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 第44章 有些意思
    “主子,这些还不够详细吗?”墨迹弱弱问道。

    顾大小姐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饭菜,他都一一记了下来,还缺什么吗?

    温凉冷冷抬眸,“可发现顾府有何古怪之处?”

    墨迹一愣,古怪之处?

    这是他的任务吗?

    “主子,您不是让属下去探顾大小姐吗?”

    “于是,你便只探到了这个?”温凉随手将小本本扔在桌上,语气凉凉。

    墨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眼睛一转突然想起了自己留给主子的惊喜,忙讨好的笑着道:“主子,其实还有一件事!”

    于是便把顾锦璃要开铺子,自己又贴了娶媳妇儿的钱盘下了一个铺子的事一一回给温凉。

    温凉眉头一蹙。

    顾家为何突然要开铺子?

    难道是为了建暗桩?

    顾府最近动作频频,值得注意。

    “继续盯着。”温凉淡淡道。

    墨迹心下一松,总算是让主子满意了。

    他冲着温凉眨了两下眼睛,露出一抹小心又讨好的笑意,温凉却未加理会,径自拿起了桌上的书册。

    墨迹叹了一声,转身走出书房,将门小心合上。

    主子是真没想起来,还是装没想起来?

    怎么不给他报销呢?

    那可是他的血汗钱啊,还要留着娶媳妇儿呢!

    墨迹和门而出,温凉才将手中的书册扔到桌上,一双墨眸在橙橘色的烛火下泛着华光。

    “顾锦璃……”凉薄的唇轻启,微凉的声音似让他念出的名字都染上了一分让人沉醉的魅惑。

    他还是第一次看不懂一个人。

    外界皆传顾锦璃晦气软弱,可她却是习得一手好医术。

    可若说她是个擅长隐忍蛰伏的人,她又怎么会因酒楼中几个闲人的笑谈而动气,又用那种小儿科的手段来报复。

    冷静自持却又率性而为,这太过矛盾。

    纤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嘴角轻勾,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来,“顾锦璃,有些意思……”

    ……

    锦华院的小丫鬟们见吉祥回来了,都围着吉祥姐姐长姐姐短的讨好。

    虽说如意和吉祥两人都是大丫鬟,但如意年纪小,平时也拿吉祥当姐姐看,一院子的小丫鬟都听吉祥的话。

    吉祥穿着一身玫色比甲,抱着一个小铜炉,站在院中指挥着小丫鬟们打扫。

    她下巴微挑,一脸的高傲模样,看着忙忙碌碌的小丫鬟们眼中满是嫌弃,活脱脱一个小姐模样。

    在别人眼中,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已经是极好的差事了,平日里清闲自在,待年纪一到,找个管事一嫁,算是圆满,可她却不甘心如此。

    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老天给了她一张娇俏的脸蛋,她怎么能辜负自己呢?

    听到门帘响动,吉祥回头望去,如意挑着门帘,一身浅蓝色袄裙的顾锦璃迈步走出,素雅清淡的颜色衬得她肌肤似雪,不施脂粉,天质自然。

    吉祥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忙迎了上去,“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奴婢随您一同去吧。”

    吉祥说完便要去扶顾锦璃,顾锦璃却不动声色的避开,淡淡道:“不必了,我去找二哥说话,你留下看院子。”

    顾锦璃说完便带着如意离开,不给吉祥说话的机会。

    吉祥脸上浮现一丝怨怒,与她倒是会摆小姐架子,若是真有能耐,倒是把谢家的婚事抓住啊!

    就那么一个拿得出手的东西,还白白丢了,害的她也跟着没有出头之日。

    若非她聪明决定跟着表小姐,她这辈子怕是都要被顾锦璃毁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必须要为自己打算才行。

    这般想着,吉祥眸光更冷,转身走向了顾锦璃的闺房……

    ……

    今日学堂休息,顾锦璃揣着账册又来找顾承晏求学。

    顾承晏的院子连个守门的小厮都没有,顾锦璃和如意只得直接进去。

    刚一迈进院子,便看到顾承晏只着一身白色中衣,正在院中打木人桩。

    顾承晏身形魁梧健壮,外面明明天寒地冻,他的身上却冒着白白的热气,一招一式都透着力量。

    如意脸皮薄,一看见顾承晏便“呀”了一声,慌忙捂上了眼睛。

    听到如意的叫声,顾承晏一下子转过身来,但见顾锦璃正站在一旁看着他浅笑。

    顾承晏俊脸一红,忙扯过随手搭在树枝上的衣服,慌忙披上。

    顾承晏本就话少,如此一来更是局促的说不出话来。

    顾锦璃却没觉得如何,只笑盈盈的看着顾承晏道:“二哥的身手真好,可是和师傅学的?”

    顾承晏摇了摇头,闷闷道:“我看过别人打一次,就照着练的。”

    顾锦璃有些惊讶,居然只看过一次就能打的这么好?

    “二哥,你喜欢习武又有天赋,不如和三叔说说,让他给你请个武学师傅,免得荒废了你的才华。”

    顾承晏眸色暗淡了一瞬,一面领着顾锦璃进屋,一面却若无其事的道:“我随便玩玩的,没这个必要。”

    顾锦璃抬头看顾承晏,明明是最好的年纪,他脸上却没有少年应有的意气风发,有的只是沉默克制。

    顾锦璃有些心疼,将要出口的劝慰咽了回去。

    父亲不理事,嫡母又是个小气厉害的,顾承晏的确很不容易。

    不知道她能不能帮上他呢?

    “拿来吧!”顾承晏伸手。

    顾锦璃一愣,随即脸颊一红,慢吞吞的掏出账册放在了顾承晏手中。

    她还想着帮人家,现在明明是她有求于人啊!

    看着顾承晏耐心认真的模样,顾锦璃越发的坚定了开铺子的打算。

    待她赚了钱就立刻请一个武学师傅来,绝不能浪费了他的天赋。

    “哪里不懂?”

    顾承晏的话打断了顾锦璃的思绪,顾锦璃打开账本,指了一处,开口问道:“二哥,这些账目我都查过了,面上没什么问题。

    可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府里的采买最近有些太频繁了。”

    东西的单价没有问题,只是这数量对于顾府的人口来说有些多了。

    顾承晏皱眉看着,翻了两页,发现果然如顾锦璃所说那般。

    账上的报价总额没有任何问题,但细细看来,采买的数量的确有些古怪。

    见顾承晏也觉如此,顾锦璃便更确定自己的猜测。

    “你要告诉祖母吗?”顾承晏有些担心,现在毕竟是二房管家,若是出现纰漏,祖母一定会找二叔一家的麻烦,不如如实告知,将自己赶紧摘出来。

    “祖母正病着身体不大好,我们这些做小辈,要主动为祖母分忧才是……”顾锦璃笑着将账目合上,一双眸子明亮如星,嘴角的笑轻柔中又带着一丝狡黠,那模样像极了毛茸茸的小狐狸。

    顾锦璃摆明了一副要做坏事的模样,顾承晏不但不觉得讨厌,反是有些欣慰。

    心里有坏主意,总归不算太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