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2章:迷雾中真正的世界!
    弥漫着雾气的浴室里,苏晓暖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她的头下...

    有血!

    “苏晓暖?!”

    叶明哲迅速地跑了过去。

    苏晓暖似乎是昏过去了。

    叶明哲首先探了探她的鼻息。

    ‘还好!有呼吸!’

    苏晓暖现在的样子,让叶明哲有些尴尬。

    他四处看了看,将一条浴巾裹在苏晓暖的身上。

    随即,把她抱出了浴室。

    此刻,苏晓暖双目紧闭,一脸的痛苦之色,就像是正在做噩梦一样。

    ‘好端端的怎么会晕过去了?’

    叶明哲将她抱进卧室,用浴室快速地给她擦干身子。

    紧接着,便将她塞进被子里。

    他查看了一下苏晓暖头上的伤。

    ‘看上去就是磕破的,也没伤到骨头,难道是在浴室不小心滑倒撞晕了过去?’

    就连叶明哲自己都不相信这个理由。

    苏晓暖可不是普通人,又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情。

    ‘也不知道她家里的医用物品放在哪里。’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弄吧。’

    说着,叶明哲的手指就出现了一条血线,朝着苏晓暖的伤口而去。

    血线附在苏晓暖额头的伤口处,由伤口而入。

    ‘先看看伤口里面有什么问题没有。’

    ‘嗯...没有大碍...’

    ‘缝合吧。’

    血线将伤口慢慢拉拢,然后分出一部分,将伤口处连接起来。

    很快,苏晓暖额头上的伤疤就消失了。

    叶明哲擦了擦汗。

    ‘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就动用这么一点点力量居然也会感觉到疲惫。’

    叶明哲从就近的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替苏晓暖把额头上的血迹清理干净。

    他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床上的苏晓暖。

    完全素颜的苏晓暖。

    ‘还真是挺漂亮的。’

    叶明哲见苏晓暖依旧一脸的痛苦之色,当下也犯难起来。

    ‘自己能做的已经全部做了,可她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现在怎么办?’

    ‘送她去医院?’

    ‘那穿衣服怎么办?’

    ‘而且,自己若是送她去医院,那不又是要上头版头条的节奏吗?’

    叶明哲可不想出名。

    ‘要不,给闪姐打个电话。’

    叶明哲找到苏晓暖的包包,发现她只有一部手机。

    就是那个黑色手机。

    ‘黑色手机没有所属者的许可,根本没法使用。’

    ‘她的身体并没有中毒,病变亦或者其他的伤病。’

    ‘估计是精神层面的。’

    ‘先等等看看。’

    叶明哲就这么看着苏晓暖的脸,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旖旎。

    ‘卧槽!不能再看了!’

    ‘苏晓暖的特质...还真是有点恐怖...’

    叶明哲赶紧转过头,拿出自己的黑色手机。

    ‘先查看一下新的封印场景吧。’

    封印场景:第一妇幼保健医院

    主播权限:喂养、雇佣、???...

    场景完成度:100%

    场景亲密度:微有善意

    解锁执念:贺问萍、贺招弟、贺来弟、贺盼弟、贺求弟、血婴、沈静、婴灵、尸傀...

    解锁场景:第一住院大楼、第二大楼、第三大楼、行政楼、乱葬岗、地下密室、

    执念饱食度:温饱

    场景简介:被魔鬼诱惑的院长,让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化为地狱!

    ‘最厉害的变异院长,还有红衣女孩,都没有出现在里面。’

    ‘看来在我走了之后,医院又出了什么事情。’

    至于扭曲女诡没在名单里,叶明哲是早有预料。

    ‘终于又有一个可以生产念力卡的新场景了。’

    “嗯...”

    床上忽然传来声音。

    叶明哲转头一看,苏晓暖正睁着眼睛看着他。

    “你终于醒了!”

    “谢谢你!”

    “不用客气!对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突然晕倒在浴室里呢?”

    “阿哲,你能先帮我,把放在浴室里的衣物拿过来吗?”

    “哦,好的,你等一下。”

    叶明哲收好手机,起身往浴室走去。

    待叶明哲离开卧室,苏晓暖拉开被子朝里看了看。

    脸色微红。

    “呐,给你。”

    叶明哲将苏晓暖的衣物裹在浴袍里,将其放在了床上。

    “既然你已经没事,那我就告辞了哈!”

    叶明哲准备离开这里。

    “等等!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晕倒吗?”苏晓暖缩在被窝里说道。

    “额...”

    “这跟我是神选者还有灵媒是有关系的。”苏晓暖见叶明哲有些犹豫,便又说道。

    她这么一说,叶明哲又来了兴趣。

    “你背过身,我很快穿好衣服,作为你救我的报答,我会详细地告诉你的。”

    “好吧...”

    叶明哲转过身,如同雕像一样站着。

    身后传来掀开被子的声音。

    叶明哲的眼睛不由地看向床尾正对着的大衣柜。

    这大衣柜是木质的,表面看上去像是抛过光,隐隐约约地能看到苏晓暖的身影。

    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抱着苏晓暖过来的时候。

    ‘槽!我在乱七八糟地想些什么!’

    “我好了!”

    身后传来苏晓暖温柔的声音。

    叶明哲闻言转过身,见苏晓暖正穿着浴袍靠坐在床头。

    “能替我倒杯水吗?”

    叶明哲又跑去客厅倒水去了。

    苏晓暖喝了一口水之后,看着坐在一旁的叶明哲,这才缓缓地开口。

    “我刚才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这是成为灵媒的代价。”

    “代价?”

    见叶明哲一脸疑惑,苏晓暖点了点头。

    “嗯,代价!其他的神选者能力具体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但是灵媒,是以念力和寿命来驱使诡物的。”

    “还要寿命?”

    “是的。”

    ‘还好我当初没有选择灵媒啊,需要消耗寿命才能驱使诡物,这也太坑了!’

    “我就是上次在万灵山庄,因为念力不足,又强行驱使诡物,消耗了双倍的寿命,导致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这种副作用会随着我寿命和身体状况的下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刚才在浴室昏倒,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晓暖你驱使诡物竟然要消耗寿命,那肯定也有特殊的效果吧?”叶明哲继续问道。

    “阿哲你驱使诡物不需要消耗寿命吗?”苏晓暖忽然反问道。

    “额...说实话,我现在就没正儿八经地驱使过诡物,我...好像没那功能...”

    “那我还真是羡慕你,只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

    ‘我当初还真能选择...’

    只不过这种话,叶明哲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阿哲你知道诡物的划分吗?”

    叶明哲想了想。

    “从低到高依次是残欲、腐身、红衣,对吧?”

    苏晓暖笑道:“这只是其中一种划分方式而已,我在迷雾之肆这么久,知道好几种诡物的划分方式。”

    叶明哲看着她,洗耳恭听。

    “一般诡物的划分,确实是阿哲你刚才说的那样。”

    “最低的叫做残欲,或者是残念,再高一级的是腐身,而腐身这个等级有一种特殊的执念,叫做无头,它介于腐身和红衣之间。”

    “再往上,便是极度危险的红衣了。”

    “那红衣之上呢?”叶明哲问道。

    苏晓暖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又或者是听说过红衣之上的诡物,就是红衣等级的诡物,我到现在,也就遇见过一次。”

    苏晓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双眼满是恐惧。

    “那一次...近百位神选者...到最后...只活下来了三个...”

    “红衣这么恐怖?!”

    叶明哲也接触过红衣,也知道红衣很厉害。

    但是很明显,他了解得还不够深刻。

    “红衣等级的诡物大多都有屠村破城的能力,甚至一些特殊的红衣,可以灭亡一个国家!”

    “啊?!”

    叶明哲嘴巴张得大大的。

    显然,红衣诡物的恐怖程度,远远超出了他所预想的。

    他不禁想起了牧童童和鸡排姐。

    ‘它们,也有这么恐怖吗?’

    “我记得阿哲你说过,你的房管就是一位红衣对吧?”

    “嗯。”

    “你能驱使它吗?”

    叶明哲苦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那可是大姐大,惹不起的。”

    “果然如此,若阿哲你真能驱使红衣,万灵山庄也就不会九死一生了。”

    “我虽然驱使不了鸡排姐,但是她对我倒是挺好的,我现在很多本事,都是她给我的。”叶明哲补充道。

    “你们封印师和我们灵媒确实大不一样,既然这样,你一定要和她打好关系。”

    “嗯,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

    苏晓暖又道:“红衣诡物虽说很危险,但是只要能够充分了解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最好对付的。”

    “哦?这又怎么说?”

    “这就要说到诡物的另外一种划分了。”

    “本能、浅意识、灵智。”

    “本能型的诡物简单来说就是完完全全的杀戮机器,唯一能够对付它的便是更强的力量。”

    “而浅意识的诡物有一定的智慧,主要是表现为对生前有部分的记忆,这种诡物的危险程度算是此类划分中最低的。”

    “最后一种,也就是灵智型的诡物,这种诡物就跟聪明人一样狡猾,就算是残念级,危险性也难以预料。”

    苏晓暖看着他,郑重地说道:“而红衣诡物,据我所知,大部分都是灵智型的。”

    “它们就跟人一样,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喜恶等等。”

    “这些家伙往往都会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

    “因为诡物和我们一样,使用力量也是有所消耗的。”

    “所以,只要能够充分地了解红衣诡物,去迎合它的喜,活下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但是,若是触碰了它的恶,那基本上就是必死无疑!”

    听到这里,叶明哲回想起当初在惊魂诡校的时候。

    ‘当时还真是运气好啊,无意之中迎合了牧童童的喜,不然铁定死翘翘了!’

    “听晓暖你这么说,看来诡物并不是能够单纯评判危险度的。”

    “就好比在残念这个等级中,浅意识型的诡物危险程度是最低的,而灵智型的诡物则是危险程度最高的。”

    “但是,到了红衣这个等级,本能型的诡物反而是危险程度最高的,而浅意识型的,是最低的。”

    至于灵智型的红衣诡物,根本没那么容易判断。

    “诡物的划分方式,就是这两种吗?”

    苏晓暖笑道:“还有最后一种!”

    “按照危险范围为标准,诡物又分为限制型和自由型。”

    “限制型的诡物一般有三种类型。”

    “第一种是领地限制,这种诡物顾名思义就是受限于某一处,比如一个房间,一栋大楼,又或者一个村落,不管它们危险程度有多高,只能受限在这个活动范围之中。”

    “第二种是规则限制,这类型的诡物往往是依据某种规则来行动,而这种规则大多都跟它的死因或者执著有关,危险程度要依据具体规则来判断。”

    “最后一种则是附身物限制,这种类型的诡物跟领地限制的有些类似,只不过它们是依附在某些物品上面,这些附身物品大多为陪葬品、凶器、心爱之物、古董等等。”

    ‘领地型诡物和附身型诡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规则型诡物的一种呢。’叶明哲在心里想到。

    “限制级的诡物只要不是主动找死,一般情况下逃脱的几率还算可以。”

    “最可怕的...是自由型的诡物...又称...”

    “无解之诡!”

    “这种诡物没有任何限制,若是它足够强大,那简直就是死神一般的存在!”

    ‘若是遇到一只自由的本能型红衣厉诡...’

    叶明哲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见叶明哲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苏晓暖继续说道:“我们神选者,算是众多人类中,极其稀少的特殊人群。”

    “而同样的,诡物也有极其稀少的特殊种类。”

    “特殊种类?!”

    叶明哲闻言回过神来。

    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对于诡物的见识,是多么的浅薄。

    “嗯,执念,也就是诡物之中,到目前为止,总结出了七大特殊种类!”

    “这是迷雾之肆中,所有神选者的共知!”

    “这七大种类分别是:厄、孽、魇、疫、灾、罪、诡!”

    “厄:擅长附身、伪装、分裂、寄生、融合,这种诡物哪怕就算是残念等级,也是极度危险的,一旦发现得不及时,往往就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可怕后果。”

    “孽:破坏力超强的诡物,一些潜能巨大的孽,往往可以在腐身等级就拥有一般红衣的力量!就个体破坏力而言,是七种特殊执念中最强的!”

    “魇:擅长入梦、制造幻觉和幻境,是偏向精神的诡物。在梦境和完全被魇笼罩的区域,它就是绝对的主宰!”

    “疫:一般通过其他生命体作为媒介来发起攻击,尸潮往往就是这种诡物引起的,危害巨大!常常与灾一起出现!”

    “灾:相比于疫主要针对生命体,灾这种诡物的攻击对象更多,攻击范围更广,攻击手段更是多种多样,每当灾出现时,一定会伴随诸如地震、海啸、雷暴、酸雨等自然现象的出现,常常与疫一起出现!”

    “相传上古时候的魃,就是灾的一种!”

    “罪:传闻中生于人心的诡物,无形无体,又万形万体,神秘无比!在人类社会中,很多匪夷所思的恐怖犯罪,传说都与它有关!”

    “诡:最神秘的诡物,只存在于神选者们的口口相传之中!迷雾之肆中,曾经出现过这么一句话:【万诡皆诡!诡皆万诡!】”

    听完苏晓暖的这些话,叶明哲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

    全是冷汗!

    震撼!

    绝对的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迷雾之肆!’

    ‘这才是真正的执念,真正的诡物...’

    ‘自己以前...是多么的幼稚啊...’

    随即,他的心里又涌现出惊喜。

    ‘牧童童是孽呀!还是红衣等级的孽!’

    ‘唧唧是厄,虽然现在等级不高,但是潜力巨大!’

    ‘不知道鸡排姐会不会是什么特殊执念呐?’

    ‘没想到...自己现在居然就拥有七种特殊执念中的两种!’

    ‘只不过...现在好像还不能随时借用它们的力量。’

    叶明哲此刻已经在心里决定了!

    以后,只要是关于牧童童和唧唧的任务,全部作为第一优先级!

    叶明哲似乎看到了...

    自己左手牧童童,右手唧唧,开启无双,横扫一切的牛逼模样!

    见叶明哲一副愣神的模样,苏晓暖碰了碰他。

    “阿哲你怎么了?”

    “呃...没事!只是听你这一席话,一时有些被震撼到了!”

    “我只不过才经历了一次迷雾之肆的任务而已,要不是晓暖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了解到呢。”

    “真是太感谢你了!”

    这句感谢,叶明哲是发自肺腑的。

    在这个充满了未知和诡异的世界中,这些信息,毫无疑问是珍贵无比的!

    “阿哲你太客气了!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再说了,能在现实世界中遇见神选者,是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的心愿。”

    苏晓暖看着他:“想必你也能理解我,那种恐惧...孤独...还有无奈...是没有办法向普通人诉说的...普通人也不可能理解!”

    叶明哲自然是明白,要不是万灵山庄的事情,恐怕一辈子,叶明哲都不会向花千语暴.露自己的秘密。

    “我懂的。”叶明哲笑道。

    “我知道的基本也就这些了,至于其他的,你问我我也没法再继续告诉你了。”

    “在迷雾之肆中,比我厉害的神选者...”

    “太多了...”

    “放心,我们会好好地活下去的!”见苏晓暖情绪有些低落,叶明哲开口安慰道。

    “但愿吧...”苏晓暖望着远处,喃喃地说道。

    ‘经过这么多年的任务,我余下的寿命已经不多了,若是再不能与叶明哲...’

    ‘唉...阿哲...对不起...’

    叶明哲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晚上11点了。

    “晓暖,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我们再电话联系。”

    说着,叶明哲就直接起身,径直朝卧室门口走去。

    今天的事情,看起来似乎都一切正常。

    但叶明哲的心里,总觉得有一丝奇怪。

    可是,具体怎么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直接走,不管苏晓暖再说什么,都不能留在这里过夜。’

    苏晓暖的个人魅力实在是太强了!

    叶明哲有好几次,都差点没有忍住...

    ‘能在迷雾之肆中活过十年的女人,又哪会有那么简单呢。’

    苏晓暖并没有挽留叶明哲,甚至都没有说话。

    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叶明哲,看着他朝门口走去。

    “嘭!”

    突然!

    叶明哲俯身倒了下去。

    ‘槽!我怎么不能动了?’

    苏晓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终于见效了!’

    躺在地上的叶明哲并没有失去意识。

    他发现自己浑身不能动之后,便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苏晓暖一定在饭菜中给自己下了什么东西。’

    “阿哲?你怎么了?”

    “阿哲?”

    苏晓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还坐在床上。

    叶明哲并没有回答她。

    此刻,叶明哲正在操控体内的血线,清理自己的全身血脉!

    “阿哲?”

    “阿哲?”

    叶明哲听到苏晓暖打开抽屉的声音。

    他悄悄地开了一只眼,暗中观察苏晓暖的行迹。

    ‘只要一分钟,我就能解除这种麻痹状态,苏晓暖,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叶明哲一直对苏晓暖接近他的目的感到好奇。

    眼下正是个将计就计的好机会!

    他看见苏晓暖从抽屉之中拿出了一个什么小玩意。

    像是耳钉。

    见叶明哲依旧一动不动,苏晓暖稍微安下心来。

    她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想要强行留下叶明哲,几乎难于登天。

    所以,她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只是苏晓暖没有想到的是,叶明哲的身体抗药性这么厉害。

    明明短时间就可以见效的迷药,居然整整拖后了好几个小时。

    浴室的时候,她确实是因为严重的副作用而导致晕眩摔倒。

    可是,她却根本就没有昏过去。

    让叶明哲救她,抱她去卧室,为她治伤等等...

    都是苏晓暖为了拖延时间,灵机一动,临时想到的主意而已。

    她甚至都已经考虑到会牺牲贞洁了。

    苏晓暖对自己很自信!

    如天使般清纯的长相,若魔鬼般性感的身材。

    这每一样,对正常的男人来说,都是无解的毒药!

    再加上神选者特性的强大加持。

    别说是普通男人,就是神选者,被她迷惑的也有过不少。

    被叶明哲抱着的时候,甚至在叶明哲看着她的时候,苏晓暖都有感受到叶明哲的悸动。

    可是,那种悸动,一闪而逝。

    ‘这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同时也是一个自制力超强的男人!’

    为了继续拖延时间,苏晓暖不得不继续用迷雾之肆的消息来留住他。

    可一直到她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通通讲完。

    叶明哲却依旧没有起效的样子。

    他终于告辞要离开了!

    苏晓暖都已经打算放弃了。

    可就在这时,叶明哲倒下了!

    苏晓暖手里拿着那个关乎她性命的东西,看着躺在地上的叶明哲,喃喃地说道:“终归,我还是那个最幸运的人!”

    叶明哲闻言,心里冷笑不已。

    ‘是吗...’

    此刻,苏晓暖站在叶明哲身后,心情有些激动。

    她就像是虔诚的教徒在进餐前祷告一样。

    仪式感十足!

    “阿哲,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我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才找到你,我是不可能放弃你的。”

    “因为,时间已经不允许了。”

    “这对你来说是不公平,可这却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阿哲你放心!作为报答!你将会是我苏晓暖这一辈子唯一的男人!”

    “我会对你忠贞不二,照顾你的饮食起居,陪伴你一起生活。”

    “你和我同为神选者,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才是最好的伴侣!”

    “从今以后...我和你...”

    “同生共死!”

    ...

    苏晓暖正慷慨激昂地像是在演讲一样。

    而躺在地上装昏迷的叶明哲,此刻心里也是一阵懵逼。

    ‘我去!什么情况?!这苏晓暖怎么搞得跟在说结婚誓词一样?’

    他原本以为苏晓暖下药,是想杀了自己,抢夺他作为神选者的资源。

    可事到如今,情况...似乎跟他想得有些不大一样。

    叶明哲还准备苏晓暖一过来动手就暴起反抗,然后直接灭了她!

    可现在...

    ‘什么做我的女人,什么照顾我,这都他喵的说得什么鬼啊?’

    叶明哲决定暂时不杀苏晓暖。

    他心里实在是好奇,这苏晓暖到底想搞什么鬼?、

    ...

    演说完毕,苏晓暖开始缓缓地走向叶明哲。

    她终于要开始行动了!

    就在苏晓暖刚准备蹲下身的时候。

    她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这是她的【心灵警示】发动了!

    苏晓暖笑容一敛,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叶明哲没有昏迷?!’

    心灵警示可从来不会出错!

    它现在发动,这是在警告自己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绝对错不了!

    除了叶明哲没有昏迷,苏晓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苏晓暖满目骇然。

    她看着如今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宛如尸体一样的叶明哲。

    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泛起了寒意。

    危险的男人!

    苏晓暖将拿着东西的手,放于背后。

    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面退去...

    “苏小姐...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叶明哲缓缓地站起身。

    他看着苏晓暖,笑得有些诡异。

    “苏小姐...能把你手里的东西...”

    “给我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