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他的小野喵 > 第10章 学长,吃鸡翅吗
    站在镜子前,看着红肿的半张脸,唐喵嘶了声,用手帕包着冰块敷着,然后就是低头,另一只手拉起上衣。

    肋骨上已经红紫了一大片,疼的一抽一抽。

    按了按,确定肋骨没断,她才松了口气。

    要真是骨折了,她都没钱去医院。

    第二天起来,脸还是肿的,她出了家门后没去学校,去了孙婷家陪老太太呆了一天。

    孙婷放学回家后第一时间就把她拉到旁边上下看。

    好在脸上的肿消了,只是腰上被踢的地方还疼的很。

    “刚好,你帮我搓搓。”唐喵大咧咧躺到孙婷床上,

    孙婷叹了口气,拿出红花油,可刚掀开唐喵衣服她就低呼一声,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那他妈的还是个人吗……你就不知道躲吗你?”孙婷手有些抖,愣是不敢按下去。

    原本的红紫已经变成了青黑,四周是蛛网一样的瘀痕,触目惊心!

    唐喵笑了笑:“他打我好歹还有点分寸,要是任他打我妈,她又要下不了床了。”

    孙婷咒骂了声后坐到她旁边有些无语:“安姨她到底怎么想的,跟这么一个男人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她就非要跟唐大年死耗着吗……”

    唐喵面上的笑消失,仰面躺在孙婷床上不发一语。

    兴许是昨晚打了唐喵,唐大年今天倒没有发疯,唐喵回家的时候他正坐在桌边喝酒,看到唐喵进门,视线从她脸上扫过,咧嘴笑了:“喵喵回来了,快过来,准备吃饭。”

    安心素看着很是受宠若惊的样子,殷勤的连忙端饭菜上桌,还给唐大年倒了杯酒……这天晚上,少有的吃了顿安稳饭。

    第二天去上学,唐喵再度拉着孙婷绕到了高三一班,笑吟吟去给江凛打招呼,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冷脸。

    从高三一班离开,孙婷有些无语:“喵,你别告诉我你这是色心大起了?”

    唐喵挑眉笑嘻嘻:“不行吗?”

    孙婷便是个白眼:“真要色心大起,你大可以向何霂下手……他铁定愿意!”

    何霂虽然和这位江大校草相比差了那么点意思,却也绝对是扎眼的帅哥,而且是现在很多女孩都喜欢的那种阴郁小狼狗类型。

    在义叔那场子里,给何霂献殷勤的姑娘可不少。

    听到孙婷的话唐喵便是失笑:“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再说,她也不是因为江凛长得帅……

    说不不上来那种感觉,似乎是因为她从小到大生活在烂泥潭里,活的乱七八糟,如今忽然看到江凛这样截然相反,一看就是养尊处优长大,活的优雅而自律,她就觉得有种诡异的类似于羡慕的感觉。

    不由得就想靠近,想看看这种从小沐浴在阳光里的祖国花朵,平时是什么样的。

    一早上都是满课,最后一节课是他们班主任大老王的语文课,快下课的时候,大老王照例端着他的罐头瓶茶杯,一边说一些老生常谈的心灵鸡汤,一边时不时啜口茶水。

    “学习是你们中绝大多数人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唐喵看着语文课本,嘴角提了提。

    她想到自己初一把那张漂亮的成绩单拿回家后的结局:那张成绩单,给她和安心素同时带来了一顿暴打,唐大年骂她们是赔钱货,赔钱货不想着怎么给家里挣钱,上什么学?

    从那以后,她的成绩单就再没好看过了。

    一中的人都传她是塞钱塞进来的,她也从没分辨过,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塞钱?唐大年会给她塞钱上学,这简直比铁树开花都不可能……她是考进来的,还不能考高分。

    至于上学的钱,是她跟唐大年借的,作为交换,她要以十倍的数额还给唐大年。

    所以,唐大年时不时就会问她要钱,要不到钱,她和安心素要面临的就是暴打。

    唐喵无意识看向窗外,杨树茂密的枝叶间,阳光斑驳明亮。

    生活,总应该是有希望的吧!

    下课铃声响起,大老王刚出教室,唐喵就被孙婷拽着往食堂奔。

    “快走快走,鸡翅鸡翅!”

    唐喵哭笑不得,被孙婷拽到食堂。

    这次总算是去的挺早,她们排队打饭,然后一起去找座位……就在她和孙婷端着餐盘找地方坐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江凛和同伴坐在靠墙的地方。

    江凛对面恰好还有位子。

    唐喵拉着孙婷毫不犹豫就坐了过去。

    “学长……好巧啊!”她笑嘻嘻坐下来,看了眼江凛,然后朝邢飞和向骄打招呼。

    孙婷满脸无语,邢飞和向骄看了眼头都没抬的江凛,随后朝唐喵和孙婷耸耸肩嬉笑:“学妹好。”

    唐喵也不在意江凛的冷漠,跟孙婷一起和邢飞向骄两个人聊起来,从食堂的黑暗料理吐槽到打菜的大妈遇到荤菜就不停抖动的手,嘻嘻哈哈,一边聊,视线时不时扫一眼江凛。

    然后她就发现,这人吃快餐米饭都能吃出西餐的感觉来,啧。

    感觉差不多了,唐喵笑嘻嘻问江凛:“学长,你要吃鸡翅吗?”

    她示意托盘上小盘子里还没动的可乐鸡翅:“我刚去抢到的,还没动呢。”

    江凛头都没抬,继续吃自己的饭。

    向骄连忙在旁边打圆场:“没事,他吃饭挑,事儿多,小学妹你自己吃,不用理他。”

    唐喵笑眯眯看了眼向骄,哦了声,然后就是将那盘鸡翅推过去笑嘻嘻。

    “学长,你们学习压力大,多吃点肉。”

    江凛依旧像是没听到,向骄看了眼眼巴巴的唐喵,然后就是呵呵笑:“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哈。”

    说完就是接过唐喵的鸡翅,迅速给江凛夹了一个放到他盘子里。

    “学霸,尝尝嘛,学妹的一片好意……”

    向骄满心慈祥暗暗祈祷江凛千万不要拒绝。

    这可不是鸡翅,是学妹的一片情窦初开啊……

    可下一瞬,江凛的动作猛地一停,不吃了!

    桌上的人都是一愣,紧接着就看到江凛神情淡漠端着托盘起身,冲向骄淡淡道:“我吃好了,先走一步。”

    说完便是径直转身离开,走到墙角垃圾桶那里,将剩下的饭菜连同鸡翅一起倒掉,头也不回离开。

    饭桌上登时一片尴尬。

    向骄连忙呵呵笑着打圆场:“哎呀,怪我怪我,我忘了他有洁癖了用我筷子给他夹,跟你没关系啊小学妹。”

    唐喵笑了笑,暗暗咬牙。

    江凛出了食堂后便是朝操场走去。

    正是午饭时间,操场上人不多,寥寥无几的几个男生在打球……他坐在远处的椅子上看着,面无表情。

    手机铃声响起,是季南,刚接通,季南那特有的骚气满满的嗓音就飘了出来。

    照例是一大堆关于他男神的彩虹屁。

    “……真的真的,你不知道,这次在墨尔本我见到真人了,超帅,我看一眼腿就软了……跟他吃了顿饭,都不知道吃的什么。”

    江凛有些无语,就在这时,季南的声音变得有些犹豫。

    “那个,阿凛,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那什么,你知道不是我问的……”

    江凛知道,一定是谢然让季南问他。

    “高考完吧。”他摸了摸兜里的烟,没有拿出来。

    季南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你为什么非要去高考,还要去那边规规矩矩上学,你到底怎么想的?”

    江氏的继承人、超级富二代、从小到大按照财阀继承人培养得完美无缺,等到成年就可以在江氏任职,然后一步步成为下一任财阀的人,忽然跑去上学,还老老实实要高考,任谁听到,都会觉得有些梦幻。

    江凛面无表情:“还有事吗?”

    “哎先别挂……那什么,谢然想让我带她去找你。”季南干咳一声。

    江凛冷冷道:“你不怕她在这边犯病,你就带她来。”

    季南顿时惊悚:“不不不,我才不会给自己挖坑,我要是带她出去她犯病了,谢家估计会把我剐了……”

    江凛:“知道就好。”

    挂了电话,他把手机塞进兜里又摸了摸烟,还是忍住了,可这时手机又响起。

    其余那几个狐朋狗友都在国外,这个点也只有季南了。

    “还有事?”他面无表情。

    对面陷入沉默,江凛看了眼屏幕,随即就要挂电话……仿佛猜到他要做什么,对面终于出声。

    “阿凛。”

    “什么事。”

    “下个月你妈生日,你……回来吗?”

    江凛淡淡道:“学习紧张,可能没时间。”

    这个理由荒谬到有些好笑,对面再度陷入沉默,顿了顿,传来一声叹息。

    “阿凛,不管你相不相信爸爸,这次的事,真的是个意外……”

    不等对方说完,江凛便是冷冷道:“我上课,挂了。”

    电话摁灭,他吸了口气,掏出烟来点上……

    几个老师从操场旁走过,恰好看到这一幕。

    “那是江凛?他在抽烟?”

    “哎,那啥,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吧。”

    “也是,要维持这么好的成绩,一定很辛苦,唉,算了,抽就抽吧,还是好学生。”

    “谁说不是呢。”

    话音落下,看到前边几个男生勾肩搭背走过去,刚刚说完话的老师顿时怒了。

    “杜方瑞,干嘛呢?还学会抽烟了兔崽子,上次考了几分你,还不滚去教室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