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6章:“禁关歧遍”
    两人快速地朝东楼跑去。

    而身后的红色高跟鞋,在原地一动未动。

    ‘不对...’

    ‘这里面有问题!’

    苏晓暖带着叶明哲,已经跑到了南楼的拐角处。

    “等等!”叶明哲喊道。

    “怎么了?”苏晓暖见叶明哲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

    然后她转头看向后方。

    “阿哲我们快走!红色高跟鞋还在那!”

    说着,苏晓暖就准备继续逃命。

    “别慌,有些不对劲!”

    叶明哲拉住了她。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影。

    “给我滚开!臭女人!”

    这是一个身高足有1米9的胖子。

    不知道他是怎么瞬间出现在苏晓暖的身前的。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亡命奔逃。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叶明哲和苏晓暖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砰~!”

    苏晓暖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她摔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高大的胖子继续朝西楼那边跑去。

    “啪~!”

    他一脚踩在方亦寒的尸滩上,却是毫不在意。

    瘫坐在墙边的苏晓暖脸色难看。

    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脸愤怒地看着正在远去的高大胖子。

    看来刚才那一下,让苏晓暖并不好受。

    此刻,叶明哲死死地盯着高大胖子奔跑的背影,眼睛不由自主地变成了血色竖瞳。

    一条血线顺着他的脖颈伸向了东楼,并分叉形成了几条更小的血线。

    每条血线的尖端都睁开了一只眼睛,在观察四周的动静。

    可什么都没有!

    那他...又是在逃避着什么?

    高大胖子快要接近红色高跟鞋了!

    “嗙~!”

    红色高跟鞋被胖子一脚踹飞!

    “梆~!”

    一只高跟鞋落在了几米远的地上。

    苏晓暖的眼神中,隐含着笑意。

    叶明哲的瞳孔...已经缩成了一条线。

    “哧~!”

    “哧~~!”

    “哧~~~!”

    就在那只红色高跟鞋落地的瞬间。

    高大胖子的身体,忽然像是变成了满是孔洞的喷头,开始疯狂地朝四处喷血!

    无数细小的血柱,在高大胖子的身体上...

    出现...形成...

    越来越长!

    越来越粗!

    “卧槽!这是怎...”

    不待高大胖子说完,便听到“嘭~”的一声。

    他...

    原地爆炸了!

    血肉四处喷溅,将南楼通往西楼的那个拐角,染得一片鲜红!

    又死了一个。

    “阿哲,我们快走吧!不然那红色高跟鞋就要过来了!”

    接二连三的诡异死亡,让苏晓暖的心里十分不安。

    她不想再待在这里。

    可叶明哲,不为所动。

    “晓暖,你信我吗?”叶明哲忽然问道。

    “啊?!”

    苏晓暖不明所以。

    “我问你,你相信我吗?”

    叶明哲看着她,继续说道。

    “我似乎...找到禁忌是什么了!”

    “真的?!”

    “要是你相信我,那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又或者叫你做什么,你都需要无条件地答应。”

    “要是你不信我,那我们现在就分道扬镳,各自单独行动。”

    “这只是一场交易!”叶明哲强调道。

    ‘阿哲怎么忽然说话这么奇怪?’

    苏晓暖看着他,见叶明哲表情淡然,便点了点头。

    “我信你!”

    “好!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还有,这只是一场交易!”叶明哲再次强调道。

    “恩,我知道了!”

    她现在对这次事件毫无头绪,跟着叶明哲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就在两人说话间,红色高跟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并排着,位于南楼走廊的中间。

    在方亦寒的尸堆旁边。

    “我们先回西楼的公共厕所,我要去确定一件事。”

    说完,叶明哲也不等苏晓暖,径直往回走去。

    血线已尽数收回。

    “啊?!”

    苏晓暖完全没有想到,叶明哲第一步居然是要回那个公共卫生间。

    那可是他们之前发现红色高跟鞋的恐怖地方!

    见叶明哲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苏晓暖也顾不得再考虑许多。

    连忙跟了上去。

    ‘阿哲变得好奇怪,不会是被诡物附身了吧?’

    ‘给我的感觉又不像...’

    ‘信任他...’

    ‘交易...’

    待叶明哲走到红色高跟鞋的面前时,他很是礼貌地侧身走了过去。

    苏晓暖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见叶明哲无事,她也赶紧跟上,依样画葫芦,也礼貌地侧身而过。

    一切正常。

    她松了口气。

    两人最终消失在南楼二层的走廊尽头。

    ...

    “嗒~嗒~嗒~!”

    突然!

    红色高跟鞋开始一前一后的,慢慢地朝东楼的方向走去。

    就像是有人穿着它一样。

    “嗒~嗒~嗒~!”

    走到长廊的尽头,红色高跟鞋一转头...

    踏上了通向三层的楼梯。

    “嗒...嗒...”

    ...

    西楼二层,公共卫生间。

    叶明哲将所有的厕间门全部打开,并一一查看。

    ‘果然是这样...’

    “走,去沙征死亡的地方。”叶明哲对苏晓暖说道。

    苏晓暖就这么一头雾水的跟在叶明哲身后。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

    “刚才你着急拉着我逃跑,是发现诡物...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趴趴诡刚才在拼命示警,告诉我有危险正从背后靠近,而且南楼当时的生存率瞬间下降了15%。”

    “你的心灵警示当时有反应吗?”

    “没有。”

    听叶明哲这么一问,苏晓暖才反应过来。

    “对喔,刚才那么危机的情况,为什么我的心灵警示却没有发动?”

    “因为我们都被骗了,生存率可以作为参考,但是不能成为倚仗。”

    “还有你的趴趴诡,它之所以会示警,我想除了它本身感觉到恐惧之外,可能还被威胁了吧。”

    “威胁?”

    苏晓暖马上反应过来。

    能威胁自己趴趴诡的存在...还能教它假装示警...

    红衣!

    “这个红衣是灵智型的?!”

    苏晓暖看着叶明哲,一脸惊讶。

    叶明哲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

    “灵智型的红衣,这次任务的难度这么高?!”

    苏晓暖简直难以置信。

    这可能...算是她十年来遇到的,最棘手的任务了。

    ‘以前自己遇到的任务...都还好呐...’

    ‘怎么这次...’

    突然,苏晓暖的脑海中,想起了四个字。

    命运囚徒!

    ‘.......’

    两人谈话间便来到了目的地。

    沙征的尸体依旧原封不动的躺在地上。

    叶明哲取下了沙征的一只鞋,然后便离开了房间,朝最开始上来的楼梯口走去。

    ‘阿哲到底要干什么呢?’

    来到楼梯口,叶明哲看向一个纸箱。

    当初放在上面的粉色宣传单,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

    叶明哲将粉色宣传单上的鞋印,和沙征的鞋底对比了一下。

    完全吻合!

    “果然是这样!”

    叶明哲嘴角一翘。

    “阿哲你发现禁忌了吗?”看到叶明哲笃定的表情,苏晓暖忍不住问道。

    “恩...算是找到了【歧】的意思。”叶明哲转头看向苏晓暖笑道。

    “歧?那不是迷雾之肆的四字提示吗?”

    叶明哲将鞋子放置在地上。

    继续说道:“歧的字面意思有许多种:分歧、歧视、聪慧、非常规或者非正式的途径等等。”

    “在从逮雪兰还有沙征同时死亡开始,一直到刚才那个不明身份的胖子死亡为止,我总算发现了他们4个人的某个共同点。”

    “那就是歧视,也可以说是不尊重。”

    见苏晓暖一副呆呆的,却又求知欲旺盛的表情,叶明哲便继续解释道。

    “他们4个人,都在死之前做出了不尊重行为,具体点来说,是不尊重女性的行为。”

    “刚才我已经确认,踩踏了粉色宣传单的人,就是沙征。”

    说着,叶明哲将粉色宣传单展示给苏晓暖看。

    “这个脚印边缘还有一些摩擦痕迹,说明沙征在当时踩踏了这张宣传单之后,还做出了‘兹脚’的滑板鞋行为。”

    “这显然是他故意的,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种踩到东西的下意识行为,比如随地吐痰,丢烟头等等,往往都会伴随着这种行为。”

    “这是一张关于维护女性权益的宣传单,从这张宣传单的选色还有设计上来看,当时制作宣传单的人也极有可能是女性。”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沙征都做出了不尊重女性的这一行为。”

    说完,叶明哲将粉色宣传单揣进兜里。

    “再来说说逮雪兰,在我和她一起搜寻房间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她说过这么一句话。”

    “【想不到这父母长得虽然不怎么样,生出来的女儿倒是挺漂亮的。】”

    “她对相册上的母亲容颜,表现出了不尊重!”

    “至于方亦寒...”

    “我刚才也确认过了那个公共卫生间。”

    “发现他...”

    “在里面踩踏过印有女性样子的小卡片。”

    “最后的那个胖子,则是在我们面前做出了三项不尊重女性的行为。”

    “他辱骂了你,并且将你粗鲁地撞飞。”

    “还有...”

    “他踢翻了红色高跟鞋。”

    听了叶明哲的一番解释,苏晓暖头皮发麻。

    ‘这种微不足道...而又诡异的禁忌...’

    ‘一般人怎么可能发现得了!’

    “可他们并不是一触及禁忌就死了,会不会还有其他原因呢?”

    这种禁忌规则实在是太过离奇,苏晓暖一时还有点不能完全接受。

    若这个是真的,她相信这次没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

    叶明哲回道:“所以我才说这次的红衣是灵智型的,这也是它高明和恐怖的地方。”

    “它并不是马上就将触碰禁忌的人杀死,而是过了一段时间才下手。”

    “这样一来,它不仅可以混淆视听,让禁忌被发现的几率进一步降低,还能以此杀死更多的人。”

    “而且它还利用我们对自身能力的自信,算计了我们。”

    “晓暖你的预警能力,还有我能看破隐匿的眼睛能力,都被它利用了。”

    “生存率的突然变化,趴趴诡的剧烈预警,还有我在卫生间看到的诡异景象,都是红衣为了增加我们的恐慌情绪,而故意制造出来的。”

    “一直自信的能力突然失控,就算我们是神选者,也必然会惊慌失措,一旦惊慌,恐惧,头脑便会难以冷静,就更容易犯错,更容易触碰禁忌。”

    苏晓暖已经惊起了一身冷汗。

    ‘这就是红衣厉诡,这就是灵智型红衣厉诡的恐怖!’

    ‘自己和叶明哲,之所以之前没有触碰禁忌,基本上是因为运气好。’

    叶明哲此刻的心里也是充斥着劫后余生的淡淡喜悦。

    之前在公共卫生间,要不是方亦寒率先踩了冲水踏板。

    他也会死!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要不要把这个禁忌告诉其他人?”苏晓暖询问道。

    叶明哲摇了摇头。

    “刚才经过红色高跟鞋之后,我就已经确定,这次事件的红衣,是凭借禁忌杀人。”

    “只要我们不去触碰禁忌,现在暂时还是安全的。”

    “暂时?哦对!”

    苏晓暖转头看向楼下,那个倒计时的石碑。

    已经过去快2个小时了。

    “但是,我并不能确定,这里只有一个禁忌。”

    “我现在只是发现了其中一个禁忌而已。”

    “你是说...还可能有其他禁忌?”

    苏晓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一直不是很擅长推理解谜,之所以能够在迷雾之肆中度过了十年。

    一来是因为特质逆天,每次遇到的任务都不是很难。

    而且,几乎次次都能在任务最后,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好比30级去打10级副本,还能爆出40级的装备。

    况且,她从来使用能力都是全力以赴,这也是导致她寿命消耗得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

    只不过这好运气,似乎在遇到叶明哲之后...

    有些改变了!

    ...

    “这目前只是我的推测,你看看这四个字。”

    叶明哲用血线在地上写下“禁关歧遍”。

    两人蹲下身,一起研究。

    “我们现在发现的禁忌是【不能做出不尊重女性的行为】。”

    叶明哲在地上比划着。

    “用四字提示来看,可以简化为【禁歧】两个字。”

    “那余下的同样也可以变成【禁关】【禁遍】”

    “这【禁关】【禁遍】,又会不会是另外两个禁忌呢?”

    “我现在无法确定。”

    苏晓暖看着地上的字,听着叶明哲的分析,也想到了一些东西。

    她开口道:“迷雾之肆的时候我数了一下,这次参加事件的神选者一共有99人。”

    “被分到这里的一共有33人,那么由此可以推测,另外的66人也极有可能跟我们一样,是被分成了33人的两个队伍,在分别同时进行另外两个事件。”

    她看向叶明哲:“这个【禁关】【禁遍】,会不会是另外两个任务的禁忌呢?”

    “晓暖你说得也有道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直播任务是【蝼蚁三部曲】。’

    ‘很有可能就是指,现在所有神选者们,在同时分别进行三个不同事件。’

    ‘一个事件一个禁忌,看上去算是最合理的。’

    随即,叶明哲看向她,苦笑道。

    “但是,我们赌不起呀。”

    确实如此,一旦【禁关】和【禁遍】真的也是这里的禁忌...

    触之即死!

    “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尽快搞清楚【禁关】还有【禁遍】的意思,以防万一。”叶明哲接着说道。

    “我...现在脑袋一片空白...阿哲你有什么头绪没有?”

    苏晓暖从来没有觉得...

    自己居然会这么笨!

    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关】字的主要意思有关心,关闭,这也是我之前提出,我和你之间只是一场交易的原因。”

    苏晓暖笑道:“我懂了!”

    “而【遍】字的意思有布满,遍布,还有从起始到终点的意思...”

    说到这,叶明哲忽然表情一变!

    “等等!”

    “难道是...”

    他突然站起身,朝楼下跑去。

    “晓暖,跟我来!”

    “小心点,别触碰【歧】的禁忌!”

    “哦...”

    苏晓暖一边应和,一边跟着叶明哲下了楼。

    两人来到北楼一层。

    叶明哲正站在他们最初出现的那个房间门口。

    欣欣小区办公室!

    ‘要是推测得没错的话...’

    叶明哲上前拧门把手。

    “咔~咔~”

    房门竟然锁住了!

    ‘追溯!’

    【追溯】:包租公婆的最新办公室,装修得倒是有模有样,不管是准备入住还是打算离开,都要在这里办理相应的手续,门现在打不开,钥匙去哪了呢?

    “没错!”

    叶明哲随即将整个北楼一层没有打开的防盗门和卷帘门都依次试了一下。

    全部都能打开!

    他又跑上北楼二层,发现房门大多都是打开的,显然是之前有人搜寻过了。

    ‘没错!没错!’

    叶明哲的心里十分高兴。

    “我好像...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了!”叶明哲对身后的苏晓暖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了!”

    ‘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苏晓暖的心里十分高兴。

    她望着叶明哲的身影,眼里似乎有光芒闪耀。

    ‘阿哲真是太厉害了!’

    “走,先下楼去。”

    两人再次回到一楼广场上。

    叶明哲抬头环顾四栋大楼,眉头微皱。

    ‘这里这么大,挨个找不太现实。’

    ‘是不是还有什么线索没发现呢?’

    他再次看向中间的石碑。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5个小时已经过半。

    ‘怎么这个广场...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奇怪?’

    早在西楼二层的时候,叶明哲就有这种感觉。

    如今站在空地上,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血眼再度开启,叶明哲仔细地搜寻着广场上的一切。

    突然!

    他将目光注视在一个毫不起眼的零食包装袋上。

    袋子扔在【李记超市】的门前,上面印着五个显眼的字。

    “单身狗薯片”

    ‘不对!’

    叶明哲走了过去。

    静静地看着地上的包装袋。

    之前在西楼,他就注意到了这个袋子。

    因为,上面的字有些刺眼。

    ‘不对,似乎距离不对...’

    在西楼的时候,叶明哲感觉这袋子...距离卷帘门似乎要比现在远一些。

    但是,因为当时距离隔得太远,他又没有特别注意。

    所以,叶明哲现在没法百分百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再回西楼看看。’

    “晓暖,我们去西楼。”

    “嗯。”

    ...

    两人再次站在沙征死亡的小客厅。

    叶明哲蹲下身,仔细地观察起来。

    苏晓暖在一旁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不到片刻,叶明哲站起身笑道:“我大概搞清楚【关】和【遍】这两个字的意思了。”

    他转头看向苏晓暖,对其解释道:“【关】:关心,关闭。”

    “这四栋大楼正在一边慢慢缩小一边合拢。”

    “这里在缩小?合拢?”

    苏晓暖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缩小合拢的明显痕迹。

    “现在这种进度很慢,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叶明哲指着地上沙征的尸体说道:“之前检查尸体的时候,我无意中注意到了尸体和沙发的距离。”

    “刚才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位置已经缩短了。”

    “晓暖你表面上看不出来,是因为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相应的缩小了一些。”

    “这会使你的眼睛产生错觉,认为房间里的布置还有空间,还是跟之前是一样的。”

    “最明显的破绽便是...”

    叶明哲指着门框。

    “第一次我进来的时候,头的位置是在这个凹槽处。”

    “而现在,这个凹槽已经往下了一些。”

    苏晓暖对之前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记忆。

    更不可能记住如此细节的微小偏差。

    不过,她相信叶明哲。

    ‘好恐怖的观察力和记忆力...’

    ‘好强大的眼睛...还有头脑...’

    “阿哲,那你的意思是时间一到,我们就会被压扁在这里吗?”

    “应该是这样,而且,我发现这里收缩的速度似乎不是恒定不变的。”

    “最早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当时的变化细微得我都没有看出来,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而已。”

    “而现在,这种变化我用眼睛能够明显察觉到。”

    “但就算是这样,按照现在这种收缩速度,5个小时也不可能完全收缩到能威胁到我们的地步。”

    “收缩不能对我们这些参与者有影响,那这种变化就毫无意义。”

    “我想事件中不会有这么无聊的事情发生。”

    “由此我推测,我们的某些行为,会影响收缩变化。”

    “还有就是,可能剩余的时间越短,这种变化会越快,并最终在倒计时结束的时候,产生可怕的后果。”

    “【关】:关闭,收缩,这是我目前发现的意义。”

    “而【遍】,应该就是我们离开的关键!”

    “走!一边走一边说!现在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叶明哲招呼着苏晓暖,两人再次朝北楼走去。

    在二楼走廊上,叶明哲看着布满了防护栏的中间楼层。

    ‘所以...这就是反其道而行...在中间安装防护窗的意义吗...’

    ...

    两人又一次站在“欣欣小区办公室”门前。

    “晓暖,你擅长找东西吗?”

    “找东西?找什么东西?我倒是有几只寻物诡。”

    “寻物诡?!那太好了!”

    叶明哲一脸惊喜。

    “那要在这四栋大楼里找到一把钥匙,晓暖你的寻物诡需要多少时间?”

    “钥匙?闹鬼的钥匙吗?”

    叶明哲摇了摇头。

    “应该就是一把普通的钥匙,开这个门的。”

    叶明哲指了指办公室。

    “那不行,我的寻物诡只能找带有念力或者诡物附身的物品。”

    “找普通物品的话,它们的效率还不如搜寻犬。”

    “这样啊...”

    叶明哲捏着自己的脸颊,作思考状。

    苏晓暖见此也是一脸焦急。

    身为灵媒师的她,只有在针对诡物的时候,才有各种各样的功能性。

    小片刻后,叶明哲再次看向她,眼神有些奇怪。

    “晓暖...你的那个欧气...能不能...暂时转移到我身上呢...”

    “欧气?!”

    “噢!你是说【天选之人】的特性吧。”

    “嗯。”

    叶明哲解释道:“那个钥匙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我自己可以抽取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在想,能不能现在就抽个能帮助我们找钥匙的道具。”

    说到这,叶明哲尴尬一笑。

    “不过...你也知道的...我那运气...”

    “呵呵...”

    苏晓暖也笑道:“我明白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

    苏晓暖脸一红。

    “方法有些特别...而且...只能暂时转移一些给你...”

    “转移的特性也不会太多的。”

    “没关系!能转移就好!”

    “来吧!事不宜迟!那我们赶紧!”叶明哲催促道。

    “喔...”

    苏晓暖朝叶明哲走了过来。

    然后...

    双手抱住了他!

    ‘额...’

    叶明哲看着怀里的苏晓暖。

    只见她闭着双眼,眉毛微微颤动,晶莹温润的粉红嘴唇似乎正在默念着什么。

    很快,叶明哲便感觉到了。

    有一股奇妙的气息,正逐渐地将自己笼罩。

    好舒服的感觉!

    ‘这是欧气!’

    叶明哲心里一喜。

    他也不再耽搁,赶紧拿出黑色手机,点开了命运大转盘。

    ‘先抽一次普通的,要是不行,就用逆命之锤弄一个绿色的。’

    ‘再不行,那就弄个蓝色的出来。’

    积分多,就是这么任性!

    ‘我还不信了!如今欧气附体的我,会一直抽不到好东西。’

    大转盘开始转动。

    “叮!”

    “恭喜!主播获得奇异卡:【盛牙齿的白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