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12章:看不到的罪恶...听得见的死亡!
    “啊?怎么灯又熄了?!”

    “谁?离我远点!”

    “谁都他吗的别碰我!”

    ...

    人群又开始慌乱起来。

    “大家别慌!”

    这是张幻的声音。

    不过在此刻,他说的就是一句废话。

    叶明哲的眼睛迅速地扫视着四周。

    ‘没有执念出现。’

    花千语紧紧地靠着他,苏晓暖也向他靠了过来。

    叶明哲不敢掉以轻心,随时准备发动卡牌。

    “咔!”

    灯亮了!

    这次的黑暗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大家慌忙看向自己周围。

    没有人死亡。

    “刚才估计就是突然短路,大家跟上,我们先赶到楼梯口再说。”张幻见没人出事,也是松了口气。

    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修罗市重要人物的后代,要是再出现几个伤亡,就算是他张家,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就在一行人正准备跟上张幻的时候。

    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梆”的一声。

    重物落地的声音。

    “啊~~”

    有女生尖叫起来!

    “死人了!”

    一颗人头落在了走廊的地板上,圆滚滚的脑袋还在不停地来回摇晃着。

    他的面容恐惧,应该是在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却正文被杀了!”

    “有鬼啊!”

    叶明哲看着死去的那人。

    是4号却正文。

    ‘不对劲!我刚才明明没有看到有执念出现。’

    ‘他是怎么被杀的?’

    人群处在崩溃的边缘,已经有人朝楼梯口没命地跑去。

    “咔嚓!”

    就在这时,旁边公共卫生间的大门被打开。

    庄涵居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欸?你们怎么全都在这里?组团上厕所吗?”

    庄涵见走廊上这么多人,一边说话一边朝大家走了过来。

    “庄涵?!你怎么在这里?!”人群中有人问道。

    “我洗头啊!之前弄了那么多血浆,头发太黏糊了不舒服,这不,弄了好久才弄干净。”

    庄涵扯了扯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离大家越来越近。

    就在他距离叶明哲只有一米左右的时候。

    突然!

    叶明哲猛地抬腿,一脚踹在庄涵的胸膛上。

    庄涵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摔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人群中有人大声质问叶明哲。

    叶明哲嘴角一撇,平静地开口道:“这家伙根本不是庄涵!”

    “不是庄涵?!”

    不等有人继续提出质疑,叶明哲看着躺在地上的庄涵,继续说道:“之前玩游戏的时候,我发现庄涵的惯用手是右手,可是刚才,这家伙下意识使用的是左手。”

    “还有,庄涵的左脸上有一道很浅的伤疤,可这家伙的伤疤,是在右脸上!”

    “最后,也是最明显的一点,之前庄涵假装被杀的时候,被‘轰’了满头血的位置是左边脑袋,可这家伙...“

    叶明哲指着庄涵:“残留的血迹是在右边脑袋!”

    众人闻言,都朝庄涵看去。

    前两点或许大家还不好判断,可是那场恶作剧才刚发生没多久。

    经叶明哲这么一提,很多人都想起来了。

    “真的!他头上的血迹位置变了!”

    “听他这么说,这个庄涵,全部都是左右颠倒的?”

    “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个假庄涵杀了却正文吗?”

    “说不定唐屿也是他杀的!”

    人群议论纷纷,叶明哲却直接朝庄涵走了过去。

    他低声说道:“你上他的身,必然有你的道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想杀我也很难的。”

    “不如这样!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只带一个人走,至于其他的...你随意...”

    “怎么样?”

    从庄涵一出来,叶明哲就发现了他身上有红圈。

    红圈的颜色并不强烈。

    但是,这红圈却有些奇怪。

    它在闪烁,颜色忽明忽暗。

    只不过,最亮的时候也还在叶明哲的承受范围之内。

    这个承受范围,当然是他自己判断的。

    众人见叶明哲敢独自走过去,并且还在和那个假庄涵说些什么,心里都很好奇。

    但是,他们听不见叶明哲到底说了些什么。

    叶明哲见假庄涵站起身来,直接无视了他,朝人群走了过去。

    “谢谢。”

    叶明哲说出这两个字之后,便朝花千语招了招手:“千语!过来!我们回去!”

    花千语虽然不解,但也朝叶明哲这边走来。

    就在她和假庄涵错身而过的时候,花千语紧张到了极点。

    还好,假庄涵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直接走了过去。

    花千语心里松了口气。

    “叶明哲,怎么回事?”花千语走到他身边问道。

    “现在下楼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先回大厅拿点东西。”

    “那个庄涵...”

    “我刚才和它打了个商量,它愿意暂时放过我们两个。”

    “那其他人...”

    “无能为力。”叶明哲说道:“它总得有目标才行。”

    叶明哲和花千语原路返回。

    留下了身后一群不知所措的人。

    “对了!若是我猜得没错的话!再过7分钟,灯就又要熄灭了!到时候,还会死人的!”

    这是叶明哲临别,赠送给大家的忠告。

    在场的人听到叶明哲的这番话,都惊慌起来。

    一部分人见假庄涵越来越近,直接转头就跑,往楼梯间方向逃去。

    剩下的人驻足在原地,他们看向越走越远的花、叶二人,蠢蠢跃动。

    显然是想跟着两人。

    毕竟,叶明哲刚才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

    但是,他们还面临一个难题。

    那就是假庄涵!

    他已经快过来了!

    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

    是21号的袁政!

    一位身材跟韦泽一样高大魁梧的男人!

    他选择冒险一试,想要越过假庄涵追上叶明哲。

    就在袁政刚经过假庄涵身边的时候。

    他直接就被假庄涵拉住了!

    “给我滚!”

    袁政大吼一声,右手握拳就朝假庄涵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他本以为,连叶明哲那样看上去没什么力量的人,都可以一脚踢飞这家伙。

    自己想必也能对付他,至少从他手里逃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拳头破风而至,假庄涵抬手便将袁政袭来的拳头握住。

    “咔嚓!”

    骨裂的声音。

    “啊!我的手!”

    袁政惨叫起来。

    假庄涵一只手抓在袁政的肩膀上,五根手指慢慢地陷入了他的肩膀之中。

    鲜血瞬间染红了袁政的肩膀!

    “啊!”

    袁政惨叫声更甚,痛苦地半跪在地上。

    假庄涵松开了握住袁政右拳的那只手。

    只见袁政的整个右手手掌已经彻底变形,就像是被人捏坏的面团子一样。

    没有一根手指是直的。

    袁政痛苦地大叫,周围的人都吓得不敢动。

    假庄涵抓着袁政的肩膀,将他拖入了公共卫生间里面。

    “砰~”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里面漆黑一片。

    依稀还能听见袁政的惨叫声。

    还待在原地的人又分成了两拨。

    一拨冲向了楼梯间的方向。

    而另一波,则是朝着叶明哲的方向跑去。

    公共卫生间外的走廊又恢复了死寂。

    天花板上的灯光变得闪烁不定。

    人头、血泊、尸体...

    还有一直延伸到卫生间里面的...斑斑血迹...

    ...

    叶明哲回到大厅之中。

    他首先看向棺椁茶几上的木板,目光注视着却正文之前的位置。

    4号方框内,之前代表着却正文身份的卡牌,已经变成了两半!

    叶明哲走了过去,将卡牌拿在手里。

    这张看上去像是被撕掉的卡片,分离的地方刚好是图片上惊恐男人的脖颈处。

    ‘果然没错!’

    叶明哲将卡片放下。

    紧接着,他把代表着自己和花千语的身份牌收了起来。

    他还拿走了苏晓暖的身份牌。

    “叶明哲,你这是在干嘛?”花千语一直跟着他,见叶明哲奇怪的举动,便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什么原因,之前的游戏身份牌与我们的性命绑定了,要是不保管好身份牌,不管我们跑多远,都会被杀死的!”叶明哲解释道。

    “啊?!却正文就是因为这个被杀的?”

    “嗯!”

    “叶明哲...杀人的...是鬼吗?”

    叶明哲看着花千语,点了点头。

    花千语沉默不语。

    “别怕!有我在!不会让千语你受到一点伤害的!”叶明哲笑着说道。

    眼下这种情况,与其安慰,不如切实的许下承诺。

    “嗯...”花千语看着叶明哲:“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呢...”

    “知道那次我在别墅为什么那么紧张吗?”

    “说真的,当时我真的以为是鬼在杀人呢。”

    “毕竟,我曾经亲眼看见过...鬼的...”

    “你以前见过?!”

    叶明哲还真没想到,花千语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嗯,那是...”

    就在花千语继续要说什么的时候,大厅的小门再一次打开。

    几个人影钻了进来。

    其中一人是苏晓暖。

    苏晓暖径直跑向自己刚才的位置,见14号木板上空空如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的卡片在我这。”

    叶明哲说着,将苏晓暖的身份卡递给了她。

    “谢谢!”苏晓暖将卡片塞进了衣服里。

    另外三人看见两人的奇怪举动,都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他们也全都马上照做,将自己的身份卡收了起来。

    大厅里现在总共有6个人。

    剩下的三人是:独孤雨、向宁,还有冷安民。

    “我们现在怎么办?待在这里吗?”花千语问叶明哲。

    “还有不到3分钟,灯光应该又要熄灭了,那个女~鬼~,就又要出手了。”

    叶明哲特意地把女鬼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其他几人听到了叶明哲的这番话,都有些疑惑和害怕。

    唯独只有一人,脸上只有恐惧。

    “向宁,你应该知道唐屿和秦明音的事情吧?”叶明哲突然开口问道。

    向宁没有想到叶明哲会突然向她发问,愣了一下。

    紧接着,她便结结巴巴地回道:“我...我怎么...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还有不到两分钟就要熄灯了,你若现在不说,我怕等一会...你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你什么意思?”

    向宁死死地盯着叶明哲,想要看出些什么。

    可这显然是无用功。

    “只要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情,我可以保证,让你在接下来的熄灯之中不会被女鬼盯上,怎么样?”

    “我...”

    向宁闻言神情不断地变化,似乎在心里做着权衡。

    “你怎么肯定我就知道?”向宁说出了她心里最大的疑惑。

    “很简单!秦明音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在场有好几个人的神情,都出现了奇怪的变化。”

    “这其中就有你,向宁!”

    “而这之后,我们在长廊看见庄涵的时候,你的神情又出现了异常。”

    “就在刚刚,我提到是女鬼杀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害怕和疑惑,而唯独你...只有害怕!”

    “为什么你会毫不怀疑地就相信我说的话?认为是女鬼杀人?”

    “秦明音是个女的!而且,她已经死了!对吧?”

    向宁满脸惊讶地看着叶明哲:“你....”

    后面的话...竟是说不出来了。

    “还有1分钟!你可要想好了。”

    “是命重要,还是所谓的秘密重要!”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现在这点时间根本说不清楚,只要你保证我接下来的安全,我就把秦明音的事情全部告诉你!”向宁终于下定了决心。

    什么形象,什么狗屁秘密,现在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已经有两个人身首异处了,她是不会放过我的!

    “成交!”

    “你...也能保护一下我吗...”苏晓暖这时候站在叶明哲的身边,可怜兮兮地用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好。”

    叶明哲轻轻地拍了一下苏晓暖的肩膀,似乎是在表达自己的善意。

    一滴血,悄无声息地落在苏晓暖的肩头,眨眼之间,便隐没不见了...

    “大家都聚在一起!马上就要熄灯了!”

    叶明哲朝另外几人招了招手。

    六人蹲在两座沙发之间的空隙位置,叶明哲嘱咐道:“一会熄灯之后,不要动,也不要发出任何声音,都听懂了吗?”

    五人全都看向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

    三!

    二!

    一!

    “啪!”

    灯光再次熄灭!

    整个大厅陷入了死寂。

    花千语靠着叶明哲,似乎只有在他身边,才有足够的安全感。

    苏晓暖拉着叶明哲的衣服,也是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叶明哲扫了一眼众人。

    几乎都是低头捂耳的鸵鸟姿势。

    叶明哲打量着四周,观察着大厅的情况。

    一只恐怖的鬼手...忽然出现在木板上!

    只有一只手!

    它就像是撕裂空间的妖魔一样,从黑暗虚空之中,探出一只手来。

    鬼手拿起了木板上的一张卡片。

    只见它锋利的血红色指甲往上面轻轻一划,卡片立马变成了两片。

    ‘又一个人死了...’

    叶明哲看清了卡片上的数字。

    是“16”!

    ‘16号,是顾惜芹。’

    ...

    与此同时的楼梯方向。

    一股血柱冲天而起,血液甚至都溅到了天花板上!

    一名正在高速奔跑的女孩突然倒地!

    她的头...

    掉了!

    ...

    大厅的灯光再次亮了起来。

    叶明哲走到刚才被鬼手划破的卡片位置。

    他拿起卡片,若有所思。

    ‘那只鬼手有些奇怪...应该是第一次杀人的那个女鬼没错...’

    ‘可是...这女鬼和庄涵的红线都很诡异...’

    ‘忽明忽暗...是什么意思呢...’

    “叶明哲!”花千语喊了他一声。

    叶明哲转过身,见大家都看着他。

    “我想,顾惜芹应该是死了。”

    叶明哲扬了扬手中的16号身份牌。

    听到叶明哲的话,向宁越发的害怕起来,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向宁,接下来我们有10分钟的安全时间,你最好把知道的一切赶快告诉我。”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向宁还想挣扎一下。

    毕竟,若是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就算她这次不死,也肯定没法在圈子里混了。

    说不定,连修罗市都会容不下她。

    甚至是...连累自己的父母。

    叶明哲邪魅一笑,他的目光锐利无比!

    “当我说出来的时候,它就已经确定了!”

    “好吧,我告诉你。”

    死亡的威胁和叶明哲给她的压力,最终让向宁选择了妥协。

    “去年的暑假,我借着老爸公司的名义,给修罗市的友爱福利院举办了一次慈善活动。”

    “当时除了我之外,还有顾惜芹、韦泽、却正文和唐屿也参加了。”

    “这家福利院主要是收留一些身体有轻微残疾的3-18岁的孩子。”

    “本来我也是好意的...”

    “可...可谁知道后来发生了意外,福利院里...一个名叫秦明音的女孩...掉进蓄水池...“

    “死了...”

    向宁说到这里之后,便沉默了。

    “说完了?”叶明哲看着向宁:“你最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杀人的女鬼,极有可能就是秦明音!”

    “她是来找你们复仇的!”

    叶明哲的这番话,让向宁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她跑到叶明哲面前,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叶明哲面无表情:“那你就继续说吧,不要再有隐瞒。”

    向宁瘫坐在沙发上,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

    “我真地不是故意要害她的!”

    向宁扯着自己的头发。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秦毅,本来我和秦毅的关系也一直都很好。”

    “我们经常一起聊天,一起和朋友们出去玩,我想着,照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在一起的。”

    “可突然有一天,秦毅变了!”

    “他变得不再合群,变成了孤独的一个人。”

    “我去找他,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却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当时我脑子一热,就向他表白了。”

    向宁说到这里,一脸的苦笑。

    “结果,他拒绝了我!”

    “还把我们之间的联系方式全部删掉了!”

    “我们之前关系那么好呀!”

    “我当然不甘心!”

    “于是,我就偷偷地派人去调查他。”

    “后来,雇佣的私家侦探告诉我,秦毅经常去一个名叫有爱福利院的地方。”

    “那是位于修罗市郊区一个偏僻位置,很小的一所福利院。”

    “我当然很好奇了,秦毅不可能无缘无故去那种地方的。”

    “然后,我就叫私家侦探继续调查。”

    “没过几天,私家侦探就发给我一份详细的资料。”

    “我看过之后生气极了!”

    “原来秦毅去这家福利院,都是为了一个名叫秦明音的女孩。”

    “那个女孩看上去长得还不错,只可惜呐,她是个瞎子。”

    “我居然被一个瞎子给比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于是我就去质问秦毅,问他为什么选择会选择一个瞎子而不选我?!”

    “那个贱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勾引秦毅的。”

    向宁似乎完全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更没想到的是,秦毅居然因为这件事情和我大吵了起来。”

    “最后,他居然还打了我一巴掌!”

    “从小到大,我的父母都没打过我!”

    “秦毅警告我,不准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不然他就要我好看!”

    “哼!为了那个贱货,他居然敢这么对我!”

    “我一定要让他后悔!”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顾惜芹,她跟我一样,那时候也在为感情的事情烦恼。”

    “当时,我和她的心情都很差,便叫了唐屿他们几个一起喝酒。”

    “我把这件事情又告诉了唐屿他们。”

    “唐屿说他有一个好主意,可以帮我出气。”

    “他叫我给福利院捐款,做一个慈善活动,然后我们五个一起去那里‘慰问’‘慰问’。”

    “我当时只想着出气,见唐屿有主意,便全部按照他的吩咐一一照做。”

    “我们五个人到了福利院,然后找到秦明音。”

    “那个傻子,居然以为我们真的是大善人,还拿出自己做的点心招待我们。”

    “那是我吃过最难吃的东西!”

    “那个下午,我们五个一起作弄她。”

    “谁叫秦毅喜欢她呢...可惜...是个瞎子...”

    “我们用涂了粪便的湿纸巾给她擦脸。”

    “还在她喝的水里加了尿。”

    “往她衣柜和被子里放死虫子和死蛇。”

    “.......”

    当向宁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变了!

    很难想象,一个长相如此甜美的女生,内心竟然会这么的丑陋不堪,居然会做出这么多...

    恶毒的事情!

    “看着她哭,我当时心里真的很爽!”

    “估计是因为她知道我们给福利院捐款的缘故吧。”

    “她居然没有反抗,更没有逃走,也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钱真是个好东西!”

    “我告诉她,以后我会经常给福利院捐款,但前提是...她每一次...都会有这么一个令人难忘的下午。”

    “出了气之后,我就和顾惜芹离开了福利院。”

    “可谁知第二天,韦泽偷偷地打来电话告诉我。”

    “说秦明音死了?!”

    “原来,在我和顾惜芹走了之后,韦泽和唐屿他们三个并没有离开。”

    “他们三个先是假装离开,之后又偷偷地返回,藏在了秦明音的房间里。”

    “然后,唐屿趁着秦明音洗澡,清洗身体的时候,侮辱了她...”

    向宁诉说完这一切,便再也没有说话。

    她低着头,依稀能听到低声的抽泣。

    片刻之后,向宁抬起了头。

    泪眼婆娑。

    她看向叶明哲,眼中满是祈求:“叶哥哥!我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你刚才答应过我的!”

    叶明哲闻言一笑:“我是答应过你,保证让你在下一轮的熄灯后能够活下来。”

    “我已经兑现诺言了呀!”

    “可如今...这...是第二轮了...”

    “祝你好运!向宁!”

    “啪!”

    灯光再一次熄灭!

    “啊!!!”

    “别杀我!别杀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黑暗之中传来向宁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叶明哲迅速回到花千语的身边:“别说话,一会灯光再次亮起我们就走。”

    鬼手再次毫无征兆的出现!

    又一张身份牌被切成两半!

    5号!

    韦泽!

    ...

    张幻他们已经跑到了楼梯间。

    但是,因为楼梯间不常用,所以此刻楼梯口被金属栅栏给挡住了。

    “快!大家一起合力把它破坏掉!”

    “砰!”

    “砰!”

    “砰!”

    几个男人用尽全力,不断地用脚猛踹栅栏门。

    韦泽是这群人里面最强壮的,他也在拼命地踹门。

    就在这时,长廊的灯光忽然熄灭!

    慌乱!惊恐!

    黑暗之中,不停地有人在尖叫!求饶!谩骂!

    灯又亮了!

    ‘我没死!太好了!’

    蹲在长廊一角的张幻欣喜不已。

    ‘这灯光是十分钟熄灭一次。’他已经发现了规律。

    张幻站起身,见韦泽正背对着他。

    韦泽双手抓着栅栏门,站得笔直,一动不动。

    “韦泽!我们一起加把劲!出口就在眼前!”

    张幻走到韦泽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梆!”

    韦泽人头落地!

    身体...却依旧站得笔直...

    ...

    大厅。

    向宁捂着头,卷缩在沙发上。

    “别杀我!我知道错了!别杀我!我知道错了!”

    ‘好像是疯了?’

    沙发上莫名多了一些水渍,叶明哲随即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他先是走向大门。

    门依旧打不开。

    “千语,我们现在也去楼梯口那里。”

    另外三人听叶明哲这么一说,都纷纷跟了上来。

    显然他们是准备一路跟到底了。

    叶明哲对此也没有说什么,他直接走向小门。

    花千语看向还在沙发上胡言乱语的向宁,心里有些难受。

    她和向宁,也是好多年的朋友了!

    见叶明哲就要离开大厅,花千语忍不住开口道:“叶明哲...向宁...桌上的那些身份牌...”

    叶明哲闻言转身。

    他望着花千语哀求的目光,微笑道:“我能力有限,其他人,我帮不了...”

    说完,叶明哲直接便转身离开了大厅。

    毫不犹豫!

    另外三人也赶紧跟了上去。

    冷安民见花千语有些愣神,便喊了一句:“花姐!走了!”

    说完便跟了出去。

    花千语恍然大悟:‘叶明哲...也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呢...”

    她也小跑着追了上去。

    ‘对不起...向宁...’

    ‘再见...’

    ...

    花千语追到叶明哲身边,放缓脚步,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她拉了拉叶明哲的衣服。

    叶明哲看着她,见花千语一脸歉意。

    “对不起...”

    “放心!我会带千语你离开这里的!”叶明哲拉着她的手,笑道。

    “嗯。”

    花千语也笑了。

    ...

    喂!现在火烧眉毛了啊!

    你们怎么还笑得出来?

    居然还笑得这么甜?

    太嚣张了!

    ...

    五人再次来到公共卫生间的长廊,停下了脚步。

    距离他们15米左右的长廊对面,也就是公共卫生间的门口。

    正站着两个人!

    是庄涵!

    还有袁政!

    “当!”

    ...

    “当!”

    ...

    “当!”

    ...

    “当!”

    ...

    整座城堡,忽然响起了大钟的声音!

    这是午夜零时的钟声!

    “啪!”

    走廊的灯光突然熄灭!

    ‘怎么回事?!’

    ‘时间明明还没有到!’

    叶明哲看向前方,目光一凛!

    ‘那两个家伙...’

    ‘变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