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3章:真正的目的!
    苏晓暖连连后退,拿着东西的手紧紧地背在后面,一脸恐惧。

    如今的这种身体状况,她根本就不是叶明哲的对手。

    而且,以她现在剩余的寿命,要是此刻再使用灵媒的力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下一次任务活下来。

    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苏晓暖咬了咬牙。

    ‘我现在还不能死!’

    ‘绝对不能死!!!’

    ‘嘶~!’

    突然!

    苏晓暖觉得自己的额头有些发痒。

    紧接着,一张像是蛛网一样的血线,开始从她的额头飞速地蔓延至全身。

    血线又纷纷变成了触手,就像是充满韧性的绳索一样。

    将苏晓暖捆了个严严实实!

    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床上。

    手中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叶明哲一把将苏晓暖推开,将那个小玩意拿了起来。

    银白色,看造型就是一个耳钉,形状有些像云朵。

    叶明哲将它放在鼻尖处闻了闻,什么气味也没有。

    又将其凑到耳边,隐隐约约能听到河流的声音。

    ‘这是什么玩意,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

    叶明哲看向正躺在床上,被自己的触手缠得严严实实的苏晓暖。

    开口问道:“苏小姐,这是什么东西?”

    “【传说级】耳钉:生命之河!”苏晓暖毫不犹豫地说道。

    ‘传说级?!’

    叶明哲心里一惊。

    他抽到的眼睛就是传说级道具,眼睛的强大,叶明哲是深有体会。

    这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居然是个传说级道具?

    那它会有什么逆天效果?

    一想到苏晓暖刚才准备把这东西弄到自己身上,叶明哲心里就一阵发寒。

    “它有什么用?你最好不要骗我。”叶明哲的语气变得冰寒。

    事到如今,苏晓暖反而像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它可以让任何两名使用者共享寿命。”苏晓暖淡淡地说道。

    叶明哲闻言,立刻明白过来。

    “你之前是想要用它夺取我一半的寿命?”

    他看了看苏晓暖,见她耳朵上并没有耳钉,便又问道:“另外一个呢?至少还有另外一个,是吧?”

    “在抽屉里。”

    苏晓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位置。

    叶明哲打开右边床头柜的抽屉,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另一只耳钉。

    两枚耳钉几乎一模一样。

    他把玩着手中的耳钉,看向床上的苏晓暖。

    “苏小姐,你之所以接近我,就是为了夺取我的寿命吧。”

    “要不是当初万灵山庄出事,你恐怕一早就下手了?”

    苏晓暖倒是没有狡辩。

    “是!”

    叶明哲将耳钉收起,坐到床边。

    他一只手轻轻地抚着苏晓暖侧脸的秀发,手已经变成了狰狞的利爪。

    “苏小姐,要不是你刚才说了一堆稀奇古怪的话,我们之间,现在肯定不会是这么心平气和地坐着聊天。”

    “我很好奇,你刚才说得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喜欢我,对我一见钟情,因为想要跟我永远在一起,才想出这么一个夺取寿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故事。”

    “大家都是神选者,还是不要玩这种普通人的无聊把戏。”

    如刀锋般锐利的指甲在苏晓暖脸上不停地划来划去。

    那股阴冷,让苏晓暖的心灵警示再次开启。

    苏晓暖抬头看了一眼叶明哲。

    后者脸上现在至少有十数只血色竖瞳,它们全部盯着她,如细线般的瞳孔正在眼眶中晃来晃去。

    没有感情!

    ‘他真的会杀了我...’

    苏晓暖从中读懂了这样一个信息。

    “能让我坐起来说吗?”

    “这个姿势,让我很不舒服。”

    眼下这种局势,苏晓暖反而平静了下来。

    叶明哲收回了自己的爪子,绑着苏晓暖的触手将她撑了起来。

    “苏小姐,这样舒服多了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叶明哲面带笑容。

    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再加上这副笑容。

    简直跟诡物一样恐怖!

    谁叫苏晓暖是神选者呢,而且还是资历很老的神选者。

    叶明哲必须一开始就小心谨慎,全力以赴。

    “你要我从哪开始说?”

    苏晓暖看着就坐在自己身旁的叶明哲。

    那些盯着她的眼睛,给她很不舒服的感觉。

    “就从你怎么找上我开始说吧。”

    “我找上你,完全是因为命运占卜卡,是它给我提示,让我去万灵山庄找你的。”

    “命运占卜卡?能现在给我看看吗?”

    “那是传说级的消耗品,找到你之后就没有了。”

    ‘又是传说级的道具?!’

    不过,叶明哲一想到苏晓暖在迷雾之肆待了十年,又有欧皇特质,便不那么吃惊了。

    ‘可恶的欧皇!’

    叶明哲心里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谁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传说级道具。

    可以瞬间翻盘的那种。

    苏晓暖接着说道:“我之所以在万灵山庄一直试图接近你,其实本意并不是要恶意夺取你的寿命。”

    她看着叶明哲。

    “这个耳钉若是你心甘情愿地戴上,就会变成共享寿命,也就是你我的寿命会融为一体,然后再平分给每一个人。”

    ‘夺取寿命、共享寿命,这耳钉还真是不负传说级之名。’

    “所以,一开始我的打算是获得你的好感,然后我们两个在一起,最后替你戴上它。”

    “难怪你在通灵游戏上会那个样子,漂亮女人的示弱,总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叶明哲笑道。

    “只是你没有想到,我是神选者。”

    “是,之后山庄发生意外,我对你是神选者的身份大感意外,同时也很高兴。”

    “因为同为神选者,我们更适合在一起了。”

    “但是,你一直对我有戒心,再加上那个花千语...”

    “而且,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所以你就想霸王硬上弓?由共享策略变为了夺取?”

    “是!若是普通人我很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让他喜欢我,可是神选者...”

    “关键是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只有最后一搏了!”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作为报答,我日后会做你的女朋友,甚至是妻子也可以。”

    “所以,我刚才才会说了那么一些话。”

    叶明哲看着她,言语上的嘲讽毫不掩饰。

    “苏小姐,出钱,我倒是可以接受的,要我出命,那是不可能的!”

    “或许脑残粉和舔狗会这么做,但很可惜,我都不是。”

    “鉴于你刚才并不是想杀我,而是打算拿走我半条命,所以呢,我也就不杀你了。”

    “但是...”

    叶明哲的眼神变得有些凶恶。

    “我会拿走你的半条命!”

    “不行!你不能再拿走我的寿命!”苏晓暖听到叶明哲这么一说,立刻变得有些癫狂起来。

    “这可由不得你!”

    触手将试图挣扎反抗的苏晓暖缠得更加严实。

    叶明哲拿出黑色手机,对着墙壁喊道:“第一妇幼保健院!开!”

    一道封印大门出现在墙上!

    叶明哲拉着苏晓暖,打开封印门,走了进去。

    “砰~!”

    门再次关闭!

    “不!不要夺走我的寿命!”隧道中响起了苏晓暖疯狂地喊叫。

    而外面的卧室,什么声音都没有。

    刚走出隧道,苏晓暖就感觉眼前一花。

    随即,便站在了一个破旧的小广场上。

    她心里一惊!

    ‘瞬移?!’

    ‘这可是高等级诡物一般才有的能力啊!’

    ‘叶明哲根本不是人吗?!’

    苏晓暖环顾四周,周围几栋高大的白楼十分显眼。

    周围的环境给她一种阴森幽冷的感觉。

    ‘这里有诡物!’

    仿佛是在验证她的猜想一般。

    四周完全漆黑的阴影中,开始缓缓地出现一些影子。

    婴灵、血婴、女诡...

    纷纷地围了过来。

    ‘这么多诡物?!’

    这些诡物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多厉害的样子。

    可是,数量很多!

    ‘它们全是叶明哲养的吗?’

    苏晓暖的心中,对叶明哲的实力又多了一分认识。

    叶明哲已经恢复了正常,而苏晓暖身上的触手也渐渐消失了。

    “苏小姐,我现在要拿走你的半条命,然后我们各不相欠。”

    “我会放你离开!”

    叶明哲的语气阴冷,显然,他是不会轻易地放过苏晓暖。

    在封印场景里,他就是神!

    无所不能的神!

    见叶明哲敢解除对自己的束缚,还这样咄咄逼人,丝毫不给自己退路。

    苏晓暖便知道,他肯定有强大的底牌。

    心灵警示也已经快到最高等级了。

    反抗就算不会死,也会加速死亡。

    她现在最输不起的,就是寿命。

    “求求你了!阿哲,能不能别拿走我的寿命?”

    苏晓暖看着他,一脸的哀求之色。

    “苏小姐,我现在没有杀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若是你,遇到一个处心积虑想要夺取你半条命的人,哪怕他对你以身相许。”

    “你...会放过他吗?”

    “不会...”

    苏晓暖低下了头。

    突然!

    她直接跪在了叶明哲身前!

    叶明哲显然没料到苏晓暖会这么做。

    他侧身躲开了。

    与此同时,地面发生了一些变化。

    苏晓暖失去平衡,跌坐在了地上。

    “苏小姐,在我的印象中,你不像是会下跪的那种人。”

    ‘果然到了生死时刻,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吗?’

    见苏晓暖这么做,叶明哲的心里不由地想到。

    他并不喜欢杀人。

    更不喜欢侮辱人。

    叶明哲之所以不断地逼迫苏晓暖。

    只是因为他觉得,苏晓暖还有所隐瞒。

    他不喜欢...

    心有疑惑!

    ‘或许,自己当初应该选择侦探这个职业。’

    “我想要活下去,并不是完全为了自己。”

    跌坐在地上的苏晓暖,缓缓地开口。

    “只是有一个心愿,我想在死之前...将它完成!”

    苏晓暖抬头看着叶明哲,惨然一笑。

    “只不过,我的时间,似乎不够了。”

    叶明哲见她这副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演戏?’

    “我知道,在这个地方,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

    “选择你,我也是无奈之举。”

    “我现在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本,再去重新做一次选择。”

    “我最后一次恳求你,哀求你,乞求你...不要拿走我的寿命...”

    “只要不拿走我的寿命,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若是你还是执意要取走我的半条命。”

    “那你现在...”

    “就杀了我吧!”

    杀了我吧!

    这四个字...在小广场上不停地回荡...

    周围的诡物们有些躁动。

    只要叶明哲一声令下,苏晓暖瞬间就会被它们攻击。

    攻击致死!

    虽然这些诡物不强,但是在这个世界,只要念力不断,叶明哲不死,它们就不死不灭!

    叶明哲可以在封印场景里制定一切规则。

    虽然,最早的时候并没有驱使诡物杀人的权限。

    但是在身体异变之后,他便有了!

    这并不是黑色手机告诉他的。

    而像是在脑海中本来就存在的。

    宛如本能一般。

    苏晓暖已经闭上了眼睛,眼泪簌簌而下。

    她感觉到了周围诡物的异动,心灵警示都快要炸掉她的心脏了。

    ‘他终归是不会放过自己了...’

    耳边传来脚步声,是叶明哲走了过来。

    苏晓暖紧闭着双眼,全身微微发抖。

    她曾经想象过很多次自己的死亡。

    被诡物杀死、被其他神选者害死、寿终正寝等等。

    唯独没有想到,会是今天这样,坐在地上等死。

    “苏小姐,你说夺取我的寿命并不是为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苏晓暖还有关于寿命的其他处理手段?’

    ‘若真是这样,那可太逆天了!’

    ‘必须搞清楚!’

    苏晓暖睁开眼睛:“你...你不杀我了?”

    “我想知道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苏晓暖开口道。

    “苏小姐,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就是要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只不过,这件事,我带你亲眼看见,比我说出来要好很多。”

    苏晓暖望着他:“因为,我怕你不信。”

    ‘靠,不会是什么为了心爱的人甘愿做坏人,夺取他人的寿命为其续命的‘伟大’故事吧?’

    叶明哲想了想,觉得再逼迫下去,估计苏晓暖就要精神崩溃了。

    还是悠着点好。

    “可以,只不过现在是半夜,等天亮再去吧。”

    修罗市的夜晚有多恐怖,叶明哲是深有体会。

    “只不过...苏小姐...若是你再骗我...你知道后果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骗你了!我发誓!”

    ‘呵...’

    “那地方远吗?”

    “不远。”

    “去那里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

    苏晓暖很是感激地看着他:“我相信,只要你到了之后,就一切都明白了,到时候你若是再想杀我,我绝对不会反抗。”

    “好吧,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得做一些防备措施。”

    叶明哲的手心突然冒出一只眼睛。

    他将其抠了下来,递到苏晓暖的身前。

    “把它吃下去!”

    “啊?!”

    叶明哲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好吧...”

    苏晓暖接过眼睛,放进了嘴里...

    ...

    两人从封印场景中出来。

    叶明哲坐在沙发上。

    ‘千语怎么还没回我信息?’

    他望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地苏晓暖。

    ‘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

    ‘不过没关系,反正已经吃了我的眼睛。’

    他打开电视机,准备看会电视。

    ...

    天色已经大亮。

    忙碌了一晚上的苏晓暖从厨房了走了出来。

    她的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

    “来吃早饭吧。”

    叶明哲起身走向餐厅。

    早餐很简单。

    鸡丝粥,咸菜,还有一个荷包蛋。

    “你不会又下药吧。”

    叶明哲用勺子舀了一口粥,笑着看向苏晓暖。

    “你觉得我是白痴吗?”苏晓暖不咸不淡地回道。

    “咻~”

    “味道不错!”

    苏晓暖也坐下来,和叶明哲一起吃起了早餐。

    叶明哲见她就跟没事人一样,不禁问道:“苏小姐,要是我被人要挟,可不会好心的为他做早餐,甚至还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吃。”

    苏晓暖喝了小半碗粥,用纸巾擦了擦嘴,看向叶明哲。

    “首先,我对你本身是没有恶意的,甚至还想和你成为男女朋友,昨晚那么做,也只是无奈之举。”

    “至于你之后对付我的手段,我都能表示理解,要是换做以前的我,我是肯定会杀人的。”

    “我是好奇你为什么不拼死反抗呢?”

    “反抗?我之所以算计你,就是为了能够多活一些日子,反抗就意味着我必须动用灵媒的能力。”

    “那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说不定,你有可能让我一起陪葬呢?”叶明哲笑道。

    “呵...”

    苏晓暖没有答话,埋头继续喝粥。

    ...

    简单地早餐之后,两人准备出门。

    叶明哲见苏晓暖抱着一个保温汤壶。

    ‘不会真被自己猜中了吧...’

    苏晓暖驾着车在高速路上飞驰。

    叶明哲看着窗外的景物发呆。

    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

    苏晓暖将车开到了郊区。

    一栋高大的建筑出现在叶明哲眼前。

    这里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像是福利院一样。

    “到了!”

    苏晓暖停好车,抱着保温汤壶朝那栋建筑走去。

    叶明哲跟在后面。

    走到近处,金属大门旁竖立的一块招牌,让叶明哲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修罗市第七临终关爱医院。

    苏晓暖似乎很熟悉这里。

    一路上看到的病人很少,大多都是医护人员。

    这些医护人员见到苏晓暖和叶明哲两人都是一脸微笑。

    有别于那些商业化的笑容,这些医护人员真的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医院内环境清幽,更像是一座建造在森林中的大别墅。

    与其说是医院,倒不如说更像是养老院。

    叶明哲跟着她一路七拐八拐,最后乘上电梯之后,来到了医院的五楼。

    苏晓暖走到门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随即,苏晓暖整个气质瞬间变成了元气满满的邻家少女。

    推门而入。

    ‘牛逼!果然是个演员!’

    叶明哲也跟着走了进去。

    里面很温暖。

    房间布置得很温馨,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卧室和小客厅的结构。

    根本看不出是病房。

    花香木材质的卧床上,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

    苏晓暖走到床头,将汤壶放下,然后坐在床边,轻轻地拉着老婆婆的手。

    甜甜地说道:“奶奶,我来看你了!”

    ‘奶奶?这个婆婆就是那个捡到苏晓暖,并将她养大的拾荒老人吧。’

    听到苏晓暖的声音,老婆婆原本望着天花板的双眼转而看向她,脸上浮现出笑容。

    “都说了你那么忙,就不用老是来看我了。”

    苍老的声音,却满是温情。

    “最近没有拍戏,不忙的。”

    “而且,我想奶奶了...”

    苏晓暖就像小女孩一样,将头依偎在老人身上,撒着娇。

    老人轻抚着苏晓暖的头。

    “奶奶也想你呢,最近奶奶还看了晓暖演的戏,真好!”

    一老一少就这么互相倚靠着,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

    很快,老婆婆便发现了一旁的叶明哲。

    “你是?”

    老婆婆看着他,有些浑浊的双眼满是疑惑。

    “婆婆你好,我是...”

    就在叶明哲准备自我介绍的时候,苏晓暖直接打断了他。

    “奶奶,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叶明哲。”

    ‘哈?’

    ‘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

    ‘不久之前我还打算杀了你好不好。’

    ‘别以为有个老婆婆做挡箭牌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但是,当叶明哲看到老婆婆听到苏晓暖说自己是她男朋友的时候,眼睛似乎都清亮了一些。

    以及,苏晓暖那哀求的眼神。

    ‘好吧,暂时不揭穿你。’

    “婆婆你好!我叫叶明哲。”

    见老婆婆似乎要坐起身,叶明哲赶紧走了过去。

    苏晓暖将床头摇了一些起来,又在老婆婆的背后加了两个靠枕。

    老婆婆坐在床上,一双手微微抬起。

    叶明哲见状,连忙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老婆婆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神情有些激动地问道:“你真是晓暖的男朋友?不会是晓暖雇你来哄我开心的吧?”

    ‘雇来的?’

    ‘苏晓暖以前还干过这种事吗?’

    ‘话说,她有必要花钱雇人假装当男朋友吗?’

    叶明哲露出“真诚”地笑容:“婆婆,我真是晓暖的男朋友,今天她是特地带我来看你的,晓暖说你是她唯一的亲人,应该让你第一时间知道我们的关系。”

    听到叶明哲肯定的回答,老婆婆十分开心。

    她紧紧地握着叶明哲手。

    老婆婆的手枯槁,干瘪,手背上满是白斑和鼓胀的青色血管。

    被她的手握着并不舒服,就像是被磨砂皮裹住,慢慢地摩擦着一样。

    这是因为手里老茧太多的缘故。

    可是,叶明哲却觉得十分亲切。

    ‘老院长的手,也是这个样子的啊...’

    “小伙子,你多大了啊?”

    “22。”

    “和晓暖相差一岁,不过不打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明哲神选者特性的缘故,老婆婆对他十分地满意。

    然后,就像查户口一样,问了他许多问题。

    叶明哲都一一耐心地回答。

    当老婆婆听到叶明哲也是孤儿的时候,眼睛里不禁泛起了泪花。

    她喃喃地说道,像是在劝慰叶明哲,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都是不容易的孩子,都是不容易的孩子...”

    “奶奶,你休息一下吧,你都问了阿哲好多问题啦,这下放心了没有呀?”

    苏晓暖如同热恋中的女生,趴在叶明哲的肩上,搂着他的脖子,笑着对老婆婆说道。

    叶明哲也笑了。

    “没关系的,奶奶高兴就好。”

    老婆婆眼里满是欢喜:“小叶真是个好孩子。”

    “对呀,阿哲对我可好了呢,我们计划再交往一年左右就结婚,然后要一个孩子。”

    “我和阿哲平时工作都很忙,其他人也不放心,到时候就要麻烦奶奶帮我们看孩子喽。”

    “奶奶,你说好不好呀?”

    “好!好!好!”

    老婆婆笑开了花。

    说完,苏晓暖打开柜子上的汤壶,并从消毒柜里拿出一只瓷碗。

    “奶奶,这是我昨晚专门为你做的补汤,你要多喝一些哦。”

    苏晓暖端着汤,准备喂奶奶喝。

    “我来吧。”

    叶明哲伸出手。

    苏晓暖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瓷碗递给了他。

    “奶奶,我来喂你喝汤。”

    “好!好!好!”

    老婆婆努力地想要坐起来一些,这样更靠近叶明哲的位置。

    叶明哲又朝前坐了一些。

    他试了试温度。

    ‘嗯,刚好。’

    喂老婆婆喝了两碗汤之后,三人又聊起了天。

    婆婆今天的兴致很高,说的话比以往好几天加起来还多。

    她告诉叶明哲许多苏晓暖小时候的事情。

    快乐的、悲伤的、遗憾的、尴尬的...

    叶明哲当然明白老婆婆的意思。

    他也说了一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快乐的事情。

    不管生活多么艰难,总会有一些快乐的事情。

    三人还一起拍了照片。

    金色的阳光下,两个充满朝气的年轻男女,正一左一右的搂着一位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的婆婆。

    大家都好开心。

    不知不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奶奶,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等有空我们再一起来看你。”叶明哲笑着跟奶奶告别。

    苏晓暖此刻正挽着叶明哲的胳膊。

    “奶奶,那我们就先走了!”

    “天快黑了,你们快回去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婆婆看着叶明哲,最后说道:“小叶,以后,晓暖就交给你照顾了。”

    叶明哲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奶奶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房门轻轻地被带上,两人朝医院大门走去。

    刚一离开医院,苏晓暖很是自然地放开了叶明哲的胳膊。

    “今天,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今天也很高兴。”

    叶明哲看着她:“奶奶还能活多久?”

    苏晓暖闻言,脚步顿了一下。

    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一年左右。”

    “你呢?还能活多久?”

    “一年左右。”苏晓暖语气平静。

    “所以,你是想撑到给奶奶送终是吧?”

    “恩,只不过,以我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叶明哲想想也是。

    今夜凌晨,两人就要参与任务了。

    一旦有任务,那几乎是百分之百要动用力量。

    对于灵媒来说,发动力量就意味着折寿。

    照这样算来,她基本上是活不过奶奶了。

    叶明哲考虑了一下,然后给了她一个承诺。

    “要是你真的在奶奶之前走了,我会替你给奶奶养老送终的。”

    “谢谢!”

    苏晓暖带着哭腔。

    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难过...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叶明哲决定跟苏晓暖回她的别墅。

    因为门票任务的最后时限就快要到了!

    叶明哲看了一下手机,花千语这两天都没有回她消息。

    打电话也不在服务区。

    ‘真是奇怪...’

    晚上10点47分。

    两人回到了别墅。

    叶明哲和苏晓暖开始为即将到来的任务做准备。

    虽然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在一起参与任务。

    但他们两个还是决定到时候一起烧掉门票。

    叶明哲看了一眼时间。

    11点03分。

    距离午夜12点还有57分钟。

    黑色手机并没有任何提示传来。

    “晓暖,你现在把你所知的关于灵媒的一切,全部告诉我!”

    “好。”

    有了之前叶明哲的那个承诺,苏晓暖已经彻底看开了。

    ...

    距离午夜12点还有5分钟。

    此刻,两人各自拿着门票,互相看了一眼。

    “烧吧!”

    随着“嗤嗤”的声音响起,入场券很快便化为了灰烬。

    紧接着,不知从哪冒出的灰雾,瞬间将两人包裹。

    一阵眩晕之后,叶明哲恢复了五感。

    他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

    “果然是迷雾之肆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