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74章:是她吗?
    “谁?”

    “额...”

    管滨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就是上个月刚开学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同乡会,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地方考进修罗大学的,便一起聚了聚。”

    “当时我在聚会上跟一个妹子聊得还不错,后来玩得比较嗨,大家又都喝了不少酒,然后就跟那个妹子稀里糊涂地过了一夜。”

    管滨海神色有些尴尬。

    事到如今,他也不敢再隐瞒什么。

    “那晚上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只是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睡在一起,然后她就要求我做他的男朋友,还要带我去见她老妈。”

    管滨海也有些无语:“这都什么时代了?而且我跟她一点都不熟,不过是稀里糊涂过了一夜,她就要带我去见她老妈,正常人都受不了吧。”

    胖子偷笑。

    冷凝月和赵百蓟都面无表情。

    花千语神情鄙视。

    叶明哲若有所思:“你接着说。”

    “后来这妹子就缠上我了,疯狂地发短信,打电话,还跟踪我,说什么我背叛了她,玩弄她的感情,我靠,我冤枉啊!”

    管滨海一脸苦逼。

    “大家一起出来玩,早就知道会喝酒,那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不都心里有数吗?”

    “这妹子如此胡搅蛮缠,根本就是坏了规矩。”

    “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警告她说,要是她再来烦我,我就把她那晚和我过夜的照片还有视频发出去。”

    管滨海一说到这,众人的目光看他都有些不一样了。

    “欸欸欸!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我那是唬她的!”

    “那晚上我自己都醉得不省人事,怎么可能还录像拍照什么的,我可从来没这么干过啊!”管滨海赶紧解释道。

    “后来她就没继续缠着你了?”叶明哲问道。

    “恩,这招还挺管用的,这之后她就没有再对我胡搅蛮缠了。”

    “不过,偶尔我会发现她偷偷地跟踪我,不过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也就懒得理会她了。”

    “就只有这件事吗?还有没有其他的?你可别隐瞒我们,这可是关乎你性命的大事!”

    “哲别,你相信我,真的就只有这件事了。”

    “而且,在圈子里玩,大家都是遵守规则的,像她那样胡搅蛮缠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妹子真的是个奇葩。”

    “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应小蝶。”

    叶明哲看了一眼花千语,后者给了他一个明白的眼神。

    “你这家伙,还是安安心心找个女朋友吧。”

    叶明哲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嘿嘿嘿...”

    管滨海装傻充愣,跟胖子侃了起来。

    “已经跟林队长说了,档案处的资料也在整理中。”花千语走过来对叶明哲说道。

    “好!一切按计划行事!就看凶手上不上钩了!”

    ...

    这几天为了管滨海的安全,大家都不准备回学校上课了。

    全部统一请假,因为有花千语和警察署的关系,学院都允许了。

    此刻,叶明哲正在浏览应小蝶的资料。

    应小蝶,修罗大学航空学院大一新生。

    从照片上看,是个挺乖巧的小姑娘。

    父母已经离婚,她跟着母亲生活。

    母亲是修罗大学的老师。

    家里本来还有一个姐姐,不过一年前自杀了。

    资料上显示是因为患有抑郁症。

    ‘单亲家庭,还有一个因为抑郁症自杀的姐姐...’

    ‘应小蝶已经一周没来学校了?经过查证,是正常请的病假。’

    ‘在这个敏感时期请假,难道是跟荣涵菡一样,特意为了不在场证明吗?’

    ‘她多半也参与了这个交换杀人计划...就目前来看,如果管滨海死亡,她应该就是下一个凶手!’

    ...

    叶明哲将分析的线索告诉花千语,然后再由花千语来提供给警察署。

    一切已经就绪!

    ...

    十月的夜,已经变得寒冷异常。

    第一综合病院的住院大楼冷冷清清,只有寥寥几名值班的护士。

    还有几名护工人员。

    “叮!”

    电梯门打开。

    一辆打扫卫生的清洁车缓缓地驶出。

    推着清洁车的保洁员戴着帽子和口罩。

    这在医院倒也是寻常的打扮。

    可能是因为润滑不足的缘故,清洁车的轮子有些呲,不停地发出“咯吱”“咯吱”“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名保洁员依次将放在病房门口的垃圾袋收进车里,一看就十分熟练。

    长长的走廊就只有她一人。

    很快,她来到了管滨海的病房外。

    垃圾袋半散着,应该是系口没有拧紧的缘故。

    两个饮料瓶掉了出来,其中一个瓶子刚好落在病房门框那里。

    病房门自然是没有关上。

    此刻,房门正虚掩着,露出一条缝。

    她弯腰收拾垃圾,捡起瓶子,假装无意地推开了房门。

    跟她“咯吱”“咯吱”的清洁车不同,房门的润滑很好,所以推开门也没有多大的声音。

    她抬头看向里面。

    三人间,却只有最里面的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白色被褥下的身体正缓缓地上下起伏,显得很有节奏,还伴随着轻轻的鼾声。

    很明显,病人睡着了。

    每个病床的床尾都正对着一个大柜子,这是给病人还有病人家属存放东西的地方。

    一人一柜,请对号使用。

    她朝最里面的床位走了过去,脚步很轻。

    病人是背对着她卧着的,所以她看不清床上人的模样。

    不过她并不担心。

    因为,床头的墙壁上贴着病人和负责他的医生、护士的名字。

    虽然她做了大半辈子保洁员,但却是识字的。

    修罗市的教育普及可是很高的。

    她瞅了瞅墙上的那张纸,上面有她最想看到的三个字。

    管滨海!

    ‘自己没有找错!’

    她心里一喜!

    要不是上午被那个小子给突然破坏,她早就已经‘完成’任务了,也不用现在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

    自己痛恨的人已经死了!

    虽然那是一场意外,她自己也根本没有想到会成真!

    但是,自己必须履行承诺。

    不可能违反的!

    她的脑海中又想起了那条手机短信。

    ‘必须按照要求杀了他!不然...’

    她把心一横,从兜里摸出了一把放血刃。

    这玩意当然不是她的,但她必须得使用它。

    要遵守游戏规则,听从安排!

    她拿着放血刃,手高高地举起,寒光一闪,就准备猛得刺下去!

    “啪~”

    房间突然大亮!

    柜子里快速地冲出几个人来,一瞬间便将她制伏!

    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