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03章:异变!主播等级MAX!
    只见叶明哲的双目红光闪动,一双血色竖瞳让他显得十分诡异。

    他很轻松地就从土里爬了出来。

    外套早已不知去向,身上的其他衣物倒是还在。

    之前戴在脸上的龟息口罩也不见了。

    黑色背包和手机亦不知所踪。

    叶明哲对此并不着急。

    他环顾四周。

    这里看上去并不像是医院的地方。

    整个房间很大,显得有些空旷,甚至连一个灯泡都没有。

    地上铺着厚厚的黑色泥土。

    这泥土散发着一股奇怪的臭味,就它刚才几乎能完全掩埋叶明哲来看。

    房间里的泥土厚度怕是有近两米深。

    望着地面,叶明哲轻轻一笑:‘看上去是一间种植东西的房子呢。’

    因为他的视野尽处,满是分布整齐的...“人头花盆”!

    这些人头就跟刚才的叶明哲一样,头顶上都有一朵红色的花。

    有些人头已经化为了骷髅,但头上的红花却是十分的妖异。

    看上去生机勃勃!

    剩下的人头大多呈现干尸的状态,头上的红花比那些骷髅头的要小一些。

    人头越是‘新鲜’,红花越是娇小,人头越是骷髅,红花越是鲜艳!

    叶明哲大致扫过整个房间,足足有30多颗人头!

    这些红花的根须已经牢牢地扎在人头之中,贪婪地吸收着这些尸体的‘营养’。

    ‘用人来培育的醒尸花,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就在叶明哲之前刚苏醒的一瞬间,他的耳边便传来了一连串的手机提示音。

    其中有一项便是:

    “恭喜!主播触发了隐藏任务:【醒尸花!】”

    “请主播处理掉所有醒尸花!”

    ‘黑色手机说的是【处理】掉醒尸花,而不是摧毁,消灭之类的词语,这有点耐人寻味...’

    很明显,这种名叫醒尸花的植物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它竟然需要通过人体来培育!

    ‘似乎活人和死人皆可,毕竟自己刚才也跟这些尸体一样被种在土里。’

    ‘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并没有死。’

    浑身沾满了恶臭的黑色泥土,不过叶明哲并不在意。

    他走向最近的一颗人头。

    这人头已经彻底化为了骷髅,头顶上的醒尸花鲜艳异常。

    叶明哲一只手抠着骷髅头两个黑洞洞的大眼眶。

    只听“咔嚓”一声。

    他很轻松地便将骷髅头从土里扯了出来。

    叶明哲仔细地端详着人头,还有它上面的醒尸花。

    骷髅头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东西对目前的叶明哲而言,跟玩具没什么两样。

    他将鼻子凑向醒尸花,什么气味也没有闻到。

    只不过,这花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叶明哲感觉十分的舒服。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吞下去!”

    叶明哲不由地想起手机之前的提示。

    “处理”掉它们。

    ‘原来是这个意思...’

    叶明哲诡异的一笑。

    只见他一只手托着骷髅头。

    而另一只手,忽然冒出无数的血线!

    血线朝骷髅头上的醒尸花涌去!

    这些血线已经发生了变化。

    如果之前的血线给人的感觉是膨胀凸起的血管。

    那现在的血线...更像是触手!

    对!就是触手!

    与此同时,叶明哲的后脑勺和两边的脸颊,竟然同时各自出现了一只眼睛!

    跟他现在双目的样子一模一样!

    全是血色竖瞳!

    三只眼睛出现之后,叶明哲喃喃自语:“这样...就不怕被偷袭了...”

    血线已经将醒尸花从骷髅头上扯了下来,并缠着醒尸花往叶明哲的嘴边凑了过来。

    叶明哲张开嘴,血线便将醒尸花放入了他的口中。

    “咔咔!”

    叶明哲如同吃蔬菜一样咀嚼着醒尸花。

    随着喉咙“咕噜”一下,醒尸花应声入腹。

    几秒之后,叶明哲嘴角微翘。

    ‘好东西!’

    他感觉自身的念力增加了不少!

    是的,叶明哲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念力的存在了!

    将骷髅头放下,叶明哲蹲下身扒拉起黑色泥土来。

    果不其然!泥土里埋着骷髅头的身躯,只不过刚才叶明哲用力一扯,将脖颈处扯断了。

    ‘对不住了!这就还你全尸。’

    叶明哲将骷髅头放在尸骨上面,走向了其他的人头...

    他要将这里所有的醒尸花全部吃掉!

    ...

    “恭喜!隐藏任务【醒尸花!】已完成!”

    ‘不错!这次直播任务开始变得有些意思了!’

    吞食掉房间内所有醒尸花的叶明哲,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朝房间的门口走去。

    “吱~呀~”

    叶明哲走了出去。

    这是一处独立的大房子,而房子的四周,歪歪斜斜的埋着不少的墓碑。

    距离这座房子的不远处,就能看见几栋高高的大楼。

    这里还是第一妇幼保健院的范围。

    ‘醒尸花...墓地...’

    ‘这第一妇幼保健院还搞这种副业。’

    叶明哲低头看向墙角。

    黑色背包正静静地靠着墙壁,黑色手机也插在背包上地小口袋里,露出半截身子。

    龟息口罩也在。

    他走了过去,将背包重新背上,并把黑色手机拿在了手机。

    叶明哲点开了人物界面:

    姓名:叶明哲

    职业:主播

    艺名:完美早餐

    积分:62

    等级:MAX

    简介:孤儿、超凡亲和、命运囚徒、???、

    主播等级居然直接满了?!

    简介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仅如此,在职业、积分、等级还有简介栏,都出现了小问号。

    这些大多是之前没有的。

    叶明哲依次点击。

    【主播】:候选者职业之一,虽然不能在某一方面达到极致,但却拥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积分】:候选者的通用物品,很多途径均可获得,在主播职业中,主要用来兑换【命运卡牌】!

    【等级】:主播能力的评判标准之一,等级越高,主播能使用的命运卡牌数量和解锁的命运卡牌种类越多!依照目前的等级,主播可以无限制地使用任何命运卡牌!

    【简介】:候选者特质栏,显示候选者的各种特质!(包括先天特质和后天特质两种!)

    【孤儿】:父母祭天!法力无边!而你竟然实现了两次!

    【超凡亲和】:你对异性具有强大的亲和力,大部分的异性天生就对你抱有好感,这种魅力没有界限!略微提高人类同性对你的好感度!

    【命运囚徒】:命运的枷锁牢牢地束缚着你...没错!你就是那个人群中最霉的崽!祝你好运喽...

    简介中最后的那一串问号无法查询。

    ‘特质似乎又升级了,只不过...那个狐怎么消失了?’

    叶明哲记得那玩意似乎叫作守护御灵。

    ‘最后那一串问号也不知道是什么...’

    他又点开了命运大转盘。

    这里的规则也发生了改变。

    现在变成了每次抽取命运卡牌都消耗10积分。

    叶明哲可以无限制的使用命运卡牌了。

    而之前他仅仅能使用两张。

    点开卡包,又浏览了一遍拥有的卡牌。

    只有一个变化。

    红衣卡的不建议使用标注...消失了。

    黑色手机也发生了变化。

    之前手机背面的“阴”字不见了!

    但是,却出现了八个新的字!

    【善得往生!恶入地狱!】

    叶明哲静静地看着这八个字,心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也就说...无论善恶...都得死吗...’

    他说的这个“死”,可不是指的寿终正寝。

    将手机揣进兜里,叶明哲朝医院大楼走去。

    他要继续直播任务。

    他要找到之前的那三个家伙!

    叶明哲重新来到自己之前被算计的大楼。

    他没有急着上楼,而是先去了一楼的厕所。

    站在镜子面前的叶明哲,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怪物!

    他的整个脑袋...全是血线...还有...密密麻麻的眼睛!

    叶明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无悲无喜。

    呼吸几乎微不可察。

    ‘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呵呵...现在的自己倒是比执念看起来更像怪物呢...’

    叶明哲心念一动,整个人便又恢复了正常。

    这些血线和眼睛就如同他的本能一般,任其驱使。

    叶明哲望向自己的心口。

    那纹身已经不见了...

    ‘黑暗虚空...’

    ‘那些眼睛...’

    ‘那两个家伙...’

    ‘呵呵...’

    ‘这副身体...’

    ‘我好像...’

    ‘失去了一些什么东西呢...’

    ...

    叶明哲恐怖的形象自然也被直播间的水友们看到了。

    这个时候,直播间的热度虽然大降,但是坚守着没有离开的水友们却热情高涨!

    性感苗条280:“哇塞!主播好帅啊!”

    光头莽哥:“主播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恭喜!【光头莽哥】在直播间开通了【腐身】诡族!”

    “恭喜!主播获得腐身卡一张!大转盘机会一次!”

    “主播看起来好顶啊!”

    “我就知道主播肯定没事!哈哈哈!”

    “刚才说主播完蛋了的傻.逼们,现在敢出来走两步吗?”

    “敲你吗!”

    “淦你娘!”

    ...

    黑炭鸡排在看见叶明哲的样子之后也是疑惑不解。

    “这是什么九幽?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形态?”

    “难道是我见识不够的缘故?”

    “去问问其他家伙。”

    直播间再次乱成了一锅粥,而唯一的房管黑炭鸡排,此刻居然挂机了!

    ...

    “谢谢莽哥的支持!”

    “谢谢大家的礼物!”

    叶明哲感谢了一下送礼物的水友之后,戴上了龟息口罩,随后便离开厕所,朝这栋大楼的楼上走去...

    熟悉的楼层,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亮光...

    以及...让叶明哲永远无法忘怀的绝望!

    ...

    叶明哲静静地站在门外,房间内传出两人交谈的声音。

    是那对中年夫妇。

    “唉,你说这事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我感觉自己快熬不住了。”这是中年男人的声音。

    “熬不住也得熬下去,为了咱们的儿子,我们必须听它们的。”女人的声音响起。

    “可是我们才20多岁啊,这才过了多久,样子就变得快成老年人了,这副作用太吓人了。”

    “没事,他说过了,等到这个月的月底,就会让我们恢复正常,放我们离开,还会把儿子还给我们。”

    “希望如此吧...”男子叹了口气。

    “本来我们的儿子就活不下去了,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已经很满足了。”

    “只要能让儿子继续陪在我身边,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

    “儿子刚才吸了那个女人,应该又能长大不少了吧?”

    “可惜儿子休息的地方我们现在还不能去。”

    ...

    叶明哲在外面将两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那个血婴现在不在这里...’

    叶明哲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站在了房间的门口。

    房门大敞开着。

    郑傲并没有在里面,房间内只有那对夫妻。

    忽然出现在门口的人影,自然是吸引了这对夫妇的注意力。

    虽然叶明哲此时并没有穿着粉色外套,但这两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是你?!”

    “你怎么没有死?!”

    两人惊恐地喊出声!

    叶明哲闻言并没有回应,脸上没有被口罩遮住的部分开始出现一只只诡异的眼睛。

    双手也有眼睛出现。

    皮肤之下好像有无数的血脉鼓胀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恐怖!

    叶明哲这样的异变让两人大惊失色!

    “她死了!这是诈尸了!”

    “这是个什么鬼?!”

    “肯定是被醒尸花影响的!那东西成功了吗?!”

    这个房间处于大楼的中层,唯一的出口又被叶明哲堵住。

    两夫妻慌了!

    “你别过来!不是我们故意要害死你的!我们也是被逼的!”

    “我们必须听这所医院里怪物的话,不然它们就会弄死我的儿子!”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夫妻俩虽然在这医院内住了不短的日子,但除了自己的儿子,他们依旧对执念有着巨大的恐惧。

    甚至可以说是比之前更加恐惧。

    更别说现在站在门口这位,明显是来找他们报仇的“多眼恶鬼”了!

    叶明哲周身的眼睛不停地在四处打量着。

    他无视了夫妻俩的话,直接踏过门槛,走了进去。

    两夫妻吓得连连后退。

    “别过来!”

    “儿子救命!”

    就在叶明哲刚踏入房间还没几秒,烛光照耀的墙壁再次出现了之前压制叶明哲的那个大头黑影。

    它在天花板上!

    是这对夫妻的儿子!

    它赶来了!

    叶明哲嘴角微翘,他继续走向那对夫妻,似乎并没有发现大头黑影的样子。

    大头黑影急速落下。

    就在它即将落在叶明哲背上的时候,叶明哲开启反击!

    他心念一动,使用了一张命运卡牌!

    ‘异能卡:顺着网线打死你!’

    冲天的血雾突然弥漫在整个房间!

    一个全身被鲜血包裹的干尸瞬间出现在叶明哲的身后!

    是红衣厉鬼——黑炭鸡排!

    “桀桀桀!我竟然能出来透口气了!”

    黑炭鸡排的声音尖厉无比,它的出现,让所有人不禁心口一颤!

    大头黑影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等它再做出反应,黑炭鸡排的修长血爪已经朝着它袭来!

    “哇!”大头黑影惨叫一声。

    之前还将叶明哲逼入绝境的大头黑影,一瞬间便被血爪分成了几块!

    红衣厉鬼!

    恐怖如斯!

    “桀桀桀!这家伙就当是我的出场费了!”

    黑炭鸡排尖厉的声音再次响起,血雾急速的退去。

    叶明哲分明看见黑炭鸡排带着大头黑影的残尸,随着血雾一起消失了!

    他的眼睛,早已跟之前大不相同,真视的能力,已经能够看见隐匿的大头黑影了。

    ‘果然只能出现一瞬间吗...’

    虽然有点小小的失望,但叶明哲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红衣就是红衣,仅仅是一个照面,就把大头黑影给干掉了!

    至于被拿走的残尸?

    开玩笑!

    你现在敢跟鸡排姐抢东西?

    血雾彻底地散去,房间内只剩下夫妻俩和叶明哲三人。

    “我的儿子呢?!”

    “你把我的儿子怎么样了?!”

    女人刚才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儿子赶来保护自己了,可是这奇怪的血雾一出现之后,她便和儿子失去了联系。

    男人并没有说话,只不过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无比恐惧!

    刚才这里出现过一只强大的厉鬼!

    是面前这个“鬼”召来的吗?

    “放心...很快...你们就能和自己的儿子团聚了...“

    叶明哲幽幽的开口道。

    “哦...不对...你们的儿子已经灰飞烟灭...看来你们是永远也见不到了...”

    女人听到叶明哲的话显然受到了刺激。

    “你还我的儿子!我跟你拼了!”

    女人挥舞着双手朝叶明哲冲了过来。

    “啪!”

    叶明哲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她扇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走廊传来了浓郁的血腥味。

    叶明哲神色一凛,身后的眼睛看见外面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身影!

    ‘红衣?!’

    他不敢托大,身上一条血线急速地冲向房门。

    只听见“嘭”的一声!

    房门被重重地关上。

    ‘无头卡:敲门人!’

    ‘雇佣!猪头屠夫!’

    门外立刻传来打斗声,是敲门人和那道血影对上了!

    房间内再次迷雾升腾,仅仅是一个刹那,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持斧身影倏然出现!

    正是惊魂诡校的猪头屠夫!

    在使用了两张卡牌之后,叶明哲便丝毫没有耽搁地朝夫妻两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对夫妻已经直接傻眼了。

    见叶明哲朝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两夫妻赶紧朝另一边逃去。

    但是,他们错了。

    叶明哲并不是要来取他们的性命,而是直接冲向了窗户。

    “砰!”

    “哗!”

    玻璃被叶明哲撞碎,他直接跳窗逃走了!

    红衣,他现在还不是对手。

    房间内,猪头屠夫兴奋地大吼一声!

    巨斧挥下!

    “噗!”

    另一扇玻璃窗上,被喷溅了大量的鲜血!

    ...

    此时已经躲在一楼某病房内的叶明哲,耳边突然想起了黑色手机的提示音。

    “恭喜!可选任务【穷则...尸变!】已完成!”

    ‘那对夫妻居然是可选任务之一。’

    ‘自己...似乎发现了完成任务的捷径...’

    仅仅不到一分钟,整栋大楼再次恢复了死寂。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叶明哲决定暂时待在这栋大楼内。

    他开始搜索这个房间,看能不能寻找到其他任务的线索。

    几分钟之后...

    毫无收获。

    叶明哲离开了这个房间,朝之前发现监视器的那个病房走去。

    站在被自己弄坏的插座前,叶明哲将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一条血线顺着墙壁里的线路,像蛇一样在其中蜿蜒前行。

    血线的最前端还有一只眼睛。

    过了一小会,血线不再移动。

    叶明哲露出笑容:‘找到了!’

    监视器尽头的房间在这栋大楼的顶层。

    电梯早已不能使用,叶明哲只能选择走楼梯。

    当他再一次来到夫妇那一层楼的时候,叶明哲不禁放慢了脚步。

    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亮光都已经消失了。

    叶明哲继续小心翼翼地朝楼上走去。

    越往上,楼梯间的杂物越多。

    护栏也早已经锈蚀得不成样子,只是轻轻地一握,便是满手的锈渣。

    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虽然短暂,但也在直播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槽了!之前一爪就把大头怪婴消灭的是红衣大佬吧?”

    “我他吗刚才就走神了一下,居然就错过了这么精彩的画面?红衣大佬?”

    石更是睡不着:“喂!各位!我们的房管是开了红衣的噢!”

    “卧槽!还真是!大佬啊!”

    “为什么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都是大佬云集啊!吾等屌丝如何自处!”

    白马淫枪断腿郎:“本直播间还真是实力强劲呐!有大佬捧!而且就刚才主播的表现来看!我决定拜码头了!”

    “恭喜!【白马淫枪断腿郎】在直播间开通【腐身】诡族!”

    “恭喜!主播获得腐身卡一张!大转盘机会一次!”

    妈妈我还要:“逼话不多说,我顶这主播!”

    “恭喜!【妈妈我还要】在直播间开通【残念】诡族!”

    “黑炭鸡排打赏主播10个花圈!”

    直播间立刻满屏闪烁着花圈特效。

    黑炭鸡排【房管】:“相信我!这位主播绝对值得支持!”

    性感苗条280:“对对对!我相信鸡排姐!大家都支持主播噢!么么哒!”

    “恭喜!【性感苗条280】在直播间开通【残念】诡族!”

    “性感苗条280打赏主播99冥币!”

    “大佬都发话了!小弟也意思意思!”

    ...

    神秘组织小黄帽:“各位快来一单啊!这样我也好给主播刷刷礼物!”

    一时间,直播间各种小礼物飞起,有不少水友都开通了诡族。

    不过大部分都是【残念】诡族。

    ...

    耳边不停响起的系统提示音,正不断地刺激着叶明哲的耳膜。

    完美早餐【主播】:“谢谢大家的礼物!万分感谢各位水友们的支持!”

    紧接着,叶明哲将礼物提示的等级提高,不然耳膜一直被轰炸可有些受不了。

    不知不觉间,叶明哲来到了大楼顶层。

    顶层的走廊比楼梯间干净了不少,护栏到他胸口的位置。

    叶明哲左右打量了一下,他目前正处于顶层居中的位置。

    整个顶层房间并不多,外部装饰看起来要比楼下的病房精致得多。

    整栋楼的病房大多都安装的是老式木门,但顶层的这些房间却全都是金属防盗门。

    看来这一层似乎是给医护人员使用的。

    叶明哲右手边的尽头是一部电梯。

    他之前通过血线上的眼睛观察得知,那个监控室就在电梯间的旁边。

    叶明哲径直朝右边走去。

    都不用叶明哲再次搜索确认,防盗门上就用油漆写着三个大字——监控室!

    看着门上的三个大字,叶明哲面露不屑。

    ‘监控室...叫偷窥屋倒是更贴切一些。’

    他轻轻一拉,房门便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缓缓打开。

    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房间内的一切都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看来这个房间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叶明哲走了进去,并没有将房门带上。

    房间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显得十分拥挤。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如同积木一般堆叠在一起的小电视。

    足足有30几个。

    放置监视器的桌子是个环状的宽长桌,小电视也是依照这个形状被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

    整体造型与缺了一个口子的年轮蛋糕外层一般无二。

    长桌上除了小电视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一大串钥匙,一个不知放了多久的塑料饭盒,还有一个外观可爱的记事本。

    叶明哲看到记事本之后眼前一亮。

    这记事本跟他之前找到的那几张纸的大小差不多。

    叶明哲走了过去,将挡在身前的椅子挪开,把记事本拿在了手里。

    他翻开记事本,刚看了几眼,便笑了。

    还真是那个女孩的!

    叶明哲仔细地浏览起来。

    “今天我就能知道宝宝的性别了,不管是男是女,我都会好好的疼爱我的宝贝!”

    “宝宝!妈妈爱你!”

    ...

    “报告出来了!是个可爱的女儿呢!”

    “哈哈哈!可千万别像她老爸,像妈妈我长大才能是大美女噢!”

    ...

    “老公说他最近有事,不能常来陪伴我了,但是他已经缴足了一周的费用。”

    “虽然我心里难过,但是我也知道他确实很忙。”

    “我是要当妈妈的人了,我要坚强!给宝宝做个好榜样!”

    “老公!我好想你...”

    ...

    “已经过去一周了...”

    “老公还没有来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