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八零之女大佬的甜婚日常 > 第12章 恶人就得恶招治
    找公安?

    流氓罪?

    那还不得判个五六年,以后后半辈子怎么办呢?

    徐汉生有点麻爪了。

    别看他平时牛哄哄的,一副“干部”的派头,可毕竟是个大小伙子,和一个寡妇撕逼,他未必会赢,再加上证据“确凿”,旁边还有好多“正义”的村民。

    俗话说得好: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这么多人呢,千夫所指,众口铄金……

    徐汉生是百口莫辩了。

    只翻来覆去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不去公安局~我是冤枉的!”

    王秀丽也不是好惹的,一面梨花带雨,一面伸手抓着徐汉生的脖领子,“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个说法,乡亲们,你们可要给我孤儿寡妇做主啊~”

    大家一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同情她的人就更多了。

    徐汉生赖在地上不起来,唯恐就这样被人扭送去派出所。

    广播室里一阵乱糟糟的,说什么的都有,女人哭,男人叫……正在热闹之际,忽听大门口有人高喊了一声,“你们都给我住手,谁敢动我家汉生试试,我和他玩命!”

    紧接着……

    王宝芝举着一把鸡毛掸子来了,进屋就一顿横扫,把众人都逼退了之后,扑到了儿子的身上,“我的儿啊,你可受委屈了!”

    她怎么来了?

    当然是在大广播里听到儿子的哭爹喊娘的动静,立刻就杀来了。

    王宝芝确实是个泼辣货。

    儿子都被抓“现行”了,她还能发飙呢。

    轮着鸡毛掸子直接就奔着王秀丽去了,“好你个小寡妇,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儿子还跟你耍流氓?说句不好听的,就凭你这货,白给他都不要!你说,你是不是收了别人的好处,要诬陷我汉生?”

    王秀丽本来是忌惮王宝芝几分的。

    可现在有“群众”给她撑腰。

    她也来能耐了,梗着脖子回呛,“放屁!你儿子是啥货?全村都知道,他上午没上一水家去耍流氓?他一个陈世美,什么事干不出来?”

    “小寡妇,我撕了你的嘴!”

    “你敢?”

    “二王”像是一对发飙的老母鸡似的,谁也不服谁……连薅头发,带挠脸,这就开始撕扯上了。

    一旁的村民有拉架的,有看热闹起哄的……

    好家伙!

    广播室里这个热闹啊。

    那就别提了!

    事情闹的这么大,黄世礼能不管吗?

    急急忙忙赶来了。

    清咳了一声,倒背着双手,挤进了人群里,“得了!住手!住手!说你俩呢!”

    话音没落。

    王宝芝的鸡毛掸子意外的甩过来了,差点儿就扫到黄世礼的额头。

    黄韩得了江一水的嘱咐,自然也要来助阵的,她就跟在父亲的身后,一看这情景,快步赶上去,一手就把鸡毛掸子抢下来,“咔擦”一声,扭折了,随手往王宝芝的脸上一扔,“滚你的吧!”

    指着她的鼻子喝骂,“你再敢作?可别怪我削你。”

    人家是村长的千金!

    王宝芝不敢得罪她。

    吃了憋,也没敢回嘴,讪讪地一笑,“艾玛,二韩啊,我可不是故意打你爹,是鸡毛掸子打歪了!”

    赶忙上前了几步,谄媚的就要给村长揉额头,“那什么,村长啊,没打着你吧。”

    黄韩眼疾手快,一把就把她推开了,“你挺大个老娘们,跟我爹动什么手?以我看,你儿子就随你,整个一个心术不正,趋炎附势的坏种!”

    “艾玛!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王宝芝赶紧喊冤,“村长啊,你可要给我家汉生做主啊!今天这事,明摆着他是被人算计了!喜欢我家汉生的女人多了去了,上杆子的黄花大闺女也不少,我儿子是哪个筋搭错了?非要到这儿来流氓一个臭寡妇?”

    徐汉生赶忙抢着讲,“对!我是被人陷害的,今天下午有人传话说,江一水约我到这儿来,我以为……谁想到我一来这儿,见面的人却是王寡妇。”

    “啥啊?啥啊?”黄韩淡淡一笑,“你这不是明摆着说瞎话吗?江一水上午都和你退婚了,两家都闹成那样了?依着她那脾气,还能约你见面?再说了,就算她真约你,也应该去她家呀,怎么还跑到广播室来了?编吧你!”

    王秀丽也按照原先安排好的说辞,在一边溜缝,“徐汉生,你尽扯淡!我早就跟二韩约好了,在这儿跟她学钩针,刚才来的时候,可巧碰上你了,你贼眉鼠眼地没有好样,一个劲儿地问我到哪儿去,谁曾想你狼子野心还真跟来了!呸!你还想抵赖?幸好,整个过程都用大喇叭放出去了,全村都是证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黄世礼皱着眉,“都别吵吵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有理,我懒得听你们辨!你们两家,带着几个证人,去县公安局掰扯吧!”

    啊?

    王宝芝一听这话,有点沉不住气了……如果女方硬是一口咬定流氓罪,还有证人,男方咋说得清?进了县城,万一真给定罪了,儿子的下半生不就完了吗?就算不定罪,县长知道了这事,婚事也得泡汤了,并且让未来的“亲家”丢了脸,全家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她赶忙伸开双臂,把儿子护在了身后,“我们不去县里,有事情就在这儿解决。”

    刚才还强硬的态度,瞬间就软下来了,“那什么,秀丽啊~你寡妇家家的,就别弄这些桃色新闻了,对你也没啥好处,这样吧,咱们也别狗扯羊皮的,让外人看笑话!你就说吧,你想要什么,怎样才能让这篇儿翻过去?”

    她也不傻,“你是不是要钱呢?多少?说个数!”

    王秀丽也没客气,“我也用不着矫情,大家都知道我缺钱,我个寡妇养孩子,不容易,你说我不要脸也好,讹你们也罢,我全都不在乎,反正今天没有200块,这事就过不去。”

    “啊?”王宝芝都嚷茬声儿了,“啥?你镶金边了?200块?我娶个黄花大闺女,才下100块钱聘礼……”

    “那我管不着。”王秀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100块那是定亲,你儿子现在是犯罪,不给200块,他就得蹲七八年的大狱,你们自己合计吧!”

    黄韩在一边添油加醋,“嫂子,要我说,你也别磨叽了,现在就去公安局,弄好了,公安局不但判他进大狱,还得判他赔你钱呢。”

    村民们也有跟着起哄的,“对!我们给你作证去。”

    “……”

    王秀丽有仗势了。

    撸胳膊挽袖子的,又要去拉徐汉生。

    王宝芝没办法了,虽然知道这是被人讹上了,也只能先吃了这个哑巴亏。

    咬着牙。

    心疼的都要吐血了,“得!得!得!我给!我给!我们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