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他的小野喵 > 第4章 城中村
    唐喵刚走到公交站牌下,就看到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那里,穿着黑色卫衣,帽子扣在头上,靠在站牌不远处的树上抽烟。

    “何霂。”她出声。

    少年抬头,看到她,反手在垃圾桶上把烟摁灭了朝她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唐喵撇撇嘴:“都说了没事了,那家伙已经被你们教训了,他还敢来啊?”

    “我也没什么事。”何霂走过来伸手接过她书包背到背上:“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公交车。

    唐喵家在东七里村,白城东郊的一个大型城中村,从学校坐409路恰好到终点站。

    下了车,两人一起往回走,何霂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爱说话。

    忽然想到什么,唐喵扭头看他:“义叔最近还逼你去场子里没?”

    何霂摇摇头……犹豫片刻后他低声说道:“唐大年今天在义叔那里输钱了。”

    唐喵的面色一顿,随即便是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了。”

    她明白何霂的意思,是在提醒她回家后小心些。

    唐大年但凡输了钱、喝了酒,回家后肯定少不了一通闹,今晚估计又是鸡飞狗跳。

    顿了顿,何霂摸衣兜掏钱:“要不你别回去了,在蓝光开个包间……”

    蓝光是村口新开的网吧,在城中村一众乌烟瘴气的网吧里算是环境很好了。

    唐喵按住他的手,摇摇头:“没事,不用担心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再说,她妈还在家,如果她不回去,难道要放任唐大年在家里折磨她妈!

    走过满是路边摊的街道,拐进巷子里,沿着那条坑坑洼洼经常满是污水的路往前,没多久就到了唐喵家:一栋三层的楼房,她家是二楼的一家租户。

    自从她记事起,就跟着母亲安心素还有继父唐大年租住在这里。

    “唐喵……”何霂喊了她一声。

    唐喵回头朝他笑着摆摆手:“真没事,你回去吧。”

    何霂没动。

    她有些失笑又无奈:“你总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回去吧,没事的。”

    何霂没说话,抿了抿唇,片刻后,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他其实想说,他可以的,他可以一直守着的……可是他不能。

    留在这里,他怕他会忍不住冲上去杀了唐大年!

    何霂离开后,唐喵吸了一口气,随后上楼。

    逼仄的楼梯间感应灯坏了,黑咕隆咚一片,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和脏污,唐喵一直觉得,这个地方真是拍恐怖片的最佳场所。

    刚到二楼,她就听到从自家房门里传来的唐大年的咒骂声,被铁门隔着依旧能听的清楚。

    “老子辛辛苦苦养家,回家就让老子吃这些破玩意儿……”

    唐喵嘲讽冷笑。

    养家?这个人渣还真是什么话都有脸说。

    等她打开门的时候,一声耳光声恰好响起……安心素捂着脸靠在墙边,唐大年拎了个酒瓶,看到唐喵进来,便是母女两个一起骂:“就知道要钱,老子养你们两个废物有什么用?”

    说着他就要再度抬手。

    安心素抖了抖,唐喵连忙上前一把拉住唐大年的胳膊,牙咬欲碎,却生生挤出笑脸来:“爸,别生气了,身体要紧!”

    唐大年甩开她骂骂咧咧:“我能不生气吗,养了两个废物在家,你说说,你多久没拿钱回家了,啊?翅膀硬了是不是,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

    唐大年话没说完,唐喵连忙从兜里掏出几张红钞塞给他:“怎么会,我这不是拿钱回来孝敬您了!”

    钞票到手,唐大年满身的戾气立刻一收,将酒瓶咚得放到旁边摆满了杂物的桌上。

    看着几百块钱,他似乎还有些不满,却是撇了撇嘴没再出声,犹豫了下,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塞给安心素,施舍一般:“给,拿去给家里买点好菜好肉的……”

    说着便是看了眼唐喵,意味不明咧嘴:“给咱们喵喵好好补补,都是大姑娘了!”

    说完,唐大年便是抄起酒瓶,把钱塞进裤兜里,哼着小曲转身出了家门,把门咣当一声甩上!

    屋子里面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唐喵站在那里,脸上挤出的笑早已经没了,两手紧紧握拳。

    深吸了口气,她走到安心素身边,半晌,她蹲下去抚着她低声开口:“我们走吧……”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跟安心素说这样的话了,她咬牙:“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我们自己过。”

    安心素捂着脸刷的抬头:“走?走到哪里?我们自己怎么活,我……我什么都不会,我……”

    唐喵满心无奈又焦躁:“我们两个大活人还能饿死不成?”

    安心素眼神躲闪着,慌乱道:“那你还要上学,我、我养活不了你的,我不行的。”

    唐喵深吸了口气,认真道:“我养你!”

    安心素有些麻木的提了提嘴角:“养我?你怎么养……靠偷蒙拐骗?”

    唐喵的面色僵了僵,抿了抿唇,再度重复:“我养你,我可以的!”

    安心素摇摇头:“别傻了,我们逃不掉的,如果我们敢走,他不会放过我们,我们也没地方可去的……”

    她的神情,她的语调,让唐喵觉得自己像是面对着一片沼泽,无处可藏,快要无法呼吸。

    “我怕……”她低低对安心素说道:“我怕哪天我们两个人会死在这里!”

    死在这不见天日的廉租房,这混乱不堪的城中村里!

    安心素的神情已经恢复,将凌乱的碎发别到耳后,她甚至还笑了笑:“别乱想了,我给你弄点饭去,蛋炒饭可以吗?”

    唐喵低垂下眼转身朝厨房走去:“我自己来吧。”

    “别!”安心素连忙道:“他不让你做家务的,你忘了!”

    唐喵扯了扯嘴角,看着安心素的眼神满是嘲讽:“是啊,他为什么不让我做家务,为什么每次说要把我养的白白嫩嫩的,为什么呢,你说?”

    安心素慌乱的移开视线朝厨房走去,再没有跟她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安心素端着一盘蛋炒饭出来……

    唐喵抬头看她,抿唇,低声开口:“如果我自己离开呢?”

    安心素的手抖了抖,抬起头来看着唐喵,认真说道:“那你就是想让我死在他手里!”

    唐喵没再开口,也没吃饭,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她的房间更小,除了一张比单人床稍大一点的床,一张书桌和衣柜以外,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

    她换了睡衣,到简陋狭窄的卫生间冲了澡后躺到床上,片刻后又是爬起来,从床下的缝隙里摸出那个缠得紧紧的塑料袋来。

    塑料袋里,一叠钞票静静躺在那里。

    她从书包侧兜里拿出两百块钱放了进去,把塑料袋裹紧,然后又塞了回去。

    正要睡觉,电话响了……是余霞!

    唐喵眉头微蹙,接起来后却是笑嘻嘻的声音:“霞姐,怎么啦?”

    “加钱?为什么?”

    “你的人被打了?”

    唐喵几乎要忍不住嗤笑:“六个人,被一个人打了,还见了血……霞姐,你这理由……我不是不信你,你自己听听你说的话……”

    对面说了什么,唐喵不耐的翻了个白眼:“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再给你转五百……多的再没了,你知道这是赃款,我要还给被害人的,嗯,好……拜拜!”

    挂了电话,她便是一声低咒。

    想钱想疯了,什么鬼话都编的出来……就今天那小白脸的衰样,能干趴六个?

    把她当傻子哄呢?

    要不是以后还要打交道,她真想把钱怼到余霞那张每次涂半瓶粉底液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