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10章:【一字谈】与【不可违背的神谕】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在之前花千语为他收集的23个校园传说中,这部摄影机算得上是排名前三的邪门物品。

    和这部摄影机有关而死去的人,数量多达近百名!

    最关键的,也是最可怕的...

    是至今也没有人知道原因!

    叶明哲盯着那个拿摄影机正在拍摄的家伙。

    观其衣着打扮,是山庄的服务员。

    他拿着那部摄影机正到处拍摄。

    不过...叶明哲发现...他的关注点都在台上,那位正在发表演讲的张幻身上。

    ‘这玩意难道是张幻的?’

    因为很明显,这服务员是受人吩咐才这样录像的。

    无聊而又商业的致辞结束之后,张幻宣布晚会正式开始!

    叶明哲看了下时间。

    晚上7点30分。

    张幻话音刚落,就有一拨端着精致托盘的服务员走进了大厅。

    托盘上放置的,是造型各异的怪诞面罩。

    宾客们纷纷挑选自己喜欢的面罩戴上。

    很快,整个大厅就变成了一群衣着华丽的“妖魔”聚会。

    叶明哲简单地数了一下。

    加上山庄的工作人员,此刻,整个大厅差不多有一百来人。

    ‘这应该是山庄九成的人数了。’

    叶明哲和花千语也选了一个面罩戴上。

    大厅的灯光昏暗,诡异的音乐正在缓缓地播放,很有万灵节之夜的气氛。

    张幻也戴上了面罩,他走下演讲台,朝花千语的位置走来。

    ‘看来千语的位置一直是被锁定的。’

    张幻来到花千语的面前,叶明哲主动地站在了花千语的身后。

    张幻十分绅士地朝花千语伸出手:“千语,我能有这个莫大的荣幸,请您跳第一支舞吗?”

    作为山庄的主人,张幻自带聚光灯效果。

    此刻,大厅里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

    花千语浅笑嫣然,向张幻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

    两人走向了舞池。

    诡异的音乐瞬间变成了抒发爱情的音符。

    张幻和花千语此时此刻就是被众星衬托的那一对明月,散发着璀璨光芒。

    而叶明哲呢?

    他一直在盯着那个拿摄影机的服务员。

    ‘这家伙一直用那个邪门东西对着两人拍。’

    ‘看来...这摄影机不像是张幻的呢...’

    ‘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这摄影机的来头?’

    一曲舞毕,花千语正准备离开舞池。

    就在这时,整个大厅的灯光突然变得明亮辉煌,一首充满爱意的伴奏再次响起。

    一道甜甜的声音,唱起了歌!

    “或许爱得还不够坦白,没有你的世界只有崩坏。”

    “沉睡是我最幸福的安排,梦中会有你对我的关怀。”

    ...

    当大家看到出现在演讲台上的歌唱身影时。

    人群立马沸腾了起来!

    “苏晓暖!”

    “张总真是太牛了!竟然能让苏晓暖来为他的告白助力!”

    “苏晓暖本身就是张总旗下的艺人,这很正常好吧。”

    ...

    伴随着苏晓暖甜美的歌声,一众宾客都仿佛是被浓浓的爱意所包围着。

    一名服务员拿出一大捧红玫瑰,将它递给了张幻。

    张幻手捧玫瑰,随即单膝跪地。

    他深情款款地抬头望着花千语,动情地说道:“千语!从我第一次见到您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这一辈子,您就是我唯一的妻子。”

    ‘妻子不是唯一难道是唯二的?’

    张幻继续说道:“我是一个很腼腆含蓄的人,是否组织这一场告白,我曾经考虑了很久。”

    ‘搞这么大的排场,你他喵跟我说你腼腆?!’

    “但是!对您最浓烈的爱给了我无穷的勇气!所以,我还是决定向您正式而隆重的表达我的心意!”

    张幻将玫瑰递前了一步,大声说道:“千语!和我在一起吧!”

    “我保证!一定会给你幸福!!!”

    ‘嘁!’

    “答应他!答应他!”

    ...

    “在一起!在一起!”

    ...

    叶明哲分明看到,人群中首先起哄的,是张幻的人。

    ‘套路!’

    大厅的气氛瞬间变得热烈!

    苏晓暖的歌声已经停止,许多人也跟着喊了起来。

    “答应他!答应他!”

    “在一起!在一起!”

    “亲一个!亲一个!”

    ...

    花千语的脸上全是惊讶!

    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惊吓...

    不过,她却伸手了!

    是的,好像是要伸手拿玫瑰?

    花千语答应了吗?!

    所有人都很好奇、激动、紧张...

    张幻更甚!

    ‘千语!你终于要答应我了吗?’

    ‘看来...我没有必要使用之后的计划了...’

    只有叶明哲,脸上似笑非笑。

    “哎哟!”

    花千语忽然痛呼一声!

    “哎哟!”

    花千语捂着肚子,面色痛苦,有些摇晃。

    大家懵逼了,张幻也愣住了。

    叶明哲心里一笑:‘该老子出场了!’

    “花姐!花姐你怎么了?花姐!”

    叶明哲冲进了舞池,很是自然地扶助了花千语。

    “花姐,你怎么啦?”

    花千语痛苦地都说不出话来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腹部。

    “花姐,你又岔气了?”

    “岔气?!”

    全场懵逼。

    “张总,花姐岔气了,麻烦你赶快找个房间让她休息一下!”

    张幻这才回过神来:“噢!噢!快来两个人!扶千语去房间里休息!”

    两名女服务员赶紧上前,搀扶着花千语离开了大厅。

    “小叶,你说千语岔气了,我没太听懂。”

    张幻站起身,将玫瑰花递给服务员。

    刚才那一幕,他就算刹车踩断了也绝对没有想到。

    “花姐最近就有这个毛病,一遇到情绪波动太大,就容易岔气。”

    “张总,我们还是先跟上去看看花姐怎么样了,咱们边走边说。”

    两人结伴而行,急匆匆地离开了舞池。

    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

    苏晓暖望着叶明哲离开的方向。

    随即,她又看了看自己黑色手机里剧烈反应的幸运占卜卡。

    心中狂喜!

    ‘长寿面!我找到你了!!!’

    ...

    “估计是张总给的惊喜太大,花姐一时情绪难以自控,这才突然岔气了。”叶明哲边走便说道。

    “这个岔气?具体是个什么意思?”张幻问道。

    叶明哲随即给他解释了一大堆...真假难辨的胡说八道。

    听完叶明哲的解释,张幻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所以说啊,这岔气的事情可大可小,还是稳妥一点的好。”

    两人来到客房,花千语正躺在床上休息。

    张幻率先走到床边,满是关心地问道:“千语,您没事吧?”

    “没事...休息一会...一会就好了...”花千语的声音有些虚弱。

    叶明哲悄悄地在张幻身后对他说道:“张总,看花姐目前这个样子,我估摸着...得休息个把小时才行。”

    “这样啊...”

    就在张幻正打算着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

    张幻看了一眼号码,眼神中快速地闪过一丝烦躁。

    “千语!那你先好好休息!一会我再来看你!”

    说着,便又急匆匆地走了。

    “你们也下去吧。”花千语对两位女服务员命令道。

    房间里只剩下花千语和叶明哲。

    两人互相看着,偷偷地笑了起来。

    “我去关门。”

    叶明哲将房门掩上,再次回到床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花千语哪还有刚才病恹恹的样子。

    她此刻神采奕奕地看着叶明哲,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你这个主意不错!”

    叶明哲笑着摆摆手:“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花千语很是放松的躺在床上。

    她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开心地说道:“终于可以清净一会了。”

    叶明哲靠在椅子上,正操作着黑色手机。

    “【搭配肥皂剧的黑啤酒】”

    “效果:饮用者可以承受一次致命攻击(雨夜为2次),但却会非常惧怕阳光。”

    “备注:蒂米每天下午都为他的父亲买一箱,糟糕的口感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在暴风雨之夜饮用更佳噢!”

    ‘这玩意分着喝会有效果吗?’

    ‘算了,还是别赌了。’

    ‘使用!’

    黑色背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叶明哲的脚边。

    “呲~~”

    叶明哲拉开背包拉链。

    花千语闻声转过头:“咦?你什么时候把背包放在这里的。”

    “就刚才啊!”叶明哲忽悠道。

    “刚才?你刚才背着包包吗?我怎么没看到?”

    “哎呀,你当时入戏太深,没注意到吧。”

    叶明哲从背包里拿出一罐啤酒。

    正是他刚才换出来的【搭配肥皂剧的黑啤酒】!

    这东西是他昨晚转出来的。

    “你这是什么饮料吗?”花千语坐起身,好奇地看着叶明哲手里的小罐子。

    “这是黑啤酒!来,你把它喝了!”

    “汽~~”

    叶明哲起开拉环,把啤酒递给花千语。

    花千语一脸懵逼:“你现在...让我喝酒?我正在来大姨妈呐!”

    “这酒就是专门克制各种大姨妈并发症的,你之前吃了冷饮和辛辣的食物,我担心你之后会有痛经等不适症状。”

    “这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少女之友黑啤酒】!只有这一罐呢!”

    “快把它喝了!”

    花千语接过啤酒:“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扯淡呢?”

    随即,她将鼻子凑到瓶口闻了闻:“噫~~这闻起来怎么怪怪的,好像有股臭味!”

    “叶明哲,你不是坑我的吧?”

    “我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只是披着啤酒外衣的良药!”

    “乖!快把它喝了!”

    花千语见叶明哲不像是恶作剧,便捏着鼻子,闷头喝了下去。

    “咕噜~咕噜~”

    “咳...咳...”

    花千语满脸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这东西实在是太难喝了!”

    叶明哲从花千语手里拿过易拉罐摇了摇:“不错!确实喝完了!”

    “良药苦口嘛,这个棒棒糖奖励你的!”

    说着,叶明哲将一个造型怪异的棒棒糖递给了花千语。

    嘴里味道怪怪的花千语赶紧拿过棒棒糖放在嘴里。

    “唔!这个棒棒糖的味道不错!”

    ‘当然啦!这可是我目前唯一一个,没有副作用的卡牌物品!’

    “【卡拉吉米的超级棒棒糖】”

    “效果:提升使用者的身体素质,略微降低执念对使用者的关注度。

    “备注:棒棒糖使我充满力量!就像是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

    见花千语靠在床上吃着棒棒糖,叶明哲的心里也算安稳了一些。

    ‘我的预感一直很准!’

    ‘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执念的迹象。’

    ‘不过,整个山庄的人,现在都应该被那部摄影机给缠上了。’

    ‘这两样东西下去,千语的生存能力也算是提高了一大截。’

    ...

    两人在房间里闲聊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

    而此刻的直播间,水友们居然正在自发的进行比赛?

    菊花拧瓶盖【残念】:“各位!各位!我们来玩一个情景演绎比赛怎么样?”

    “什么玩意?”

    菊花拧瓶盖【残念】:“这个比赛的名字就叫做:秋鸣山之客房奇谈!”

    “听起来好刺激的亚子!”

    “大神快说说具体怎么玩?”

    菊花拧瓶盖【残念】:“很简单!我们采取两两一组,分别扮演主播和那个躺在床上的美美哒妹子!”

    菊花拧瓶盖【残念】:“然后,彼此进行情景对话!字数用得越少,表达的意思越多的一组胜利!”

    婚前拦路虎:“不就是一字谈吗?我超擅长的!”

    婚后救世主:“米兔!楼上组队!”

    菊花拧瓶盖【残念】:“大家都是裁判!”

    “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我要玩!我要玩!”

    “我也要玩!谁和我一组!”

    “这比赛,让我想起了以前参加过的奇葩短文大赛!”

    “楼上的!我也参加过那个比赛!你参加的是第几届呀?”

    “我那届第一名叫做《网》!”

    “哦,那我们不是一届的,我那届的叫做:秃驴!休想和贫道抢师太!”

    ...

    直播间的比赛在友好而又热烈的气氛中进行。

    很快,便来到了最后的决赛!

    婚前拦路虎:“昆?”

    婚后救世主:“帘。”

    婚前拦路虎:“哦?”

    婚后救世主:“否。”

    婚前拦路虎:“窜?”

    婚后救世主:“来。”

    婚前拦路虎:“末?”

    婚后救世主:“未。”

    婚前拦路虎:“木?”

    婚后救世主:“太。”

    婚前拦路虎:“天?”

    婚后救世主:“丶。”

    ...

    菊花拧瓶盖【残念】:“我现在宣布!第一节秋鸣山比赛的冠军就是!!!二婚组合!!!”

    “878787878787”

    “一脸懵逼,完全看不懂!”

    “一目了然,还有救吗?”

    “求翻译!!!”

    “尔等弟弟!居然看不懂!哈哈哈!”

    “一股智商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神秘组织小黄帽【残念】:“现在下单,免费在线翻译!”

    无所不能小蓝帽【残念】:“同上!新开业还便宜一块钱!”

    叶明哲其实也在偷偷地观看直播间弹幕。

    此刻他嘴角抽抽,满脸黑线:‘这些水友,全他喵的是禽兽啊!’

    ...

    “嘭嘭嘭!”

    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叶明哲起身去开门。

    “张总特意让我来告诉花小姐,今晚的特别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还请花小姐过去!”门外的女侍微笑地说道。

    “花小姐现在还有些不舒服,活动的话...”叶明哲欲言又止,同样微笑地看着对方。

    ‘这山庄充斥着诡异,能不活动就别活动。’

    “张总说了,若是花小姐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那便一直等着她,又或者,把活动地点改在这里也行的!”女侍继续说道。

    “这...”

    “走吧!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花千语已经从床上下来,走到了门口。

    “二位请跟我来!”

    女侍在前面带路,叶明哲拿起背包,和花千语一起跟在她后面。

    ‘什么鬼活动?还可以换到客房来进行?’叶明哲的心里有些好奇。

    三人乘坐电梯上了城堡顶层。

    电梯门刚一打开,叶明哲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了。

    完完全全的哥特风布置,这一层简直就像是魔鬼的小屋。

    人体骨架款式的大型落地台灯、骷髅头鬼眼壁灯、被剖开的大肠沙发、火葬场焚化间壁炉、带血的皮革地毯...

    充满了怪诞元素的物品,在这里随处可见!

    ‘这一层才是真正的万灵节主题会场呐。’

    在穿过了好几个房门之后,三人来到了一个恐怖元素更加浓厚的大厅。

    “祝两位玩得愉快!”女侍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大厅正中,围在一起的沙发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张幻见花千语到来,赶紧起身招呼道:“千语来了!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要是不舒服,你就先去休息,我们等你恢复好再玩也没事的。”

    叶明哲心里冷笑:‘这比还真是阴险呢...’

    “没事!我已经好了!”

    “那太好了了!这个游戏要是少了千语!那我的乐趣就少了大半呢。”

    ‘游戏?’

    张幻说着就要拉花千语的手,让她跟自己坐一块。

    花千语巧妙地避过,坐在了向宁还有独孤雨的中间。

    “千语!怎么样!身体还好吧?”向宁‘关切’地问道。

    “已经好多了!大家聚在这里是要干什么呢?”

    “不知道呀,我们都是被张幻叫过来的。”独孤雨开口道。

    ...

    张幻这时看向叶明哲:“小叶,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玩呀?”

    “张总,你们玩的...那肯定都是高大上的东西,我一介凡人,多半Hold不住的。”

    自从惊魂诡校之后,叶明哲就不喜欢和别人玩游戏,特别这还是在直播中。

    直播场景中的游戏,哪有那么容易玩的。

    可就在这时,手机提示音居然在耳边响了起来!

    “恭喜!主播已触发特殊任务:【通灵游戏!】”

    “完成【通灵游戏!】,花千语的死亡危机-1,主播在直播完成后,将额外获得5积分!”

    张幻见叶明哲有些犹豫,便继续问道:“真不玩?”

    叶明哲笑道:“既然张总一再盛情邀请,要是我再拒绝,那就是不给张总面子了!好!那我就给各位充当个陪衬,打个酱油了。”

    “这小子谁呀?还挺逗的。”

    “听说是花姐的助理。”

    “噢...”

    “好帅...”

    花千语那里已经坐不下了,叶明哲刚想绕到另一边,男生多的地方找个位置。

    “坐这吧,我这还有一个空位。”女生的声音温柔又甜美。

    叶明哲循声看去,有些惊讶。

    居然是苏晓暖在跟他说话。

    ‘叶助理,坐这呗!’苏晓暖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叶明哲也不矫情,便直接坐在了苏晓暖的身边。

    “你好!叶明哲!”叶明哲自我介绍道。

    苏晓暖甜甜地一笑:“你好!苏晓暖!”

    “苏小姐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久仰久仰!”

    “喔?你认识我?”

    “修罗市有不认识你的吗?”叶明哲笑道。

    ...

    就在众人闲聊的时候,张幻开口了。

    “各位!今天是万灵节之夜,而接下来的活动!才是本次晚会的重头戏!”

    “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的人,平时人前人后,人五人六,表面上绅士得体,实则很多都是衣冠禽兽。”

    “哈哈哈!张总!你还蛮幽默的!”

    在场的男生都哈哈大笑起来。

    叶明哲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每一个人。

    ‘现在坐在这个大厅里的,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应该是修罗市最高层圈子的年轻人了。’

    叶明哲数了数,全场一共有17个人。

    只不过,他认得的人,连一半都不到。

    张幻继续说道:“我想大家平时想必都跟我一样,压力特别大!所以,这次的特别活动就是专门为各位减压的,大家可以在这个游戏中尽情的释放自己,展示自己。”

    “而且,这个游戏可能还会...增进和异性之间的感情哦!”

    说到这,张幻有意无意地看了花千语一眼。

    最后这句话算是彻底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这么神奇?!”

    “不会是...真心话...大冒险那种游戏吧...”

    “说不定是国王游戏呢...嘿嘿...”

    ...

    见已经将众人的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张幻便打开了沙发前那个像棺椁一样的大茶几,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大盒子。

    “这是什么?”

    大家都好奇地围在了棺椁茶几周围。

    张幻将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块折叠的黑底暗纹木板和几个像扑克牌一样的黑色盒子。

    他先将折叠的木板打开,这木板居然刚好铺满整个茶几表面。

    木板四周的边框上划分了许多小格子,每一个格子上面都有一个数字。

    一共有22个。

    木板中间则是分成了三个部分,一起拼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三角形的正中,有个六芒星形状的凹槽。

    三个部分里面,每个部分都写着几个字。

    分别是【真心话】、【大冒险】和【神秘事件】!

    “这个...看起来真是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有人说道。

    张幻笑了笑:“这款游戏名叫【不可违背的神谕!】,乃是巫师时代流传下来的一款占卜游戏,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它搞到手的。”

    “你们可以把它当作是真心话大冒险和国王游戏的综合桌游。”

    “下面,我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玩法!”

    “这款游戏最多可以有22名参与者。”

    “每一位参与者都会拿到一个身份牌,而身份牌上的数字,便代表了你在这块黑木板上的位置。”

    “鉴于我和大家都是第一次玩,一会身份牌就按照每个人身前的数字发放。”

    接着,张幻将其中一个黑色盒子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一叠黑色的卡片。

    叶明哲发现这个盒子上面和卡片上都印着...似乎是...一张嘶吼的嘴?

    张幻将这些卡片放在了【真心话】的位置。

    紧接着,他又将另外一个黑色盒子打开,里面依旧是一叠卡片。

    这盒子和里面的卡片背面,印的都是一只可怕的鬼爪!

    张幻将它们放在了【大冒险】的位置。

    最后一盒,印着一个大大问号的卡片组,则被他放在了【神秘事件】上面。

    这时,张幻又拿出了一个李子大小的骨制骰子。

    居然是22面的!

    ‘这玩意怎么做出来的?’

    “一会各位拿到身份牌之后,我们便可以开始游戏。”

    “每一轮游戏的开始,都是首先向这个六芒星凹槽内掷骰子。”

    “骰子掷完之后,最上面的数字对应的,便是接下来要玩游戏的人。”

    “骰子也会在显示数字之后,随即产生变化。”

    “若是数字变成了嘴巴,那被选中的那个人就要抽一张【真心话】位置的卡片,并且按照卡片上面的要求完成任务!”

    “若是数字变成鬼手,则是抽取【大冒险】的卡片,同样的,也要按照卡片的要求完成任务。”

    “被抽中的人若是无法完成又或者是不想完成卡片上的任务,那他就要再抽一张【神秘事件】的卡片。”

    “规则就是这样,大家还有疑问吗?”

    马上就有人问道:“张幻!你这个游戏听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说白了不就是几个游戏的综合吗?”

    “对啊?你之前还说可以增进异性之前的感情什么的,我听完你的介绍,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张幻笑道:“噢!我忘记说最重要的一点了!”

    “之前卖给我这个游戏的主人曾经告诉我,他说这个游戏里卡片上的任务,全都十分的诡异,而且,若是不按照卡片要求完成任务,抽取神秘事件卡片的话...”

    “会有特别恐怖的事情发生哦!”

    ...

    “切!张幻!这是你故意吓我们的吧。”

    “我不信!我先看看这个卡片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说完,就有一个男子想要伸手去拿木板上的卡片。

    张幻一把狠狠地抓住了他的手,阴恻恻地笑道:“别这么做!不然,马上就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男子悻悻地抽回手,他被张幻此刻的表情吓着了。

    大厅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哈哈哈!”

    张幻忽然哈哈大笑。

    “怎么样!这个游戏是不是很适合今夜大家一起玩呢?”

    “卧槽!张幻!你他吗刚才吓死我了!”

    “张哥演技炸裂呀!”

    “有人尿了没?”

    “哈哈哈!”

    大家都纷纷笑了起来。

    “我最后再说一句哦!这个游戏一旦开始!想要结束只有三种方法!”

    “第一,所有人都成功完成一次任务!”

    “第二,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的卡片全部用完!”

    “至于最后一种方法嘛...”

    “那就是...玩家全部死亡!”

    因为刚才已经被张幻吓了一次,这次大家都不以为然了。

    “切!张哥!你真当我们是猪吗?还会被你唬一次。”

    “开玩!开玩!谁不玩谁就是胆小鬼!”

    “本来觉得这个游戏没什么,经过张幻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居然来了兴趣。”

    “走起!张哥!快发身份牌吧!”

    “万灵之夜!就要在这种气氛下玩这种游戏,才算没有白过这个节日嘛。”

    ...

    大家纷纷起哄,要求张幻赶紧开始游戏。

    此刻,叶明哲的心里已经是警惕到了极点。

    ‘这个游戏,绝对会出人命!’

    ‘张幻...不会是神选者吧...’

    张幻开始分发身份牌,因为选择了就近一致原则,所以大家的身份牌数字就是身前的。

    叶明哲身前的木板数字是13,。

    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黑色卡牌,上面画着一个惊恐的男人,头顶上的数字“13”格外的引人注目。

    叶明哲瞟了一眼坐在他左边的苏晓暖。

    她手里的卡牌是数字“14”,上面画的是一个惊恐的女人。

    ‘巧合吗?’

    他和苏晓暖坐的是二人座沙发,所以叶明哲的右边并没有人。

    于是,木板上便空出了数字“12”的玩家。

    “11”是独孤雨。

    “10”是花千语。

    “9”是向宁。

    冷安民是数字“3”。

    张幻是“7”。

    “身份牌已经发放完毕!请大家把自己的身份牌放在身前对应的木板方框里!”

    众人一一照做。

    “好了!既然我是游戏的发起人!那这开场的骰子由我来掷,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

    “张哥掷!”

    “张幻快点扔呀!”

    ...

    张幻拿起骨制骰子,扔向了六芒星凹槽。

    骰子滴溜溜的转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是数字“7”!

    张幻笑道:“运气不太好呐。”

    很快!骰子上的数字“7”发生了变化。

    它变成了一只鬼爪!

    张幻抽了一张【大冒险】位置的卡片。

    他看着卡片,然后念出了上面的内容:“使用猎枪,杀死一名玩家!”

    刚一念完,张幻便把卡片展示给大家看,以表示他没有说谎。

    “用猎枪杀死一名玩家?!这玩笑有点大了吧。”

    “有内味了!这游戏还真是刺激!这才是万灵之夜该有的活动嘛。”

    “可是...我们这里没有猎枪啊?”

    “卧槽!难道你还真想张哥用猎枪杀人吗?”

    ...

    大家议论纷纷,目光都看向张幻,好奇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放弃这个任务?再抽取一张神秘事件卡?

    毕竟,这里没有猎枪嘛。

    张幻诡异的一笑,他的手摸向茶几下面。

    只听到“唰”的一声,像是抽屉被打开了。

    “卧槽!!!”

    坐在张幻旁边的一个男人,眼睛突然瞪得老大!

    “还真有猎枪!”

    只见张幻从茶几下面拿了一把短式双管猎枪出来。

    坐在他身边的两人,瞬间远离了他一些距离。

    张幻站起身,双手端着猎枪,笑道:“接下来,我就要完成任务了噢!”

    “张幻!你来真的啊?!”

    “这是真枪还是假枪啊?”

    “你是白痴吗?张哥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肯定是假枪啦!不过,这样也挺刺激的。”

    “卧槽!我差点就被骗了!”

    ...

    张幻将枪口在人群中移动。

    虽然大家的心里都认为这把猎枪是假的,但还是对枪口本能的产生畏惧。

    张幻将枪口移到了叶明哲的面前。

    叶明哲看着张幻,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张幻也笑了!

    就在这时!

    他突然把枪口移到了另外一个位置。

    “砰!!!”

    枪口冒出刺目的火光!

    一名玩家应声倒地!

    他的头出现了一个缺口,鲜血正疯狂地从脑袋里涌出来!

    地面瞬间被染红了一大片!

    “各位!我完成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