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04章:这都是些什么牌?!
    “医院开始催我缴纳费用了,可是我哪有钱呐。”

    “老公你快来啊,我好想你!”

    ...

    “老公的电话打不通了?!”

    “他是出了什么事吗?我好担心!”

    ...

    “已经拖欠了一周的住院费了!”

    “我突然发现,除了电话号码,我居然不知道老公任何其他的联系方式。”

    “他住在哪里?是做什么的?他的家人和朋友,我通通的都不了解。”

    ...

    “老公...你不要我了吗...”

    ...

    “我已经彻底联系不上他了...”

    “呵...男人...”

    ...

    “已经拖欠了半个月的住院费了,可医院并没有把我赶出去,医生只是给我换了一间病房。”

    “这里虽然比之前的环境差远了,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格提要求呢。”

    “医院没有把我赶出去,我已经很感激了!”

    “这个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挺好的呢,他们知道我的情况之后,再也没有提过住院费的事情,反而一直鼓励我放松心情,好好待产。”

    “我要把宝宝生下来!”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臭男人!”

    ...

    “今天早上我的肚子好痛!我是要生了吗?可是距离预产期还有很长一段日子啊!”

    ...

    “方医生真是个好人,不仅人长得英俊,医术也很高明,要不是他,我的孩子就保不住了,我真的很感谢他!”

    ...

    “最近方医生很照顾我,我的饮食起居在他的帮助下改善了很多。”

    “这间病房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方医生说了,以后这里都只会住我一个人。”

    “他是对我有意思吗?可我如今只是个没人要的孕妇,除了长得好看一点,也没有其他的本事。”

    “我配不上他...”

    “但愿...是我自己想多了吧...”

    ...

    “我今天好生气!真的好生气!方医生居然暗示我,让我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

    “我才是她的妈妈啊!我怎么舍得!”

    “可是方医生说得也没错!我既没钱也没本事,拿什么抚养孩子!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这页纸有些卷曲。

    ...

    “今天方医生又来劝我,他向我保证可以替我的孩子找到一个好的人家,他说这是为我着想。”

    “他说我还这么年轻,如果带个孩子的话,很难找到好人家再嫁。”

    “我骂了他,还把他赶了出去。”

    “我也知道他说得有道理,或许这是对我和孩子来说最好的办法!”

    “可是...我舍不得啊!她毕竟是我的亲生女儿啊!”

    “我该怎么办...”

    ...

    “方医生再也没有提过孩子的事情,他对我越来越好了!”

    “一想到之前我骂过他,我的心里就很不好意思,他真是一个好男人。”

    “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一直是单身呢?”

    “他不会喜欢我吧...”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嘻嘻嘻。”

    ...

    “今天天气好热,房间里又没有浴室,挺着大肚子去公共浴室太累了,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在房间里擦擦身子吧。”

    “拉上窗帘锁好门,感觉有些羞耻呢。”

    “怎么感觉有人在偷看我?”

    ...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方医生,他说我这是有一点产前抑郁症,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应该是这样的吧...但是我再也不会在房间里擦身子了,那种感觉真的好怪。”

    ...

    “啊啊啊!我要激动疯了!方医生今天向我告白了!”

    “他向我保证,会照顾我和我的女儿一辈子!”

    “这不是做梦吧?!这不是做梦吧?!这不是做梦吧?!”

    “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拒绝呢!啊啊啊!”

    “可是我最先想到的居然会是我的女儿以后生活有保障了...”

    “我真是一个坏女人...”

    “我一定要竭尽所能的对(方医生)【划掉】学海好!”

    ...

    “学海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呢,我现在虽然是个孕妇,但是胎像稳固,学海也说没有问题。”

    “就在病房里,还真是害羞呢...”

    “我现在彻底算是学海的女人了。”

    “我发誓,这是我的第二个男人,也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个男人。”

    ...

    “宝贝女儿终于出生了!是个特别健康的宝宝!我好高兴!”

    “我给她取名叫甜甜,希望她以后生活都幸福美满,甜甜美美!”

    “妈妈不求甜甜出人头地,只愿甜甜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就好!”

    “学海说甜甜的姓由我来决定。”

    “姓舒还是姓方呢...”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要好好想一想。”

    ...

    “纠结了好几天,我决定让甜甜随我姓,我会给学海再生一个健康的宝宝的。”

    “嗯,加油!”

    ...

    “甜甜最近老是吐奶,学海说她是有什么病症,名字太复杂我也听不懂。”

    “甜甜被学海送到育婴室去了,宝贝你可要快点好起来!”

    ...

    “好想我的宝贝甜甜...”

    ...

    “三天了,不行!我太想甜甜了,我要去看看她!”

    ...

    记事本从这之后就是一片空白,再也没有任何记录。

    叶明哲看了一下,后面没有被撕掉的痕迹。

    也就是说,从女人写下最后那句话之后,她就遇到什么事情了,以致于无法再使用记事本。

    ‘育婴室?会是之前的那个育婴室吗?’

    ‘可是之前在那里,除了血婴和一群婴灵,自己并没有发现什么女人。’

    叶明哲将记事本和钥匙揣进兜里,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脸颊思考着。

    ‘等等,难道是之前的那个墓地?’

    虽然这里是妇幼保健院,但叶明哲可不认为这里会没有天平间之类的地方。

    再怎么样,也不会弄个类似乱葬岗的坟堆吧。

    ‘那片坟地太大了,一个个挖开不太现实。’

    叶明哲摇了摇头,又检查了一片监控室,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便走了出来。

    夜色已经很深了,空气中透着刺骨的寒意,但叶明哲丝毫不受影响。

    自从在黑色泥土里出来之后,他的身体、精神、思想、甚至细化到感性与理性上来说。

    都已经发生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变化!

    叶明哲将顶层快速地搜索了一遍。

    监控室、休息室、会议室、办公室、档案室...

    这一层果然是医院工作人员的地方。

    叶明哲在办公室找到一张工作卡,是方学海的。

    因为工作卡包了保护膜的缘故,保存的还是很好。

    彩色寸照上的方学海确实是个英俊的男人。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高凌云。

    叶明哲将方学海的样子记了下来,然后随手将工作卡扔掉了。

    他开始从上至下的小心地搜索起这栋大楼的每个房间。

    叶明哲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只检查了不到一半的房间,他便终止了这个行为。

    ‘和自己预料的一样,这栋大楼的病房之中大多都安装有微型监控。’

    ‘看来类似记事本女人的事件,多半不止一起。’

    ‘是姑获鸟之瞳吗?’

    至于之前发生战斗的那一层,则是自动被叶明哲忽略掉了。

    四周依旧是静寂得可怕,天空连一颗星星都没有,浓厚的黑云似乎要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叶明哲来到一楼,看了看四周,朝临近的一栋大楼走去。

    刚来到这栋大楼前,叶明哲就感觉到了比之前更加浓郁的阴冷气息。

    他做好了准备。

    几个小小的黑影突然在一楼的走廊一闪而过!

    叶明哲如今目力惊人,自然是看得清楚。

    那是婴灵!

    黑影钻进了一楼某个房间,消失了踪迹。

    ‘这些小家伙跑到这里来了?’

    叶明哲随即跟了过去。

    这是一间药房。

    透过窗户,叶明哲将里面的布置看了一个大概。

    一排排的药柜几乎都要顶到天花板了。

    它们将这个房间分割成了一块块狭小的空间。

    叶明哲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四处都是熟悉的岁月痕迹。

    药柜里放得东西很少,一些玻璃柜还被砸破了,地上四处散落着一些药瓶还有被踩扁的盒子。

    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小颗粒,叶明哲判断它们都是些被污染的早就过期的药片。

    叶明哲慢慢地往里走去。

    还没有发现刚才进来的几个小家伙。

    就在他刚越过一个药柜,走到拐角的时候...

    药柜另一头的角落里,正蹲着一个黑影。

    干枯的长发将黑影整个的罩在其中,叶明哲一时不知道它究竟是正对还是背对着自己。

    它就像是一个由黑发搭起来的尖头帐篷型的迷你小草垛。

    药房内似乎变得更加阴冷了。

    见到此景,叶明哲倒是没什么反应。

    ‘红线...嗯...是执念...颜色很淡...嗯...’

    叶明哲走了过去。

    距离越来越近了...

    突然!那黑发无风自起,露出了一片惨白的脖颈...以及...清晰可见的脊椎!

    是个穿着吊带裙的女鬼!

    很显然,她是背对着叶明哲的。

    叶明哲继续朝前走着。

    女鬼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的双手似乎抱着什么,动作很是温柔。

    温柔?

    对!

    这就是她给叶明哲的感觉。

    就在叶明哲距离女鬼只有一米多一点距离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女鬼的脚下有一具尸体!

    是血婴!

    ‘这女鬼把血婴给干掉了?’

    他不由地回想起之前扭曲女鬼和那五个血婴。

    ‘这里的执念之间,关系还真是捉摸不透呢。’

    女鬼嘴里开始发出低吟的声音,哪怕是叶明哲距离她如此之近,也听不清到底是在哼些什么。

    长发挡住了他的视野,叶明哲也看不见她怀里究竟是什么。

    不过他依稀能猜到。

    叶明哲拉下自己的龟息口罩。

    “你好!”他轻声地开口。

    女鬼闻言慢慢地转身。

    不过,只有她的上半身在转过来,下半身依旧一动不动。

    这显然吓不到现在的叶明哲。

    长长的黑发之下,是一张充满怨恨的恐怖面容。

    女鬼经络分明的干瘪双手正抱着一个婴灵!

    她黑洞洞的双眼望着叶明哲,嘴角开始慢慢地裂开...

    叶明哲无视了女鬼的这些举动,他摸出兜里的记事本,向女鬼问道:“我只想知道,这个东西是你的吗?又或者...你知道这东西是谁的吗?”

    女鬼正在裂开的嘴角停了下来。

    显然,她没有想到叶明哲会做出这种举动。

    这跟她预想的大不一样。

    不过,女鬼仅仅是愣了几秒,便又开始了刚才恐怖的变化。

    她的嘴角继续裂开,脸上也开始出现可怖的伤痕。

    女鬼张开了嘴,露出了满口的尖牙!

    “呃~”

    女鬼嘴里开始发出声音。

    可是,接下来的画面,让女鬼彻底呆住了!

    拿着记事本,站在她对面的家伙,她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无数的眼睛!

    血色的眼睛!

    那瞳孔细得就像一条血色丝线,却尖锐得如同钢针!

    “我再问一遍,这东西是你的吗?”叶明哲继续开口问道,声音变得有些阴冷。

    女鬼更加震惊了!

    对面的这个家伙,嘴里竟然也是满口的尖牙!

    不对!与其说是牙齿,倒不如说更像是满口的尖刺!

    她那像触手一样的舌头是什么鬼?!

    为什么舌头上还有眼睛?!

    好几年了,女鬼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面对那盯着自己的无数血眼,女鬼居然感受到了自己早应该已经消失的东西...

    恐惧!

    女鬼点了点头,这记事本确实是她的东西。

    她因为欺骗、背叛、怨恨、痛苦,和最后的被杀害,而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她痛恨所有男人!

    不过,自己对面的这个...似乎是自己的同类?

    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女人。

    她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能变得如此诡异...恐怖...

    ...

    见女鬼点了点头,叶明哲一众眼神中露出一丝惊喜。

    “这是你的孩子吗?”叶明哲恢复了原貌,用手指了指她怀中的婴灵。

    见到叶明哲指向自己的孩子,女鬼刚刚退下去的恶意又再次涌现出来。

    “你别急!我不想对你的孩子怎么样,我只想问你,害你和你孩子的家伙还在这里吗?”

    女鬼的恶意又一次退去,她黑洞洞的眼睛看着叶明哲,实在搞不懂对面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不过,女鬼还是点了点头。

    “我帮你干掉那个家伙,你觉得怎么样?”

    女鬼听到这句话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她越发搞不懂叶明哲想要干嘛了。

    不过,很显然,叶明哲的这句话让她心动了。

    “我可以帮你干掉他,只不过,这医院我不太熟悉,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我的吗?”

    “任何关于这个医院的信息都可以!”

    女鬼低下了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思考。

    随后,她抱着婴灵,朝药房门口走去。

    叶明哲跟了上去。

    临走时,顺便将那个血婴吸收了。

    没过一会,叶明哲便跟着女鬼来到了一楼的另一处房间门口。

    女鬼站在门口不再移动,她看了看叶明哲,又看了看房门。

    “谢谢!这个记事本还给你!只要找到那个家伙!我一定替你干掉他!”

    女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随后,女鬼便抱着婴灵,朝药房方向走去。

    目送着女鬼消失在黑暗深处,叶明哲看向面前的这扇房门。

    再次戴上口罩,他并没有马上进去。

    因为,从这扇门内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来判断,里面肯定有厉害的家伙存在。

    说不定就是之前的那个红衣小女孩!

    甚至是那个像美杜莎一样的大怪物!

    ‘超凡亲和还真是好东西!自己的推测果然没错!’

    ‘看来...以后只要不是危险程度特别离谱的女鬼,对自己来说,应该都有交流的可能...’

    ‘至于男鬼...’

    叶明哲不禁想起之前的猥琐大叔,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不过这黑漆麻乌的,再加上他又带着归西口罩,所以无人能够看到。

    ‘稳妥一点,先把积分用完。’

    叶明哲找了一个角落,随即摸出黑色手机,开始使用命运大转盘。

    ‘自己目前有62分,可以抽取6张命运卡牌。’

    他现在已经不许愿抽什么稀有卡了。

    反正有卡牌用就行!

    大转盘开始飞速地转了起来!

    “恭喜!主播获得物品卡:【里弗斯的银十字项链】”

    “效果:吞下它,你将在一周之内不会感到饥饿,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有一定几率食物中毒...”

    “备注:这条项链曾经撑死过一名狼人!”

    ...

    “恭喜!主播获得物品卡:【威尔克斯的绝杀飞刀】”

    “效果:一击必杀(男性目标),一击濒死(女性目标),大幅度增加女性对使用者的仇恨值。”

    “备注:一击濒死,永不丧命,小心女人!”

    ...

    “恭喜!主播获得召唤卡:【保鲜膜木乃伊】”

    “效果:降低10米以内所有存在的智商,持有者除外。”

    “备注:卧槽!这到底是玩具,还是尸体,亦或者是...神灵?!”

    ...

    “恭喜!主播获得物品卡:【撒丁蛆虫奶油蛋糕】”

    “效果:永久增强食用者的综合能力!能够吸引特殊存在的注意力!”

    “备注:美味、丝滑、香醇...蛆虫才是最精华的部分,普通人根本吃不起!”

    ...

    “恭喜!主播获得召唤卡:【黑瞳的珍妮弗】”

    “效果:让男人们痴迷到丧失理智的绝世尤物!她会是一个...可靠的伙伴?”

    “备注:美丽...性感...且致命!”

    ...

    “恭喜!主播获得物品卡:【乔瑟夫的黄泉纸船】”

    “效果:将其放置在水中,会百分之百吸引迷雾降临!”

    “备注:洗碗太过无聊,折只纸船玩玩,大雾不是故意弄来的啊!”

    ...

    就在叶明哲使用大转盘的时候,直播间也在热烈地讨论着他之前对女鬼的行为。

    我是一坨小小鸟:“以前觉得主播怂中带莽,现在怎么感觉主播变成腹黑型了啊!”

    “啥?小弟初来乍到,不是很清楚,难道主播之前不是这个风格吗?”

    念来过倒才猪【残念】:“作为一名主播的资深老粉,可是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主播之前就是一个怂比!”

    过期臭鸡蛋【残念】:“还是一个菜比+弱逼+色笔!”

    “楼上的,我怎么觉得你是个黑粉呢?不过能够开个诡族黑主播,还算是有素质。”

    “我感觉主播人设怎么变了啊?!”

    “请自信点,把感觉去掉!”

    “何止人设变了,我他喵可以说主播人都变了吧?”

    “主播不会是被替身了吧?”

    水友们讨论的脑洞越来越大,越来越离谱!

    黑炭鸡排【房管】【红衣】【守护】:“请大家多多支持主播,主播绝对是非常有潜力的噢噢!”

    性感苗条280【残念】:“哇塞,鸡排姐刚才是在卖萌吗?还我高冷的鸡排姐!”

    黑炭鸡排【房管】【红衣】【守护】:“今天心情好!”

    光头莽哥【腐身】:“我也来!我刚学会一个潮词!主播加油!奥利给!!!”

    “呕!!!”

    ...

    直播间似乎也升级了。

    水友们的各种等级标识都开始显示。

    直播间的热闹叶明哲现在没有时间关注,他看着抽出来的六张命运卡牌,有些无语。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他总觉得这些卡牌之中...似乎有陷阱...

    就比如那个【撒丁蛆虫奶油蛋糕】,说是可以提升食用者的综合能力,但是又说可以吸引特殊存在的注意力。

    特殊存在自是不必说是什么东西了。

    最关键的是,鬼知道会不会刚把这玩意一拿出来,就能够立刻吸引特殊存在出现。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不就是...自己会根本来不及吃,就会被恐怖的东西盯上。

    ‘这些东西的说明...’

    叶明哲眉头微皱。

    这些卡牌似乎比自己之前抽到的...要诡异得多!

    跟之前抽到物品卡就会很快出现在背包里不同。

    现在这些物品卡都是好好的存在于黑色手机里。

    只有叶明哲确定使用的时候,它们才会真正的出现。

    不然,得带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积分已经用完,叶明哲收起黑色手机,再次来到刚才的房门前。

    轻轻一拧。

    “咔嚓!”

    房门应声而开。

    “嘎吱~”

    叶明哲将房门拉开,走了进去。

    好冷!

    好重的阴气!

    他之前就从外面的窗口看到了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

    叶明哲刚走几步,身前便是一长、一中、两短的一套组合沙发围成的简易会客室。

    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玻璃茶几,上面什么都没有。

    除了房间内相对的两面墙壁都对称的安装了玻璃以外,进门旁边的这堵墙壁上挂着一幅几乎占满了整面墙壁的巨大油画。

    油画的内容充满了神秘而诡谲的教廷色彩,跟这所医院似乎有点不搭。

    顺着油画的方向,视野穿过会客室,便能看见一张很大的办公桌。

    办公桌的后面是一张老板椅,而椅子后面...便是一整片的书架。

    叶明哲走了过去。

    红褐色的实木办公桌在黑暗和叶明哲视野之下,就像是一大坨凝固的暗红色血块。

    偌大的书桌上随意地摆放着几本厚厚的书和一些杂志。

    叶明哲随意地拿起一本厚书翻阅起来。

    是医学类相关的专业书籍。

    大致地扫了一下,还有一本厚厚的,内容是关于死亡和永生的教廷书籍。

    杂志则是种类繁多。

    医学杂志,社会杂志,娱乐杂志...

    居然还有几本情色杂志。

    ‘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还真是兴趣广泛呢。’

    叶明哲从桌面上的这些书籍和杂志中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绕到老板椅前,准备将办公桌的抽屉打开。

    居然锁上了!

    一进门,叶明哲就发现了这间办公室的不同寻常。

    那就是干净!

    虽然说不上是一尘不染,但绝对是有打扫过的痕迹。

    ‘这第一妇幼保健院比它表面看上去要热闹多了。’

    抽屉就是寻常的老锁,几根带着眼睛的血线从锁孔进入。

    “咔!”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叶明哲就将其打开。

    最上面的抽屉里有一张工作证和几叠文件。

    叶明哲将工作证拿了出来,上面的五个大字让他眼前一亮!

    【院长:诸文彬】

    ‘这里竟然是第一妇幼保健院的院长办公室!’

    ‘不对呐,一般大领导的办公室不都是安置在顶楼的吗?’

    ‘这里的院长办公室怎么会在一楼?’

    就寓意、办公环境来说,一楼都不是最佳的地点。

    ‘还真是奇怪...’

    院长的样子看起来六十岁左右的老头。

    从工作照来看,五官端正,神采奕奕,很有上位者气势。

    ‘网上传闻这里是因为院长失踪才开始变得奇怪的。’

    ‘可是这院长办公室一看就有人长期使用的痕迹,难道是医院其他的人?’

    叶明哲又拿起那些文件,几乎都是跟医院经营有关的东西。

    这些东西对目前的叶明哲来说,毫无价值。

    最上面的抽屉里除了发现一张院长的工作证,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什么用。

    叶明哲开始搜索另外的抽屉...

    就在他忙着查看办公桌各个抽屉的时候,身后书架最下面的柜子里,忽然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就像是...里面有谁正在敲着书柜的门!

    ‘谁?!’

    叶明哲立刻转身,循声看去。

    那发出声响的书柜,位于整座书架最左边的最下方。

    是被锁上的!

    叶明哲放下手中的东西,直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