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92章:残暴的假人
    “村长这个狡猾的老家伙!他居然告诉那几人,说我还没有苏醒!”

    “我早就醒了啊!”

    “我想求救!但是我根本就动不了!”

    “那些人在听了村长一大堆谎话之后就离开了。”

    “我绝望了!”

    “我就这么睡了过去...”

    “直到我被一阵剜心的疼痛弄醒!”

    “我居然能睁开眼了!”

    “可当我一睁开眼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前一夜的那只大老鼠怪!”

    “它跟我说话,我认得它的声音!”

    “这老鼠怪居然就是村长!”

    说到这,禄兴予低下了头,显得很是痛苦。

    杠上花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听了这个故事,他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倒是可以理解。’

    “别担心!你能将它说出来,这就证明你已经比以前强大了!战胜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勇敢的面对它!”杠上花劝慰道。

    “谢谢你!姐!”禄兴予很是感激地看着她。

    “后来呢?”杠上花接着问道。

    “后来...后来我被一个男人救了,然后在他的帮助下逃了出去。”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相信姐!你肯定能战胜它的。”

    杠上花站起身,活动了几下筋骨,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鬼屋里听人讲“鬼故事”。

    ‘不过倒是蛮有意思的!’

    杠上花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焕然大悟:“噢!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屋了!”

    “这里也是村落的场景,你想对自己进行情景治疗!我猜得对吧!”

    “姐真是聪明!”

    “相逢既是有缘!既然我们这么有缘,那姐就带你在村子里逛逛,帮你治病。”

    现在的杠上花哪还有之前‘我也怕怕’的样子,已然一副女强人姿态。

    感情像弹簧,他弱你就强!

    两人起身离开了院子,开始在村子里瞎逛起来。

    依旧没有看到其他的玩家。

    这正合杠上花的意!

    ‘村子挺大的,30个人分散开来一时看不见人也正常。’

    ‘这些白痴,我眼不见,心不烦。’

    又搜寻了几个院子,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杠上花的心里有些疑惑起来。

    “这鬼屋也太敷衍了吧!一点恐怖元素都没有,就地方比较大而已,连个演员都没吗?”

    杠上花双手叉腰,显得十分不满。

    ‘这样我要怎么替小兴治疗,然后趁机‘安慰’他呢。’

    两人继续在村子里闲逛。

    夜色下的上槐村安静祥和,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

    两人甚至还发现了一座类似宾馆的建筑。

    真正的宾馆,毫无恐怖元素,物品一应俱全。

    “欸?!那边有个卫生所呢!”杠上花语带兴奋,指着前面对禄兴予说道:“走!进去看看去!”

    “哐当!”

    杠上花大力地将门推开。

    ‘哼!要是门后有东西想吓我,现在肯定被撞得鼻青脸肿,事后我也可以借口说不是故意的。’

    不过她猜错了,门口什么都没有。

    里面灯光明亮。

    一张深褐色的双柜老式大木桌,桌面上盖着一块大大的透明玻璃。

    玻璃下面压着一些东西。

    有完全认不出写些什么的处方签,有泛黄的老照片,还有一些邮票等小玩意。

    木桌后面是一排玻璃药柜,里面还放着不少瓶瓶罐罐。

    杠上花啧啧道:“弄得还挺有模有样的!”

    药柜旁边是一条通往里间的过道,被一块浅蓝色的布帘挡住了。

    杠上花掀开帘子,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里间的面积还挺大,里面有七张金属病床。

    只见病床上全部盖着白色的被单,被单下鼓鼓囊囊的,印出一个人形轮廓。

    ‘呵!终于有点意思了吗?’杠上花一脸不屑。

    “姐...”禄兴予脸色有些难看,他喊了杠上花一声。

    “别怕!有姐在!”

    杠上花大步走向最近的一张床。

    她一把将被单掀开,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

    充气的那种。

    “我去!这鬼屋老板能走点心吗?就这破玩意...能吓着人?”

    杠上花本来还有一丝的紧张,不过在看到充气假人之后,那一丝情绪直接便烟消云散了。

    “我还以为会被吓一大跳呢。”禄兴予拍了拍强壮的胸膛,一脸轻松的笑道。

    “唰!”

    “唰!”

    “唰!”

    杠上花紧接着又掀开了几床,下面无一例外,全都是充气假人。

    假人样貌丑陋,五官就跟纸扎人差不多,而且质量低劣,做工粗糙,也不知道鬼屋老板是在哪里淘来的。

    ‘跟自己家里的差远了!’

    杠上花只是轻轻地一用力,她手里的假人便直接瘪了下去。

    ‘渣渣!’

    ‘这玩意不会是鬼屋老板搞来的二手甚至是N手旧货吧...’

    一想到这,杠上花赶紧将手中还在漏气的假人扔了出去。

    ‘脏!恶心!’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泡开始不停地闪烁,整个里间一刹那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姐!”禄兴予惊恐的声音响起。

    “别怕!这多半就是鬼屋的吓人把戏,要不就是线路老化,接触不良。”

    通过闪烁不定的灯光,杠上花锁定了禄兴予的位置。

    “别怕!到姐这来!姐保护你!”杠上花对禄兴予喊道。

    她看到禄兴予走了过来。

    “姐!小心!”禄兴予大喊一声。

    本来还是稳步走来的禄兴予,瞬间加速冲了过来,飞扑向她的身后。

    杠上花疑惑的转身。

    在闪烁的灯光下,她看到了及其诡异的一幕。

    几个假人,正手持刀具,朝她蹒跚地走来!

    ‘这些假人...居然会自己动?’

    禄兴予正是扑倒了距离她最近的那个漏气的假人。

    这漏气假人干瘪的手上正握着一把手术刀!

    杠上花一时有些懵了,她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就这么愣在那里。

    “姐!快跑!这家伙力气好大!我就快压制不住它了!”和漏气假人扭打在一起的禄兴予大喊道。

    ‘这假人...力气大?’

    杠上花思维有点混乱了。

    “啊——”

    禄兴予的惨叫声从她身下传来。

    那假人!

    居然把手术刀扎在了禄兴予的心口!

    禄兴予的胸口顿时血淋淋的一片!

    杠上花闻到了血腥味!

    ‘这不是假的!’

    ‘充气假人杀人了!’

    “姐!你快走啊!”

    又一个假人快走到了杠上花的身前,躺在地上的禄兴予一把抓住它的腿,将它拖住!

    “噗!”

    被阻挡的假人将手中的刀捅进了禄兴予的后背!

    “啊!”

    禄兴予再次惨叫!

    “姐!快走!我快拖不住它们了!”

    杠上花终于回过神来,认清了现实。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禄兴予,神情挣扎。

    “姐!别管我!你快走!我不行了...”

    剩余的假人渐渐逼近,杠上花拔腿开溜。

    不过,她留下了一句话。

    “小兴!虽然你得不到姐的人了,但我的心——永远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