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赏金猎手 > 第十二章 飞烟
    袁忘收了鱼竿,回头爬上礁石,在海内看热闹。打架很激烈,但大家都很绅士,从不对倒地的人补刀。倒地的人也从不躺在地上攻击别人。

    群架能看出很多套路,有力量耐揍型的,有阴险撩档型的,有技巧搏击型的,有战术抱团型的。要说最牛还是五壮汉的力量耐揍型,妹子打他两拳,他还能笑笑,回头一拳把妹子打趴下。

    战火焚烧,似乎群殴变成了一个节目。不少人退避战场,更多人被迫或者主动卷入战场。比如短发小帅哥赵雾。他原本观望退离,发现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宁舞被撞倒后连连尖叫,立刻去搀扶。然后开始了他的战斗。

    赵雾拳头有力,但不是非常有力。身体耐揍,又不是那么耐揍。吸引袁忘注意的是赵雾的闪躲和百变的下盘。在人群中带着宁舞潇洒而过。不过这是混战,闪过这一拳,避不过那一腿。于是他被卷了进去,最惨的是,赵雾根本不知道谁是友军,谁是敌军。

    每次先和人对眼,对一眼互相看看,然后再决定打不打。

    袁忘在旁边的看的兴起,顺手拿起礁石缝中的人类垃圾:一面破铁脸盆。站立在礁石上一手拿石头,一手砸脸盆为大家助阵:“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

    袁忘立刻吸引了大家注意,大家停手看袁忘,一时间气氛很尴尬。不过袁忘在十几米的海中礁石上,这奔跑过去需要不少时间。

    袁忘也很尴尬,自己没想做主角的,小心敲了下脸盆:“打?”

    于是继续开打,不过战斗也接近尾声,毕竟人的耐力是有限的。袁忘很乖的将脸盆放回石头缝,背对大家开始钓鱼。祸水东引的事可以干,但是不能引到自己头上。

    沙滩上的人开始慢动作,他们口中呐喊,看向袁忘那边。一条美人鱼潜水接近袁忘。美人头出水,慢慢的爬上礁石。大家心中暗暗叫好,就等妹子一脚把袁忘踹下去。

    妹子慢慢的从袁忘身后出水,站稳,准备伸腿时。袁忘突然回头,妹子伸腿要踹。袁忘下意识的双手一撑石头,打出了趟地剪刀脚。

    所谓趟地剪刀脚是右脚从右朝左的扫荡腿,左脚是从左到右的袭击头部的摆腿。

    一剪出去袁忘就知道糟糕,在尖锐不平又坚硬的石头上用剪刀脚,说不准会死人。袁忘双手一松,双脚收力,没有扫动姑娘的单腿下盘。

    再看妹子的一踹落空,加上袁忘的干扰,现场表演了一个一字马,一双大长腿横跨在两块礁石上。

    礁石不是地板,上面有各种贝类的壳,相当锋利。妹子双手恰巧在两块礁石形成的凹形上方,无处支撑,只能保持一字马。双方对眼数秒,袁忘伸手拉住妹子的手把妹子牵了起来。妹子戴的是皮质皮卡丘全包面具,不知道表情怎样,只见她一声不吭跳下海水,一步步的走上沙滩。

    赵雾在岸上看的清楚,心中惊疑:这家伙是不是只会杀人的招?奇怪,查了他的底细,当警员时候一只蚊子都没打死过。

    赵雾不知道的是,袁忘并没有因为救美女而高兴,反而情绪有些低落。很明显这次群架大家只是玩个热闹,通过切磋认识他人,或者让他人认识自己。

    自己趟地剪刀脚显得格格不入。

    ……

    因为这次群架,晚餐时大家一改下午小团队活动,互相拜访自我介绍。一些人拿下了面具和新认识的朋友们把酒言欢。

    袁忘仍旧很孤独,他已经习惯了孤独。一个人拿了自助餐的食物坐在角落细嚼慢咽。

    一位美女拿了餐盘坐在袁忘的对面:“你吃东西很特别。”

    袁忘看美女,三十不到的样子,没有面具。很漂亮……好吧,无法肯定,因为美女化妆了。但是身材不错,手指很长,很漂亮。

    袁忘在面具中习惯微笑:“我不是王老五。”

    美女:“我知道,认识一下,我叫柳飞烟。”

    袁忘回答:“我叫不抽烟。”

    柳飞烟笑:“哈哈,不喜欢女生?”

    袁忘回答:“我真的不是王老五,我发誓。”

    柳飞烟有些奇怪:“你是不是觉得每个人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

    袁忘回答:“或者是有原因。”

    柳飞烟想了一会:“那我还是说目的: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加入猎豹。”

    袁忘道:“你长话短说了,我更喜欢说来话长。”

    柳飞烟:“我欠猎豹一个很大的人情,如今猎豹落难,我想帮助刘文。”

    袁忘问:“为什么是我?”

    柳飞烟回答:“因为我拉不到别人。”

    哈哈!也许是实话,但是很伤人你知道吗?

    今天新人不少,除袁忘外新人们都很活跃。诸如挺出风头的赵雾正在和一对兄妹一边密聊。

    弱不经风的宁舞是好多团体注意的对象。因为她弱不经风却来参加大会,很可能是技术人才。宁舞口风没那么紧,很快就被大家套出了底细。一流骇客绝对是各小组,团队争夺的目标。

    猎人小组拥有一名顶级骇客,能让实力出现质的飞跃。一些猎人多少懂一些数据入侵手段,但是专业级别的骇客能创造出他们想象不到的奇迹。宁舞就是奇迹,她是今天自助晚餐的明星。

    相对技术人员,小组对非技术人员的要求是比较高的。柳飞烟这么直接坐下来拉袁忘入伙是一件很唐突的事。袁忘询问:“是我哪一点打动了你?”

    柳飞烟:“面具,面具很有型。”

    袁忘:“我能看下你手相吗?”

    柳飞烟疑问,还是将右手伸出去。袁忘看了一会,应该没有泡过海水。袁忘怀疑柳飞烟就是想偷袭自己的妹子,找机会报仇。即使不是偷袭自己的妹子,也可能是偷袭自己妹子的同伙。

    袁忘极难信任一个人,在卧底时他得到本杰明的信任,让他在出卖本杰明的时候,良心遭到来自自己的谴责。信任对袁忘来说是一件越来越昂贵的奢侈品。

    赵雾在和兄妹单独会谈,见柳飞烟主动接近袁忘心中着急。他有心拉袁忘入伙,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一些袁忘的底细,不会有他人去接触袁忘。

    柳飞烟道:“保底月薪三万元。但我保留炒掉你的权利。要求只有一个:不许向他人说明你加入猎豹的动机和原因。”柳飞烟看出和袁忘讨论信任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她转而讨论利益。

    袁忘讨价还价:“底薪三万,税后。分成部分我独得。”

    柳飞烟一口答应:“我喜欢口气大的人,就这么定了,别让我失望。走吧,我们去见见我们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