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从属性加点开始的诸天 > 第九章 避无可避
    只是她的武功再厉害也没达到可以轻松击败云公子的地步,而且这位贵公子非常聪明的没有与她单挑,只是与手下一起将她拖住,林霄明显看到她脸上有些着急。

    作为杀手最擅长的还是偷袭,正面作战本是落了下乘,关键这还是在敌人地盘。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河帮众赶来,天香楼外已围了好几百人,林霄看这阴阳二煞脸上表情就知道他们可能想突围了,不留痕迹的离天香楼远一点,免得被波及。

    “轰!”

    隔着四栋楼都听到一声巨大声响,然后外面大喊声响成一片,林霄从离天香楼有四栋小楼外的小巷中伸出头,看到有三层的天香楼有一角被他们打塌倾斜下来,看起来很快就会倒塌。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从窗户中冲出,不知是谁喝了一声‘杀’,离得最近的十几个大河帮众齐齐举刀砍了过去,但那身影在空中灵活的转了两圈落下,身子一转一圈气浪炸开,周围一圈喽罗浑身一震,纷纷口吐鲜血飞了出去。

    正是那女杀手,轻松干掉周围小喽罗,虚手一抓卷起地上几把刀往破烂的天香楼内一扔大喊:

    “老阳分开逃,老地方见!”

    说完也不管正在楼内被围攻的拉二胡老公转身一跃十多米跳到边上二层小楼的二楼,但还没站稳,这小楼的二楼最边上房间中突然走出一个光头大汉哈哈大笑道:

    “大河帮苏有鱼在此等候多时了!”

    抬手就是一掌拍下,这位大河帮的高手早就等在了这里。

    阴煞临危不乱,素手一挥对掌,直接借力弹出,凭借精妙无比的轻功竟然在空中拐了个弯绕至小楼后边。

    但在此时二楼顶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啸,从屋顶跳出一个披着斗篷的大汉,手中还拿着一把已拉开弦的大弓往下一箭射出,正中措手不及的阴煞胸口,直接穿胸而过。

    阴煞发出一声惨叫坠下,下面早就等候一群急等立功的大河帮众挥刀等着她落下。

    然而高手哪怕受伤也不是小喽罗伤得了,一脚踢在墙面借力弹至小巷另一边另一小楼墙面一块突出的木桩头,再借力如电射向大街后面。

    然而此时大河帮高手云集,精英堂堂主苏有鱼,也就是二楼偷袭的那大汉从二楼前面冲到后面,一掌将二楼后面窗户打碎冲出追了过去,而楼顶那射箭大汉,也就是大河堂堂主庄鲸则是慢条斯理的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对准逃走的倩影缓缓拉弓,但没有射。

    直到苏有鱼如大鹏从二楼掠出追至一掌拍下,阴煞不得不转身迎战,就在此时庄鲸一箭射出,少女身子诡异的一扭避开,但恰好此时几个穿着黑衣的精英堂帮众冲了过来。

    能加入精英堂的基本上是优秀的天才精英,帮会大力培养个个实力不错,而且这三人配合还不错共同进退,趁少女连避两位堂主攻击力尽时杀出,顿时在她身上增添了三道刀口,最长的一道从她下腹划过,直接割开裙子露出光滑平坦的下三角,隐约能看到一小撮黑毛。

    少女尖叫一声猛的一转,一圈白尘飞出,三人怕有毒立即退开,苏有鱼从天而降一掌拍下,少女被迫挥掌还击,‘砰’的一声闷响她像是被打飞般弹出十几米,在半空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头撞在恰好从后面两栋房子之间冲出来的几个大河帮帮众之间。

    几个小喽罗见了大喜挥刀就砍,下一秒齐齐惨叫倒了一地,少女往前冲进两房之间,人刚走一支箭矢钉在原地深入地面近尺。

    “追,不能让她逃了。”

    但这位模样似少女的阴煞轻功实在是太好了,哪怕受伤也是强行从两位大河帮高手手中逃了出去,苏有鱼只能远远循着她的背影追杀,庄鲸则是在屋顶跳来跳去跟踪,很快来到了离战场几百米的地方,再往后远离大街全是低矮的居民区,到时候她往里面一钻随便找个屋子藏起来就难找了。

    但他们没有办法,这次他们来的急促并不是早就知道而围杀,仓促之下不但帮中高手没来齐,也没有调集更多手下,连在临水城内帮众都没来齐,对方轻功这么好,想追上太难了。

    就在这时,已逃至街区与居民区分界的一条大巷子处的阴煞恰好碰到一队从这经过的大河帮众,苏有鱼立即大喊:

    “挡住她!”

    一小队大河帮众立即拔刀围了上去,但三两下被她打翻,但就这一阻碍的功夫庄鲸第一个冲了过来,远远就是一箭射出并高声大喊:

    “老鱼!”

    刚刚冲来的苏有鱼会意,抬手就是一掌拍向少女,但在与她接掌之时突然功力一收化掌为爪一把抓住她的手死死抓住,少女一惊手腕一转迅速挣脱,但就这一瞬庄鲸早有蓄谋的一箭正中她右肩膀,她闷哼一声身子往后一歪,苏有鱼趁机扑上一连三掌拍中她胸口将她击飞,恰好,她身后是居民区的一条阴暗小巷,巷中藏着一个身影,抬头看到摔飞过来的身影,林霄暗骂道:

    “艹,躲在这也躲不过?”

    为了避免被高手余波波及,他特意退得远远的,但没想到避这么远也没能避开,竟然直接打到眼前了。

    少女被苏有鱼三掌击飞过来,半空中他还能看到少女一脸的柔弱加楚楚可怜,令他忍不住心生怜香惜玉的心思,而少女非常柔软好听的细语在他耳中响起:

    “这位公子,救救奴家,奴愿以身相许伺候公子。”

    语气中带着一丝魅惑,令人有种热血沸腾的冲动感觉,如果真是年轻小伙子可能直接就应下也说不定。

    林霄现在也是年轻小伙子,特别是少女裙子被打坏了不少,胸口裙子直接被苏有鱼三掌打碎,一团硕大圆润垂了出来更增几倍的诱惑。

    他脸上露出色魂相授的表情,目光频频在她身子特别是上半身扫描,一副神魂颠倒被说动的模样说道:

    “快跟我来,我知道城里有个地方安全。”

    说完拉着她的手往后面钻,一副这里我很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