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18章:死里逃生!
    被折磨得快不成头型的两颗人头流星锤,在砸中袁政它们之后就迅速地跑路了。

    叶明哲也懒得追它们。

    “叶明哲,你这...”

    花千语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要不是声音还有那么一丝熟悉,花千语肯定会以为过来的是恐怖的诡物。

    苏晓暖也是有些愣神。

    比诡物还像诡物的神选者,她之前还真没有见过!

    见两女都是一脸惊异地看着自己,叶明哲笑道:“桀桀...这造型确实有点丑陋,不过我也没有办法。”

    “千语,你和苏小姐靠边,我来对付这两个家伙。”

    花千语连忙扶着苏晓暖倚墙坐着。

    袁政和冷安民刚站起身,便被遍布血眼的触手给缠住。

    紧接着,一块化妆镜被送到了袁政的面前。

    是叶明哲最早的那块化妆镜。

    袁政随即痛苦的挣扎喊叫,仅仅持续了几秒,便瘫软在触手之中,成为了一具死尸。

    叶明哲将其扔在了地上。

    一道若有若无的白影飘荡在走廊上,似乎是想要逃走。

    这白影,只有此时的叶明哲能够看见。

    “呼!”

    触手直接冲到了白影处,上面的眼睛凝视着白影。

    白影开始变得扭曲,最终在挣扎了几次之后,彻底消散了。

    化妆镜又凑到了冷安民面前。

    就跟之前的袁政一样,在短暂的痛苦哀嚎之后,同样有一团白影从冷安民的身体里逃出来。

    消灭掉白影之后,叶明哲缠着冷安民的身子,用触手将其悬在半空。

    他随即将旁边的一扇房门完全打开,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

    片刻之后,叶明哲开口道:“走吧,我们先离开这个空间。”

    苏晓暖想要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可是她根本做不到。

    花千语赶紧帮忙想要扶起苏晓暖,却也是吃力无比。

    就在这时,一条触手轻轻地将苏晓暖的身子缠住,并托着臀,将她带了起来。

    “我带你走,千语,跟上。”

    说着,叶明哲便率先踏进了房门,花千语也紧随其后。

    跨过房门之后,眼前的景象大变。

    三人居然又回到了之前和长舌缠斗的地方。

    “千语跟在我身后。”

    叶明哲就这么全身刺满了人头,还带着两个人,不急不缓地朝前走去。

    没有人发现...他的双眼...已经鲜血淋漓!

    短暂的平静在此刻,尤其显得难能可贵。

    在走过两个拐角之后,城堡的大门终于出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啦...啦啦...啦...啦啦啦...”

    是谁在低声哼吟着旋律?

    这听起来...像是童谣?

    “叶明哲快走!这是面具妈妈的吟唱声!所有听到旋律的人都会被它锁定!”苏晓暖大喊道。

    ‘来不及了!’

    ‘已经被发现了!’

    “嗖!”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

    它是冲着花千语的脑袋去的!

    触手直接迎着箭矢而去,想要阻挡它朝花千语杀去。

    “噗!”

    箭矢射中了触手上的人头。

    人头红光大闪,像是快要暴走了!

    ‘这箭矢的威力太强了!’

    ‘仅仅是一箭,就让人头的力量增强了好几倍!’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位哼唱着童谣,戴着沾满鲜血兔子面具的女人,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她手持弓箭,身后背着一个箭筒,穿着一条卡通围裙,左边的腰间挂着好几柄短斧。

    而右边腰间,挂着一把射钉枪。

    “啦啦...啦...啦啦啦...啦...”

    刺目的红圈,在它周身闪烁着。

    ‘即便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它对自己来说...依旧是强大的吗...’

    “嗖!”

    一支箭矢激射而来!

    这次瞄准的...是叶明哲的眼睛!

    刚才被射中的人头,已经快要挣脱触手的控制了!

    叶明哲直接将这颗人头朝箭矢扔了过去。

    “噗!”

    箭矢射中人头,力道却没有丝毫地减弱。

    它继续带着人头,深深地嵌入了墙壁之中。

    “你们快去开门!我来挡住它!”

    叶明哲大喊道,立刻用触手缠住了花千语。

    然后,他大力一甩,直接把三人朝城堡大门口位置猛得扔去!

    这力道!

    若是让两女撞在墙壁上,那绝对会重伤!

    “啊~”

    花千语和苏晓暖在空中高速飞行。

    两女情不自禁地发出尖叫声。

    与此同时。

    “咻!”

    “咻!”

    “咻!”

    “咻!”

    “咻!”

    ...

    面具妈妈已经收起了弓箭。

    她手持射钉枪,发起了连续攻击!

    叶明哲将人头接连不断地扔出。

    “噗!”

    “噗!”

    “噗!”

    ...

    钉子全部被人头接了下来!

    大厅的墙壁上,此刻嵌上了不少的人头。

    就在三人即将撞到大门时,一大片肥肥的触手瞬间布满了整个门面。

    这些触手就像是气垫,将三人好好的接住了。

    都没有受伤。

    叶明哲此时却闷哼了一声。

    他的身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血点,双眼的流血状况更严重了。

    ‘马上就能逃出去了,我要撑住!’

    “咔嚓!”

    触手将大门打开。

    叶明哲的眼睛观察了一下门口。

    ‘没有问题!’

    “你们快出去!我马上就来!”

    苏晓暖此刻根本动不了,花千语正费力地想要将她拖出去。

    叶明哲刚准备帮忙,却又不得不放弃。

    无数的钉子像下雨一样,朝着叶明哲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只有全力控制着所有触手拼命抵抗!

    人头已经被他给丢完了!

    吸收了强大能量的人头正在墙上奋力地挣扎。

    要是它们全部挣脱束缚,再次组合成人头蟒。

    那威力肯定比之前要强大数十倍!

    叶明哲用触手在身前形成了一面盾牌。

    “噗!”

    “噗!”

    “噗!”

    ...

    大量的钉子射入了叶明哲的触手之中。

    花千语终于将苏晓暖成功地拖了出去!

    ‘成功了!’

    还没高兴一秒钟呢,叶明哲便又看见花千语居然再次返回。

    原来,她打算把冷安民也拖出去。

    “千语你别进来!就待在外面!”叶明哲大喊道。

    花千语听到叶明哲的喊声,脚步顿了一下。

    “别进来!”

    花千语往后退去。

    “嗖!”

    突然!

    一支箭矢朝着门外花千语的眉心飞去!

    ‘敲你吗!’

    叶明哲脚下猛得一踏,就径直朝着花千语鱼跃飞去!

    “轰!”

    地面直接炸裂了!

    叶明哲似乎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触手、眼睛、长毛、尖牙与利爪...

    都开始极速地缩回...消失...

    ‘已经是极限了...’

    叶明哲的双手还没有恢复,而箭矢就快要赶到他身前去了!

    “咻!”

    他用脸...撞向箭矢!

    “呲~”

    叶明哲的脸上瞬间多了一条血痕。

    而箭矢,却因为他的“迎脸撞击”,偏离了原来的箭道。

    箭矢擦着花千语的身旁飞过,没入了远处...无尽黑暗之中...

    叶明哲也在空中侧了一下身子,整个人堪堪贴着花千语的肩膀冲了过去。

    “砰!”

    就在叶明哲刚刚飞出城堡的时候,大门便马上紧紧地关闭!

    “恭喜!直播任务已完成!”

    “直播间将在三分钟之后自动关闭!”

    “恭喜!...”

    ‘成...功...了...’

    当叶明哲听到直播完成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满眼都是鲜血,叶明哲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

    “轰!”

    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哧~”

    叶明哲趴在地上,脸部朝下,足足“脸刹”了十几米,整个人才停了下来。

    就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么最后一个刹那。

    叶明哲想得是...

    ‘草泥马啊...我帅气的脸呀...毁容了...’

    ...

    “叶明哲!叶明哲!”

    “叶明哲!叶明哲!叶明哲!”

    ...

    ‘额...好像谁在喊我?’

    ‘千语的声音?’

    叶明哲准备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睛好像被什么糊住了一样。

    费了好大的劲,他才把眼睛睁开。

    正脸贴在地面上。

    ‘眼睛好痛!’

    “叶明哲!叶明哲!”

    他艰难地转了一下脖子,发现眼前有一双膝盖,上面还有不少细碎的伤口。

    “千语,我还没死呢,你现在跪我太早了点吧。”叶明哲缓缓地吐出一句话。

    “叶明哲!!!”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我就知道!”

    听到叶明哲说话,花千语的情绪十分激动!

    他准备动弹一下身子。

    ‘卧槽!好痛!’

    ‘怎么回事?!直播不是完成了吗?为什么没有给我疗伤?’

    ‘卧槽!’

    ‘我得动一下,现在这姿势实在太傻.逼了...’

    见叶明哲似乎是在挣扎着想要起身,花千语赶紧劝道:“叶明哲,你别乱动!你的...你的背...”

    ‘我的背?我的背怎么了?’

    叶明哲稍微转头看了一下。

    ‘面具妈妈我敲你吗!’

    此刻,叶明哲的后背,密密麻麻的插满了钉子。

    虽然都插入得不是太深,可就是因为这样,看起来更是瘆人,就像人形刺猬一样。

    “千语...你帮我把这些钉子全部拔掉。”叶明哲开口说道。

    “啊?!”

    “啊什么呀,快替我拔掉,我现在实在没有力气自己弄。”

    “还有,你别跪着了,膝盖都磕破了。”

    “哦!”

    花千语蹲在了叶明哲的脑袋边,因为她穿的是裙子,所以...

    叶明哲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拔出来...会很痛的。”

    花千语有些不忍心。

    “长痛不如短痛!放心!我忍得住!难道你要看着我一直这样?”

    “好...好吧...”

    “噗...”

    一根钉子被拔出,伤口有点小冒血。

    “噗...”

    “噗...”

    ...

    花千语每拔出一根钉子,叶明哲就在心里大骂面具妈妈一句。

    半个小时之后,叶明哲身上的钉子总算是全部清除干净了。

    他也稍稍的恢复了一些体力。

    尤其是脑子,现在清醒得不得了!

    “千语,扶我一下。”

    花千语搀扶着他,往不远处的台阶走去。

    苏晓暖正在那边休息。

    看她的样子,也是不太好受。

    “你当心点,慢点。”

    花千语小心翼翼地扶着叶明哲坐在台阶上。

    ‘还好屁股没有中招。’

    叶明哲看向一旁的苏晓暖。

    “苏小姐没什么大碍吧。”

    苏晓暖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还好,死不了,不过暂时也动不了。”

    “那就好...我们三个...总算是逃出来了...”

    “若是这个时候大门打开,那些执念冲出来怎么办?”苏晓暖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叶明哲无所谓地撇撇嘴(哎哟):“那我们就直接完蛋呗,反正我真是一滴也没有了。”

    他看着苏晓暖,笑道(哎哟):“一滴念力也没了...”

    花千语靠在叶明哲身边坐着。

    叶明哲转头看向她,黑色背包已经出现在背后。

    “你身上细碎的伤口不少,我包里有消毒水和创可贴,千语你拿出来自己处理一下,免得伤口发炎什么的。”

    “对了,把苏小姐之前给你的那瓶药也用上,不留疤的。”

    花千语听到他的这番话,双眼立刻泛起了晶莹。

    她看着叶明哲,语气中充满了愧疚:“叶明哲...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还差点害死你...”

    说着,花千语便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真是没用...就只会拖累你们...”

    “我就是累赘...我就是废.物...”

    “呜呜呜...”

    当危机过去,一直故作坚强,强撑着的花千语,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千语你说什么呢,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哦!”

    “为朋友两勒插刀,出生入死,不是很正常的嘛。”

    “要是你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我之前欠你的钱,一笔勾销怎么样?”

    叶明哲叹了口气,故作深沉的说道:“在这个社会混得越久,我越是感觉到金钱的魅力呀...”

    “多想做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宝宝...”

    “噗嗤~”

    苏晓暖忍不住笑出了声。

    “叶明哲~~”

    花千语看着他,哭得更大声了!

    ‘额...难道不好笑吗?’

    “叶明哲~呜呜呜...”

    花千语扑到了叶明哲的怀里,伤心地大哭起来。

    ‘呃...千语你力气有点大啊...’

    叶明哲没有推开她。

    他一只手轻轻地拍着花千语的背。

    “不要说自己是累赘,废.物什么的,这种事情,普通人本来就没法应付的。”

    “我印象中的花千语可是个十分自信,又很有才能的商业天才噢。”

    “会做生意又有什么用,赚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在这里还不是任诡宰割。”花千语靠在叶明哲的肩上嘟囔着。

    “太有用了好不好,再说了,这种事情有我嘛,打打杀杀的活,可不适合女孩子。”

    叶明哲摸了摸她的头:“之前我们不就是分工好了的嘛,你负责带领我走向富裕,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来搞定!”

    “天使的幸福,恶魔也可以守护!”

    “叶明哲,我是你的天使吗?”

    “当然!带领我走向富裕的女神,不是天使是什么。”叶明哲笑道。

    花千语眼泪汪汪的,她把脸慢慢凑向叶明哲,似乎准备亲他。

    “千语!我这脸现在跟锅底一样,你确定...下得去嘴?”

    “噗哧~”

    花千语直接被逗笑了。

    “叶明哲!你个混蛋!”

    好好的气氛被瞬间破坏殆尽。

    “对嘛!这才是我熟悉的那个花千语。”

    ...

    三人休息了一会,叶明哲的体力恢复了不少。

    花千语毕竟是个普通人,在经历了这么刺激的一晚之后,刚才又宣泄了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再加上体能针剂已经失效。

    所以,此刻,她枕在叶明哲的腿上,睡着了。

    “哧~”

    叶明哲把黑色背包打开,拿出里面的衣物替花千语盖上。

    紧接着,他又拿出一个蛋糕。

    蛋糕看上去有些恶心,最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蠕动的蛆!

    这是【撒丁蛆虫奶油蛋糕】!

    “苏小姐,吃一点?这是我刚刚兑换的好东西噢!”

    “好!”

    苏晓暖似乎毫不介意蛋糕上面的蛆虫,一口答应。

    叶明哲直接分了一半给她。

    两人开始吃起蛋糕。

    叶明哲一口咬下,满嘴都是白蛆在挣扎。

    “你不叫醒花小姐一起吃?”苏晓暖问道。

    “千语肯定不会吃这玩意的,今晚经历了这么多,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你对花小姐真是好呢?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女朋友,是好朋友。”

    “好朋友?”

    苏晓暖看了他一眼。

    “那你们这‘好’朋友,关系还真是‘好’呢。”

    “呵...千语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对我最好的人。”

    “为她拼命...我觉得没什么...”

    “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些想要守护的坚持嘛...”

    叶明哲咬了一口蛋糕。

    “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你是神选者,你们两个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苏小姐有什么建议吗?”

    “我建议你最好和花千语撇清关系,你的身份,会让她陷入危险,而且你的生活,也注定不会平静。”

    “花小姐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承受不了的。”

    “呵...”

    叶明哲将剩下的蛋糕吃完,没有再搭理苏晓暖的话。

    空气一度陷入了安静。

    “叶先生,你之前是打算救冷安民吗?”苏晓暖突然问道。

    “嗯,他当时只是被附身了,并没有死,只不过,可惜了...”

    “我见你用镜子照了袁政和冷安民之后,它们都很痛苦,你是怎么发现弱点的?”

    “还记得我们四人之前在公共卫生间的时候吗?”

    “当时我就有点奇怪,冷安民为什么坚持站在走廊上。”

    “我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当时我们遇到那几个诡物的时候,其中有一个诡物是戴着眼镜的,而且它还看过冷安民。”

    “我姑且把这种诡物叫做镜诡吧。”

    “镜诡是属于附身在活人或者尸体上的一种诡物,被镜诡附身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左右颠倒!”

    “我想...在我们进入公共卫生间之前,镜诡就已经附身在了冷安民身上,那时候,它应该还没有彻底控制住冷安民。”

    “结合冷安民拒绝进入卫生间,还有我们之前遇到过几次镜诡的情况,我作出了一个假设。”

    “镜诡是通过镜子之类的物品来附身到人身上,而且在附身之后,镜子又变成了它们的弱点。”

    “有了这个假设之后,我才在当时选择了那么做,想不到效果还不错。”

    “叶先生真是心思缜密,心细如发呢。”苏晓暖夸奖道。

    “那之后的门呢,你当时跟我们说的是离开这个空间,而不是说离开这里,这你又是怎么发现的,也是镜诡的能力吗?”苏晓暖继续问道。

    叶明哲闻言接着说道:“那个门应该不是镜诡的能力,而是另一种诡物,只不过那个诡物隐藏得很深,我一直没有发现。”

    “那叶先生是如何发现门的玄机的?”

    “因为我能看到!”

    ‘能看到?’

    苏晓暖随即想起了叶明哲那诡异的眼睛。

    “我们第一次遇见奇怪的门也是在公共卫生间,当时我确实以为门可能也是镜诡的能力。”

    “直到后来我们因为逃命误入了一扇门,我才发现其中的门道。”

    说到这,叶明哲看着苏晓暖:“苏小姐,你还记得每次我们发现奇怪的门的时候,门的样子吗?”

    苏晓暖想了想,说道:“好像都是半打开的。”

    “对!这就是关键!”

    “每当门是半掩着的时候,它就会发生奇怪的改变。”

    “这种改变不是马上形成的,而是随着时间产生的,就像是一种异空间入口。”

    “我在和人头蟒战斗之后,特意研究了一下整个长廊的门。”

    “我发现,当一次性将门彻底打开的时候,门也会随着时间产生一种奇怪的能量,只不过这种速度非常的慢。”

    “但是,当我把门半掩着的时候,这种能量的生成速度快了几十倍!”

    “直到这种能量充溢着整个门缝,这扇门就变成了与异空间连接的桥梁。”

    “所以,那些人头之中,有些脸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是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属于这座城堡。”

    “那些人头也并不是之前就藏在房间里,而是来自于另一个空间。”

    “原来如此!”

    苏晓暖也十分的聪明,听了叶明哲的解释之后,便很快明白了过来。

    “这万灵山庄还真是隐藏了不少秘密呢。”苏晓暖感叹道。

    “是呢...”

    ...

    一缕金辉从远方的群山之巅散发出光芒。

    太阳!

    出来了!

    远方的天空传来轰鸣声。

    好几架直升机朝城堡方向飞来。

    “是我报的警!这次事件很严重!我想科学院和神学会都会派人过来。”苏晓暖说道。

    “千语!醒醒!救兵来了!”

    三人简单地商量了一下。

    两架直升机率先降落,从上面跳下来几个武装人员。

    全身都是高科技的气息,一看就是科学院的人。

    他们走到三人的身前,紧接着,其中一人便直接拿出一个奇怪的仪器,在三人身上扫描起来。

    “一切正常,确定没有被感染。”

    随后,这几名武装人员直接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另外的直升机也陆续降落。

    其中一架直升机上,走下来三名身穿暗红色兜帽斗篷的人。

    他们身上有神学会的会徽。

    三人走到叶明哲他们的身边。

    其中一人对着她们做着奇怪的手势。

    片刻之后,那人对另外两人说道:“没有被亵渎的痕迹。”

    另外两人闻言点了点头,其中一人拿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递给了花千语。

    “这是圣水,内服可以帮助你们洗涤遭遇的污秽,你帮助另外两人使用吧。”

    苏晓暖和叶明哲...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伤得很重”!

    随后,这三人也进入了城堡。

    最后两架直升机上下来的是医护人员。

    他们抬着担架过来,率先将苏晓暖和叶明哲送上了直升机。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了...’

    叶明哲趴在担架上,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

    第一综合病院。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叶明哲此时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

    花千语正坐在病床边,给叶明哲削水果。

    叶明哲翻身坐了起来,全身裹得跟木乃伊一样。

    “千语你也受伤了,伤口都处理好了吗?”

    “都处理好啦,我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不碍事的。”

    花千语也穿着病号服,不过看她的精神状态倒是很好。

    “呐!吃个苹果!”

    花千语把刚削好的苹果递给了叶明哲。

    “谢谢!”

    “嚓~”

    “唔!很甜呢!”

    叶明哲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打量着病房。

    这是一个二人间的病房,另外一张病床被蓝色的帘子隔开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

    “对了!苏小姐呢?她怎么样了?”叶明哲问道。

    花千语正在擦拭着水果刀,闻言嘴角一撇:“你直接问她不就知道了。”

    “直接问她?”叶明哲一脸疑惑。

    就在这时,隔着两张病床的帘子被拉开,苏晓暖竟然躺在另一张病床上。

    两人一个房间!

    “谢谢叶先生的关心,我没什么大碍。”苏晓暖看着他,笑道。

    ‘额...’

    “叶明哲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你都这样了还是别乱跑了!我随便吃点什么就好。”

    “嘻嘻!我就知道你关心我,放心!我不是一个人的!”

    花千语将病房门打开,外面站着两个黑衣小哥。

    见花千语出来,两位黑衣小哥赶忙行礼:“大小姐!”

    “我饿了,你们两个陪我去买点东西!”

    “大小姐您有伤!还是好好休息吧!想要买什么您直接吩咐,我们去就好了!”

    “我要自己挑才放心!你们两个跟着我不就行了!”

    “是!”

    黑衣小哥不敢再反驳。

    “叶明哲,你在这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的。”

    “嗯!注意安全!穿多一点!别着凉了!”

    “知道啦!”

    病房门轻轻地关上。

    ‘花家的保镖都来了,看来我不用担心千语的安全了。’

    “真是羡慕你们的友~谊~呢~”

    “呵...”

    叶明哲继续啃起苹果来。

    “叶先生,你收到这个没有?”

    苏晓暖递给他一张像是优惠券一样的东西。

    叶明哲接过来一看。

    “潘多拉狂欢乐园入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