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00章:它知道黑色手机是什么!
    废纸篓里有不少碎纸屑。

    叶明哲抓了一把起来,仔细地辨认。

    眼睛又开始发挥了它的能力。

    【追溯】:被粉碎的档案记录,上面记载着27次分娩手术的医疗事故。

    ‘27次分娩事故?’

    叶明哲看着手里的碎屑有些出神。

    以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来说,分娩手术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难度。

    ‘之前在网上搜索到的消息,其中就提到了这里频繁的手术事故。’

    ‘直播任务里也有一个关于这件事情的。’

    ‘所有的异常似乎都是从院长失踪开始的...’

    叶明哲将手里的碎纸屑又放回了废纸篓里。

    要不是追溯之眼,他根本无法从中得知这些消息。

    至少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这家医院实在太诡异了!’

    ‘不仅一进门就遇见执念,还有刚才一群婴儿的啼哭声和走廊的脚步声。’

    ‘...’

    经过了最初的兴奋,叶明哲再次回归冷静。

    ‘黑色手机没有任何关于慕学姐的提示,只是让我找到她。’

    ‘看来,我可能要将整个医院搜个遍。’

    ‘医院这么大,得抓紧时间了。’

    发现外面没有异常之后,叶明哲离开了这里。

    他开始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查看。

    只要能藏人的地方,叶明哲都搜寻了一遍。

    至于其余的,他只能粗略的扫一下。

    没过多久,叶明哲走向这栋大楼的顶层。

    刚踏过最后一级台阶,所处的位置便是长廊右边的尽头。

    旁边是一部早已经停用的电梯。

    叶明哲朝另一边走去,跟楼下平均不到两米间隔一个房间不同。

    他发现,走廊左边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房间,间隔差不多得有十米。

    右边同样如此。

    走廊也宽了许多。

    叶明哲朝左侧最近的房间走去。

    他走进细看才发现,这里居然安装的是电子防盗门。

    门上有一块斑驳的金属牌,不过还能辨清字迹。

    育婴室。

    门框倒是设计得很人性化,推拉皆可。

    叶明哲推开早已经沦为装饰品的电子门,走了进去。

    有许多像是实验台的桌子整整齐齐的排成几列。

    大部分桌子上都放着一个透明的保温箱。

    他粗略一数,有二十几个。

    密密麻麻的线路顺着桌子腿,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地下。

    ‘难怪房间这么大,却只有一扇门。’

    叶明哲走到一张桌子前。

    它上面的保温箱已经掉在了地上,透明的壳子已经被摔碎了。

    一些细碎的零件四处散落着。

    这东西只是看起来像桌子而已,它其实是一架小推车。

    面上有五个凹槽,四角分别一个,正中间还有一个。

    是用来固定保温箱的。

    ‘这东西倒是挺稀奇的!’

    育婴室最里边有三个超大的箱子,看造型也是保温箱,应该属于“豪宅版”。

    叶明哲并没有在育婴室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欸,开启【真视】看看能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不。’

    他突然心血来潮想了这么一出。

    随后,叶明哲瞳孔放大,头皮发麻,后背一凉...

    他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整个育婴室内,密密麻麻的有不下几十个婴灵,正在房间内的各处...盯着他!

    最近的三个婴灵距离叶明哲只有不到半米。

    三个小家伙正齐整整的趴在保温箱上,六个黑洞洞的眼眶望着他。

    ‘我曰...’

    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了!

    ‘保持真视状态!’

    ‘开启自知之明!’

    叶明哲在脑海中默念着。

    婴灵的周身什么都没有出现。

    叶明哲见状一愣:‘友好型?’

    婴灵虽然数量众多。

    但是,好像毫无危险呢。

    而且,这些小家伙似乎还没发现叶明哲已经能看见它们了。

    叶明哲回想起之前突然不见的渣男大叔。

    ‘弱小的执念都具备隐匿的能力,看来最早应该选择真视眼镜啊,不过还好,现在有追溯之眼了。’

    叶明哲回想着自己刚才的东躲西藏:‘我他喵的好像一个傻.逼...’

    他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在房间里搜寻,暗地里偷偷地观察起这些婴灵来。

    全都是一些只有成年老鼠般大小的婴灵。

    有一些体型还要大一些,身体已经成型,五官分明。

    部分婴灵的身体似乎有些畸形。

    少数婴灵则是非常的小,跟小老鼠差不多大,依稀能够辨别出手脚,但是五官没有发育完全。

    跟之前他在102病房遇到的血淋淋的家伙不一样。

    这些婴灵像是虚幻的阴影。

    特别是那双眼睛,几乎占了整张脸的三分之一,完全就是两个大大的黑窟窿,看不到一丝光明。

    除了少数偏大的婴灵有些许的头发,其余全是光头。

    保温箱上、小推车上、地上...

    到处都是!

    它们好奇地盯着叶明哲,仗着自己有隐匿的能力,渐渐地向他靠近。

    就像是发现了稀奇玩具的好奇鬼一样。

    叶明哲假装继续搜索,貌似无意的将手伸向某一只婴灵。

    就在他的手距离婴灵不足一公分时,小家伙敏捷地跑开了。

    叶明哲心里一笑:‘还挺淘气的!’

    ‘对了!试试!’

    他假装累了,然后找了个育婴室靠里的位置靠墙坐下。

    望着天花板发呆。

    婴灵们见叶明哲坐在那里不动了,渐渐的...全部围了上来。

    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最近的一名小家伙距离叶明哲只有一个手掌宽的距离了!

    叶明哲就像是睁眼瞎一样,假装看不见它们。

    ...

    终于,一个胆子稍大的婴灵试图接触他。

    小婴灵先是用手摸了摸叶明哲的小腿。

    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后,居然直接爬了上来!

    叶明哲顿时感觉到小腿处有一丝微微的凉意。

    小婴灵胆子越来越大,它爬到叶明哲的大腿处,还用手在叶明哲的眼前晃了晃,似乎在确定他能否看见自己。

    ‘倒是有点小聪明呢。’

    其他的婴灵见同伴玩得开心,也纷纷凑了过来。

    短暂的试探之后,它们确定,叶明哲似乎是‘呆’住了,便开始肆无忌惮的在叶明哲身上窜来窜去。

    一时间,叶明哲全身上下挂满了小婴灵们。

    这要换作普通人,估计早吓瘫了。

    不过叶明哲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他嘴角微翘。

    ‘就是现在!’

    叶明哲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腿上的一个小家伙!

    突如其来的变化似乎让婴灵们一时愣住了。

    不过就在短短一秒之后,其余婴灵便飞速地从叶明哲身边跑开,躲到了...

    育婴室内最远的角落?

    被抓住的婴灵拼命地挣扎,发出很细微的如同夜莺鸣叫的声音。

    声音非常的小,若不是在这样的寂静之中,多半听不真切。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叶明哲的声音很温和。

    “嘤嘤嘤~”

    “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

    “嘤嘤嘤~”

    “小家伙你冷静一点。”

    “嘤嘤嘤~”

    “……”

    叶明哲有些无奈地看着手中的小家伙。

    ‘你是执念耶,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他当然不会就此放掉婴灵。

    叶明哲就这样小心地将它握在手里,等它自己冷静下来。

    “嘤嘤嘤~”

    小家伙在叶明哲的手里挣扎了足足有一分钟左右,估计是累了,这才慢慢地变得安静下来。

    叶明哲握着小家伙的手就像是枷一样禁锢着它。

    婴灵抬起头,黑洞洞的眼眶望着叶明哲。

    “嘤嘤嘤~”

    真是一个小可怜!

    “我没有伤害你吧,现在我放开你,你别害怕。”

    说完,叶明哲就松开了手。

    小家伙身影一闪,直接溜到了最远的角落,找它的东西姐妹们去了。

    小家伙们像是叠罗汉一样在墙角挤成一团。

    叶明哲坐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将目光投了过去。

    聚成一团的婴灵们见他看了过来,立即产生了一些骚动。

    叠在上面的几个小家伙一不小心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

    它们立刻慌忙地翻身起来,又赶紧晃晃悠悠地爬了上去。

    叶明哲被婴灵们滑稽的样子给逗笑了。

    ‘这些小家伙,既然害怕成这样那干嘛不逃跑呢,居然还全部缩在一个死角。’

    “过来玩嘛!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噢!”

    又过了一两分钟,小家伙们见叶明哲好像真没有危险的样子,胆子又开始慢慢大了起来。

    有三个体型较大的婴灵爬了过来,待距离叶明哲一米左右的时候,它们就停了下来。

    叶明哲招了招手:“过来呗,我想和你们做朋友。”

    虽然不知道这些婴灵听不听得懂,但叶明哲在尽力地表达自己的善意。

    一米...

    半米...

    ...

    终于,一只婴灵爬到了叶明哲的近前。

    他慢慢地将手伸过去,摊开手掌。

    婴灵也伸出自己的小手,轻轻地与叶明哲的手指触碰。

    指尖一股清凉。

    叶明哲试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几乎没有什么触感,只是一点冰冰凉凉的感觉。

    小家伙似乎很享受叶明哲抚摸它的头,还主动将自己的脑袋往叶明哲的手心凑去,嘴里发出愉悦的嘤嘤之声。

    抚摸了婴灵一小会之后,叶明哲双手将它抱起。

    轻若鸿毛。

    随即,他将小家伙放在怀里,开始逗弄它,与它玩耍。

    小家伙在叶明哲的怀里欢快地爬来爬去,翻来翻去,滚来滚去...

    好开心的样子!

    “嘤嘤嘤~”

    其他婴灵见此情景,都纷纷地开始凑过来。

    叶明哲被婴灵们包围了。

    这群小家伙在他身上爬上爬下,它们互相打闹着,嘤声之中充满着愉悦。

    ‘这么欢乐的执念我还是第一次见,看来它们也不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呢。’

    周身都是冰冰凉凉的,叶明哲很喜欢这种感觉。

    也有几个比较高冷的婴灵,它们只是围在叶明哲的身边,并没有热情的与他互动。

    ‘这几个小家伙多半是男的...’

    他将一个小家伙捧在手里,开始专注着它。

    随即,叶明哲的眼中出现了一些信息。

    【追溯】:溺毙于药物的孩子,纵然被无情的对待,它依旧渴望爸爸、妈妈,和一个温暖的家...

    叶明哲的鼻尖有些酸。

    他将小家伙轻轻地放下,又抱起另一个婴灵...

    【追溯】:绝命于钳夹的孩子,即使被冷漠的抛弃,它依旧渴望爸爸、妈妈,和一个温暖的家...

    叶明哲的心...被触动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也是一个孤儿。

    ‘与这些小家伙相比,我已经是幸运无数倍了。’

    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们,还没有真正地感受这个世界,甚至都没有真正体会过生命

    的美好...就被迫逝去...

    更加难得的是,哪怕面对如此不公的命运,它们却并没有怨恨,也并没有对这个世界充满恶意。

    是对生的渴望,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促使它们成为了执念。

    拥有稚子之心的执念!

    叶明哲突然懂得了,之前黑炭鸡排对他说过的话。

    执念,并不都是怨念...恶念...

    叶明哲放下小家伙,任由它爬到自己的头上。

    他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些小家伙之前害怕,却依旧没有离开这间育婴室。

    ‘可能在以前,它们见过那些被放在保温箱里的婴儿,看着他们被人呵护着,心生羡慕吧...’

    育婴室,保温箱,就是这些小家伙们心里认为的...温暖的家。

    忽然,叶明哲的耳朵里响起一道温柔的女声。

    “主播,照顾一下这些小家伙吧,它们太可怜,也太弱小了。”

    叶明哲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随即拿出黑色手机看了一眼。

    是黑炭鸡排的私信。

    ‘想不到鸡排姐虽然身为红衣,心地却是这么的好。’

    叶明哲之所以能得到追溯之眼,全是黑炭鸡排的功劳。

    他已经把黑炭鸡排当作了朋友。

    “鸡排姐,不是我不想照顾它们,只是...”叶明哲回了消息。

    黑色手机是他最大的秘密,叶明哲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黑炭鸡排。

    耳边又传来黑炭鸡排的声音:“我知道你‘候选者’的身份,所以你不用有什么顾虑。”

    “我在你的直播间以自己最高的身份开通了红衣,这可并不单单表明我愿意为你‘花钱’,而是代表我认可了你,并且,选择了你的阵营。”

    “简单一点来说吧,我以后已经不可能去其他的‘直播间’,再开通什么红衣了!”

    “你的黑色手机,我知道它是什么呢。”

    黑炭鸡排的一席话,让叶明哲的心里...

    掀起了滔天巨浪!

    叶明哲心潮澎湃,他极力压制住自己的心绪,回复消息。

    “鸡排姐你知道我的手机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它代表着一种资格。”

    “资格?”

    “是的,秩序崩坏,混乱四起!我很清楚我自己是什么。”

    “但是,跟我一样的更多的家伙,却迷失了!”

    “它们已经无法真正地认清自己!”

    “而你!就是让它们认清自己的人之一!”

    黑炭鸡排的这番话高深莫测,看似透露了很多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鸡排姐...我不是很懂你说的,你能直接告诉我,黑色手机是什么,我这主播的职业又到底是什么吗?”

    这些一直都是困扰在叶明哲心里的大疑虑,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知晓真相的,叶明哲自然不会放弃追问。

    “手机、主播、直播间,这些不过是为了符合如今时代的伪装罢了。”

    “无数年来,它们的本质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不过,我也有不得不遵守的规则!”

    ‘这样啊...’

    既然黑炭鸡排都这样说了,叶明哲也不好再继续纠缠下去。

    “鸡排姐,我能问一些其他的问题吗?”

    “若是能回答你的,也是我所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黑炭鸡排现在的声音与之前在芸商地下商城完全不同。

    那时候,它让叶明哲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而现在,却更像是知心大姐姐一般。

    叶明哲想一想,开始输入:“鸡排姐你也知道我之前被好多小姐姐上过身。”

    “它们都说被附身,轻则智障,重则毙命,可是我一切正常。”

    “不仅如此,我还感觉身体素质比以前明显提高了许多!鸡排姐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我是不是折寿了啊?”

    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每一位候选者都有异于常人的特性。”

    “附身的代价是非常大的!不过,主播你既然不仅没事,反而还从中得到了好处,我想这就是你的特性吧。”

    “至于有没有折寿,那我就不清楚了,只要身体没有不适,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的,你不用担心。”

    听了黑炭鸡排的话,叶明哲总算安心了一些。

    他继续问道:“鸡排姐,黑色手机...有很多吗?”

    “它只是一种资格,即为候选者,那必然不止你一人,具体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

    “这种资格,可不仅仅只限于手机这一种形态。”

    ‘明白了...’

    “鸡排姐,你刚才说,你选择了我的阵营,那是什么意思呢?”

    “候选者有不少的数量,那自然也有各种不同的种类。”

    “有的能成兵,有的能成将,而有的...能成王!”

    “你的候选者资格让我很感兴趣,我觉得...你至少有成将的潜质。”

    “鸡排姐,你的意思是说...直播间?那它们...跟你一样吗?”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直播间的。”

    “可是,我之前明明记得有水友说他是在下载游戏之中无意间进来的。”

    “呵呵...是谁告诉你,只有活人才能玩游戏的?我这不也正看着直播吗?”

    叶明哲恍然大悟。

    ‘对啊!自己是上了先入为主的当了!’

    这段时间,直播间因为这群小家伙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水友们也踊跃地讨论着。

    而这些小家伙们呢?

    见叶明哲不再搭理它们,小家伙们便开始调皮捣蛋。

    扯头发,坐脑袋,到处窜上窜下,玩得不亦乐乎。

    就在叶明哲还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育婴室内的温度骤然降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外面的走廊上传来。

    婴灵们似乎受到了惊吓,全部聚成一团,瑟瑟发抖。

    叶明哲将手机放回兜里,站起身来,眼睛盯着育婴室门口。

    ‘有什么东西来了!’

    一个血淋淋的小身影倏然出现!

    ‘血婴?!’

    ‘自知之明!’

    血婴的周身瞬间出现了一圈红线。

    叶明哲看到这圈红线,冷静下来。

    ‘红色并不是很深,看来只是血液裹身,并不是红衣。’

    血婴的出现,让育婴室内的婴灵们惊慌失措。

    见到此景,叶明哲若有所思。

    ‘血婴和婴灵并不是一起的吗?’

    血婴望向叶明哲这边,两个血淋淋的眼眶看起来很是吓人。

    突然!

    它朝叶明哲这边爬了过来!

    速度很快!

    叶明哲迅速地往右边横跨两步。

    出乎意料的是,血婴似乎并不是冲着叶明哲去的。

    只见它瞬间窜到婴灵群中,直接一口咬住一只来不及逃脱的婴灵。

    “咔咔”几口,便将婴灵吞了下去。

    婴灵们四散而逃,纷纷朝门口跑去。

    血婴紧随其后。

    就在一只婴灵距它还有一米多远的距离时,血婴头前突然冒出一条长长的舌头。

    这长舌迅如闪电,瞬间便将前面的那只婴灵缠住,紧接着长舌回缩,婴灵被拖回到血婴的面前。

    又被吃掉了!

    叶明哲眉头一皱,直接朝血婴冲了过去!

    “咻——”

    长舌又激射向一只婴灵。

    还不等长舌缠住婴灵,一只手便从中将其截下。

    叶明哲右手握着血婴的长舌,用力朝边上一甩,舌头便带着血婴直接飞了出去。

    “嘭!”

    血婴撞在一个保温箱的箱壁上。

    “咔!”

    透明的箱壁破裂,血婴直接被砸进了保温箱里面。

    余下的巨大冲击力让血婴带着保温箱直接落在了地上。

    “啪!”

    保温箱碎裂的声音。

    “哇!”

    血婴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

    刚才那一下似乎并没有让它受到多大伤害。

    血婴爬到了大保温箱上面。

    它居高临下,正充满恶意的盯着叶明哲。

    包裹血婴周身的血液似乎更多了,长长的舌头正在迅速地回缩。

    叶明哲这才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舌头,而是血婴的脐带!

    脐带回缩完毕,血婴又朝着叶明哲尖叫一声。

    紧接着,脐带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叶明哲的脑袋激射而来。

    叶明哲立刻蹲了下去,身前的小推车成了绝好的掩体。

    脐带贴着叶明哲的头皮飞了过去。

    “噗!”

    脐带直接击穿了后面小推车上的保温箱透明箱壁。

    叶明哲见状不由心头一紧。

    ‘这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