心,可是现在,白一程偏偏还要作死,又羞辱了他们一遍。

    这谁能忍?

    好在,在两位骷髅岛成员即将做出动作的时候,颜祠开了口。

    “两位,我是颜祠,S洲二流世家颜家的大少爷。我们两个是来找宁斯妖宁小姐的,前几日舍弟白一程不懂事,一个不留心出言不逊,虽然宁小姐已经让人打了舍弟五十鞭子。”

    “但家父还是觉得应该亲自上门道歉才好,这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幕。我弟弟他……一向心直口快,为此我代他向你们道歉,希望两位不计前嫌,可以放我们进去。”

    颜祠尽量放低自己的语气,说出极其诚恳的话。

    他微微弯着腰,给足了面前两位的面子,没办法,实在是骷髅岛的人,他都惹不起,谁让骷髅岛岛主太护短了。

    骷髅岛里面的人但凡有一个被欺负,他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骷髅岛岛主报复了。

    “大哥,你对一个守门的这么客气干什么?他又不能把你什么样?”

    白一程眸底有些莫名,颜祠对一个女人恭敬也就算了,还让自己给她道歉,到了现在,还要对一个看门狗客客气气的。

    颜祠:“……”什么叫不能把他怎么样?人家可是一只手就能把你灭了呢。

    他不止一次在心里感叹,父亲这个私生子,怎么被颜家教的这么废物。

    连看人眼色行事都不会吗?那他这些年到底是在白家怎么生存的?

    “白一程,你给我闭嘴。”他忍不住呵斥,语气夹杂着急躁,显然是已经没有了耐心。

    白一程身子僵硬了一下,又想起来今天在地下停车场的场景,顿时不敢多说。

    “不知道两位大哥,能不能让我们进去道个歉?”颜祠陪着笑脸,声音虽然没有刻意讨好掐媚,但语气却好到不行。

    那两名骷髅岛成员对视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对方心里的意思,“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具体的还要看宁老大同不同意。”

    “是是是,如果宁小姐没有时间,那我们就下次再来,这一声对不起,总会是要和宁小姐说一声的。”

    颜祠虽然遭到了两人的冷眼,但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他很清楚,这些是在道歉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

    ……

    “宁老大,主子,门口有两个自称白一程和颜祠的人,说是S洲颜家的少爷,因为前几天的事情来道歉。”

    那名守门的人面色恭敬,仿佛眼前的两人,是他心中的神明一般。

    “白一程?前几天那个被我下令打了五十鞭子的?”娇媚慵懒的声音响起,宁斯妖兀自摘下手中的拳套,说道。

    “主子,不打了不打了,明明知道我打不过你,每次来的时候还要和我单挑。”

    同时对着一旁同样带着红色拳套的乔苏抱怨。

    “你的身手是多久没有练过了,怎么退后这么多?”乔苏清冷的嗓音响彻在宁斯妖耳畔边上,语气虽然淡淡的,可却带着严厉的气势,差点让宁斯妖当场缴械投降,和她说了真心话。

    其实她这些天偷懒,好久都没有锻炼过了。

    “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管理这么大的一个拍卖场,那得多累啊,所以我平时的训练才懈怠了不少,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实在是天澜湾的生意太红火了。”

    说到这里,宁斯妖还有些骄傲,毕竟当年天澜湾是从零起步的,能被她做大到这个程度,也是挺不容易的,而对于她一个从小就开始执行任务的人,更不容易。

    “你就被找借口了,就算生意在红火,你再忙,也改变不了你偷懒的事实。”

    乔苏轻轻点了一下宁斯妖的鼻尖,眼底带着柔光,虽然说出的话带着责备,可是语气上却没有太多要追究的意思。

    宁斯妖明白,今天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她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可吓死她了,刚才主子一来,就说要检验一下她这些天的训练情况,天知道,这几天她都在喝酒加调戏小哥哥,哪有时间去训练啊?

    “对了主子,今天天澜湾又举行了一场拍卖会,听说主子的男朋友也来了?我得帮你检验一下,要是不过关,到时候,可就别怪我和团里的兄弟们告状了。”

    宁斯妖狡黠一下,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我看你还是别说了,太麻烦。”

    乔苏颇为头疼的拧了一下眉心,要是他们几个知道,虽然短时间之内不会立马从S洲飞过来,但肯定会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电话轰炸。

    而且,还能使劲唠叨,每个人一唠叨起码就得半个小时,十多个人,恐怕她这几天就别想安生了。

    “那怎么行?主子你都谈恋爱了,要是他们不知道,而我却帮你隐瞒,那么事情败露的时候我岂不是要遭殃?”

    宁斯妖继续“威胁”。

    乔苏转身看着她,轻笑一声,“要不要……我们再打一场?”

    “不,不用了,怎么能劳烦主子亲自动手呢?是我没有好好锻炼,我下次一定改,一定改。”

    接触到乔苏略有些危险的眼神,宁斯妖果断秒怂,说实话,没有收敛气场的乔苏太害怕了,那种杀伐之气平时泄露一点点都足够让人心惊了,如今不掩饰,就连宁斯妖这个常年在生死之间徘徊的人也忍不住发憷。

    “说吧,想要什么封口费?”乔苏语气淡淡的,她最是了解这个小妮子,虽然长得一副高冷御姐范,但是有一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毛病:动不动就告状。

    这个习惯,一开始让乔苏也颇为头疼,可是之后她发现,宁斯妖虽然有向其他团员告状的习惯,可是只要给她足够的封口费,她保证嘴巴严严实实的。

    之后,乔苏见掰不过来,就随她了。

    反正她有的是好东西,到时候若是有什么事情被宁斯妖知道,给个封口费,这事差不多就完了。

    所以,由于乔苏的纵容,宁斯妖这个习惯,到现在还没有改掉,非但没有改,还让宁斯妖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

    #靠封口费养活系列#

    宁斯妖闻言一笑,“主子,还是你了解我,我最近……看上了一款跑车,劳斯莱斯的限量版,也不贵,就三亿多点,你不会这么小气不给我买吧?”

    “你不给我买也行,就是不知道我的嘴严不严实,万一哪天就说漏了几句,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宁斯妖脸上依旧带着妩媚的笑,声音像古代青楼的花魁似的,勾人心弦。

    “行,我让玄月买了给你送过去。”乔苏无奈道。

    “玄月在京城?”宁斯妖忽然惊喜一笑,“她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她和玄月虽然平时见的面不多,但却是实打实的好姐妹,好闺蜜。

    “来了挺久的,就在骷髅岛的分部里面处理事情,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

    乔苏也知道宁斯妖和玄月的关系,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告诉了宁斯妖玄月的位置,还是让这两个魔王互相祸害吧,希望别把骷髅岛分部给闹得鸡飞狗跳。

    “行,那我明天就去找她。”宁斯妖现在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了,乔苏话音刚落,宁斯妖就接着说道。

    “这几天不行,你好好训练身手,什么时候身手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什么时候在出去。”

    乔苏冷着声音,没有人监督就懈怠了,看来之后还要在天澜湾里面建一个训练基地才行。

    “哦,好。”宁斯妖表现的很乖巧,和她美艳绝伦的面貌极为不符,乔苏知道,宁斯妖这时候的答应不出去恐怕也只是口头上的。

    等自己走之后,她肯定会借机出去。

    她也没有过多计较,反正玄月那小妮子能治得了她。

    “行了。”乔苏擦了一下脑门上细密的汗珠,朝着一旁穿着黑色衣服的护卫说道:“你说,白家的白一程来道歉了?”

    那人显然愣了一下,有些受宠若惊,似乎是没有想到,一直都在崇拜的人,毫无预防就和他说话了。

    “是,不过他不是以白家旁系少爷的身份,而是以S洲颜家的小少爷的身份来道歉,并且,颜家的大少爷好像也跟着来了。”

    “颜家?哪个颜家?”乔苏明显有些疑惑,好好的,怎么和S洲扯上了关系?

    宁斯妖被乔苏茫然的模样给逗笑了,好歹也是S洲的二流世家,怎么她们家主子好像没有听说过似的。

    “你笑什么?你知道?”乔苏看了一眼努力憋住不笑的宁斯妖,无声威胁。

    “主子,颜家也算是S洲的二流世家,颜家小少爷是一个私生子,在出生的时候就因为家族内乱被迫送到京城的白家抚养,也就是说,白家给颜家养了十八年的儿子。”

    “现如今,颜家来京城认亲,按照现在的情况,白一程应该已经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了才对。”

    “所以白一程才会打着S洲颜家的名号来道歉。”

    宁斯妖解释道。

    乔苏点了点头,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他一个S洲颜家的小少爷,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为什么还要给你这个京城的道歉?”

    乔苏反问,宁斯妖瞬间僵硬住嘴角的笑,对啊,既然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不是应该报复她吗?

    毕竟自己也打了白一程五十鞭子呢?

    所以,是发现了什么?

    她哪里露馅了吗?

    宁斯妖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自己没有露馅的地方啊,这就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