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5章:无法察觉的禁忌!
    叶明哲现在顾不得外面方亦寒的喊声,他小心地靠近逮雪兰倒下的地方,想看看她究竟怎么样了。

    逮雪兰自捂着脸倒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叶明哲绕过床铺之后,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她。

    逮雪兰铁定死了!

    因为她都已经扁了。

    是的,此刻的逮雪兰就像是纸片人一样,紧紧地贴在地上,身下一片血泊。

    叶明哲拿起一旁的撑衣杆,拨弄着逮雪兰的尸体。

    骨骼、肌肉、内脏...

    全部都没了!

    头发倒是还在。

    衣服里包裹着的,只剩下一张人皮。

    一张完整的人皮!

    逮雪兰,就像是漏完气的假人。

    接着,血泊开始慢慢地渗入地下,逐渐消失在叶明哲的眼前。

    ‘这地板吸血?!’

    这家屋子里的地板,就是普通的原始水磨地板,根本不存在有吸水性这种东西。

    ‘跟最初的那个房间一样,整栋大楼本身就很诡异。’

    就在叶明哲思考的时候,方亦寒走了进来。

    “沙征出事了!你和逮雪兰怎么还不出来!”

    方亦寒一进来便发现逮雪兰不在,疑惑道:“逮雪兰呢?”

    “在这,地上。”

    叶明哲指了指自己的身前。

    “已经只剩下一张皮了。”

    “什么?!她也出事了?”

    方亦寒闻言赶紧走了过来。

    “这?!”

    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看着地上的逮雪兰,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是怎么死的?!”方亦寒看着叶明哲的眼睛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

    叶明哲回想了一下。

    “我进来之后,兰姐先是看了一下相册,然后擦拭穿衣镜照了照自己,紧接着她就满脸出血,随后就倒了下去。”

    “看相册...照镜子...”

    方亦寒喃喃地重复着。

    “沙征也死了?”叶明哲问道。

    “嗯,不过他跟逮雪兰不一样,你出来看。”

    诡异和死亡,对于神选者来说,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叶明哲和方亦寒此刻都十分的冷静。

    自己活下去,那才是最重要的。

    叶明哲来到大厅,苏晓暖正站在沙征尸体的旁边。

    他看了苏晓暖一眼,后者摇了摇头。

    “你自己看。”方亦寒指着地上的沙征尸体说道。

    沙征侧身倒在一张木椅旁边,一只手不见了。

    空荡荡的衣袖下方,有一些黑色的灰烬。

    “他是怎么死的?”叶明哲问道。

    “我也不清楚,就看到他经过椅子旁边的时候,一下就倒了下去。”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方亦寒说道。

    叶明哲蹲下身,手上的血线化成一只爪子,将沙征的尸体稍微翻弄了一下。

    尸体在翻动的过程中不断发出“呲呀”“呲呀”的声音。

    这声音...很像是踩到了枯树朽木。

    沙征暴露在外的躯体全部呈黑色。

    叶明哲拨开他的领口,里面也是黑色的。

    血线爪子握住尸体一小部分,轻轻一用力,便化成了黑色的碎末残渣。

    “沙征的尸体已经变成炭了。”

    叶明哲站起身,收回了血线。

    “这才刚到二楼,就死了两个。”方亦寒面色凝重。

    “已经过去了一小会,我们三个都没事,暂时应该是安全的。”苏晓暖说道。

    “他们两个应该是触碰了什么禁忌。”方亦寒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我同意方大哥的说法,任务从来都不是必死之局,要不然,我们刚到这就应该全部死了。”

    “刚才我和兰姐在里面找线索,我记得她拿过衣架,接触过床,摸过花盆,看过相册,擦拭和照过镜子。”

    “而且,兰姐是在镜子前突然出事的。”

    “至于之前,我就不清楚了。”

    “沙征刚才接触过电视,桌子,沙发,椅子,还拿过两个纸箱。”

    “在椅子旁突然倒下出事。”苏晓暖接着说道。

    随后,两人都看向方亦寒。

    毕竟,相遇之前的事情,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清楚。

    方亦寒自然明白两人的意思。

    “我们三人结伴上楼之后,中途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

    “之前一同检查第一家的时候,也跟这里接触的东西差不多。”

    “噢,对了,上一家没有镜子和纸箱。”

    ‘镜子...还有纸箱吗...’

    ‘镜?’

    ‘禁?!’

    “那我们去第一个屋子看看。”

    来到第一间屋子,三人依次走了进去。

    “别碰任何东西。”叶明哲悄声对苏晓暖说道。

    “嗯...”

    果然,这里确实没有镜子和纸箱。

    叶明哲还发现,在卧室里面还有一个小隔间,似乎是用来堆放杂物的。

    小隔间的门一打开,就是二层的第二条长廊。

    双外门。

    叶明哲又回到刚才的地方,发现同样也是双外门。

    第二条走廊稍微狭窄一些,光线昏暗,比护栏这边要阴森许多。

    “方大哥,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明哲一时也没有什么头绪。

    “你们之前有感觉到诡物吗?”方亦寒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没有。”

    叶明哲摇了摇头。

    “我也是。”苏晓暖也说道。

    听到两人这么说,方亦寒的脸色更凝重了。

    “能到这里的,大家应该都对诡物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实不相瞒,若是单论找诡物,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刚才,逮雪兰和沙征同时出事的时候,我也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诡物的存在。”

    方亦寒看着两人,一字一顿道:“由此,我推测...这里有红衣!”

    红衣?!

    叶明哲和苏晓暖闻言,都十分的吃惊。

    方亦寒点了点头。

    “我经历了这么多次任务,能够杀人同时又不被我察觉的情况,我之前也碰到过一次。”

    “那一次,就是红衣!”

    方亦寒接着分析。

    “如今我们被困在这里,楼雪兰和沙征都死得那么诡异。”

    “所以,这红衣应该是暂时被限制了。”

    “暂时?”

    “嗯,楼下不还有一个倒计时吗?那有可能是任务期限,更有可能是诡物彻底解除限制的时间。”

    “不管是哪一种,总之,时间一到,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不愧是前辈,仅仅凭借这么一点线索,就推论出这么多东西。

    ‘暂时被限制的红衣...’

    若真如方亦寒所说,那要是倒计时结束,自己这群人,怕是一个都活不下来。

    “那接下来方大哥决定怎么办。”

    方亦寒苦笑道:“还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寻找线索,不过,大家都要万分小心。”

    “不要在随意触碰任何东西!”

    镜子和纸箱,是目前导致之前两人死亡最可疑的东西。

    叶明哲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现在,限制诡物的条件...就是禁忌!

    触碰者死!

    方亦寒已经戴上了一副黑色手套。

    手套阴气森森,一看就不是凡品。

    叶明哲转头看向苏晓暖,发现她身后正趴着一个诡物。

    “你这是...”

    “背后灵,又叫趴趴诡,它现在就是我身体外面的一层保护膜。”

    叶明哲细看之下才发现,此刻苏晓暖的全身,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透明涟漪。

    三人继续挨个房间搜寻线索。

    眼下也只有这件事可以干了。

    叶明哲瞟了一眼楼下,发现石碑的旁边,坐着一位年轻女性。

    她正在那捣鼓着手机。

    ‘牛逼...还真有不怕死的...’

    他转眼看向其他几栋楼。

    除了一、二楼,上面基本都安装了密密麻麻的防盗网,视野受限,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

    顶楼也没有防盗网。

    ‘底层和顶层不安装防盗网,中间层却安装了,这到底是奇葩,还是另有用意?’

    叶明在再次看向下面的空地,虚了虚眼睛。

    ‘这广场,怎么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又仔细看了几眼,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可是,却没有发现到底是哪里奇怪。

    “走了。”

    苏晓暖在前面喊他。

    “来了。”

    叶明哲赶紧跟了上去。

    二层的十个房间检查得很快。

    只要是镜子和纸箱,三个人直接略过,绝对不去接触。

    此刻,三人站在西楼二层走廊的另一头,商量着接下来去哪。

    “方大哥,我们是穿过拐角去南楼,还是去二楼里面,又或者直接上三楼?”

    方亦寒作思考状。

    “我们搜寻了这一层外面的所有房间,除了损失两个队友,其他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发现。”

    “这样吧,我们再查看一下二层里面的十个房间,如果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线索的话,就直接上三楼。”

    “要是在三楼的结果还是和二楼一样,我们就转去南楼,你们觉得怎么样?”

    叶明哲点头道:“方大哥这个计划很合理,我没有意见。”

    “我也没有。”

    于是,三人走向西楼二层深处。

    仅仅是走了几步,便来到了第二条走廊。

    与其说是长廊,却更像是一条幽深的巷道。

    两边,全是鳞次栉比的房间。

    “想不到这里第一间居然会是个公共厕所。”

    看着门上面熟悉的标志,方亦寒率先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男女共用的公共卫生间。

    视野被半扇墙壁挡住,应该是用来防偷窥的。

    苏晓暖垫后,站在了门口。

    进门的左边就是洗手池,上面的水龙头锈蚀严重。

    放在旁边的一个小瓶子,早已发霉。

    越过墙壁,整个空间一览无余。

    厕所并不大。

    天花板上,一根电线吊着一颗散发着昏黄灯光的大灯泡。

    房顶有许多污垢和黑点。

    但是,却没有虫蛾...还有蜘蛛网...

    厕所两边,各有三个封闭式厕间。

    中间墙壁的高处,有一扇很小的换气窗。

    左边的三个厕间,门都是半掩着的。

    而后边靠近门口的两个厕所,门开了一条缝隙。

    最里边的,是关着的。

    叶明哲心里瞬间警惕起来。

    在万灵山庄,他可是被半掩之诡给害惨了。

    见方亦寒正在朝最近的厕间走去,叶明哲赶紧出言制止:“方大哥等等!”

    方亦寒闻言立马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叶明哲:“怎么了?”

    “之前我遇到过半掩之诡,一旦进入虚掩着的门内,就会进入另外一个空间。”

    方亦寒闻言背后一寒。

    他刚才正准备推门进去。

    “让我先看看!”

    话音未落,叶明哲的双眼瞬间变成了一双血色竖瞳。

    他死死地盯着半掩着的厕所门。

    ‘没有...’

    ‘没有...’

    ‘没有...’

    ...

    将五扇虚掩着的厕间门全都仔细查验了一番之后,并没有发现异常。

    眼睛恢复正常,叶明哲笑道:“还好,这里没有半掩之诡。”

    他率先走到一个厕间。

    门锁的上方,写着空闲。

    字是绿色的。

    将虚掩的门完全推开,叶明哲检查起来。

    方亦寒见状,也是松了口气。

    ‘这些诡物的规则,真的是千奇百怪!’

    他经历了这么多次任务,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叶明哲刚才所说的什么掩诡。

    ‘组队还真是明智的选择。’

    方亦寒走向叶明哲旁边的厕间。

    苏晓暖依旧在门口。

    叶明哲正在检查这个并不大的厕间。

    不是马桶,而是蹲坑式便器。

    应该是白瓷的,不过颜色已经泛黄。

    脚踩式冲水设计。

    很符合这里的年代特征。

    蹲便器满是岁月的痕迹,但整体还算干净。

    凹陷处还积了一些清水。

    厕间里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角落里还散落着一些小卡片。

    上面大多都是印着清凉美女,还有男人都懂的电话号码。

    还有小半张卡片沾在冲水的脚踏板上。

    经历了无数人践踏和水渍的浸润之后,就只能看见上面的一个头了。

    ‘这厕所还能用?’

    正当叶明哲准备踩向脚踏板,来验证自己猜想的时候。

    “哗~~!”

    隔壁的厕间传来冲水声。

    ‘原来真的能用!’

    叶明哲收回脚,走了出来。

    他将门彻底关上。

    一旁的厕间里,方亦寒也走了出来。

    “方大哥,有什么发现没有?我这边没什么异常。”

    方亦寒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发现,倒是这厕所居然还能用,有点意思。”

    “这种地方,什么都有可能。”

    说着,叶明哲朝右边最外面的厕间走去。

    而方亦寒,则是走向左边最里间。

    “哗~~!”

    叶明哲又听到冲水的声音。

    ‘这方亦寒,怕是有强迫症吧。’叶明哲在心里笑道。

    他趁机查看了一下黑色手机。

    增加了300积分。

    ‘又死了6个?!’

    ‘这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

    这个厕间依旧没什么异常。

    叶明哲关好门,见之前方亦寒出来的厕间门,还是虚掩着的。

    他便走上前去,瞟了一眼里面,随即将厕所门关好。

    这时方亦寒刚好从左边最里面的厕间出来。

    看到叶明哲的举动,方亦寒心里一笑。

    ‘看来这小叶之前,被那个什么掩诡给弄出心理阴影了。’

    ‘都整出这么一个关门的强迫症了,这一点,倒是跟自己有点像。’

    若不是亲身经历,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

    就在他们准备检查最后两个厕间的时候。

    两人的目光...同时一凛!

    右边最里面的那个厕间。

    门锁上之前明明是空闲。

    现在竟然变成了...

    忙碌?!

    血红色的“忙碌”两字...

    显得格外刺眼!

    什么时候变的?!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没有说话。

    叶明哲用手指了指门外。

    方亦寒点了点头。

    他走到门口。

    苏晓暖看着叶明哲正要说话,他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里面有情况,跟我来。”叶明哲比划道。

    苏晓暖的神色也变得谨慎起来。

    身后趴趴诡的面相,开始变得凶恶。

    “我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叶明哲朝两人比划道。

    方亦寒和苏晓暖都点了点头。

    两人一副警戒的姿态,随时准备作出支援。

    两条血线从叶明哲的指尖出现。

    一条血线往地面延伸。

    而另一条血线,则是伸向了高处。

    厕间虽然是关着的。

    但厕门距离地面,大约有十公分的空隙。

    距离房顶,则有五十公分左右。

    血线的最前端都睁开了一只眼睛,这样便能观察厕间里的情况。

    当地面上的血眼往厕间里看的时候...

    叶明哲的全身,忽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里面有一双脚!

    一双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

    高跟鞋鲜红如血!

    可是那双脚...

    却是惨白的!

    如同溺死者的皮肤!

    这绝对不会是活人的脚!

    高跟鞋脚尖向外。

    这意味着...它是面对着三人站着的!

    上方的血眼已经在慢慢地靠近厕间。

    这一看,叶明哲不禁头皮发麻!

    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从门下看,有一双穿着红色高跟鞋的惨白的脚。

    从门上看,却是空空如也。

    ‘这怎么可能?!’

    ‘自己的眼睛可是能看破大部分执念的隐匿能力!’

    叶明哲心念一动,两只眼睛同时发动了自知之明。

    ‘槽!’

    上面的血眼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而下面的血眼,此刻看到厕间里,一片赤红!

    那惨白的双脚轮廓,散发着刺目的红色!

    ‘不是我能够看到,而是它...故意让我看到的!’

    ‘这厕间里的诡物...’

    ‘极度危险!!!’

    叶明哲收回血线,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这很有可能就是之前杀人的女诡!

    方亦寒推测的红衣!

    叶明哲朝方亦寒还有苏晓暖递了个眼色,随即缓缓地朝门外退去。

    另外两人不知道叶明哲究竟看到了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紧张,但也都跟着他朝门外退去。

    万幸!

    女诡并没有攻击三人。

    叶明哲也不确定,女诡现在是不是还在里面。

    三人一直走到最外面的长廊上才停下来。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方亦寒迫不及待地问道。

    “从门下面看到的,是一双穿着红色高跟鞋的,惨白的脚。”

    “门上面,什么都没有看到。”

    “什么?!”

    苏晓暖闻言也皱了皱眉。

    叶明哲瞟了一眼厕所那边,一切正常。

    他接着说道:“我的眼睛可以看破大部分诡物的隐匿,这种奇怪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

    “所以我怀疑...这是它故意让我看见的。”

    “很有可能是红衣!”

    叶明哲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红衣!

    苏晓暖和方亦寒,满脸骇然之色。

    随即又平静下来。

    “要真是红衣!我们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它刚才没有杀死我们,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这是有绝对规则的限制级红衣,我们没有触及禁忌,所以它无法杀死我们。”

    “第二,它在玩弄我们,就像猫捉老鼠一样。”

    “我个人认为第一种可能性大一些,毕竟若是后者,那此刻就是必死之局!”

    “我们是绝对活不过5个小时的。”

    方亦寒一脸严肃。

    红衣诡物,资历越深,越是能明白它们的恐怖。

    那是近乎无解的存在!

    “我也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叶明哲也赞同方亦寒的看法。

    现在大家都被困在这里,必死之局毫无意义。

    “那之前逮雪兰和沙征的死,必然是触及到了什么禁忌。”

    “我们接下来务必要小心!”

    “红衣禁忌,触之必死!”

    “要不,我们先去和其他人汇合一下?”

    “这种情况下,人多会好一些。”叶明哲提议道。

    “恩,你说得有道理!那我们就直接穿过这边去南楼。”

    “我之前看到去南楼的人应该是最多的。”方亦寒说道。

    “好!”

    三人便结伴朝南楼走去。

    方亦寒脚步匆匆,走在最前面。

    “阿哲,西楼的生存率降低了2%,南楼的生存率降低了5%。”两人在后面并排走着,苏晓暖不动声色地对叶明哲悄声说道。

    ‘生存率都降低了?’

    ‘是因为死人的缘故...还是有人触碰了禁忌的原因?’

    “北楼和东楼呢?”

    “现在我只能知道所处大楼的生存率。”

    “哦,要是你之后有什么发现,记得及时告诉我。”

    “恩。”

    ...

    方亦寒走在前面,想马上就遇到其他人。

    他之所以接受叶明哲的建议,可并不是为了抱团。

    最早逮雪兰和沙征死的时候,方亦寒没有察觉到丝毫诡物的行迹。

    他当时就怀疑这次任务里有红衣。

    刚才听了叶明哲的叙述之后,方亦寒暗中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他现在已经能够确定...

    这就是红衣等级的任务!

    方亦寒并没有将这个自己确认的消息,告诉另外两人。

    ‘红衣禁忌太过恐怖,得马上找到其他人,搜集足够多的线索,尽快分析出它的规则。’

    ‘若不然...’

    ‘死足够多的人...也更容易发现规则...’

    这才是他去找其他神选者的真正目的!

    方亦寒当然知道叶明哲和苏晓暖私下在商量着什么。

    不过,他根本不在乎!

    两个资历尚浅的人,真正战斗的时候...估计也没有多大作用。

    毕竟神选者的能力和底蕴,可是要靠无数的任务来积累的。

    现在这种诡异的局面,内斗更是愚蠢至极。

    能通过入场券来到这里的家伙,个个都不简单。

    ‘我一定要活到最后,拿到蚂蚁街的资格!’

    方亦寒的眼神变得凶悍起来。

    “啪~!”

    “啪嗒~!

    “啪嗒~啪嗒~啪嗒~”

    ...

    方亦寒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些白色的粘稠物质。

    叶明哲和苏晓暖发现不对劲!

    两人马上停下了脚步。

    “啪嗒!啪嗒!”

    落下的白色粘稠物质越来越多!

    叶明哲看着宛若无事,还在继续朝前走着的方亦寒。

    出声喊道:“方大哥,你没事吧?”

    “呃?”

    还在前面行走的方亦寒,在听到叶明哲的呼喊之后...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准备说话。

    “吚...吚呜...呜呃...”

    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卧槽!”

    方亦寒刚一转身,就把叶明哲和苏晓暖吓了一大跳!

    只见他的脸,就跟被人泼了强酸一样,已经腐蚀得不成样子。

    整个脸上的肉烂掉了大半,骨头都露了出来!

    嘴唇周围的皮肉,已经全部没了!

    依稀还能透过他开开合合的上下颚,看到嘴里的小半截舌头。

    ‘这尼玛是怎么回事?!’

    方亦寒现在的这个样子,无疑是触碰了禁忌。

    他嘴里一边发出“吚吚呃呃”的声音,一边缓缓地朝叶明哲这边走来。

    身上的皮肉在不断地边走边掉。

    整个人就像是正在融化的蜡。

    已经看不清五官了!

    恐怖而又恶心的样子,引得两人连连后退。

    “啪~~!”

    终于,在缓慢地前行了一米左右,方亦寒如同被抽掉了轴心的积木。

    稀里哗啦的...原地垮掉了!

    衣服混在里面,他直接化成了一滩黏稠的红白之物。

    像是一堆不明的溶解物,又像是呕吐物。

    上面还在不停地冒着泡泡。

    他的背包也落在了一边。

    沾上了不少。

    经历过50多次生死任务的方亦寒,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阿哲,这是怎么回事?方亦寒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

    “呕~~”

    苏晓暖连忙撇过头去,强忍着恶心,这才没有吐出来。

    叶明哲看着不远处的那滩黏稠液体,脸色难看。

    ‘这里现在没有逃命一说。’

    ‘不如冷静头脑,好好思考分析。’

    “我也不清楚。”

    “我们三人的行动几乎是一样的,刚才走路也没有发现异常。”

    “若是方亦寒不小心触碰了禁忌,按理说我们两个也不能幸免才对。”

    可就是这么诡异,独独方亦寒死了。

    还死得这么恶心,这么恐怖。

    叶明哲的脑袋急速运转,在拼命地思考着之前的一切。

    ‘问题到底在哪里?’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

    “叶明哲!快走!西楼那边有东西过来了!”苏晓暖忽然拉着他大喊道。

    苏晓暖甚至都没有回头,便直接拽着叶明哲朝东楼的方向跑去。

    两人跳过那滩方亦寒,脚步越来越快。

    叶明哲的后脑勺,一只血眼睁开。

    便看见...

    身后...南楼二层...走廊尽头...

    一双红色高跟鞋!

    赫然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