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7章:姐姐你好!
    “【盛牙齿的白瓷碗】”

    “效果:每出现一颗牙齿,就可以提高找到钥匙类物品的几率,并同时有一定几率召唤出高老头。”

    “备注:只要把你们全部宰了!他们就再也不会怀疑我的忠诚!”

    看到卡牌介绍,叶明哲心里一喜。

    ‘欧气加身果然是非同凡响!’

    ‘一发入魂!’

    随即,叶明哲拍了拍怀里的苏晓暖,笑着说道:“晓暖,可以了!”

    苏晓暖闻言睁开眼睛,抬头望着叶明哲,嘴里小声地嘟囔着。

    “喔,这么快呢。”

    苏晓暖站在一旁,看着叶明哲使用卡牌。

    眨眼之间,叶明哲身前的地上,出现了一个老式的白瓷碗。

    里面还有七、八颗牙齿。

    这些牙齿,一看就是人类的。

    叶明哲将白瓷碗端了起来。

    还没细看,白瓷碗里的一颗牙齿就“嘣”的一下射了出来!

    落在了北楼一楼的楼梯口。

    叶明哲见状,心里不禁啧啧称奇。

    ‘原来是这么用的。’

    “晓暖,走,我们让这些牙齿带路。”

    说着,叶明哲一手端着白瓷碗,两人走向北楼的楼梯口。

    “嘣~!”

    又一颗牙齿弹出,诡异地落在了上面的楼梯间。

    ‘看来钥匙在这楼上。’

    “嘣~!”

    “嘣~!”

    ...

    两人紧随着带路的牙齿,一路朝北楼上层走去。

    ...

    11楼平台。

    “嘣~!”

    又一颗牙齿跳出,却没有落在地上。

    而是在半空中,就离奇的消失了。

    叶明哲随即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不对!’

    与此同时,两人左手边的房间,忽然一前一后跑出来两个人。

    一男一女。

    叶明哲认得他们,是跟自己一样被传送到这里来的神选者。

    只见他们两人面色惊恐,似乎是在里面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这一男一女被没有朝叶明哲这边跑来,而是逃向了相反的方向。

    那个男人跑在最前面,只见他忽然转头,对着身后的女人单手一挥。

    像是把什么东西扔向了她,紧接着男人大喊了一句:“诡藤花,缚!”

    那女人便在瞬息之间被一种奇怪的,开着紫色骷髅花的藤蔓给缠住了。

    藤蔓的一部分狠狠地扎入了地面,女人在原地动弹不得。

    “孙君!你干什么?!”被束缚的女人对男人怒吼道。

    “对不住了!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强,我会记得你的救命之恩的!”

    “谢谢!拜拜!”

    男人一边跑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眨眼之间就和女人拉开了好几米的距离。

    “孙君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女人大骂道。

    女人拼命地挣扎,可这藤蔓就像死死纠缠的蟒蛇一样,她根本无法脱身。

    “那藤蔓还有禁锢念力的作用。”一旁的苏晓暖幽然地说道。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阴冷气息,从房门口传了出来。

    一只苍白肿胀的手...

    不对!

    这是...

    纸人?!

    一个造型诡异的纸人,步履蹒跚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叶明哲看着它,瞳孔微缩。

    ‘极度危险...’

    ‘还好...暂时不用担心...’

    它似乎...还不是很适应活动自己的身体。

    叶明哲和苏晓暖都默默地退了一步,将自己隐藏在纸人视野的死角。

    虽然,也不知道这管不管用。

    被藤蔓束缚在原地的女人,好像也感觉到了这股恐怖气息。

    她扭过头,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纸人,满脸的绝望之色。

    ‘可恶!’

    ‘要不是被孙君算计...要是我能动用念力...’

    ‘可恶!’

    ‘孙君!我做诡也不会放过你!’

    女人目不转睛地瞪着纸人。

    死到临头,她反而越发凶狠了起来。

    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纸人并没有袭击她?!

    它视若无物的从女人身旁僵硬地走过。

    目标好像是...

    那个男人?!

    女人也一时愣住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收敛气息,面无表情,放缓呼吸。

    女人“乖巧”的站在原地,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

    孙君已经快跑到长廊尽头,他的心里此刻是狂喜!

    ‘还好留了一手对付猪队友,不然自己可要倒霉了!’

    他相信,等那恐怖纸人杀掉女人,自己早就逃得远远的了。

    就在孙君即将穿过拐角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朝身后看去。

    满脸的不可思议!

    ‘靠!为什么纸人没有杀她?’

    ‘它好像...’

    ‘来追我了?!’

    此刻,纸人夸张的大眼睛与孙君四目相对。

    它那张永远都是微笑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孙君的愚蠢。

    纸人对着他,抬起了一只手,对孙君竖起了中指。

    ‘槽!’

    孙君立马觉得,体内有一股热血正直冲脑门。

    脑袋热得厉害!

    ‘脑袋好热!!!’

    一股焦味,从他的头顶上散发出来。

    ‘好热!’

    孙君用手往脑袋上一摸。

    “好烫!”

    “啊~!”

    “兹兹”的燃烧声。

    ‘我的头怎么烧起来了?!’

    “砰~!”

    孙君倒在了地上,整颗头颅已经只剩下骷髅。

    火焰熄灭。

    纸人走到孙君身旁,拖着他的尸体,拐向了西楼...

    孙君一死,束缚女人身体的藤蔓立刻消失了。

    女人难掩劫后余生的喜悦,朝叶明哲这边跑来。

    当她看到像是故意隐在一旁的叶明哲和苏晓暖时,心里一惊。

    叶明哲朝她和善的笑了笑。

    苏晓暖面无表情。

    女人眼神不善的打量了两人几眼。

    她一句话没说,立即改变路线,朝楼上跑去。

    随着女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叶明哲随口说了一句。

    “看来她这之后,恐怕是不会再相信别人了。”

    “神选者之间只有相互的算计和利用,哪有什么真正的同伴可言。”苏晓暖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在迷雾之肆十年。

    这种事情,她见得太多了。

    “喔~~?”

    叶明哲面带微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苏晓暖:“所以说...我们之间也是喽?”

    “我...我们不一样...”苏晓暖尴尬地回道。

    她神情局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吗...’

    “记住,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叶明哲继续笑着提醒道。

    苏晓暖闻言,也笑了。

    “嗯,知道的...”

    此间小小的插曲已经结束,两人准备继续寻找钥匙。

    “奇怪了,刚才那牙齿‘嘣’的一下不见了!”

    突然!

    两人身前的不远处,出现了一团雾气。

    “小心!有诡物要出现了!跑吗?”苏晓暖开口道。

    “别急!先退后看看。”

    “好。”

    两人后退了一段距离,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团雾气。

    ‘刚才牙齿消失,一时间却没有动静...’

    ‘难道是因为刚才这里有纸人的缘故?’

    ‘估计是那个高老头。’

    ‘危险程度应该比纸人低。’

    ‘这里是红衣的地盘,这外来诡物多半不敢喧宾夺主吧。’

    数秒之后,一个身着奇怪军装,手持菜刀的老头,出现在了11楼。

    叶明哲马上作出了判断。

    ‘危险程度一般!’

    就在这诡物老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

    几条触手,已经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触手将老头高高托起,然后猛地一甩,扔向了东楼那边。

    “嘣~!”

    白瓷碗的牙齿又开始工作了。

    它弹向了通往12楼的方向。

    “我们走!”

    叶明哲说了一句,两人继续朝楼上跑去。

    触手已经收回,叶明哲也管不得那老头,到底被扔到哪去了。

    嗯,反正不在自己身边就行。

    ...

    东楼12层。

    护栏这边的过道上。

    有三人正朝北楼方向走来。

    两男一女。

    “索哥真是厉害!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禁忌,东楼的这一趟搜索,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

    说话的是一个名叫何意远的男人,是个瘦高个。

    “是呀!是呀!索哥的智商简直甩我几条街,我倒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不是太明白呢,不过没关系,只要听索哥的话就好了。”

    这是女人的声音,她叫田繁,是个有些微胖的中年妇女。

    而一直被两人拍马屁,尊称其为索哥的。

    是个身材偏矮,体型健壮的中年男人。

    名为索连成。

    要是叶明哲看到他,多半会想起矮脚虎王英。

    索连成对两位同伴的连连称赞十分受用,不过表面上还是谦逊一笑。

    “只是运气而已,没有你们两个说的这么夸张。”

    索连成这么一说,田繁和何意远又是对他一阵吹捧。

    突然!

    索连成眉头一皱,他感觉到有一股阴郁气息正在朝自己这边急速靠近。

    “小心!又有诡物要出现了!”

    索连成连忙提醒身边的两个队友。

    “不要慌!只要我们不触碰禁忌,诡物是无法直接对我们发起攻击的。”

    “知道了,索哥!”

    “明白!”

    两人连连应道。

    仿若天外流星,一道人影,从漆黑的夜空中,砸在了索连成三人身前不远处。

    人影缓缓地站起身来。

    是一个老头。

    他穿着奇怪的军装,手里还拿着一把干净的菜刀。

    “大家别慌!千万别乱跑!”

    “这肯定又是来制造恐慌,好让我们犯错,诱导大家触碰禁忌的。”

    三人对此驾轻就熟。

    他们正是这么一路走上来的。

    每当他们搜寻完一层楼,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的,都会出现一只诡物。

    最初的时候,他们还会逃跑。

    可自从索连成发现禁忌之后,他们就完全不担心了。

    搜寻...出现诡物...等待...诡物见吓不到他们...然后离开...

    就这么一个套路,一直用到了现在。

    一人未死!

    三人自然又是准备依样画葫芦,再来一次同样的套路。

    ‘怎么...这老头给我的感觉有些不一样呢...’

    ‘不对呀...这层楼我们还没搜完呢...’

    ‘难道...是前面已经有人搜过了?’

    索连成心里疑惑,脚步不经意地往后挪了几步,靠在墙边。

    看上去很自然的动作。

    何意远和田繁也分别靠向两边,为老头让道。

    田繁靠着里面的墙壁,站在索连成的前面。

    何意远的位置和田繁并排。

    只不过,他是靠在护栏这边。

    老头如黑色漩涡一般的眼眶盯着三人,手举菜刀,朝他们走了过来。

    一边走一边用诡异的语气说道:“我不是叛徒...我不是叛徒...”

    “哟,还有台词,看来马上要到楼顶了,这还给我们增加了难度?”何意远不以为意地说道。

    他可是对索连成的推断,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毕竟,几人已经这样,经历过差不多十只诡物了。

    每次事件中,已知的禁忌规则是不可能改变的。

    这是常识。

    “会说话...确实更诡异一些。”田繁也开口道。

    只有索连成没有说话。

    他心里的异样感觉越来越强烈,脚步不由地又向后挪了半步。

    老头缓缓地来到何意远的面前,两者相距不到半米。

    黑洞洞的眼眶盯着何意远。

    被诡物这样看着,他的心里也有些发毛。

    老头手里的菜刀高高举起,对准了何意远的脖子。

    他乌黑的嘴唇张开,露出一片黑暗,发出的声调,比之前高了许多。

    “只要杀了你们!他们就不会再怀疑我的忠诚了!”

    菜刀随即挥下!

    何意远嘴角微翘。

    ‘切,又来这一招。’

    之前他在楼下也遇到了这样的诡物。

    那诡物用长刀狠狠地劈向他。

    只不过砍中的时候,刀身直接穿过了何意远的身体。

    根本没有丝毫杀伤力,只是吓唬人而已。

    在这里,只有禁忌可以杀人。

    这是索连成告诉他的,并且也验证过了。

    准确无误!

    在何意远的微笑中,菜刀砍中了他的脖子。

    ‘呵,我就知道还是假的。’

    ‘咦?为什么我能看到楼下的走廊?’

    ‘怎么回事,眼前的景物为什么一直在往上飘?’

    ‘我坠楼了?’

    何意远的眼睛朝上面看去。

    12楼的护栏边,此时正站着一个他熟悉的身影。

    这身影的脖颈处...

    正喷起一条冲天血柱!

    “梆~!”

    何意远的脑袋掉到了楼下,像皮球一样弹了几下。

    随后,晃晃悠悠地滚到了一边。

    ‘我被菜刀...斩首了...’

    眼前渐渐变黑...

    这是何意远死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

    东楼12层。

    斩首何意远之后,老头似乎变得兴奋了起来。

    他转身看向田繁,还在滴血的菜刀,再一次急速挥去!

    索连成直接朝南楼方向跑去。

    ‘为什么?!为什么诡物可以杀人了?!’

    ‘不是触碰禁忌才会死的吗?’

    ‘难道这是幻觉?!’

    不管是不是幻觉,索连成此刻都决定先溜为妙。

    田繁的反应也不慢,见菜刀朝自己的脖颈杀来,她赶紧侧了一步。

    染血菜刀险之又险的,擦着她的脸颊呼啸而过。

    颧骨处多了一条血痕。

    见索连成抛下自己独自逃走,田繁眼神变得凶狠,可嘴上也没有说什么。

    见怪不怪的情况。

    但发生在自己身上...

    极度不爽!

    眼前的诡物才是关键!

    田繁准备使用自己的能力,先度过眼前的危机再说。

    就在这时,老头居然直接消散了!

    就像是一副沙画,被夜风一吹,飘散在天地间。

    军装老头,直接消失了?!

    若是叶明哲看到这副景象,肯定立刻就会明白过来。

    这里的禁忌,谁也不能违反!

    诡物也不行!

    危局来得快,去得更快!

    田繁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望着地上何意远的尸体。

    失去头颅的脖颈处,还在不断地往外冒着血沫。

    这里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一条汇聚成细线的血流,正沿着护栏的墙角,往北楼而去。

    索连成早已不见踪影。

    田繁看了看索连成逃走的方向,又望了望另一边。

    思索起来。

    ‘这索连成肯定隐瞒了什么,那可能就是禁忌最关键的部分!’

    ‘刚才他是故意站在我身后的。’

    ‘他一早就知道这老头会真的杀人!’

    ‘难道...’

    ‘他是想利用我和何意远验证什么?’

    ‘又或者...’

    田繁心中杀意凛然,她想到了三个字...

    猎杀者!

    她朝北楼的方向走去。

    一颗种子,已经发芽。

    ...

    北楼天台。

    叶明哲手中的白瓷碗已经消失,最后一颗牙齿落在了天台的蓄水球旁。

    蓄水球外观呈浅蓝色,表面上布满了不少藓类植物。

    只不过,都已经死了。

    蓄水球的直径约莫有三、四米,属于超大型。

    球体表面安装有三架金属楼梯,彼此之间,距离相同。

    整个天台一共有5个这样的大型储水设备,而牙齿选择的,是靠右边的第二个。

    叶明哲看着眼前的蓄水球,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双惨白的脚。

    ‘果真是被溺死的吗?’

    ‘这样看来...’

    ‘钥匙在她身上?’

    “晓暖你就待在这,我上去看看,钥匙可能就在这水球里面。”

    说着,叶明哲便攀上楼梯,往水球顶爬去。

    “阿哲你小心一点!”苏晓暖在下面提醒道。

    “嗯,你多留意一下周围的情况。”

    “通往天台的门已经被我们堵住了,就算有人来,我们也有时间作出反应。”

    “放心吧,我已经放了一只观察诡在那。”

    一到天台,两人就将整个地方仔细检查了一边,没有其他人。

    除非藏在水球里。

    叶明哲很快便爬到了球顶。

    蓄水球的顶部,有一个直径1米5左右的盖子,并没有上锁。

    叶明哲伸手试了试,盖子有些重,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血线像是金属丝一样紧紧地缠住了盖子。

    只听到“哐”的一声。

    盖子被叶明哲提了起来。

    一股自来水特有的气味飘了出来,淡淡的水汽撞在叶明哲的脸上。

    凉凉的,很舒服。

    他将盖子小心地放到地上,然后伸长脖子,朝水球里面看去。

    仅仅是一眼...

    整个人...

    如同石化!

    僵硬的身躯就像是忽然被万年寒冰冻结了一般。

    脑袋随即“嗡”的一声!

    心脏狂跳!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冷静!冷静!’

    ‘冷静下来!!!’

    叶明哲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剧痛直冲大脑,嘴里有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再次看向水球内,与那双眼睛...

    对视着!

    偌大的水球内,装了大概一半的清水。

    一具全身大红的尸体,此刻仰面漂浮在水面上。

    一双同样血红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朝水池内瞧着的叶明哲。

    两者四目相对!

    这是一具女性尸身。

    红色的发箍,红色的小西装,红色的短裙,红色的指甲油...

    红色的眼睛!

    似乎面带嘲讽般的微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尸体赤着脚,但是叶明哲记得。

    这就是他之前在厕间看到的那个女人!

    ‘那双红色高跟鞋,一定是她的!’

    虽然不知道在水里泡了多久,但这具尸体竟然一点都没有肿胀的样子。

    除了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些泛白带点淡淡的蓝色外,她就跟躺在水面上休息一样。

    叶明哲甚至都不敢对其使用自知之明。

    ‘这绝对是红衣!’

    ‘在这里释放禁忌...最恐怖的存在!’

    将目光稍稍地从尸体上移开,叶明哲看见了一把钥匙。

    它沉在水池底。

    叶明哲想了想,指尖的血线伸出,缓缓地朝水面落去。

    他打算用血线将水底的钥匙取出来。

    可就在血线刚要碰到水面的时候,尸体居然漂向了这边。

    眼看血线即将与尸体接触,叶明哲赶紧将其收了回来。

    他再次将血线换一个地方落下,尸体又漂了过去。

    血线紧贴内球壁,尸身依旧如此。

    ‘我去...她是不愿意让我取走钥匙吗...’

    叶明哲思索了一番。

    然后开口道:“姐姐你好!我只是想拿走那个钥匙,没有丝毫要冒犯你的意思。”

    “我有遵守姐姐你制定的规矩,现在拿走钥匙,没有犯规的噢。”

    水池里的女尸丝毫没有变化。

    自叶明哲放弃使用血线取钥匙之后,她又一动不动了。

    见其没有反应,叶明哲又说道:“姐姐,你是需要我做什么,才肯把钥匙给我吗?”

    话音刚落,叶明哲发现女尸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丝笑意。

    ‘有戏!’

    “姐姐,若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竭尽全力替你完成,只是希望,姐姐不要太过为难小弟了,我没什么本事的。”

    女尸没有变化。

    叶明哲试着说道:”姐姐,你是要我为你...找回那双红色高跟鞋吗?”

    没有变化。

    叶明哲继续尝试。

    他想到了自己的猎杀者身份。

    于是便说道:“姐姐,你是要我...替你灭掉其他的神选者吗?”

    依旧没有变化。

    ‘又不是?’

    这下叶明哲有点犯难了。

    他看着水里的女尸,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姐姐!你是要我...将你带出蓄水球吗?”

    话音未落,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刚才还毫无变化的女尸,突然咧开了嘴角!

    看起来笑得好开心的样子。

    叶明哲全身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已经没有退路了。

    拿不到钥匙,那扇门是绝对打不开的。

    “阿哲,你在上面和谁说话呢?”

    苏晓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叶明哲闻言,转身低头看向她:“刚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姐姐,正在和她聊天呢,姐姐希望我把她从水池里带出来。”

    “我已经答应了。”

    叶明哲刚说完,嘴唇无声地动了几下。

    苏晓暖看懂了,那是两个字。

    红衣!

    叶明哲见苏晓暖对他点了点头,显然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便继续说道:“晓暖,你上来帮我吧,顺便认识一下姐姐,姐姐很好的呢。”

    “哦。”

    苏晓暖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不过她相信叶明哲,也爬上了蓄水球。

    待苏晓暖探头往里一看。

    脑袋也是“嗡”的一下。

    灵媒的特性,让她一眼就知道了。

    里面的是红衣!

    她似乎还在笑?!

    这还是苏晓暖十年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红衣。

    虽然它并没有动。

    可是那种,强大到连反抗之心都无法升起的无力感,已经彻底地将苏晓暖包围。

    “晓暖,姐姐不喜欢在里面,我现在就下去把姐姐带出来,你在上面接应我一下。”

    叶明哲的话,让苏晓暖恢复了正常。

    “哦...哦...好...”

    叶明哲见她这个样子,自然是知道,苏晓暖刚才也被红衣给震慑住了。

    他之前也好不到哪里去。

    “放心,我们这么听话,又遵守规矩,姐姐通情达理,是不会为难我们的。”

    叶明哲微笑着安慰苏晓暖。

    只不过他的嘴角,微微地有些抽搐。

    他将黑色背包卸下,再次看向里面。

    “姐姐,我这就下来,若有冒犯之处,都是小弟的无心之失,还希望姐姐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说完,叶明哲就以血线为支撑,慢慢地将整个人下降到里面。

    女尸从中间...漂到了一旁。

    “哗~!”

    叶明哲整个身体都没入了水中,此时只有头露.在水面上。

    水很凉,但是这里面什么异味都没有。

    只有弥漫着的水汽。

    叶明哲和女尸近在咫尺!

    他的胳膊甚至都已经触碰到了女尸的身躯。

    很凉,很软,皮肤很有弹性。

    见女尸依旧一副诡异笑容的模样看着自己。

    叶明哲开口道:“姐姐,我先捡一下池底的钥匙,然后马上就带你出去哈。”

    女尸没有变化。

    ‘可以!’

    叶明哲随即闷头潜入水中,将钥匙拿在手上,并揣进了兜里。

    “阿哲!”

    上面的苏晓暖忽然喊了一声。

    语气听上去...

    似乎有些害怕?

    叶明哲拿到钥匙之后,开始往上浮。

    刚把头露.出水面。

    就感觉双肩一沉!

    两只惨白的手臂,忽然搭在了他的肩上!

    “阿哲!”

    苏晓暖又喊了一声。

    “我没事!”叶明哲头也不抬的回了句。

    接着,他朝身后说道:“姐姐久等了,我这就带你出去。”

    “无意冒犯!”

    说着,叶明哲将两条冰冷惨白的手臂,往自己的身前拉了拉。

    紧接着,他全身血线涌出,小心翼翼地缠在女尸的手脚,还有腰上。

    余下的一部分血线则是勾住了蓄水球顶部的金属梯。

    就这样,将自己和女尸,慢慢地往上拉。

    “晓暖,帮我看着一点,不要磕着碰着姐姐了。”

    “嗯,我看着呢。”

    “姐姐你好!”苏晓暖扶着女尸的肩膀,也说了这么一句。

    离开了蓄水球里面,叶明哲背着女尸,两手轻轻地拖着女尸的腘窝,以血线为手,慢慢地攀下楼梯。

    站在天台的地面上,叶明哲抬头看向天空。

    衣服已经诡异的干了。

    夜色如墨,无星无月。

    只有四栋大楼,星星点点的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宛如萤火。

    夜风,有些喧嚣。

    “晓暖,帮我扶着姐姐一下。”

    “哦。”

    叶明哲将身后的女尸轻轻放下,她的脚自然伸直,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一旁。

    苏晓暖正扶着她。

    女尸似乎...

    笑得更开心了...

    叶明哲将黑色背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顶粉色帐篷。

    帐篷很快支了起来,里面自带一些简易的床上用品。

    随后,他和苏晓暖把女尸安置在了帐篷里面。

    叶明哲给女尸盖好被子,半跪在她的身旁说道:“姐姐,你要求的事情我已经完成,这个特别的家算是小弟的一份心意,希望姐姐不要嫌弃。”

    说着,他就准备起身。

    “姐姐,那我和晓暖...”

    “就走了哈!”

    “杀了他!”

    叶明哲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女声。

    他看向苏晓暖,发现她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只有我听得见?’

    “用禁忌杀了他!”

    女声再次响起!

    叶明哲看向躺在帐篷内的女尸。

    ‘姐姐?!’

    “叶明哲!”苏晓暖忽然喊道。

    她的脸上,满是愤怒。

    “我的观察诡死了!”

    “什么?!”

    “用禁忌杀了他!”

    “轰~!”

    一阵剧烈的响声。

    天台大门被破坏了!

    叶明哲眼神一冷。

    ‘有人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