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 第22章 交代
    屋内顿时陷入僵持。

    若是往常,三夫人早就开腔了。

    可有顾大老爷在,她可不敢接话。

    顾大老爷连亲娘都训,何况她这个弟妹了,她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顾二老爷看他们吵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道:“大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顾大老爷不赞同的道,“二弟,虽说谢昆现如今是户部尚书,可这件事咱们在理,不用怕他们。”

    顾二老爷摇了摇头,解释道:“大哥,三弟,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锦儿好,可我现在倒是觉得,这桩婚事退了也挺好。

    谢家嫌贫爱富,家风不正,这样的人家教出的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经此一事看透了谢家人品,倒也算因祸得福。”

    顾三夫人暗暗翻了一个白眼,人家儿子不好,你家姑娘就好了?

    人家谢公子是青年才俊,多少人盯着呢,分明是你那倒霉女儿配不上人家才对!

    见顾大老爷蹙眉沉思,顾二老爷又道:“而且我并非担心得罪谢府,而是大哥若弹劾谢府,反是会将锦儿推向风口浪尖,锦儿以后便更难得安宁了。”

    顾三老爷觉得很有道理,连连点头,“二哥说的对啊,女儿家本就容易在退婚的事上吃亏,为了锦丫头咱们就忍一次吧!”

    顾大老爷眉头紧皱,想到顾锦璃那病弱苍白却又坚强的小脸,终是也无奈叹了一声,“那便如此吧……”

    儿子们终于安分了,顾老夫人却没有多少欣喜的感觉。

    合着她费了那么多口舌都没有用,一提锦丫头他们倒是都心疼了,真是一群小白眼狼。

    心里过不去这个劲,顾老夫人便道:“老二,锦丫头最近退了婚事,便让她在自己院子里好好待着吧,免得出去招惹闲言碎语。”

    顾二老爷听得墨眉一皱,这老太太还真是没完了,便冷冷道:“母亲,此事怪不得锦儿,锦儿又何必躲起来?

    锦儿本就受了委屈,儿子倒是觉得应该让她多出去逛逛散心。”

    顾老夫人心里冷哼一声,那般晦气不躲起来还要出去,还嫌惹得祸事不够多吗?

    可她没等说出来,便只听顾二老爷又道:“若是母亲觉得锦儿碍眼,那我们便……”

    “哎呀!我这头突然好痛啊……”顾老夫人哎呀呀的揉着头,把顾二老爷的话打断了。

    “母亲,您没事吧,要不要唤大夫来?”顾大老爷和顾三老爷一脸紧张。

    顾老夫人摆摆手,有气无力道:“我没事,就是今天遇到的事太多了,现在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吧,我要歇着了。”

    顾二老爷就静静的看她演,别说这老太太演技还真挺好。

    不过他现在也算握住了老太太的弱处,这婚事退的还真是正合心意。

    几人离开了松鹤堂,回了各自的院子。

    三老爷和三夫人因为刚吵过,所以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可顾三老爷这个人最不习惯沉默,而且他们两人吵架也吵惯了,做为男人便主动找了个话题开口道:“你这套首饰是新的吧,我以前没见你戴过。”

    顾三夫人见他先服了软,便也不再端着,而且顾三老爷这句话说得还算中听,至少说明他还是关注她的。

    三夫人抬手摸了摸耳坠,露出了手指上的五彩宝石戒指,阳光映在宝石上,反射出刺眼的光,“是侯府送来给我的,好看吗?”

    三夫人嘴角扬起,语气很是自得。

    有娘家惦记着,她在夫家腰板就挺得更直了。

    顾三老爷认认真真,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三夫人一番,如实道:“不大好看,看着有些俗气了。”

    顾三夫人脸上的笑僵住了,脸色一点点发沉,声音渐冷,“真的不好看?”

    顾三老爷没注意到顾三夫人的脸色,点点头,“你又不是小姑娘了,戴这么艳丽的首饰自然不好看了。

    上了年纪,还是应该端庄素雅些好。”

    “嗖嗖”两把小刀扎在顾三夫人的心头上,扎的顾三夫人是心肝皆疼,“好啊,顾明贤,你现在开始嫌弃我上年纪不好看了是不是?

    你怎么不想着我嫁给你的时候也是二八年华,这么多年我为你劳心劳力,你现在却开始嫌弃我了,你真是没有良心!”

    顾三老只爷觉得她是无理取闹,有些气恼道:“明明是你问我好不好看的,我不过实话实说,你怎么说生气就生气?”

    末了,还不忘补了一句,“再说了,你年轻时也不大好看啊,我那时都没嫌弃你,还能现在嫌弃不成?”

    顾三老爷这都不能算火上浇油了,简直就是往火里扔炸弹。

    顾三夫人意料之中的炸了,她狠狠盯着顾三老爷,暗暗琢磨着,是扇他一巴掌好,还是挠他一下子好呢!

    被自家夫人这么盯着,顾三老爷莫名的觉得脸有些疼,便后退一步道:“你自己冷静冷静吧,我先去书房处理公务了!”

    顾三夫人却是越发的恼了,身子都气得隐隐发抖。

    那是去书房的路吗?

    那特么分明是去静芸院的方向!

    他又要去找静姨娘那个狐狸精!

    顾三夫人冲着顾明贤的背影,咬牙吼道:“顾明贤,你给我记着,有种你一辈子都别踏进我的院子!”

    顾三老爷脚下生风,溜之大吉。

    顾三夫人装了一肚子冷风和怒火回了院子。

    丫鬟掀开门帘,里面坐着的俏丽少女看见顾三夫人,忙起身走来,笑边扶着三夫人坐下,一边为她斟上热茶。

    望着少女,顾三夫人的表情舒缓了一些。

    “姑母,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可是府里出了什么事?”少女面容清秀,声音悦耳,正是来顾家做客的永宁侯府大小姐赵文漪。

    赵文漪的父亲与顾三夫人是一母同胞的兄妹,顾三夫人没有女儿,对这个侄女素来疼爱。

    赵文漪虽是永宁侯府大小姐,可她父亲是庶出,她在家中也要仰人鼻息,反是不如在顾府待的自在。

    顾老夫人又是个好脸面的,永宁侯府的小姐在顾府做客,她比谁都要高兴,是以赵文漪也算是顾家的常客了。

    听顾三夫人说完松鹤堂中事,赵文漪轻轻皱眉,摇着头不赞同的道:“姑母,既是那婚事退了,你又何必急在一时呢?反是给了他们反咬一口的机会。”

    顾三夫人心里后悔,一口银牙险些咬碎,“本以为二房这次都熬不过去了,谁能想到他们的命竟这般大。

    我只想着出口气,却没想到那对父女两一觉醒来反是变得这般难缠。”

    不但没讨到便宜,反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赵文漪轻叹一声,伸出素手轻抚着顾三夫人的后背,柔柔劝道:“虽说姑父的事有些可惜了,可这婚事终究是退了,总算没辜负大伯母的交代,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