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82章:致命跌倒!
    看到牧童童,叶明哲苦笑道:“童童,哥哥不是嘱咐过你们要温柔一点的吗?怎么才五分钟就吓晕了一个。”

    “哥哥,都是那个家伙不好,他想用臭脚踢我呢。”

    牧童童拉着叶明哲的手臂撒娇道,一脸的委屈。

    “噢,这样啊,那确实是他不好,童童真乖!”

    见叶明哲没有责怪她,牧童童很是高兴。

    “哥哥,那我继续去玩了噢?”

    “去吧!去吧!玩开心一点!”

    牧童童直接原地消失了!

    “这丫头...”

    叶明哲看着房间里剩下的几辆推车:‘会不会不够啊...’

    医务室内。

    晕过去的玩家在王医生简单的急救措施下很快就苏醒过来。

    “有鬼啊!”他大叫起来。

    “别叫了!你这不没事嘛。”

    王医生皱了皱眉,他是急诊科医生,可不是精神病医生。

    这名男子叫了一声之后便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鬼屋了,这是外边的医务室。

    “欸?我没事了?是你们救了我吗?”

    “你说呢?”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那里面太恐怖了!真的有鬼啊!”

    男子一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红衣厉鬼啊...’

    医务室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在往里瞅了,刚才三人用手术推车从鬼屋里运了一个人出来可是被好多人都看见了。

    这个进去才五分钟就被吓晕过去的家伙,让这些还没有进去的玩家们对里面更加好奇了。

    “鬼屋有鬼不是很正常的嘛。”王医生觉得这家伙有些莫名其妙。

    显然两人的理解不一样。

    男子显然也发现自己似乎快要被围观了。

    他从推车上下来,伸了个懒腰,竟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头居然好了不少。

    ‘我靠?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这‘人逢鬼事’也精神爽了?’

    ‘被吓一手,精神抖擞!这官网的广告还真没骗人!’

    男子又感谢了一下医务人员,然后走了出去。

    医务室外,一群人的目光望向他。

    “看什么看?你们一会进去估计得尿裤子!”

    紧接着,男子拿出手机,之前预购了门票他还没评价呢。

    “硬核鬼屋!可玩性超高!吓了我一身汗出来!五星好评!”

    然后,他走进了旁边的超市。

    饿了!

    男子的退出,让鬼校空出一个位置,一名玩家立刻补充了进去。

    因为使用的是电子记号,所以等待的玩家们可以到处逛逛,反正到时候勇者腕带会通知的。

    ...

    鬼校内。

    从隧道侧门下去的玩家一共有九人,其中有位名叫刘一手的中年大叔。

    他是开饭店的,今年的生意不太好做,导致刘一手心里有点郁结,所以来鬼屋发泄发泄。

    九人互相介绍之后,刘一手因为是生意场上的老手,特别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再加上他的面相给人比较稳重的感觉,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这一行人的头。

    隧道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房间。

    房内的四个角落,还有正中间,每个位置都有一座烛台。

    白色的蜡烛上头,是水滴般的火光。

    五根正在燃烧的白蜡烛,就是整个房间的光源。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随着九人的进入,烛火顿时剧烈地晃动,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快把门关上!”刘一手喊了一句。

    “砰!”

    最近的一人将木门关闭,烛火立刻恢复了平静。

    几人正在打量着房间。

    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赤红之中。

    地面、墙壁、天花板、门,全都是红色的。

    与其说是红砖砌成的,倒不如说是红土更贴切。

    至少刘一手在摸了摸墙皮之后是这样认为的。

    红色的地下封闭空间,让几人心里开始产生压抑和烦躁的情绪。

    房间的另一边又有一扇门。

    刘一手将门拉开一条缝,门外是一条向上的阶梯。

    “从这里应该就能出去了,也不知道通往哪里,你们怎么看?”刘一手对其他人说道。

    “直接上去呗,这里又没有什么可玩的。”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上去呗,这里也就摆了几根蜡烛搞搞气氛,要是上面还是差不多,我对这个鬼屋就有点失望了。”

    “走起!”

    “那我们上去吧。”

    刘一手将木门打开到刚好能过去的程度,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剩下的八人也跟着走上了石阶。

    身后的门木慢慢地关闭,周围的光线一下暗了下来。

    不过,石阶上方的亮光似乎在为他们指引前进的方向。

    房间内。

    烛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绿色,居中的烛台上方,似乎有一张人脸。

    若隐若现...

    每个人都有些小怪癖或者习惯性动作。

    这很寻常。

    作为九人之中唯一的女性,张小娴算是同龄女孩中胆子较大的那一类了。

    她有一个习惯,上下楼都喜欢扶着墙走。

    对,不是扶着护梯,而是扶着墙。

    此时张小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扶着墙壁让她心里充满了安全与踏实的感觉。

    石阶并不宽敞,两个人并排行走都显得有些拥挤,所以大家排成了一列。

    石阶两边是坚实的墙壁,上方也是。

    所以这里绝对是地下。

    不过,大家并不需要躬身驼背的行走。

    她在心里粗略的想象了一下,这处石阶空间应该是类似排箫的形状。

    张小娴是从事设计工作的,对空间形状比较敏感。

    石壁很光滑,摸起来冰凉冰凉的,让她感觉还不错。

    张小娴身体的整个重心都通过手掌压在石壁上。

    ‘真期待上去能看见什么呢?’她在心里想着。

    就在此时!

    她刚才还撑着石壁的手掌却突然摸了个空!

    状况来得太快,张小娴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一个趔趄,侧身倒向了摸空的石壁处。

    就像是融入了石壁一样,她摔了进去。

    未知的黑暗空间,张小娴坐在地上。

    这里实在是太黑了!

    她连自己放在鼻尖的手指都看不见!

    ‘稳住!别慌!’

    她并没有摔疼,掉下来的地方感觉并不深,而且身下还是软软的。

    就像是摔在游乐场的垫子上差不多。

    ‘看来这里的安全措施还做得不错!’

    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鬼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害怕是有一点,但更多的却是好奇和兴奋。

    张小娴站起身,摸出手机,打开了照明功能。

    ‘看来这座鬼屋允许玩家带手机是有预谋的。’

    当光线照向前方...

    她...

    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