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 > 第1章 未婚夫被抢了(新文求收藏!)
    温乔茵望着门口那对狗男女,瘫着张如丧考妣的脸。

    华丽的宴厅门口,边诗卉挽着沈时安的手臂进场,身穿黑天绒长裙,气质清傲。沈时安在她旁边,一袭名贵手工剪裁晚礼服,优雅又迷人。

    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天造地设的一般,非常惹眼,非常登对。

    可……

    沈时安是温乔茵的未婚夫。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因此,目光都冲温乔茵这边聚了过来,带着幸灾乐祸跟讽刺。

    温乔茵面无表情,像是无所谓,不在乎。

    众人看不见想看的,觉得她肯定是装的,明明心里嫉妒得要死,却非要装出落落大方的样子……

    静待好戏的目光全刺在她脸上,他们就等着,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温乔茵慢条斯理喝了口红酒,表情还是他喵的不动分毫。

    怎么回事?

    平时最喜欢出风头的温乔茵今日怎么这般耐得住性子?这……不科学啊!

    忽然,温乔茵旁边的一个穿粉红礼服女孩崴了脚,手中的红酒不偏不倚全泼在温乔茵身上。

    她后退两步,身上的鹅黄长裙被晕染出一片狼狈,她皱着眉。

    好戏终于要来了!众人神情激动望着她。

    躲在暗处的记者们也已经准备好了摄像机。

    差点摔倒的粉红裙女孩露出一如想象中的惊恐表情,连连对温乔茵道歉,还从精致的小包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不好意思,温二小姐,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我,对不起……”

    温乔茵淡淡看了那张“加了料”的纸巾一眼,抬手阻止,“不用。”

    她记得,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她是边诗卉的人,故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好引她发难。

    前生,她就是因为看见那对狗男女一起出现,加上这个冒冒失失的女人泼了她酒,所以她很生气地骂了这个女人一顿。当然,结局就是让全场看了笑话,也让沈时安对她的厌恶更上一层楼。

    而且这个女人手里的纸巾是加了“料”的,一种致敏的药物成分,只要擦到皮肤上,不到五分钟就会发作荨麻疹,不止要她失态打人,还要她当众出丑。

    所以温乔茵说:“我有纸巾,你退开一点吧,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四两拨千斤的态度,让这个面露惊恐的女人一愣。

    这怎么跟她们预设的不一样啊?但下一秒,她就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殷勤地把纸巾擦拭上去,“对不起,温二小姐,还是我来帮你处理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千万不要跟我计较,不然我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好,我原谅你了。”温乔茵启唇,态度温软。

    “……”粉裙女人哑口无言又惊讶。

    怎么回事?这么爽快?这完全不按套路来啊?她觉得有点搞不定了,便冲远处的边诗卉递了一个眼色。

    边诗卉假装没有看到,神色温柔地跟沈时安说着话。

    倒是旁边闲得发慌的富太太小姐们,见没戏看了,便不出所料的大声议论起了温乔茵。

    “哎呀!那不是温家二小姐吗?天天打扮得跟鬼一样,一看见媒体就想出风头,天天对着媒体给沈时安说恶心话表白,真是一点都不害臊。”

    “乡下回来的野丫头,一朝飞上枝头,自然上不了台面的。”

    “就是!不过她怎么也来了?有慈善晚会的邀请卡吗?难道梅家连这种人都邀请?真是降低了整个晚会的格调!”

    “我看又是为了沈时安偷偷溜进来表白的吧。”

    周围一片毫不掩饰的嘲笑声。

    只要有温乔茵在,笑料就永远不会少。

    “她怎么在这里?”沈时安听到窃笑声,转头问边诗卉,脸色极其难看。就这种丢人现眼的毒瘤也想让他娶她?呵!做梦!

    边诗卉掩去眼底的得逞,轻柔地抚着他的手臂说:“大概表姐是为了见你才追来的吧。”

    沈时安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她也配!”

    “要不我过去看看吧。”边诗卉说着,松开沈时安的手,冲温乔茵走去。

    晚风吹起了她黑色的裙角,飘逸动人。

    边诗卉脖子上戴着一条耀眼的钻石项链,是沈时安送的,价值连城。

    为了让大家都看到这条项链,边诗卉特意绕远路,在宴会里走了一圈,好让全宴会的人都看到这条光彩夺目的项链,让所有人都知道,沈时安是如何把她捧在手心上的。

    慢慢走到温乔茵跟前,她像女王般停下。

    温乔茵上下看她一眼,就像是在打量,眼底的情绪不辩喜怒。

    不就是一条狗男人送的项链么?有什么好炫耀的?迟早都得翻了这条小船。

    “表姐,这是时安送我的项链,怎么样?”边诗卉得意的声音,只有温乔茵一个人能听见。

    温乔茵看了眼身上的紫红色酒渍,忽然就笑了起来,“这就是你的计谋?也不怎么样嘛。”

    边诗卉微愣,她怎么会知道?还有,她往日跟她说话都是低声下气的,怎么今天这么盛气凌人?

    她还记得两年前温乔茵刚被接到茴城来的样子,缠着两条麻花辫,皮肤很白,眼睛很大,可是看谁都很害怕,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边诗卉沉下脸来,实在想不出温乔茵怎么忽然就像变了个人。

    温乔茵晃了晃手里的红酒,微笑,“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想爬姐夫的床,我还能看不出来?说不定,你们两已经上了呢。”

    说着,戏谑的目光往边诗卉的肚子望去,边诗卉顿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弓了弓身子,阴冷冷道:“你看出来了又怎么样?时安哥这种豪门世家,怎么会娶你这种名声狼藉的恶心女人?”

    “我名声狼藉,还不是拜你们所赐?”

    “你没有本事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是没有自知之明,就算给你嫁入了顶级豪门又怎么样?你有脑子吗?你有气魄吗?你配得上时安哥吗?”边诗卉故意说话激怒她,最好是让她动手,好让时安哥看看,这个傻逼温乔茵是怎么打他心仪的女人的,还有,也让媒体们都来瞧瞧,这个名媛圈的毒瘤是个多么善妒残暴的女人!

    前生温乔茵确实没能避过这个圈套,还深陷进去,愤怒的打了边诗卉一顿,接着就被媒体拍了照片,放在杂志上添油加醋地描绘成一个有隐形暴力倾向的乡下名媛,上不了台面,丢了温家的体面,也丢了沈时安对她的最后一点印象。

    这一生,她不会在重蹈覆辙。

    唇角微微扬起,她不怒反笑,还刻意退开了一些距离。

    时间掐得刚刚好,她一退,一堆躲在暗处的媒体便冲了进来,对着两人一堆狂拍。

    媒体自然是喜欢写上流社会丑闻的,尤其是这个从乡下回来的温家二小姐。

    “诗卉小姐,看这边。”媒体对着美丽大方的边诗卉各种按镁光灯。

    边诗卉脸上的怒气顿时褪得干干净净,虽然没整到温乔茵心里有些不爽,但是身为名媛,她们不能在媒体面前丢了体面,大大方方摆出一个个优美的姿势,并问记者们:“这样可以吗?”

    是个脾气非常有素养的千金小姐呢!而且家里还很有钱!

    媒体顿时笑着说:“诗卉小姐长得真漂亮。”

    “谢谢。”边诗卉的手故意放在肩膀上,让人注意到她脖子上那条夺目的钻石项链。

    有眼光的记者已经认出来,这条项链正是月头沈时安从拍卖会拍下的收藏级钻石“极之光”。

    “是极之光!”有记者喊出了声音,接着拍照的声音明显频繁了起来。

    记者们一边惊叹一边拍照,原来沈时安跟边诗卉两人是绯闻是真的,而且现在未婚妻温乔茵就在现场,这真是绝妙的好题材!

    众人左右张望,温乔茵是名声狼藉的名媛,因此记者拍她根本不会等她摆好POSE,拍的照片越丑越吸引大众的眼球。

    好事的记者顿时发出灵魂拷问:“诗卉小姐,有传你上周跟富家少爷沈时安在游艇上过了一夜,第二天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吻别,这事是不是真的?”

    边诗卉撩撩头发,很是大方地说:“没有的事情,你们可不能乱说啊,而且,要是外面有人乱传的话,你们可千万要帮我解释一下呀。”

    “请问你脖子上戴的钻石项链是极之光吗?月头沈先生在拍卖会所拍到的那一条?”

    边诗卉笑道:“我生日嘛,他作为我的好朋友,借花献佛咯。”

    就算不能整到温乔茵,她也要出尽风头。反正她已经怀了沈时安的孩子,她是一定要嫁给他的!索性就趁这个机会让沈家人在电视里看到美艳大方的她吧。

    “哇!”众人发出惊叹声:“沈先生对诗卉小姐真是太大方了!”七百多万的钻石项链呢!

    “是呀,时安待人一直都很大方的。”旁边一直被当成小丑的温乔茵忽然开了口。

    边诗卉愣了一下,温乔茵的手已经勾到她手上,把她给紧紧揽住了,还用了一些力,让她挣不开。

    记者们手里的长枪短炮顿时聚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