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19章:十一月直播任务
    这看上去就是一张普通游乐园的门票。

    只不过,上面鲜血淋漓的画风还有那诡异的小丑,让人有些脊背发凉。

    “这是我从万灵山庄逃出来的奖励,叶先生还没有查看过自己的手机吧。”

    叶明哲将入场券还给苏晓暖,心念一动,从枕头下面摸出了自己的黑色手机。

    如他所料,手机里一大堆未读讯息。

    “恭喜!主播已完成直播任务:【万灵山庄】!”

    “奖励10积分!”

    “恭喜!主播已完成任务:【生的抉择!】”

    “奖励100积分!”

    “恭喜!主播已触发特殊直播任务【血宴!】”

    “恭喜!主播获得特殊奖励【潘多拉狂欢乐园入场券】!”

    “直播间打赏礼物累计兑换929积分!”

    “【惊典再现】已完成!”

    “累计获得10积分!”

    “【通灵游戏】未完成!”

    “获得成就【诡有千千结!】:直播间开通诡族数量达到一千!”

    “恭喜!主播因获得【诡有千千结!】成就,开启全新权限【收容】和全新类别任务【源结】!”

    “【收容】:主播可以将解开【源结】的诡物邀请至封印场景中居住!”

    “【源结】:每一只诡物都有自身放不下的执著,若是你能成功开导它,诡物将会有一定几率听从你的话!”

    看着那三位数的礼物兑换积分,叶明哲的心里高兴不已!

    ‘我去!这次水友们的打赏这么给力么?’

    ‘是因为我表现得惊艳?还是因为有美女的原因?’

    ‘亦或者...是沾了苏欧皇的光?’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

    叶明哲点开了自己的人物界面:

    姓名:叶明哲

    职业:主播

    艺名:完美早餐

    积分:1051

    等级:MAX

    成就点:110

    简介:孤儿、超凡亲和、命运囚徒、???

    叶明哲两眼放光:‘这积分,简直太爽了!’

    他心念一动,将【潘多拉狂欢乐园入场券】实体化。

    叶明哲从牌盒中拿出入场券,向苏晓暖晃了晃。

    “苏小姐,我也有这个东西呢!”

    “但是,我的手机里面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奖励的说明,苏小姐你呢?”

    “我也没有,以前也从来没有见过。”苏晓暖摇了摇头。

    “这样啊...”

    ‘对了!我记得,十月的直播任务里面...好像有个潘多拉狂欢乐园的!’

    叶明哲再次点开黑色手机,选到任务界面。

    然后,傻了!

    任务居然已经全部刷新了!

    ‘是了,今天已经进入十一月了!’

    ‘每个月任务都会自动刷新。’

    叶明哲浏览着这些新的任务。

    A、【余烬!】(纵然我已化为灰烬,但心中的信仰亦永恒不灭!散落在鑫鑫火葬场的它,又到底在坚持着些什么?)

    B、【殡至如归!】(来者皆是客!顾客为第一!不管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C、【里面的敲门声!】(太平间内怎么会传出敲门声?难道是有人半夜不小心被反锁在里面了?待我前去看看...)

    又是每个月照例刷新的三个基础直播任务。

    叶明哲接着看下去。

    “青睐任务:【寂寞的唧唧!】”

    “上槐村的唧唧和其他执念都玩不到一起去,带它出来玩玩吧,又或者...为它找几个玩伴!”

    “注:完成该任务将会大幅度提升唧唧对你的好感度,并触发特殊直播任务【亵渎者的研究!】”

    “当唧唧与你的好感度达到【百依百顺】时,将会开启全新任务场景【下槐村!】”

    “完成下槐村任务场景,将会开启新的封印权限【世界】!”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表达四个字...一定要做...嘛...’

    叶明哲看向最后一个任务。

    “源结任务:【迷路的胆小鬼!】”

    “呜呜呜!呜呜呜!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好冷啊!好冷啊!我想回到那温暖的床铺!”

    “我恨男人!我恨男人!那些该死的,强壮的男人!”

    “可是...父亲...我还想看你最后一眼...”

    “你别伤心了好吗?”

    “我错了...”

    ‘源结任务,只要完成,就有可能收获新的诡物...’

    ‘还真是有点心动呢...’

    叶明哲撇了一眼一旁的苏晓暖。

    发现她也正在捣鼓自己的黑色手机。

    叶明哲再次将入场券拿在手里,反复地查看着。

    突然,他脑海中冒出一个想法。

    ‘要不...追溯一下试试...’

    说干就干!

    叶明哲的双眼,专注地看着入场券。

    眼前开始发生变化。

    ‘有用!’

    【追溯】:一张非常珍贵的神秘乐园门票,距离下一次开园,还有三天,拒绝者死!当然,即刻烧毁它,你就能马上入园!

    “呃...”

    叶明哲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的眼睛,又在流血了。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强行使用眼睛的能力,负担是非常大的。

    双目流血,疼痛感随之而来,紧接着,脑袋便是一阵眩晕。

    叶明哲不由自主地朝后仰去...

    背部猛的碰到硬物!

    “啊~!”

    剧烈的疼痛感从后背直冲脑门!

    身后的绷带已经溢出了鲜血!

    叶明哲赶紧起身,半侧着身子斜躺在病床上。

    额头上满是汗水。

    身体虽然已经自我修复了一部分,但伤口和疼痛,依旧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叶先生你怎么了?”

    突然听到叶明哲大喊大叫,苏晓暖朝他看了过来。

    “没...没什么...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叶明哲低着头回道,眼睛的血已经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叶先生,你的脸怎么流血了?”

    见叶明哲的脸下不断地有鲜血滴落,苏晓暖连忙下床走了过来。

    “没事,我刚才强行使用了眼睛的能力,这才导致双目出血的。”叶明哲解释道。

    此时,苏晓暖已经来到他的身边。

    苏晓暖先是抽出几张纸巾,替叶明哲轻轻地把脸上的血迹擦了擦。

    还好眼睛出血并不是很严重,没过一会,血便彻底止住了。

    苏晓暖整理了一下叶明哲的病床,又拿了自己床上的一个枕头过来。

    “叶先生,你还是先趴在病床上吧,虽然你的身体素质强悍无比,但现在也需要好好休息的。”

    叶明哲借着苏晓暖的力,顺势趴在床上。

    “谢谢!”

    “叶先生太客气了!”

    苏晓暖准备替叶明哲盖上被子,但却发现他的后背已经是血红一片!

    “叶先生,你后背的伤口破了,流血很严重,我替你叫医生过来。”

    “难怪我怎么觉得背后突然黏黏糊糊的,没事的,不用叫医生,一会血自己凝固就好了。”叶明哲笑道。

    “可是...”

    苏晓暖站在床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话。

    “苏小姐,你还不相信我嘛,我自身的自愈能力肯定比医院的药物治疗来得快的,重新换纱布太麻烦了!”

    “那...好吧...”

    苏晓暖又开始纠结要不要替叶明哲盖上被子。

    叶明哲趴在床上,偏头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

    ‘想不到这大明星还有挺可爱的一面。’

    “苏小姐,你也是伤患,快回去躺着吧,我不怕冷的,被子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哦...”

    苏晓暖将被子盖在了叶明哲屁.股以下的部分。

    “要是让苏小姐的粉丝知道,我让受伤的你做这做那,那估计我都不能活着走出这家医院了,哈哈!”

    叶明哲开了句玩笑。

    “呵...叶先生...”

    就在这时,花千语打开门,走了进来。

    花千语见苏晓暖站在叶明哲的病床边,愣了一下。

    “叶明哲,你看我给你买...”

    “哎呀?!你的背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血?!”

    “没事!刚才不小心磕了一下,估计把伤口磕破了。”

    “还好苏小姐在这,不然我还不能像现在这样舒服的趴着呢。”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样?痛不痛?”

    花千语赶紧走到病床边,看着叶明哲后背一片血红,心疼得不行。

    “马上把医生叫过来!”花千语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是!大小姐!”

    一名黑衣小哥赶紧去叫医生去了。

    “千语,我没事的,这里不是有应急呼叫器嘛。”

    “我是叫他去请最好的医生过来。”

    ‘额...’

    苏晓暖见已经没自己的事了,便哧着拖鞋回到自己的病床上。

    “刚才谢谢你了啊,苏小姐。”

    “叶先生不用客气,你刚才已经谢过了。”躺在病床上的苏晓暖笑着回道。

    她的额头也沁出了汗珠,显然身体的负担很重。

    “苏小姐还是叫我名字吧,叶先生叶先生的,我可当不起...”

    “主要是,这称呼让我有些别扭。”叶明哲笑道。

    “那叶先生也别苏小姐苏小姐的叫我了,我也当不起...觉得别扭呢...”

    “叫我晓暖吧,我的朋友们都是这样叫我的。”苏晓暖对着他温柔一笑。

    ‘额...晓暖...’

    “难道叶先生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苏晓暖见叶明哲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便继续问道,看着他的眼神,无比清澈。

    “怎么会...好...好吧...晓...晓暖...”

    总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烫嘴。

    “那以后我也直接叫你的名字喽,叶明哲?”

    “你也可以叫他哲别,哦,或者另外一个绰号,贱神!”花千语“平静”地说道。

    “哲别?箭神?”

    “贝字旁那个贱!”花千语补充道。

    “噗哧~!”

    苏晓暖捂着嘴轻笑起来。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地脚步声。

    医生来了!

    ...

    黄昏将至,金红色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病房里。

    “千语!我真的吃不下了!”叶明哲哀求道。

    “乖!你受这么重的伤一定要多补补!把这些鸡汤全部喝掉。”

    “我已经喝了五碗了啊!”

    “加油!再喝两碗!”

    “你又不让我随便动!汤喝太多了一会我要上厕所怎么办?”

    “让你别随便乱动是为你好!之前不就是乱动把伤口弄破了!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换了绷带,我一定会好好看着你的。”

    “再说了!你要是真想上厕所!这病床有排泄设计的!你趴在床上尿不就行了!”

    “我靠!千语!你让我当着你们两个女生方便?我宁愿憋死!”

    “说得什么鬼话!我们才不会看着你方便呢,我会背过身去的!”

    “我也是!这帘子一拉上,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苏晓暖也笑着说道。

    “那我想拉屎怎么办?”

    “坐起来就行了!”花千语平静地说道。

    ‘靠啊!老天爷你这是玩我吗?’

    ‘她们两个肯定是在报复我!报复我之前在万灵山庄听到她们的那个声音...’

    花千语蹲在病床边,手里端着汤碗,就像哄小孩一样,将汤匙送到叶明哲嘴边。

    “乖嘛!再喝一点!我慢慢喂你!”

    “晓暖才喝两碗,你给她喝!”

    花千语闻言,看了一眼不远处病床上的苏晓暖。

    “我喝两碗已经足够了,你一个大男人,伤得又比我重,多喝点是应该的。”

    苏晓暖尽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听到没!晓暖喝不下了!乖!你喝!”

    “凭什么啊!她不想喝就可以不喝!”叶明哲大声抗议道。

    不过很明显,抗议无效。

    ...

    在又被喂了两碗鸡汤之后,花千语终于放过了他。

    ‘千万别有尿意啊...’

    ‘怎么有点怀念憋尿卡了...’

    花千语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全部拿给了门外的黑衣小哥处理。

    “对了,我在入场券上发现了一些线索,这就发给你。”

    三人已经互相加了好友。

    叶明哲把之前追溯的入场券信息,发到了苏晓暖的手机上。

    苏晓暖认真地浏览着信息。

    “怎么样?有什么看法?”

    苏晓暖看了叶明哲一眼,又瞟了一眼花千语。

    没有说话。

    叶明哲笑道:“我们三个现在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而且我们两个的秘密千语基本都知道,我对千语百分之百信任,有什么想法你直说就是了。”

    听完叶明哲的话,苏晓暖朝花千语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花千语笑了笑,表示自己不在意。

    苏晓暖这才开口说道:“从你看到的这些资料来分析,最迟三天,你就要进行下一次任务。“

    “而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潘多拉狂欢乐园这个地方,所以,我猜测,这里应该属于迷雾之肆。”

    “鉴于这个任务还需要入场券才能参与,我想任务本身很可能极有难度,其他神选者实力应该都不弱,甚至会有猎杀者出现也说不定。”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

    “只是不知道...这个任务...我们会不会碰到。”

    叶明哲考虑着其他的可能性。

    “你再把你的入场券给我,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线索。”叶明哲朝苏晓暖说道。

    “可是你的眼睛...”

    苏晓暖略显犹豫,之前叶明哲使用眼睛之后,可是满脸是血啊。

    “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稍微用一下眼睛没事的。”

    “好吧。”

    苏晓暖把自己的入场券递给了花千语,花千语再拿给了叶明哲。

    追溯!

    【追溯】:一张非常珍贵的神秘乐园门票,距离下一次开园,还有三天,拒绝者死!当然,即刻烧毁它,你就能马上入园!

    叶明哲将入场券递给花千语,然后摇了摇头。

    “我们门票上面的信息都是一样的。”

    “那我们很可能下一次任务会分到一起!”

    苏晓暖说完,心里泛起一丝欣喜。

    就在这时,花千语忽然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又要参与之前那种危险的事情吗?”

    “是的!”叶明哲苦笑道。

    “能不参与吗?”

    花千语眼神之中的担忧毫不掩饰。

    “我相信阿哲跟我一样也不想参与的,可是我们没办法,拒绝...就是死!”苏晓暖语气之中满是无奈。

    是啊,要不是有死亡的威胁,谁又愿意过这种担惊受怕,生死难料的...危险日子呢?

    或许...会有一些变.态...喜欢吧...

    花千语闻言看向他们两个:“可是,你们都还有伤,身体都没有恢复好啊。”

    “任务可不会在意我们准备好了没有,或许在它的眼里,我们只是无足轻重的蝼蚁。”苏晓暖笑着自嘲道。

    “放心吧,千语,这不还有三天时间嘛,你也知道我这怪物一般的身体,恢复起来很快的!”见花千语如此担心,叶明哲便出言安慰道。

    花千语看着叶明哲:“你老实告诉我,之前你经常半夜出门,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些任务?”

    叶明哲看着花千语的眼睛,笑着点了点头。

    花千语要哭了。

    “千语别担心啦!我这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嘛。”

    “我叶明哲可是福大命大,运气逆天的呢。”

    “放心吧!肯定没事的!”

    叶明哲趴在病床上摇头摆手,想要安慰一下她。

    “哎哟~!”

    似乎用力过猛了...

    “你个笨蛋!你还有伤呢!别乱动了!”

    花千语赶紧上前制止他。

    “其实我对你一直都很有信心的,我只是...觉得我一点都帮不上你的忙。”

    “感觉自己好没用...”

    “欸!这个话题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了!我不想再听到千语你说这样的话了。”

    “嗯...我知道了...”

    见叶明哲一脸严肃,似乎有些生气,花千语连忙点了点头。

    “那你们三天后会一起参与任务吗?”花千语接着问道。

    “我和晓暖三天后肯定会参与任务,至于是不是一起,那就不清楚了,就目前来看,只是有这种可能而已。”

    叶明哲回想起第一次进入迷雾之肆的情形,德叔的话还历历在耳。

    有些神选者,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一起呢。

    “其实,我挺希望你们两个能在一起任务的,至少这样一来,你们可以彼此互相有个照应,人多总是好一些的吧。”花千语又说道。

    苏晓暖和叶明哲听到花千语这么一说,心里都是一阵冷笑。

    ‘呵...迷雾之肆里...可没有什么真正的伙伴...’

    ‘更何况...还有猎杀者!’

    “千语你放心吧,若是我和阿哲真的被分到一起参与任务,我们两个一定会互相照应的。”

    说完,苏晓暖悄悄地递给叶明哲一个眼色。

    叶明哲立刻心领神会。

    他接着说道:“是啊,千语,你放心吧!只不过呢...我这个人很怕死的...不到最后一秒,我是肯定不会进去的。”

    苏晓暖闻言轻笑道:“说得我好像会提前去一样,我也怕死呢。”

    两人说完,相视一眼,随后都笑了起来。

    “哈哈~”

    花千语也被两人的情绪所感染,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咚咚咚~!”

    房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大小姐!门口有几位自称是您的朋友,他们想要进来!”

    门外随即响起一位黑衣小哥的声音。

    “让他们进来!”花千语在里面大声回道。

    “咔~!”

    病房门打开,一个胖子率先出现在门口。

    他抱着一大堆东西,然后...

    卡在了门口!

    “老赵!快帮我拿一点!我他喵的动不了了!”

    胖子?!

    “都跟你说了,叫你别买那么多吃的,有花姐在照顾叶明哲,还会少得了那家伙吃的吗?”

    这是管滨海的声音。

    “花姐的是花姐的,这是我的心意!”

    胖子明显不赞同管滨海的话。

    “是是是!其实就是你自己想吃吧。”

    “滚!”

    “你们小声一点,阿哲说不定在休息呢。”老赵说道。

    三人终于进来了!

    正是老赵、胖子、管滨海。

    叶明哲的逗逼室友们。

    黑衣小哥随即将房门关上。

    苏晓暖在他们进来之前就把帘子拉上了,并侧身背对着叶明哲这边躺着。

    三人一进来,便整整齐齐地向花千语问好。

    “花姐!”

    “花姐!”

    “花姐!”

    紧接着,管滨海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趴在床上的叶明哲。

    “哟呵!哲别!你这造型有点酷呀?之前花姐告诉我们,说你受伤了,我们三个还不信呢,现在都裹成木乃伊了啊。”

    “靠!你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看我笑话的?等我好了再收拾你!”

    “啧啧!居然只能趴在病床上,是菊花受伤了吗?哈哈哈!”

    “他背上的伤口有点严重,所以现在只能趴着。”花千语解释道。

    这时,胖子已经将买的吃食全部放好了。

    他走到病床边,看到叶明哲这个样子,也是吃惊不已。

    “我去!这么严重?!到底出什么事了?”

    赵百蓟也开口道:“花姐也穿着病号服,你也受伤了?”

    胖子和管滨海这才反应过来。

    两人看着花千语:“对啊,刚才都没有注意!花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一些小伤而已。”

    “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啊?我之前听哲别说,他不是和花姐你一起去参加什么万灵节晚会了吗?”胖子继续问道。

    “我们是一起去参加了万灵节晚会,结果晚会出事,发生了火灾!”

    “我和叶明哲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花千语看向叶明哲,又补充了一句。

    “是叶明哲把我救出来的!”

    ‘火灾?’

    叶明哲没有明白花千语为什么这样说。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火灾?你们去的是张氏集团的万灵山庄?”赵百蓟突然问道。

    “恩。”

    花千语点了点头。

    “我靠!你们居然去的是那里!今天新闻都播了!张氏集团的万灵山庄前晚突发大火,死了好多人呢!”管滨海一脸吃惊地说道。

    ‘原来新闻已经播出来了,不过,那么偏僻的地方,这消息是怎么泄露的?’

    叶明哲可不认为科学院和神学会,会愿意把这种消息爆出来。

    ‘火灾吗?呵呵...’

    “对啊,我们三个都看了那个新闻!听说因为这个事情,张氏集团的股票大跌,集团高层好像已经开始重组了呢。”胖子也开口道。

    “这很正常,能参加这个晚会的客人必定都是非富即贵,死了这么多人,张家要面临的怒火可想而知。”赵百蓟分析得头头是道。

    胖子拿起一包零食,撕开包装袋之后,递到了叶明哲脸前。

    “哲别!这是我专门为你买的,对伤口愈合有奇效的寒极冰川雪鲟鱼片!来尝尝!”

    “谢了胖子!不过我现在真的吃不下了!刚才千语让我喝了好多好多鸡汤!”

    “额...花姐是关心你才让你多喝鸡汤!既然你现在不想吃,那我就帮你先吃了,这鱼片打开之后不抓紧吃,后面就变味了。”

    说着,胖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开始吃起鱼片来。

    “你看花姐对你多好!要是我们,最多让你喝热水。”管滨海笑道。

    “咔嚓!”

    “咔嚓!”

    管滨海拿出手机,对着叶明哲一阵猛拍!

    “阿海你搞毛呢!”叶明哲骂道。

    “哎呀!我这是帮你做好人生记录!当你以后老...哦不!当你以后和花姐一起相伴到老的时候,再回头看看这些照片。”

    “哇~噢~!”

    管滨海做出一个自我陶醉的表情。

    “多么浪漫!多么美好的青春!多么幸福的回忆呀!”

    花千语闻言,眼睛一亮。

    “你说我说得对吧,花姐。”

    管滨海笑着看向花千语。

    “阿海,照片之后传我一份!”花千语对他说道。

    “没问题!”

    “咔嚓!”

    “咔嚓!”

    管滨海继续拍照。

    ‘卧槽!你个狗比海王!’

    叶明哲在心里大骂。

    “对了!凝月呢?”叶明哲问老赵。

    冷凝月最近和赵百蓟可以说是形影不离,这见到老赵却没有看见冷凝月,让叶明哲有些疑惑。

    “凝月她...回家了...”老赵有些欲言又止。

    “回家?”

    “是的,冷安民在万灵山庄出事,月儿赶着回去参加弟弟的追悼会了。”花千语突然开口说道。

    “是...是的...”

    赵百蓟低下了头,似乎在为冷凝月弟弟的不幸遭遇而难过。

    ‘唉...要是我当时再强一点就好了...’

    这也是叶明哲心中的遗憾。

    病房的气氛有些凝重。

    “老赵,扶我起来,我要去厕所。”

    “叶明哲,医生说过让你尽量别动的,你就在病床上...”

    叶明哲望着花千语。

    弱小...可怜...又无助...

    “好吧...”

    花千语还是心软了。

    在管滨海和赵百蓟的搀扶下,叶明哲终于如愿的走向了厕所。

    ‘憋了好久啊!’

    “咚咚咚~!”

    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大小姐!外面有人说是苏晓暖的经纪人,想要进去看她!”

    “让她进来!”

    当苏晓暖三个字从门外传进来的时候。

    正在吃鱼片的胖子...还有在厕所的管滨海...

    都顿时...

    激动无比!

    ‘卧槽!跟哲别一间病房的...居然会是那个超级大明星!’

    ‘苏晓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