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05章:院长
    柜子的动静越来越大,里面的家伙似乎急切地想要出来。

    叶明哲走到了柜子前。

    “嘭!”

    “嘭!!”

    “嘭!!!”

    书柜上的锁,因为越来越激烈的碰撞声,开始不住地晃动起来。

    叶明哲分明看到,这把老式的挂锁上,有一个奇怪的符号。

    就算是最低级的执念,叶明哲也不觉得这寻常的书柜能将其困住。

    ‘封...印?’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嘭嘭嘭!”

    叶明哲后退几步,到了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位置。

    接着,他手中血线朝挂锁游去,钻进了锁孔中。

    “咔~”

    锁开了!

    “哐!”

    书柜门被猛得从里面推开,一股恶意从里面涌了出来!

    虽然书柜里面是一片漆黑,但是,叶明哲那奇异的眼睛早已将里面看了个真切。

    不大的书柜里,正蜷缩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

    ‘医生的执念?’

    它的周身泛着一圈淡淡的红线。

    它正在慢慢地转身,一双枯槁的手掌正对着叶明哲。

    刚才,它居然是背对着外面在推门!

    叶明哲双手交叉在胸前,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它。

    白大褂终于转过身。

    它的面容虽然惨白而僵硬,但是叶明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

    居然是方学海!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还变成了执念?’

    看过记事本之后,叶明哲一度推测:方学海可能就是院长失踪,医院出现怪事的罪魁祸首...或之一,再不济,也肯定是帮凶之类的角色。

    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已经变成了执念,而且看样子还被困在了书柜里。

    “呃~”

    方学海发出奇怪的声音,就跟丧尸低语差不多。

    他的身躯在书柜里被弄得有些别扭,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现在从里面爬出来。

    “方学海。”叶明哲对着它喊了一声。

    “呃~”

    方学海毫无反应,他似乎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完全凭借本能在行动。

    叶明哲见他这幅样子,心里不由想到:‘这家伙似乎...等级有些低的样子?’

    “方学海,听得懂我的话就给点回应,不然...我就要消灭你了!”

    “呃~”

    方学海依旧没有回应。

    此时他已经从书柜中出来,“咔咔咔”的几声骨骼响动之后,方学海半佝偻着身子,朝叶明哲走了过去。

    它的双眼,满是恶意!

    叶明哲发现,方学海左边兜里鼓鼓囊囊的,似乎揣着什么东西。

    ‘这家伙估计跟诡校的尸犬差不多。’

    既然弄不到什么线索,叶明哲也不想耽误时间。

    “唰唰唰!”

    几个呼吸之间,方学海便被布满尖刺的血线给直接分成了许多块!

    “啪!”

    一个本子落在地上。

    叶明哲走到已经被自己四分五裂的方学海身边蹲了下来。

    他捡起一块方学海,拉下口罩。

    ‘刚好试试!’

    随即,叶明哲将这块方学海...塞进了自己满是尖牙的嘴里!

    片刻之后,满地的方学海都被叶明哲吞了下去。

    “恭喜!可选任务【姑获鸟之瞳】已完成!”

    叶明哲吧唧着嘴,似乎是在回味。

    ‘唔...吞食...好像...是比吸收感觉更好一些呢...’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好像是...本能在驱使着他一样...

    ...

    这一幕显然也被直播间的水友们看见了。

    可奇怪的是,此时的直播间安静异常,居然一条弹幕都没有!

    不过,开通诡族的水友数量,是越来越多了...

    ...

    重新将口罩戴上,叶明哲捡起地上的本子。

    又是一个记事本!

    翻开第一页,叶明哲便看到一串鲜红的大字。

    “敢威胁我!拿着你的筹码,给我永远地去死吧!”

    字里行间之间虽然透着不屑与愤怒,但字迹倒是很有气势。

    一看就是练过的。

    叶明哲又翻向后面几页。

    发现字迹跟前面这句话,完全不一样。

    他坐在沙发上,开始浏览记事本的内容。

    ...

    “啪~”

    叶明哲将记事本合上,若有所思。

    记事本确实是方学海的无疑,上面记录了他自己很多的事情。

    小到买东西占了一两块钱便宜的欣喜,大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是一本详细的工作日记。

    之前找到方学海工作证的时候,上面就只写了他是妇科医生,也没有具体职务。

    看过记事本之后,叶明哲才发现,这家伙居然是妇科主任!

    虽然,这职务来得不怎么正当。

    成为妇科主任之前,方学海是医院的后勤主管。

    职责就是负责医院各种设备器械的日常维护,医用资源的管理。

    还有...

    管理婴尸!

    一家专门经营妇科儿科的医院,自然也会有很多前来打胎的女性。

    想要孩子的原因一般只有一个。

    而不想要...理由千奇百怪!

    婴尸的数量,医院一直保持在五十具左右的这个数量。

    其中一大半,都是通过人流产生的。

    婴儿的尸体不同于成年人的尸体,因为身体发育并不完全的缘故,几乎没有什么医学价值。

    所以,每当医院的婴尸达到一定的数量,方学海就会将其全部销毁。

    直到有一天,院长私下里找到了他。

    院长告诉他,自己在做一项秘密的实验,若是实验成功,将会在医学界引起巨大的影响。

    但是,私自使用人体来做实验,是被科学院和神学会同时明令禁止的。

    哪怕是婴尸也不行。

    院长向方学海承诺,若是方学海肯帮助他,院长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

    并且,现在他的薪水,将直接翻倍!

    多么诱人的条件啊!

    方学海虽然是医院的后勤主管,但是说白了,这个职务,基本是个正常人就能干。

    方学海贪财好色又好名声,再加上婴尸的管理本来一直都是他亲自打理。

    这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方学海当时想都没有细想就直接答应了。

    院长和方学海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再加上方学海很会来事,所以他才坐上了后勤主管的位置。

    院长,比方学海自己,更了解方学海。

    每周提供三具婴尸给院长做研究,成了方学海之后最上心的事情。

    院长自此之后,便几乎不再公开出现在医院里。

    世界上哪有这么好吃的免费午餐。

    很快,方学海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一个月后,院长将婴尸的数量提高到了五具。

    又过了一个月,婴尸数量提高到了八具。

    又过了半个月,院长居然提出每周十具婴尸!

    一周十具婴尸,这已经超出了每周产生婴尸的数量!

    方学海不想干了!

    要是被科学院和神学会发现,自己肯定完蛋。

    但是,院长的一句话,就像当头给他泼了一盆冰水。

    “就算你现在不做,科学院和神学会知道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是啊,开弓没有回头箭。

    ‘自己被这个老杂毛给坑了!’

    没有办法,方学海只得硬着头皮继续给院长提供婴尸。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长的胃口越来越大,医院产生的婴尸数量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了。

    就在这时,院长给方学海出了几个主意。

    一是让他在医院设备和药物中动手脚,造成医疗事故,从而人为地增加婴尸的数量。

    二是偷盗一些普通人家庭的婴儿,当然,医院会负责,赔付大量的钱财。

    三是让他关注那些无力抚养孩子的父母,单亲妈妈,亦或者重男轻女的家庭,将这些婴儿想办法弄到手。

    方学海简直不敢相信。

    这他吗是一个妇幼保健院院长能说出来的话!

    院长是疯了吗?!

    他这是要毁了医院?!

    但早已上了贼船的他,不得不听从院长的指示。

    面对院长大量的金钱攻势,他也没有拒绝的勇气。

    院长还隐晦地暗示过他:每一项伟大事物的诞生,都不可避免的会伴随着牺牲,只要我实验成功,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甚至可以把你的名字也写在上面。

    方学海对这些当然心动。

    但是,已经被院长坑过一次的他也多了一个心眼。

    他开始偷偷地调查院长,想搞清楚院长究竟在做什么实验。

    方学海要确保,自己的名字能成功地和院长的名字一起出现在某个地方。

    在听从了院长的意见之后...

    第一妇幼保健院的噩梦开始袭来。

    诡异失败的手术、离奇失踪的婴儿...

    各种各样的怪事,开始陆续地在医院里发生。

    方学海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装得若无其事。

    这些事情当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比如当时的妇科主任。

    方学海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院长。

    然后,没过几天,妇科主任就失踪了。

    不仅如此,陆陆续续的,有不少医院的工作人员都失踪了。

    偶尔也有患者失踪。

    方学海本以为,医院出了这么多事,科学院和神学会肯定会派人前来调查。

    可出乎他意料,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调查。

    科学院和神学会,就像是瞎了聋了一样,根本没有搭理第一妇幼保健院。

    ‘院长...能量这么大的吗?’

    ‘难道,院长的实验连科学院和神学会都在暗地里支持?!’

    ‘院长到底是在研究什么?’

    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方学海更加卖力的调查起来。

    他发现了一个规律。

    院长似乎对足月生产的婴儿,特别是女婴,格外的偏爱。

    院长开始要求活婴。

    方学海还发现,医院后山那片空地,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建起了一间平房。

    那房子周围,好像还有几块墓碑?

    因为不用再担心上面的调查。

    方学海胆子也越来越大。

    自从妇科主任失踪之后,方学海便不声不响地被提拔了上去。

    医院的整体薪酬,比之前提高了数倍。

    所以,就算医院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也还是不断的有医生和护士前来保健院工作。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方学海开始利用自己的身份,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为平民大楼,安装了许多微型监控。

    一方面是替院长收集婴儿,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爱好。

    这一段时光,是方学海最快乐的日子。

    无忧无虑,为所欲为!

    叶明哲直接跳过了方学海大量的变态记录,看向记事本后面的内容。

    医院终于还是出事了!

    这一切的导火索,源自于修罗市一个大家族,张家的大媳妇,在医院跳楼所致。

    大家族的怒火可不是方学海这个小人物可以抵挡的。

    偏偏这个时候,方学海联系不上院长了!

    医院不到几天便倒闭了。

    方学海不甘心,自己的一切都在这个医院,医院没了,自己也就一无所有了。

    ‘院长肯定还在医院里,我要找到他!’

    ‘让他兑现之前的诺言!’

    ‘不然,我就把这些事情抖露出去!’

    ...

    记事本的内容到此戛然而止。

    叶明哲将记事本翻到第一页红字处。

    ‘这句话,多半是院长写的了。’

    ‘方学海死后变成了最弱的执念,甚至还被困在了一个狭小的书柜里。’

    ‘看来...这个院长...很有气势呐...’

    这个时候,叶明哲耳边传来了手机的声音。

    “【死亡量化】任务更新!”

    “消灭院长!”

    ‘消灭院长...不是杀死...而是消灭...’

    ‘院长有可能不是活人!’

    ‘但是,这任务表明他目前肯定在这所医院的某一个地方。’

    ‘那个红衣小女孩又跟这所医院...或者院长...有什么关系呢?’

    叶明哲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方学海的记事本就这么放在了沙发上。

    科学院和神学会都不管这里的事情。

    他也没什么兴趣做:向大众揭露保健院邪恶真相的这类事情。

    就让这个记事本,在沙发上等待下一位有缘的正义使者吧。

    叶明哲径直朝这栋大楼的七楼走去。

    方学海的记事本上,也记录了一些,关于那个张家怀孕跳楼的大媳妇的事情。

    叶明哲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或许跟任务【生而为错】有关联。

    因为两者之间有一个共同点。

    714病房。

    ...

    一路走到七楼,叶明哲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他居然没有遇到一个执念!

    ‘没意思,按理说这医院的执念应该有不少才对,怎么现在都像藏起来了一样。’

    来到714病房,叶明哲直接走了进去。

    这栋大楼算是整个医院设施配置最好的一栋了。

    714病房是一个单人间,病床居然是家居式的豪华大床。

    大床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婴儿床,里面还有不少儿童安全玩具。

    壁挂电视、空调、饮水机、厨房、独立浴室...

    各种配套设施,家用电器简直是一应俱全。

    ‘任务提示是找一封信。’

    叶明哲回想了一下,开始在房间内搜索起来。

    ...

    ‘奇怪,这房间就这么大,怎么找不到那封信?’

    叶明哲略一思索。

    突然!

    他身上无数血线开始在整个房间蔓延。

    每条血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眼睛。

    血线就像是要从内部将整个房间包裹住一样,不到一分钟,整间病房就成了漫天‘星星’的血红色。

    叶明哲闭着眼睛,在感受着什么。

    ‘找到了!’

    他睁开双眼,血线飞快地收回。

    ‘这招还真费念力!’

    叶明哲走向婴儿床,拿起一个青蛙玩具。

    这青蛙玩具是用安全塑料制成的,跟普通的青蛙一般大小。

    叶明哲将手伸进青蛙的嘴里。

    ‘原来在这!藏得倒是不错!’

    看着手中被卷成圆筒的信件,叶明哲笑了。

    阴冷的气息倏然而至!

    他突然感觉脖子凉凉的。

    有什么东西正紧贴在叶明哲的身后?!

    叶明哲全身绷紧,随时准备出手。

    他的后脑勺出现了一只眼睛,看清了身后的一切。

    竟然是之前在小广场碰到的,那个扭曲女鬼!

    她就这么突然出现在叶明哲的身后,两者之间距离近得几乎没有空隙!

    阴冷的气息就是从扭曲女鬼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她依旧是之前那个怪异的姿势,偏着自己有些凹陷的头颅。

    叶明哲转过身,两人近在咫尺。

    “你找我有事?”叶明哲淡淡地开口问道。

    扭曲女鬼的红线比之前弱了许多。

    “生女儿不可耻...坏男人都该死...”

    扭曲女鬼又开始重复这句话。

    “这东西是你的?”叶明哲拿着信件继续问道。

    扭曲女鬼并没有回答。

    忽然!

    女鬼周身出现雾气,叶明哲赶紧后退了几步。

    仅仅是眨眼之间,雾气就彻底将女鬼笼罩。

    随即,这团雾气涌向叶明哲手中的信封,连带着女鬼,彻底消失不见了!

    信封变成了血红色!

    ‘她...附身到这信里去了?!’

    “【生而为错】任务更新!”

    “将这封信送至张家!”

    熟悉的声音在叶明哲耳边想起。

    这还是叶明哲第一次在直播任务中,遇到要在直播地点之外完成的任务。

    他将这封信放进背包夹层,然后走了出去。

    叶明哲看了时间。

    凌晨4点11分。

    ‘慕学姐还没有找到,也还有三个任务没有完成,得抓紧时间了。’

    到目前这种状况,叶明哲对慕伊情还活着几乎不报什么希望了。

    但是,凡事总得有个交代,事到如今,总要完成直播任务才行。

    将这栋最豪华的大楼搜索完毕之后,叶明哲并没有收获什么线索。

    ‘整所医院我现在都搜索了个七七八八,却并没有发现慕学姐。’

    ‘那个大怪物也一次都没有见过。’

    ‘慕学姐可能在院长藏匿的地方。’

    ‘可是院长躲在哪里呢?’

    叶明哲一边走一边思考。

    他将所有的事情都在脑海里再过了一遍,分析着其中的关联。

    ‘只有那个地方,只有那个地方是最违和的,再去查看一遍。’

    叶明哲朝医院后山走去。

    他要去查看那片坟场。

    再次站在这片诡异的坟场前,叶明哲的眼睛不停地来回扫视。

    他走到一块墓碑前,将手搭了上去,双目盯着墓碑,瞳孔微微放大。

    【追溯】:无名墓碑,似乎跟埋葬的人一点也不搭。

    ‘追溯显示的额外信息有些奇怪,这块坟地果然有问题!’

    叶明哲走向另一块墓碑。

    【追溯】:无名墓碑,到底属于它们哪一个?

    【追溯】:无名墓碑,埋葬的家伙似乎不见了。

    ...

    【追溯】:无名墓碑,开启暗门的机关。

    ‘找到了!’

    叶明哲开始仔细地查看这块墓碑。

    就是一块普通的青石板,半埋在黑色泥土里,一面还刻着一个“奠”字。

    推、拉、提、扯...

    终于,在叶明哲重重地踩了上去之后,这墓碑又陷下去三分之一。

    “哐~”

    像是什么东西被打开的声音。

    声音是从旁边的屋子里传来的!

    叶明哲进入房间。

    房屋最里面的左边角落里,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这机关还真是有点意思。’

    叶明哲无视了满地的人头,径直走到洞口处。

    石阶向下,延伸至黑暗深处。

    不过这点黑暗对现在的叶明哲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看到石阶的尽头,有一扇石门。

    ‘还挺复古的。’

    叶明哲毫不犹豫地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