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97章:悲哀的名字
    拿起报告单之后,叶明哲将注意力集中在上面。

    随即,眼睛里出现了一些特别的信息。

    【追溯】:一叠早已废弃的报告单,诉说着令人悲伤的往事。

    “哐当!”

    就在叶明哲继续查看报告单的时候,右边的走廊传来类似金属盆落地的声音。

    ‘这医院还有人?!’

    叶明哲将报告单塞进衣服兜里,朝声源处悄声走去。

    是第二个房间里发出来的声音。

    那金属盆的声音晃晃荡荡的响了好一会,才再次回归平静。

    房门半掩着,门牌上面写着102。

    这是一间普通病房。

    叶明哲朝走廊深处看了一眼,过道上全是各种杂物,还有一辆已经缺了轮子的急救推车。

    他推门进了病房。

    医院里常见的三人间,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

    靠里的两个病床虽然布满了灰尘,但床上用品倒是收拾得很整齐。

    而最外面这个病床,则是有些奇怪,

    被子是朝门口方向呈半掀开的状态,就好像住在这张病床的人刚下床离开了一样。

    床头柜前面的地上,一个金属盆正倒扣着盖在地上。

    ‘这盆子刚才掉下来了?’

    他捡起盆子仔细地瞧了瞧。

    【追溯】:与同时期的产品相比,它的质量,你值得拥有!

    ‘我去!这眼睛也太牛逼了吧...’

    见没什么特别的,叶明哲便将它放在了柜子上。

    也不知道是脸盆还是尿盆。

    总不会是屎盆吧...

    叶明哲看向病房最里面,窗口是紧闭的,玻璃也没有破损。

    他走上前,伸手摸向病床上的被子,仔细感受。

    全是灰尘,冷冰冰的,被子都有些发硬了。

    【追溯】:医院常见的被子,早已失去舒适度。

    枕头中间有个深深的凹陷,里面的填充物早已失去了弹性。

    上面还有一些污渍。

    ‘应该很久没住人了。’

    ‘这是102病房,不知道是不是任务中提到的那个病房,先找找有什么线索没。’

    他肆无忌惮地在病房里搜索起来。

    戴上龟息口罩的叶明哲对气味尤其敏感。

    如今,他又有了追溯之眼这样的底牌。

    再加上长期与执念相处。

    叶明哲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名字...名字...名字...在哪呢...’

    突然!

    走廊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叶明哲直接钻到最外面那张病床的下面藏了起来。

    这里最不容易被走廊外的家伙发现。

    很快,一双脚...出现在病房门口。

    很普通的粗布长裤,看上去有些单薄,脚上的旅游鞋款式早已过时,都已经是补丁接补丁了。

    ‘经济状况有点不好呢。’

    周围的温度没有降低,也没出现什么奇怪的味道,心口也没有传来疼痛。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叶明哲会把它当作活人。

    ‘试一试那个自知之明看看...’

    ‘这效果要怎么开启啊?’

    那双腿并没有在门口停留,直接走向了叶明哲藏身这张病床的柜子处。

    “乓!”

    它将什么东西放在了柜子上。

    “快吃吧,这是我刚在垃圾站捡到的,放心,干净着呢,那人刚一丢下我就捡过来了。”

    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他在跟谁说话?’

    就在叶明哲疑惑的时候,头顶上的床铺突然向下凹陷了一些,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这东西闻起来好酸,我不想吃,我想吃点辣的东西。”

    女人的声音有点虚弱,语气中夹杂着恳求。

    ‘尼玛!这女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叶明哲闻言大吃一惊!

    男人的语气变得有些愠怒:“有得吃就不错了!还一天挑来挑去的!都说酸儿辣女!酸儿辣女!你他吗的只能给我吃酸的!知道不?不然老子打死你!”

    “你个赔钱货!你自己说花了老子多少冤枉钱了?你他吗的怎么这么不争气,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老子怀赔钱货!”

    “你这个大赔钱货还不够?还想给老子整一个小赔钱货?老子给你说!做梦!”

    “这胎要是你还跟我怀不上儿子,你就滚蛋!”

    男子越说越激动,后面直接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女人、医生、神婆、旺仔...能骂的他都骂了一遍。

    “而女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不过叶明哲能够感觉到...她很伤心...她在哭...”

    就在这个女人突兀出现的一瞬间,叶明哲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凉意。

    ‘这个女人...危险!’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一开始就在床上,只是自己看不见。

    一想到刚才自己在病房内搜索,而一个女人正坐在床上盯着自己,叶明哲就头皮发麻。

    ‘这眼睛的主动效果,怎么开启啊...’

    男人还在谩骂,女人默不作声,叶明哲只得继续藏在床下。

    突然!

    他发现床下的木板上有字!

    像是碳素笔写上去的。

    ‘贺招弟、贺来弟、贺盼弟、贺求弟。’

    ‘这什么意思?谁的名字?’

    叶明哲想起之前男人的话。

    ‘这不会是之前...’

    他的心情有些低落:‘不被承认的她们...呵呵...这些名字...’

    ‘这是我要找的东西吗?但并不是血色的...’

    男子似乎骂累了:“我去拿报告单,这次我可是把全部身家都豁出去了,要是你还不争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男子气冲冲地离开了病房。

    很快,走廊外再也没有声音,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下怎么办?难道我要在床底下待一晚上?’

    叶明哲一筹莫展。

    “床下的姑娘,我老公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妇人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槽!她果然之前就在这里!’

    既然早已被发现,继续藏在床下也没有意义。

    叶明哲从床下钻了出来。

    他全身紧绷,随时准备发动命运卡牌!

    两人互相打量着。

    ‘发动真视!真视!’

    ‘发动自知之明!自知之明!’

    叶明哲也不知道怎么使用眼睛的主动效果,只能在脑海里瞎喊。

    突然!

    叶明哲看见女子身体的边缘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红线。

    ‘我去!描边外挂?!’

    ‘不对呀?刚才我明明感觉到了她的危险,怎么这红线颜色这么淡?都快看不出是红色了。’

    叶明哲百思不得其解。

    女子在病床上半躺着。

    她瘦弱、苍老,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全身上下除了肚子圆鼓鼓的,瘦得就快皮包骨头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叶明哲简直难以相信!

    ‘这孕妇...也太惨了点吧...’

    “姑娘你快走吧!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偷的!看你这么年轻,好好找份工作,踏踏实实生活吧。”孕妇有些虚弱地说道。

    ‘感情她是把我当小偷了?不过姑娘是个什么鬼?我是纯爷们好不!’

    显然,叶明哲似乎忘记了他现在的装扮。

    不过女子的一句姑娘,直接引爆了直播间!

    “卧槽!主播居然是个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