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14章:午夜诡堡
    “快进电梯!”叶明哲大喊道。

    整个大厅已经漆黑一片,只有电梯内还有明亮的灯光。

    花千语和苏晓暖率先跑进电梯。

    冷安民紧随其中。

    独孤雨距离电梯还有几步之遥。

    刚才她躲在最里面的墙角,以致于现在成了最后一人。

    ‘晚了!’

    叶明哲的眼睛分明看到,在黑暗之中,一个恐怖的女诡,正在独孤雨的身后。

    它,闭着眼睛。

    “你们都别说话!”叶明哲大声地对电梯里的几人喊道。

    ‘这女诡,很有可能是靠声音来判断位置的!’

    ‘熄灯多半只是一种制造恐慌的伪装,好让活人惊慌失措,弄出声响。’

    其余三人闻言,都原地站立,沉默不语。

    叶明哲的每一句话,都曾经是他们活下去的关键。

    现在也是!

    只有独孤雨,她不得不发出声音。

    因为她必须要跑进电梯!

    “独孤雨!快点!”

    叶明哲大声喊道,企图吸引一下女诡的注意力。

    女诡只要稍微转移一下目标,耽误那么一、两秒,独孤雨就能冲进电梯。

    这个时候,叶明哲就有办法将女诡阻止在电梯门外。

    虽然阻挡的时间不会很长,但也足够他们逃命了。

    至于...和女鬼战斗?

    叶明哲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

    此刻的女诡,因为钟声的加持,比之前强了太多!

    特别是那周身闪烁的红线,此刻格外的耀眼。

    “独孤雨!加油!”

    叶明哲又大声喊道,一条血线朝她身后的女诡激射而去,想要帮她一把。

    “嘣!”

    血线瞬间断裂!

    “唰~”

    黑暗之中,传来锐器破空的声音。

    奔跑之中的独孤雨因为惯性冲到了电梯门口。

    她...倒下了...

    没有头!

    血液喷涌到电梯内,溅在了几人的裤子上。

    没有人大喊大叫。

    但他们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槽!’

    ‘腐身召唤卡!’

    一个身高只有1米6,看上去却足足有200斤的光头大汉,突然出现在电梯门口。

    他上身穿着全是破洞的白色背心,下身套着一条卡其色工装短裤,脚踩变形二指拖。

    一身造型跟这个季节格格不入。

    光头大汉背对着大家,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想来,它应该不怕冷。

    仅仅是在原地停留了不到一秒,光头大汉就朝黑暗中的女诡冲了过去。

    ...

    这时候,直播间内,一条毫无存在感的弹幕,默默地飘过。

    光头莽哥【腐身】:“给我自己加油!奥利给!!!”

    ...

    叶明哲赶紧摁下电梯按钮,电梯门缓缓地关上。

    打斗声,从黑暗之中传来。

    鲜血染红了电梯内的地面,众人沉默不语。

    “都打起精神来!别以为我们现在就安全了,我估计,楼下也出事了!”叶明哲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是直达顶层的贵宾专用电梯,所以下一次电梯开门的时候,就是城堡一楼了。

    电梯正在缓缓地下降。

    “那个女诡很有可能是通过声音来寻找猎物,附身庄涵和袁政的诡物则是通过呼吸。”

    “无头怪我暂时没有发现规律,但是它们的速度都很慢。”

    “这是我们目前遇到的三种诡物的一些特点。”

    “所以,一会要是还会遇到它们,大家依照这个特点应对,活下来的几率很大。”

    没有人质疑叶明哲的话。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黑色背包出现在电梯内的一角。

    叶明哲打开背包,龟息口罩赫然躺在里面。

    “千语!戴上!”

    叶明哲把龟息口罩递给花千语。

    这已经是花千语第二次发现这个离奇的黑色背包了。

    而且,这口罩之前不是被张幻抢走了吗?

    叶明哲说过只有一个的。

    花千语将口罩戴上,靠在叶明哲身边。

    没什么好疑惑的,在这满是诡物的城堡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吗?

    紧接着,叶明哲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件黄褐色的连体外套。

    这是他前一晚抽到的。

    “【杰克的连体病号服】”

    “效果:降低使用者被诡物追踪到的几率,减少身体灵活度。”

    “备注:要不是我摔了一跤,我铁定能够逃掉!”

    “苏小姐,这衣服可以降低诡物对你的注意力,你穿上吧。”

    虽然不知道苏晓暖为什么会替自己挡枪。

    但是,她确实这样做了!

    叶明哲不认为苏晓暖会知道那把枪的秘密。

    所以,对于她的“救命之恩”,叶明哲打算现在就还她这个人情。

    令人没想到的是,苏晓暖居然拒绝了!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有连体衣恐惧症。”苏晓暖解释道。

    ‘额...’

    叶明泽看向冷安民:“你有恐惧症吗?”

    “我没有!”

    冷安民迅速地接过连体服,马上把它套在了身上。

    此刻的他...看上去...有点像精神病人...

    “谢谢!”冷安民感激地说道。

    叶明哲笑了一下。

    毕竟是冷凝月的弟弟,他多少还是会关照一下的。

    “千语,让我看看你脖子上的伤。”

    “唔!”

    戴着口罩的花千语,说话有些嗡嗡的。

    “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现在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了,暂时没什么问题。”

    “一会到了一楼...”

    叶明哲开始给几人说一些事情。

    就在他们静静地等待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顶层的大厅内,也正在发生一些事情。

    杀死独孤雨的女诡已经不见了。

    但是张幻,此刻依旧站在大厅里。

    忽然,他脚边的灯泡碎片中伸出了一只手!

    不过几秒,一个人影便从这一堆玻璃碎片中钻了出来。

    竟然是庄涵!

    庄涵看着张幻,眼里有些疑惑。

    “张幻...张幻...报仇...报仇...”

    张幻面无表情,只是阴恻恻地吐出了几个字:“我也要报仇...”

    这分明是女人的声音!

    庄涵不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张幻。

    张幻也看着他,阴冷地说道:“等到天亮...我们一起去张家...”

    ...

    “叮!”

    “哐当~”

    电梯大门打开,几人终于是到了一楼。

    电梯外漆黑一片,就像是恐怖的怪物张开了如同黑洞一样的巨口,等待着猎物们的到来。

    叶明哲观察着外面的走廊。

    没有发现执念。

    只不过,过道两边的墙壁,似乎多了一些涂鸦。

    “走...”叶明哲低声说道。

    他给了每人一根小手电。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声音和呼吸,才是诡物找寻他们的关键。

    叶明哲有夜视的能力当然无惧黑暗。

    但是,其他人却没有。

    让他们摸黑前行,很难。

    在叶明哲的带领下,四人小心地跟在后面。

    阴冷的气息,一直笼罩着他们。

    叶明哲看向走廊两边的墙壁,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画...好奇怪...’

    画作选色夸张,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感。

    图案线条简单,只是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

    恐怖画面!

    跳楼!爆头!上吊!溺死!钉刑!腰斩!火刑!

    长长的走廊墙壁上,全是这些惊悚的画面。

    循环往复,似乎...没有尽头。

    “这些画...我好像在哪见过...”紧靠在叶明哲身后的花千语,突然低声说道。

    “你见过?!”

    叶明哲意外地看了一眼花千语,问道:“你再好好想想,在哪见过,这可能是我们离开这里的重要线索。”

    花千语努力地回忆着,最后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具体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肯定,我之前一定见过这些画。”

    “这些是《疑窦之物》那部电影里7分钟左右时间,在死亡走廊上出现过的画作。”苏晓暖忽然说道。

    “对!我想起来了!我就是在《疑窦之物》里面见过这些画!”

    ‘《疑窦之物》?那部惊悚片?!’

    叶明哲这才回想起来,下午看到的那部摄影机,不就是之前拍过《疑窦之物》的吗?

    ‘那部摄影机非常邪门,难道我们如今是在它的世界里?’

    “看不出苏小姐胆子这么小,竟然还是一名诡片爱好者,连具体时间段的电影画面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苏晓暖当然明白叶明哲这番话的意思。

    她解释道:“我是一个演员,之前也拍过一些诡片,《疑窦之物》作为惊悚系列的经典之作,很有借鉴意义。”

    “为此,我反复看了很多遍,所以才记得这么清楚的。”

    ‘这样吗...’

    四人已经安全的走了一大段路,墙壁上描绘着七种死法的恐怖画作一直在不断地循环,时刻给人不安的感觉。

    “别动!屏住呼吸!”叶明哲忽然低声说道。

    因为他看到前面的拐角处,有三个像庄涵一样的家伙!

    而那三个家伙头顶的天花板上,还挂着一个女诡!

    就是那个刚刚杀死了独孤雨的恐怖女诡!

    ‘它居然下来了!’

    “别关手电筒,那声音太大了。”叶明哲又提醒了一句。

    就在这时,女诡和那三个像僵.尸一样的家伙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朝叶明哲他们这边靠近。

    花千语躲在他身后,两人都蹲在走廊边。

    叶明哲轻轻地将花千语的脑袋按在自己背上,不想让她看见过来的几个诡物。

    苏晓暖蹲在走廊的另一边。

    她一直拿着手电筒追踪着几个诡物的行踪。

    这些家伙还真的都对光线没有任何反应。

    冷安民反应慢了一拍。

    此刻,他正靠着墙边站着,丝毫不敢乱动,更别说蹲下了。

    他怕蹲下会发出声音。

    它们过来了!

    天花板上的女诡就像蜘蛛一样快速地爬行着。

    它甚至都没有停留,就直接穿过了叶明哲他们所在的位置。

    可另外三个诡物就不一样了。

    它们有些慢。

    所以,冷安民和苏晓暖都必须一直憋着气。

    这些家伙越慢,他们两个人的处境越危险!

    三个诡物终于走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好臭!!!

    “呃...”

    “呃~”

    这几个家伙嘴里还发出“呜呜呃呃”的声音。

    “啪~”

    其中有一个家伙,脸上挂着一幅眼镜,正一边走一边流口水。

    它没有下颚!

    猩红的舌头一直在不停地乱窜,时不时的有一滩黏液落在地上。

    “呃...”

    叶明哲现在还真是佩服苏晓暖,她居然一直在用手电筒照着这三个家伙。

    ‘看你还能装多久。’

    从三个诡物的衣着来看,他们之前都应该是这里的员工。

    ‘不仅是顶层,恐怕现在整座城堡都变成了诡物的乐园。’

    ‘到底是因为游戏,还是因为那部摄影机...’

    诡物们蹒跚地走过了叶明哲和花千语所在的位置。

    苏晓暖的手电就像是聚光灯一样,一直紧随着它们。

    它们也经过了苏晓暖的位置。

    没有下颚的诡物走到了冷安民的身边。

    他们一样高!

    “呃~”

    无颚诡物经过冷安民身边的时候,碰到了他的连体服,发出“唰”的一声。

    它转头看向冷安民的方向,舌头乱颤。

    突然!

    天花板上垂下如瀑的黑发,紧接着,一张恐怖的女人脸,倒着出现在冷安民的额前。

    那女诡又回来了!

    冷安民额头上全是冷汗!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这么看着自己额前的女人脸,眼皮都不敢眨。

    ‘走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冷安民在心里哀嚎。

    三个诡物渐渐远去。

    可女诡依旧还在这里!

    它的脸慢慢地转正,挂在天花板的身子落了下来。

    女诡直接站在了冷安民的面前!

    冷安民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他的双眼继续瞪得大大的,可眼皮,已经有些微微地颤抖。

    女诡有些疑惑地向前凑了凑,差点就要和冷安民脸贴脸了。

    最终,它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

    “安全了!”叶明哲开口说道。

    “呼~”

    几人都松了一口气。

    冷安民瘫坐在地上。

    他刚才差一点就完蛋了!

    “还好心跳声对它没用。”苏晓暖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

    冷安民此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痛。

    ‘可能是自己刚才太紧张的缘故吧。’

    “走吧!我们争取早点离开这里!”叶明哲将花千语拉起来,对大家说道。

    “苏小姐,你能详细跟我说一下《疑窦之物》的剧情吗?这或许对我们离开这里有帮助。”

    “你没看过《疑窦之物》?”苏晓暖有些吃惊地看着叶明哲。

    “没看过。”

    “好吧...”

    苏晓暖开始给叶明哲介绍这部电影。

    默默跟在最后的冷安民,看着走在前面的三人。

    他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些东西...

    ...

    “我想上个厕所...”苏晓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也想上厕所...”花千语低声说道。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水,这倒也正常。

    “前面就有公共卫生间,先过去吧。”

    这个时候,叶明哲他们的位置,刚好到了一楼的客房区。

    “你不上厕所吗?”见冷安民站在门外,一点都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叶明哲便问道。

    “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冷安民回道。

    “可是,大家都在里面的话,会更安全一些,要是外面突然出现诡物,我有可能会来不及救你的。”

    “没事!让门开着就行了,这样一有情况,我能马上躲进来。”

    ‘这冷安民,怎么突然有些奇怪,难道是在刚才被吓出毛病了?’

    这种特殊时期,可没有人好心的...做什么心理辅导师。

    见他坚持不进来,叶明哲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卫生间的大门半开着,叶明哲也能看见门口的情况。

    冷安民站在走廊上,背对着他们。

    “叶明哲,你就在门外好不好?”花千语难得这么温柔地对他说话。

    “行!我就在外面守着你,放心吧。”

    打开厕间的门,叶明哲用眼睛四处扫了一下。

    没有问题。

    他也顺便替苏晓暖检查了一下。

    此刻,叶明哲就像是一个特(bian)别(tai)的绅士,为每一位上厕所的女生殷勤地开门。

    走廊上。

    冷安民也觉得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不想进去。

    ‘之前我明明想上厕所来的,怎么现在一点尿意都没有了?’

    ‘头又有点痛了...’

    ...

    苏晓暖的厕间。

    刚一进厕所,苏晓暖就四处看了一下。

    随后,她坐在马桶上,拿出了自己的黑色手机,开始操作起来。

    ‘这也太坑了吧!为什么刷叶明哲好感度的任务,任务目标会是让我保护花千语?’

    ‘这花千语一看就知道,她肯定对叶明哲有意思,老天啊,你干嘛让我保护自己的情敌。’

    ‘而且,这叶明哲对她这么好,他俩绝对有煎情!’

    ‘只是没想到...叶明哲居然也是神选者!’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若他真是一个普通人,我倒是有些烦恼了。’

    ‘可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好处,叶明哲若是普通人,我现在肯定已经把他拿下了,但要是神选者,这难度会是几何倍数的提升呐。’

    ‘为了我的命,我得加油了!’

    ‘帅帅的长寿面!你以后就是我的命!我一定会把你拿下的!’

    ‘欸,好烦啊!’

    苏晓暖又操作了几下黑色手机。

    然后,开始真正地方便起来。

    ‘叶明哲迟早会是我的男人,我的一切他早晚都会看到,现在只是嘘嘘被听到而已,无所谓啦。’苏晓暖如是想到。

    ...

    花千语的厕间。

    今晚经历的一切,再一次强烈地冲击了花千语的三观。

    ‘想不到诡物居然有这么多!它们的危险程度和特点也是各不相同。’

    ‘叶明哲...肯定跟老爸以前说过的特殊人类...有关系...’

    ‘普通人怎么可能对诡物这么了解,而且还能这么熟练地对抗它们。’

    花千语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黑色暗纹口罩。

    ‘叶明哲还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他老是半夜出去取材,还经常弄得狼狈不堪。’

    一想到这里,花千语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叶明哲...不会是每晚都出去抓诡吧?’

    ‘那诡屋里面...难道全部都是他抓回来的诡?!’

    ‘我绝对...再也...不要...进诡屋了!’

    ‘不过...叶明哲对我...真的很好呢...’

    想到之前的种种,心情变得美丽起来的花千语,终于开始方便。

    ‘叶明哲迟早会是我的男人,我的一切他早晚都会看到,现在只是嘘嘘被听到而已,无所谓啦。’花千语如是想到。

    ...

    公共卫生间内。

    叶明哲此刻正站在花千语的厕间门外。

    ‘偷看一下苏晓暖。’

    之前滴落在苏晓暖肩上的一滴血,开始慢慢地变成一只眼睛。

    这可不是叶明哲变.态,想要偷看苏晓暖上厕所。

    而是他一直怀疑苏晓暖有问题,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可就在眼睛将要形成的一瞬间,居然直接被消灭了!

    叶明哲甚至都没有发现,是什么消灭了那只眼睛。

    ‘有点意思...这苏晓暖果然有问题!’

    两个厕间内忽然传出细碎的,断断续续的水声。

    叶明哲毫不在意,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他抬头看向前面的一排洗手池。

    整整有五个,每一个洗手池上面都有一大块镜子。

    叶明哲看着镜中的自己,脑袋突然有些疼痛。

    ‘槽!怎么回事?脑袋怎么疼起来了。’

    他现在可不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寻常头疼脑热的情况发生。

    叶明哲神念一动,产生疼痛的脑子内部突然出现了几只眼睛。

    ‘这个像玻璃一样的白点是个什么东西?’

    ‘感觉还是活的?’

    ‘寄生虫吗?什么时候钻到我脑子里来的?’

    随即,几丝血线出现在白点周围,瞬间将它消灭!

    ‘头不痛了!’

    叶明哲再次看向镜子,眼睛已经变成了血色竖瞳。

    镜子里有白色的影子在飘荡!

    ‘这镜子有问题!’

    就在叶明哲准备出手的时候。

    镜子里的白影消失不见了!

    ‘跑了?算了!今夜并不适合战斗!’

    ‘算你跑得快!’

    “哗~”

    两个厕间同时传来冲水声。

    即便是世界末日,我们也依旧要保持素质。

    叶明哲走开了两步。

    花千语和苏晓暖分别从厕间里走了出来。

    “走吧。”

    叶明哲说了一句,刚准备往门口走去,却立刻大喊起来:“冷安民!快进来!”

    只见外面走廊的天花板上,那个喜欢削人脑袋的女诡又来了!

    冷安民听到叶明哲的呼喊,直接倒退向卫生间。

    女诡变长的诡手马上就要抓到他了!

    叶明哲手中的血线已经激射而去!

    冷安民险之又险的退进了卫生间。

    然后...整个人居然消失不见了!

    叶明哲手上飞出去的血线也并没有击中女诡,而是在穿过卫生间大门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人呢?!’

    突然!

    叶明哲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通过消失的血线拖拽着自己。

    这股力量想要把他拉到大门那里去!

    ‘槽!’

    叶明哲当机立断,直接斩断了血线与自己的联系。

    之前激射出去的血线,全部朝大门飞去,消失不见了。

    门外的女诡看着里面的三人,面色恐怖狰狞。

    但是,它却没有想要进来的意思。

    ‘这股力量,连女诡都忌惮?’

    叶明哲立刻明白过来、

    ‘又有新的执念...’

    ‘出现了!’

    ‘它能躲过我的眼睛!’

    女诡在门口徘徊了几圈之后,再次离开。

    “别过去,门有问题!”

    ‘对了!还有镜子!’

    “砰!”

    “砰!”

    “砰!”

    ...

    “哗~”

    叶明哲将卫生间里面的镜子全部打碎。

    “你们刚才有谁看了镜子吗?”叶明哲朝两女问道。

    “没。”

    “没有。”

    花千语和苏晓暖都摇头答道。

    “要是你们谁感觉脑袋疼,又或者是有其他任何不舒服的症状,马上告诉我!”叶明哲又补充了一句。

    “记住!别看镜子!”

    “嗯。”

    “好。”

    叶明哲环顾四周。

    这卫生间位于城堡内部,除了外面的那扇门,里面连个窗户都没有。

    “那扇门有问题!我们不能从正门出去了!”

    叶明哲捏着自己的脸颊,在思考着对策。

    ...

    某间卧室。

    冷安民站在这个房间里,一脸疑惑。

    ‘这是什么地方?!’

    ‘我刚刚不是跑进卫生间里的吗?’

    眼前的这间屋子灯光明亮,像是某人的卧室。

    卧室门关闭着,冷安民尝试了一下,根本打不开。

    他转身观察起这间屋子。

    这间卧室大概有十几平米,里面放置着不少东西,让整间屋子看起来有些拥挤。

    紧挨着卧室门的右边,是一张木质矮床。

    床只有不到50厘米高,上面铺着一张浅粉色的被子。

    床头微微鼓起,看形状,下面应该是枕头。

    冷安民将被子掀开,被单是白色的,还有一个边角圆滑的长方形枕头。

    床下垫的不是席梦思,而是两层棉絮。

    紧挨着床头的,是一个一米左右高的矮柜,上面摆满了书籍。

    冷安民随便翻了几本,全是推理。

    矮柜有差不多三米长,除了有三个安了木门的小柜子外。

    正对并且紧挨床头的地方,居然是一个一米宽的玻璃柜。

    玻璃柜上的玻璃门早已经不见。

    可是,在玻璃柜的里面,居然还安装了一块完整的镜子。

    ‘这是什么设计?’

    这意味着,躺在这张床上睡觉的人,晚上只要随便一撇头,就能看见自己!

    自己...望着自己!

    矮柜的旁边,也就是床的对面,是一个大的学习书柜。

    这书柜是贴着墙制作的,完美地契合了整个墙面空间。

    整个学习书柜呈肥胖的“U”字形。

    正中间下方是空的,有两个抽屉,坐在这里方便放脚。

    而两边,则都是三个柜子。

    一左一右贴墙的两个位置,右边是一个书架,上面依旧摆满了推理。

    而左边,则是一个长长的竖柜。

    冷安民将其打开,里面挂了不少衣物。

    大多都是一些连衣裙。

    书架的旁边是一个木制的电脑桌。

    这电脑桌上还有小书架。

    同样,上面放满了推理。

    电脑桌的正上方安装了一部空调,白色的机身已经有些泛黄,看来似乎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冷安民走到电脑桌前,发现桌子面上有一张纸条。

    他将纸条拿在手里,嘴里不自觉地将上面的内容念了出来。

    “我一定会写出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推理!”

    鲜红的字迹犹如血书,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让人触目惊心!

    就在冷安民刚念完这句话的时候。

    “啪!”

    卧室内唯一的白炽灯忽然熄灭了!

    屋内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冷安民走向开关的地方。

    “啪~啪~啪...”

    灯依旧没有亮。

    ‘坏了吗?’

    就在这时,“嗡嗡嗡”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空调居然启动了?!

    ‘不对啊,刚才明明看到空调连线都没有插上!’

    “嗡嗡嗡~”

    空调的信号灯亮起,出风口挡板开始缓缓地打开。

    “呼~”

    一股强烈的冷气从里面吹了出来!

    冷安民看着空调,全是竟是止不住地颤抖。

    不仅仅是因为寒冷,更是因为恐惧!

    因为...

    借着信号灯的微光...

    他看到出风口里面...

    正并排着四个脑袋!

    唐屿!向宁!却正文!韦泽!

    它们脸色惨白,面带诡异的笑容...

    正在朝外面吹气!

    空调出风口的冷风...

    是从它们嘴里吹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