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02章:魔王!
    叶明哲一本正经地继续说道:“真的!我作为一名灵异主播,对这里还是有些了解的。”

    “这个地方真的闹鬼,要是不快点找到你女朋友,你就不担心她出事吗?”

    郑傲闻言面色纠结,足足沉思了有一分钟,他才支支吾吾地开口。

    “小雪她...她怀孕了...她不想要这个孩子...这才...这才半夜偷偷地跑到这里来的。”

    叶明哲一听,顿时心里无语:‘有些东西是不能省的啊...过程倒是爽,结果很是伤。’

    “她跑这里来落胎了?”叶明哲继续问道。

    “嗯,网上不是盛传第一妇幼保健院是送子圣地吗?”

    “她怕被同学知道,不愿去医院做人流,就跑这里来了。”郑傲的语气有些无奈。

    “听你的口气,你不想她拿掉这个孩子?”

    郑傲眼神一黯:“那毕竟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啊?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剥夺孩子生存的权力呢。”

    郑傲的想法倒是跟很多大学生的思想有些不同,叶明哲也没有再继续多问他什么。

    两人继续交谈,郑傲陆续将闵依雪和他的事情告诉叶明哲,两人一边聊一边在大楼里搜索起来。

    ‘他竟然在这里找了这么久都没有遇到执念!’

    叶明哲在心里惊叹郑傲的运气。

    ‘等等!刚才...他莫不是因为我...才遇到执念的?!’

    ...

    一想到自己的人物特质,叶明哲越来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这怎么搞?万一把他害死了怎么办?’

    可出乎叶明哲的意料,一直到两人搜索完这整栋大楼,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异常。

    叶明哲若有所思。

    “小雪没在这栋楼里,我们下去吧。”郑傲开口道,语气有些焦急。

    “行,旁边的那栋楼你搜索了没有?”叶明哲问道。

    “没有。”

    “那我们去那栋楼吧,挨着搜索进去,总会找到你女朋友的。”

    两人很快地来到楼下,朝旁边的一栋大楼走去。

    刚走进这栋大楼,叶明哲便发现了一些异样。

    这栋楼很破。

    走廊内堆满了各类杂物,墙皮也是斑驳不堪,地面跟之前两栋楼的大理石地板不同,这就是很普通的砖石。

    ‘这栋楼应该是医院的老楼,难道第一妇幼保健院这些大楼不是一个时期建起来的?’

    开启真视的叶明哲跟着郑傲在一楼开始搜寻。

    郑傲肆无忌惮地拿着手电筒到处照射,还时不时小声地呼唤着闵依雪的名字。

    自从和郑傲同行之后,叶明哲再也没有看见过执念。

    两人走进一间病房。

    果然是一栋老楼,虽然这间病房也是三人间,但空间却是小了不少。

    病床还是老旧的钢丝床款式,床头有一个简易的小柜子。

    没有电子呼叫器,也没有大柜子。

    只有贴着墙建造的连排储物柜,还是非常小的那种,就跟一般家里厨房的碗柜差不多大。

    没有厕所。

    叶明哲在一张床下发现一个掉了不少漆的痰盂。

    突然,他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是插座。

    它们本身没有什么奇怪,就是那种很普通的白盒款式。

    只不过,插座的数量有些多,分布也有些诡异。

    按照常理来说,一间连厕所都没有的老式病房,插座算上双孔和三孔,再按照病床来分,六个已经是很合理的了。

    可是这间老病房内,却有足足13个插座,数量多了一倍不止。

    而且,就叶明哲自己的经验来判断,医院和酒店这种公共设施一类的建筑,开关和插座这些东西,基本都是安装在一起的。

    可是这间病房内的并不是。

    这些插座全部都在病床对面的墙壁上,也就是那一排储物柜的上方。

    插座的位置有高有低,分布的稀稀拉拉,看起来就像是临时弄得一样。

    倒是可以把手机什么的放在储物柜上面充电,但是,这些插座安装在病床床头不是更好吗?

    ‘这些插座有问题。’

    叶明哲走了过去,将手放在其中一个插座上,关注起来。

    【追溯】:很普通的插座,已经不能使用。

    他又将手陆续放在其他几个插座上。

    【追溯】:很普通的插座,已经不能使用。

    【追溯】:很普通的插座,已经不能使用。

    ...

    【追溯】:内嵌一款十分精致的微型监视器,画面清晰,声音保真,造价不菲。

    叶明哲心里一喜,插座里果然有猫腻!

    就在这时,郑傲走了过来,他开口说道:“小雪没在这里,我们去下一个房间。”

    “我要在这里跟水友们互动一下,等我几分钟?”

    好不容易发现了线索,叶明哲可不会就此放弃。

    郑傲倒也没说什么。

    他径直走向门口:“那我先去旁边的病房看一下。”

    “行,我马上就过来。”叶明哲在他身后回道。

    郑傲很快就到了旁边的病房,叶明哲听到了他开门的声音。

    ‘抓紧时间!’

    快速地将所有插座检查了一遍之后,叶明哲发现了足足7个监视器。

    位置都是正对着各个床位的。

    ‘这么破旧的大楼里面居然会偷偷安装有这种高科技的东西,难道是某个医生的私人行为?’

    ‘不过这种东西...一般不都是变态安装在厕所或者浴室之类的私密地方,安装在这病房的目的...’

    叶明哲撬开了一个插座,将里面的监视器抠了出来。

    他仔细地端详着手中的小物件。

    黑色小方块,只有半个成人拇指宽,因为叶明哲暴力拆解的缘故,连接的线路已经断掉了。

    看着被自己破坏的插座,叶明哲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可惜自己不能循着里面的线路,不然很快就能找到那个监控的房间,更快的搜集线索。’

    这间病房引起了叶明哲极大的兴趣,他开始非常仔细地搜索起来。

    很快,叶明哲便在中间的病床中发现了新的线索。

    这间房间的病床就是那种老式的金属木板床。

    床沿、床头和床位都是由喷漆的中空金属管焊接而成。

    上面的喷漆早已经斑驳掉落了大半,叶明哲刚才很轻松的就将床头一根小金属管掰了下来。

    这可不是他用蛮力干的,而是这跟金属管子原本就是轻轻的卡在上面的。

    金属管中空,里面有东西!

    是几张被卷起来的,塞在里面的纸。

    纸张已经发黄。

    叶明哲将其打开,上面有字!

    “我好开心!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心爱护我的人!”

    “虽然他的年纪有点大,但是我一点都不在乎,爱情是可以超越一切的!”

    “亲爱的!我爱你!Mua!(づ ̄ 3 ̄)づ”

    ...

    满满的一页纸,全是女孩子表达的幸福。

    看起来是热恋中的小女生写下的日记或是心情随笔。

    上面没有日期。

    叶明哲看向下一张。

    “我怀孕了!我要当妈妈了!”

    “可是我才十八岁!我能当好妈妈吗?”

    “激动又害怕!”

    “老公说我一定能当好妈妈的!老公说得一直都没错,我相信他!”

    “我一定能做好妈妈!”

    ...

    最后一张纸。

    “我退学了,其实我也不爱上学,老公说过他会养我的。”

    “我真的不在乎老公有没有钱,但是老公确实很有钱,嘻嘻嘻!”

    “我的肚子好大啦!我自己看着都吓了一跳!就像是要被撑破了一样!”

    “要当妈妈的感觉真的好神奇噢!这个小家伙都会在里面踢我了呢。”

    “以后肯定是个小捣蛋鬼!”

    ...

    叶明哲将三张纸的内容全部看完,他能感受到女孩字里行间满满的幸福快乐。

    他转身又看向那些插座。

    ‘那些监视器和女孩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有一个最大的疑点!’

    ‘这女孩的老公是个有钱人,但为什么会把怀孕的女孩安排在这么一个破旧的病房里待产?’

    叶明哲看着泛黄纸张一遍参差不齐的边缘。

    ‘这些纸页是被撕下来的,应该还有才对。’

    他再次在病房里仔细地搜索起来,却并没有新的发现。

    此时,叶明哲在病房里已经待了好一会了。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过了这么久,郑傲怎么没有来催我?’

    叶明哲驻足仔细聆听,四周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赶紧走出去,来到了隔壁病房。

    哪还有郑傲的身影!

    叶明哲接连找了好几个病房,都没有发现郑傲。

    ‘奇了怪了,郑傲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叶明哲的头顶传来争执的声音。

    ‘郑傲?’

    ‘还有人?!’

    叶明哲朝楼上赶去。

    女孩的事情他虽然也有些兴趣,但是叶明哲也不确定那会不会是一个任务。

    可郑傲这边却是实打实的任务,而且还是隐藏任务。

    得分清主次。

    来到楼上,叶明哲果然看见郑傲在和两个陌生的家伙争论着什么。

    一男一女,两人年纪看上去都得有五六十岁了,穿着破旧。

    看面相倒挺像老实人的。

    “你们怎么会有小雪的东西?!”

    “小兄弟,这真是我捡到的!”中年妇女回答道,语气有些无奈。

    “说!你们把小雪藏到哪里去了!”郑傲不依不挠。

    “我们没有藏人啊,这真是我老婆捡到的!”中年大叔也忙着解释道。

    “哼!我会信你们的鬼话?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小兄弟,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啊!”

    ...

    自知之明早已开启,中年夫妇跟郑傲一样,周身没有出现红线。

    ‘又是活人?这医院晚上这么热闹的吗?’

    ‘卧槽!这三个家伙大半夜这么大声争吵,也不怕把执念吸引过来。’

    眼看事态愈演愈烈,叶明哲赶紧走了过去。

    “郑傲!”叶明哲喊了一句。

    三人闻言都停止了争吵,看向叶明哲这边。

    叶明哲走到郑傲身边:“我找了你大半天,你也不说一声就不见了。”

    紧接着叶明哲看向中年夫妇,语气疑惑:“郑傲,这两位是?”

    郑傲语气中透着愤怒说道:“这两个家伙不是好人!我怀疑就是他们把我的小雪藏起来了!”

    中年妇女赶紧解释道:“真的是冤枉啊!手表是我捡到的。”

    “这医院平时就很少有人来,我以为是谁不小心落下的,这才拿了回来,我已经还给你了。”

    “手表?”

    叶明哲看向郑傲。

    郑傲将手中的白色女式手表递给叶明哲。

    “刚才我一个人搜寻完楼下之后便来到了这一层。”

    “刚上来便发现这间病房有亮光,我赶紧走了过来,就看到这两个人。”

    郑傲指着中年妇女:“她手上还拿着这块表!”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块表就是小雪的。”

    郑傲看着叶明哲,接着说道:“这块表是我送给小雪的生日礼物,她一直很喜欢,几乎是从不离身的。”

    “所以,小雪怎么可能会不小心弄掉它,肯定是这两个人没有说实话。”

    ‘原来是因为这个三人起了争执。’

    “好了,你先冷静一下。”叶明哲劝慰道。

    紧接着他转头看向中年夫妇:“你们好,我是一名灵异主播,你们可以叫我的艺名‘完美’。”

    “我能问一下,这大半夜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吗?”

    “你好,我们就是住在这里的。”大叔回答道。

    “你们一直住在这里?!”

    “是的,我们本来之前开了一家小店,后来破产了,为了躲避债主,这才跑到这里住了下来。”中年妇女也说道。

    “你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叶明哲接着问道。

    “得有几个月了吧。”大叔回道。

    “那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

    中年夫妇一听到叶明哲这一问,两人的眼神都有些闪烁,似乎有些害怕。

    那妇人四下看了看,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朝叶明哲和郑傲招了招手。

    “进来说。”

    大叔也跟着退了进去。

    郑傲对此不以为然:“装神弄鬼,我进来了这么久,这不好好的。”

    显然郑傲因为着急寻找小雪,并不想进去耽误时间。

    “别急,既然他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又找到你女朋友的手表,那就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叶明哲的心里自有打算。

    郑傲闻言语气有些不满:“你也相信他们的鬼话?”

    “我肯定更相信你啊,不过听他们说说也并没有坏处。”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撒谎,那肯定是说得越多破绽越多,你说对吧?”

    “大不了一会让他们带我们去找到你女朋友手表的地方,也好过现在我们两个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吧?”

    郑傲思考了一下叶明哲的话,点了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

    他率先踏入了病房,叶明哲这才随后跟了进去。

    病房里面点了几根白蜡烛用作照明。

    就在叶明哲刚准备四处打量一下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背上。

    后背感受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烛光映照在病房的墙壁上,叶明哲的身形变得有些佝偻。

    而他的背上,此时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趴在上面!

    ‘槽!’

    叶明哲一直就没有信任过郑傲又或者是中年夫妇。

    他一直开启真视,之前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执念的身影。

    直到他跟着郑傲进入病房,叶明哲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可现在他却中招了!

    透过墙壁上的影子,叶明哲自然也发现了自己如今的状况。

    能躲过真视的执念,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背上的重量越来越沉,叶明哲的双膝开始微微弯曲。

    叶明哲抬头望向郑傲三人。

    他们正一脸诡异笑容的看着自己。

    “你们三个是一伙的!”

    中年妇女开口道:“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找死!居然敢跑到这里来!”

    “这家伙警惕性实在是太高,我们三人要不是演了刚才那出戏,估计很难骗到她。”郑傲说道。

    “我看出来了,刚才她还是见你进来几秒之后才跟着进来的,确实是个谨慎的人。”大叔也附和道。

    “哼!再谨慎又有什么用!只要进了这间病房,就只能成为待宰羔羊!”中年妇女看向叶明哲的背后,夸赞道:“儿子真棒!又抓住一个!”

    “我们儿子是最厉害的!”大叔也拍起手来。

    ‘儿子?!’

    ‘自己背后的这个强大执念居然是这对中年夫妇的儿子?!’

    ‘这尼玛是怎么回事?!’

    他再三的用眼睛确认这眼前的三人。

    确认是活人无疑!

    叶明哲已经来不及再做思考,后背的执念实在是太过诡异。

    明明可以感受到它巨大的重量,也能透过墙壁上的影子看到它的轮廓。

    但是,叶明哲转头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

    ‘这隐匿能力也太逆天了吧!’

    ‘不能再这样下去!只有发动卡牌了!’

    叶明哲刚想开口,用语音控制使用卡牌,就在这个念头刚起的一瞬间,惊天的寒意和血腥味倏然出现!

    他不能开口说话了!

    “砰!”

    叶明哲直接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身上如同被一座山岳镇压。

    除了意识清醒,他现在什么都干不了!

    一双红色公主鞋出现在叶明哲的头前,浓郁的血腥味让他几欲作呕!

    ‘是红衣吗...’

    ‘完了...’

    “弟弟,带她去培植室。”

    叶明哲记得这个声音,这是之前追赶慕伊晴的那个小女孩的声音!

    那自己身后的会是那个当初跟小女孩一起的血婴吗?

    “她是来抢走妈妈的吗?我要吃了她!”压在叶明哲背上的执念开口了。

    它印证了叶明哲的猜测,真的是那个被压扁了也不会死的血婴!

    血婴刚说完这话,叶明哲便感觉自己的脑袋头疼欲裂。

    就像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扯出来了一样。

    “啊!”

    叶明哲忍不住痛苦大叫起来!

    随即,他便失去了意识...

    在叶明哲失去意识的一瞬间,直播间也瞬间黑屏!

    但是直播间并没有关闭。

    水友们议论纷纷:

    “主播挂了?枉我还挺看好他的,还准备开个诡族呢。”

    “不能吧...我看这主播挺有潜力的啊...”

    “不知道后面我能碰到主播不呢?我倒是挺喜欢他的。”

    我很帅!没人爱!:“哈哈哈!之前还有开了红衣的,这下亏出屎了!真是笑死我了!”

    “我很帅!没人爱!被黑炭鸡排(房管)永久禁言!”

    “各位莫慌,现在直播间只是黑屏了而已!主播兴许没事呢!”

    “得了吧,垂死挣扎而已,没得看了,溜了溜了!”

    光头莽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主播!”

    “老子看了好几个直播间最后都404了,难道是因为我自身的缘故?”

    “楼上的,你他喵的不会有个女朋友叫小兰吧。”

    性感苗条280:“主播加油!来画面啊!来画面啊!”

    神秘组织小黄帽:“各位抓紧时间来一单啊!”

    直播间又开始变得混乱,水友们分成了三派。

    一部分是叶明哲的铁粉,它们都坚信直播会恢复。

    一部分是不看好叶明哲的,觉得他肯定要完蛋了!各种诅咒节奏不断!

    剩下的便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它们正津津有味的围观挺叶派和贬叶派的对喷!

    黑炭鸡排开始疯狂地禁言,一出手就全部是永久!

    直播间的热度开始呈断崖式下跌!

    而这个时候,叶明哲已经被种在了某个房间的土里。

    是的,你没看错,叶明哲现在被人像萝卜一样种在了土里,就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头上还顶着一朵妖异的红花。

    红花的根须扎进了叶明哲的头盖骨,正在向他的全身蔓延。

    他依旧没有恢复意识。

    不过,叶明哲的身体,却在发生着变化。

    心口的纹身已经变得血红,无数的血线涌向叶明哲的全身。

    这些血线与红花的根须纠缠在一起,似乎是在争夺叶明哲的身体。

    当血线涌向叶明哲的双眼时,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叶明哲的双瞳竟然变成了心口纹身的样子,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开始从他的双目中散发出来。

    他依旧没有苏醒。

    血线和根须在不断的纠缠对抗,自从血线涌入了他的双眼之后,威力似乎大增。

    仅仅不到一分钟,血线就冲破了根须的防线,直接漫延到了叶明哲的头顶。

    血线顺着红花的根茎迅速地将红花包裹...蚕食...

    就在血线彻底吞食掉红花的一瞬间,叶明哲的身体似乎动了一下。

    而此时此刻的叶明哲,却好像正在做梦。

    他梦见黑暗的虚空被分割成了两部分。

    一边是一双巨大的血眼,这血眼跟心口纹身的花蕊非常的像!

    而另一边,则是无数的褐色竖瞳!

    每只褐色竖瞳虽然不及血眼的万分之一大,但是它们却是无穷无尽,将一半的黑暗虚空尽数占满!

    血眼与褐色竖瞳互相对视着...

    大战...似乎...

    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叶明哲的身体也在疯狂的发生变化。

    恐怖,诡异的变化!

    他的全身皮肤上开始出现无数的褐色竖瞳,这些眼睛不停地开合,四处望去。

    而血线此刻也布满了他的全身!

    此时的叶明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他的双瞳,更是急剧的变化!

    一会是心口纹身的样子,一会又是褐色竖瞳的样子。

    紧接着,全身上下开始出现尖刺,触手...

    整个身体表面的绒毛开始变粗变长...变得越来越红!

    指甲也变得锋利起来!

    .......

    “哗!!!”

    “噼里啪啦!”

    什么东西破碎了!

    被埋在土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的叶明哲...

    睁开了他的眼睛!

    血色竖瞳!

    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直播间的画面便立刻恢复了!

    “哇!直播恢复了!主播牛逼!”

    光头莽哥:“哈哈哈!我就知道主播不是废材!”

    性感苗条280:“呜呜呜!吓死我了!”

    ...

    而身处于芸商地下商城的黑炭鸡排,也露出了笑意。

    只不过这笑容十分的瘆人。

    ...

    叶明哲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他却并没有动作。

    依旧像是萝卜一样种在土里。

    就这么一动不动。

    除了那双睁开的血色竖瞳!

    人虽然没有动,但叶明哲的脑海却在飞速地运转着。

    之前充斥着整个黑暗虚空的眼睛还历历在目!

    ‘我竟然又没有死!’

    ‘又...呵呵呵...’

    叶明哲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自卑而又窘迫的童年...

    照顾比自己小的其他孩子...

    院长的关心...

    社会的关爱...

    没有朋友...

    辍学...

    干起了直播...

    初时直播间的无人问津...

    一直到成为逃生游戏的一哥...

    依旧没有朋友...

    然后...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危险的游戏世界!

    叶明哲想起了在这个世界的种种。

    不过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却感觉自己就像是过了好几辈子一样。

    恐怖的执念!

    离奇的迷雾!

    危险的人类!

    沐真真、宁雪、宁艳、房傲珊、越晓曼、端木强、羽俊力、严飞飞、老村长...

    这个世界简直就是步步杀机!

    ...

    叶明哲忽然笑了!

    “呵呵呵...”

    ‘前世界是个和平友爱的社会。’

    ‘只不过,那个世界的处世之道,似乎并不适合这个疯狂的世界呢...’

    ‘既然如此...我也需要改变了...’

    ‘我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

    ‘仅此而已...’

    ...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