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73章:设计
    见花千语一脸期待,叶明哲接着说道:“今天晚上,凶徒极有可能会再次出手,到时候抓住凶手,一切就明朗了。”

    花千语闻言撇了撇嘴。

    众人驾车朝第一综合病院驶去。

    ...

    与越晓曼将自己经营得完美无缺不同,怨恨别萌萌的人可以说是,随便一抓就一大把。

    别萌萌可一点都不萌,她是一个典型的欺善怕恶势力女。

    喜欢她的男生,她看不上也会吊着人家。

    然后,想法设法的让对方给自己花钱。

    网购、快递、外卖...让她稍有不满就是投诉差评。

    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占便宜的机会。

    至于惹不起的人,她都是一副极尽讨好的样子。

    惹得起,又让她不爽的人呢...

    呵呵...

    有机会就整死你!

    这种脑残人士,被人怨恨简直是太正常了!

    暗地里说不得有多少人诅咒她死。

    就在前不久,这个别萌萌又干了一件特别奇葩的事情。

    她一边走路一边嗑瓜子,然后将瓜子壳扔了一路!

    一名校园保洁员便一直默默地跟在她后面清扫。

    别萌萌恶名在外,保洁员哪敢跟她正面冲突。

    别萌萌不仅不以为耻,还觉得自己特别的有面子,嗑得更起劲了!

    有路过的学生实在看不过去,就出言阻止她。

    没想到那人被别萌萌骂得狗血淋头,气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别萌萌还爆出“金句”!

    “她们这些垃.圾婆不就是靠垃.圾为生的吗?我要是不扔?她们哪来的工作?”

    “白拿工资不干活吗?”

    别萌萌像看垃.圾一样看了一眼身后的保洁员,语气倨傲,表情不屑:“美得你!”

    直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开始对着她拍摄,别萌萌这才骂骂咧咧的跑了。

    不过,还是有一小段视频被传上了校园网。

    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了。

    花千语自然是能找到这些东西。

    叶明哲一眼就认出了视频上的那个保洁员。

    刁芳!

    ‘人生可没有那么多巧合!’

    ‘将别萌萌放进圣水池是打算‘净化’她吗?’

    ...

    医务室。

    “阿姨,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不过以后要小心一点,摔一跤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的。”校医笑着对刁芳说道。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姑娘!”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刁芳的保洁车停在外面,她捋了捋衣物准备出去。

    一名年轻的警察正站在外面,是等着给刁芳做笔录的。

    ...

    “谢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警察说完便准备离开。

    “欸,警察同志,那个厕所里的人没有事吧?我看他流了好多血。”

    “恩,没事,就是脑袋破了,不过医院那边已经通知说没有大碍了。”

    年轻警察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不过依我看呐,多半是那小子自己不小心磕破的。”

    “阿姨你也知道的,现在的大学生呐,嗑药乱嗨的可不少,我一眼就看出那小子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

    “是吗?”

    “当然了!我们做警察的,看人很准的!”

    “哦...那你们还真是辛苦!”

    “都是职责所在,不辛苦,那阿姨我就走了啊!”

    ...

    待离开学院,年轻警察拿出了手机:“林队...已经办妥了...”

    “好!我这就通知花顾问!你去换下小刘他们,继续监视房傲珊。”

    “明白!”

    ...

    见警察已经离去,刁芳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那条手机短信。

    ‘娃子不能出事!’

    她咬了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

    车内。

    花千语看了一眼手机:“林队说他们已经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了。”

    “是你交代的事情!”叶明哲笑着纠正道。

    “是是是,我交代的,今晚会有效果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叶明哲平静地说道。

    冷凝月和赵百蓟耳鬓厮磨,在后面说着悄悄话。

    胖子在一旁选择了闭目养神。

    因为...满车都是成吨的狗粮!

    ...

    大家赶到第一综合病院,管滨海已经清醒的躺在病床上了。

    这是三人间病房,不过现在这里只有管滨海一个病人。

    还有一名护士。

    管滨海脑袋上包着纱布,不过丝毫不影响他撩护士。

    “姐姐!加个好友呗!你技术真好!等我好了,一定给你送面锦旗过来!”

    护士小姐姐有些害羞。

    “咳!咳!”

    花千语站在病房门口咳了几声。

    “花姐!胖子!你们都来啦!”

    管滨海一改之前的贱样,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护士小姐姐借机溜走了。

    “你这家伙!脑袋都被人开瓢了,还有心思在这里发骚!”胖子吐槽道。

    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病床上,整个病床顿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赵将买的水果等一些东西拿去放好。

    花千语和冷凝月也找了椅子坐下。

    叶明哲走到病床边,拍了拍管滨海的肩膀:“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现在脑袋还会有点晕!”

    管滨海看着他,双手抱拳:“听说是哲别你救了我,大恩不言谢,唯有...”

    他刚准备说以身相许,结果看了看花千语,又把话咽了回去。

    “额...”

    ‘好像自己擅长的东西此刻拿出来报答哲别,都会被花姐再次开飘吧...’

    管滨海一时语塞。

    叶明哲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玩笑道:“谢个毛呢,大家都是兄弟!你以后少出去浪,少作点死,就算是报答我了。”

    “嘿嘿嘿...”

    “对了,看到袭击你的人的样子了吗?”叶明哲接着问道。

    “没有...当时我正在拉...大方便...门都是锁着的,突然我闻到了一股怪味,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要不是警察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又是麻醉剂吗...’

    见叶明哲若有所思,管滨海小心地问道:“槽!这不会跟之前,学校的那些杀人案有关吧?有人要杀我?”

    叶明哲轻轻地按了一下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别担心,我已经知道袭击你的人是谁了。”

    “不过,我还是需要阿海你仔细想想,最近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又或者是跟谁发生过冲突?”

    “我怎么可能得罪人啊,你们也知道的,我就是咸鱼一条,还是脾气超好的那种,而且我自问最近没有得罪过谁,更没有跟谁起过冲突。”

    “你再好好想想!”

    “我真的没...”

    管滨海双手瘫在床上,表示着自己的无辜。

    突然!他脸色一变,口中喃喃自语:

    “等等...难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