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29章:人狼游戏!
    会议桌的正中间,出现了一幅全息影像。

    “安乐祥和的村子混入了几只狼人,若不能尽早地把它们找到,村民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游戏人数:12”

    “胜负条件一:人类阵营驱逐全部狼人,则人类获胜!”

    “胜负条件二:狼人数量不少于人类数量,则狼人获胜!”

    “请注意:胜利一方在游戏结束时,同阵营死亡玩家将会复活;游戏结束时,失败一方尚未阵亡的玩家,将不会受到追加的死亡惩罚。”

    “死亡的含义,请各位玩家按照字面的意思理解!”

    “游戏身份牌介绍!”

    “【神灵使者】:灵媒师、预言家、圣骑士、魔女巫、”

    “【灵媒师】:能够在夜间回合查验一名死亡玩家的身份,知晓其是人类还是狼人;属于人类阵营。”

    “【预言家】:能够在夜间回合查验一名幸存玩家的身份,知晓其是人类还是狼人;属于人类阵营。”

    “【圣骑士】:能够在夜间回合选择保护一名幸存玩家,使其不受狼人的袭击,无法连续2回合重复保护同一名其他幸存玩家;属于人类阵营。”

    “【魔女巫】:能够在夜间回合使用解药(唯一)和毒药(唯一);解药能够拯救在当夜回合死亡的任意一位玩家;毒药能够杀死在当夜回合幸存的任何一名玩家;属于人类阵营。”

    ...

    “【蝼蚁村】:村民、村民、村民、疯子、”

    “【村民】:平平无奇,属于人类阵营。”

    “【疯子】:癫狂的村民,有可能会被狼人感染;未被完全感染前,预言家和灵媒师查验其身份显示为人类,属于人类阵营,完全感染后则成为狼人,属于狼人阵营。”

    ...

    “【嗜血狼族】:狼人、狼人、狼人、血狼王、”

    “【狼人】:普通狼族,具有夜间回合袭杀的能力。”

    “【血狼王】:狼族领袖,首回合狼群袭击将会无视圣骑士的保护,直接杀死目标!能够使用狼血感染疯子,使其转变为狼人。”

    ...

    “游戏流程介绍!”

    “首回合将从夜间开始!”

    “每轮夜间回合,狼人阵营都可以选择任意一名玩家进行袭杀!”

    “夜间回合结束之后,进入第一个日间回合。”

    “日间回合首轮:竞选村长!”

    “所有想要竞选村长的玩家,请务必按下身前的竞选按钮,然后按照位置排序,依次进入发言阶段。”

    “每一位玩家的发言限时为3分钟。”

    “发言阶段结束后,则进入投票阶段,获得票数最高的玩家,将成为村长!”

    “请注意:参与竞选村长的玩家,首轮将没有投票权,若首轮投票出现平票,则获得相同票数的玩家,获得再一次发言的机会;最后,由其他玩家共同投票,决定村长任命。”

    “【村长特权】:决定每个日间回合玩家的发言顺序,个人票数为1.5票!(其他玩家为1票)”

    “请注意:当村长死亡时,死亡的村长有权力任命下一届村长并移交村长权力。”

    “竞选村长环节结束后,将由村长决定发言顺序,开始新一轮的玩家发言。”

    “发言阶段结束后,将由村长发起公投(不可弃权),选出本回合的疑是狼人玩家。”

    “获得票数最多的玩家,会获得【死亡倒计时】状态,持续3分钟!”

    “该玩家可以在此状态发表遗言,到时即死!”

    “至此,第一轮日间回合结束,转为第二轮夜间回合!”

    “请注意:由第二轮夜间回合开始,凡是在夜间回合死亡的玩家,都会被即刻判定!”

    “夜间回合结束,再次转入第二轮日间回合。”

    “村长再次决定发言顺序,幸存的玩家依次发言。”

    “发言完毕,举行公投,将死者发表遗言,再次转入夜间回合。”

    “以此类推,循环往复,直至达到某一胜利条件为止!”

    “请注意:在游戏进行期间,所有玩家的超凡能力,将会被部分限制!”

    “规则与流程介绍完毕!”

    “祝各位游戏愉快!”

    “现在...”

    “游戏开始!!!”

    电子合成音一结束,全息影像也随之消失。

    “滴!”

    突然!

    每一个人的桌面上,此刻都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电子数字,还有自己的名字。

    叶明哲看着自己的桌前。

    是数字“7”!

    叶明哲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大部分能力此刻均被限制。

    眼睛的能力倒是还可以使用。

    他看向其他的11名玩家,将他们的数字和名字都一一记了下来。

    1号陆芷蝶

    2号康虹雨

    3号闻人川

    4号崔和畅

    5号余亮

    6号雷雨

    7号叶明哲

    8号卓谷义

    9号索连成

    10号苏晓暖

    11号富盛

    12号杨夏真

    此时,整个大厅的上空出现了一些特别的影像。

    看上去,像是以前其他玩家正在进行游戏的场景。

    充满了科技感!

    “哐~!”

    12道如同聚光灯一样的光束,分别笼罩了现在的12名玩家。

    叶明哲的脑海里,倏然出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恭喜!你的身份为...”

    “疯子!”

    “疯子的隐秘是...”

    “不管是否被感染成为狼人,你都只能跟随狼人阵营获胜!”

    “成功被感染后,转化时间为1-3天。”

    “只有在血狼王存活下,亦或者狼人阵营死亡数量达到2人,你才会与狼人阵营共视野,获得夜间袭杀的能力!”

    “祝你游戏愉快!”

    声音从脑海中消失,叶明哲却心里疑惑。

    ‘疯子的隐秘?’

    ‘难道其他身份牌也有隐秘?’

    叶明哲看向其他人,发现大多数玩家都表情各异。

    或疑惑不解、或淡定自若、或左顾右盼...

    叶明哲看向苏晓暖,发现苏晓暖也正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苏晓暖微微一笑。

    他又望了一眼陆芷蝶,后者也对他露出笑容。

    只是那个笑容,有些诡异...

    叶明哲随即不再四处观望。

    此刻多余的动作,很可能之后会成为...别人攻击你的理由。

    而这个时候,每一位玩家的脑海中,都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

    “恭喜!你的身份为...”

    “村民!”

    ...

    “恭喜!你的身份为...”

    “狼人!”

    ...

    “恭喜!你的身份为...”

    “预言家!”

    “预言家的隐秘是...”

    “你可以预知自己的死亡!”

    ...

    “恭喜!你的身份为...”

    “灵媒师!”

    “灵媒师的隐秘是...”

    “当你死亡时,可以随机复活一名人类阵营的玩家!”

    ...

    “恭喜!你的身份为...”

    “圣骑士!”

    “圣骑士的隐秘是...”

    “【无敌】:守护技能作用于自身之时,将没有任何限制!”

    ...

    “恭喜!你的身份为...”

    “魔女巫!”

    “魔女巫的隐秘是...”

    “毒药可以杀死自己,解药也同样能挽救本身!”

    ...

    “恭喜!你的身份为...”

    “血狼王!”

    “血狼王的隐秘是...”

    “【感知】:获得疯子的身份信息!”

    “疯子是7号玩家叶明哲!”

    “【感染】:当你死亡时,狼血会即刻感染疯子,并在1-3天之内将其彻底转变为狼人!”

    “若你在下一个夜间回合被判定为幸存,疯子将会直接转化为狼人,并加入狼人阵营!”

    “若你在下一个夜间回合被判定为死亡,疯子将会在剩余天数之内彻底转变为狼人。”

    “当狼人阵营死亡数量达到2人,被感染的疯子将会直接转变为狼人,加入狼人阵营!”

    ...

    身份牌发放完毕。

    第一夜...

    开始了!

    雾气瞬息之间笼罩了整个大厅。

    人类阵营的玩家只能看见自己。

    狼人阵营的4名玩家正式会面。

    ...

    第一天夜间回合;

    ...

    “【圣骑士】”

    “圣骑士有些紧张...”

    “请选择你今夜想要保护的玩家!”

    “圣骑士选择保护自己!”

    ...

    “村民们无聊吃瓜中...”

    ...

    “叶明哲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

    “【狼人阵营】”

    “请选择想要袭杀的对象!”

    “狼人讨论中...”

    “狼人决定袭杀目标!”

    ...

    “【预言家】”

    “你今夜的状态为...”

    “预言家笑了...”

    “请选择想要查验的玩家!”

    “预言家示意...“

    “你查验的玩家身份为...”

    ...

    “【魔女巫】”

    “你今夜的状态为...”

    “魔女巫长吁了一口气...”

    “今夜该名玩家死亡,是否使用解药?”

    “否!”

    “是否使用毒药?”

    “否!”

    ...

    “【灵媒师】”

    “你今夜的状态为...”

    “灵媒师不以为意,嘴角微翘...”

    “今夜累计有1名玩家死亡,是否查验其身份?”

    “是!”

    “死亡的玩家身份为...”

    ...

    天亮了!

    雾气散去,整个大厅恢复正常。

    很安静。

    电子合成音响起。

    “请想要成为村长的玩家按下竞选按钮!”

    “嘟~!”

    “嘟~!”

    “嘟~!”

    ...

    “想竞选村长的有...”

    “1号陆芷蝶!”

    “3号闻人川!”

    “4号崔和畅!”

    “5号余亮!”

    “6号雷雨!”

    “7号叶明哲!”

    “8号卓谷义!”

    “11号富盛!”

    “12号杨夏真!”

    ...

    “下面从1号玩家开始发言!”

    “发言时间为3分钟!”

    “开始!”

    此刻,一身黑色连衣裙的陆芷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各位哥哥姐姐们好呀!”

    “我叫陆芷蝶!高三学生!从来没有玩过类似的这种游戏呢!还望各位哥哥姐姐们手下留情...”

    说到这,陆芷蝶原本笑意盈盈的脸,表情一变,换成了满脸的嘲讽之色。

    “但是,我可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的哦!”

    “嘻嘻嘻~!”

    “感觉你们都好弱噢!”

    面对陆芷蝶这神经质一样的转变,很多玩家都皱起了眉头。

    ‘这小姑娘难道是精神分裂?’

    ‘开场就群嘲,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果然是个没经验的小丫头,看她的年纪,任务经历应该不多,可惜了...’

    ‘神选者果然没一个是正常人,我除外!’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槽...’

    ...

    叶明哲也皱了下眉头。

    ‘陆芷蝶绝对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可是...她这一波操作看上去百害而无一利啊?’

    ‘真不知道这个变态在想些什么...’

    ‘目前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跟她有任何交集为好...’

    ‘免得遭受无妄之灾。’

    ...

    可就在这时,陆芷蝶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叶明哲。

    紧接着她开口道:“我的身份是预言家,昨天晚上我验了7号玩家,也就是我最喜欢的哲哥哥,他是好人噢!”

    说到这,陆芷蝶的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能和我最喜欢的哲哥哥在一起,我真的好高兴噢!”

    “只可惜...”

    话音未落,陆芷蝶将目光转向了苏晓暖,嘟起了嘴。

    不高兴全都写在了脸上。

    而此时的叶明哲,心里只有两个字在咆哮。

    ‘卧槽!!!’

    ‘这狗比陆芷蝶,瞬间就把我拉入旋涡之中。’

    ‘玛德,你就这么想搞死我吗?’

    ‘就算你是预言家,我也不想被你验啊!’

    ‘你这波操作,根本看不到你是预言家的面,白痴才会投票给你。’

    ‘你他喵的是个悍跳狼人吧?’

    ‘等等...’

    ‘要是陆芷蝶真是狼人,那这就是在找那个隐藏队友,疯子吗?’

    ‘要真是这样,她还找得真是准呐!’

    ‘只不过,你这悍跳也太明显了吧...’

    ‘预言家的面根本就是不及格!’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此时,表面上波澜不惊的叶明哲,心里已经是在光速运转。

    只不过现在是陆芷蝶的发言阶段,其他人完全不能说话。

    不过,还是有不少目光此刻聚焦在叶明哲身上。

    他微笑面对。

    “我真是预言家呀!希望三位哥哥姐姐能全部把票投给我噢!”

    “只要我当了村长,然后有圣骑士的保护,好人就一定会胜利的!”

    “嘻嘻嘻~!”

    说到这,陆芷蝶居然还朝大家比了个剪刀手。

    ‘尼玛,这1号肯定是脑子有病!她多半是狼人吧,为狼人阵营默哀...’

    ‘迷之操作...’

    ‘憨逼狼人或者白痴人类,双阵营唾弃的猪队友。’

    ‘难道有其他的什么深意?’

    ‘能在这里的都不可能是傻子,这女生一定有什么预谋!’

    ‘呵呵...’

    ‘好像有点不太妙呐...’

    ...

    “时间到!”

    “3号玩家请发言!”

    闻人川是个长相普通,偏瘦的眼镜男,第一眼看上去就会想到三个字。

    程序猿。

    头发倒是挺浓密的。

    听到系统提示该自己发言,闻人川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他一脸和善地说道:“鄙人闻人川,身份就是个普通村民,毫无能力,没有危害,当然也不是来竞选村长的。”

    闻人川看向大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之所以按下竞选按钮,是为了争取这次发言机会,认识一下大家,并向大家表明一下我的身份。”

    “我以前也玩过类似的游戏,不过都是菜鸟级别,网杀听不出声音,面杀也摸不准表情。”

    “至于1号说她是预言家,抱歉,我实在不知道真假,希望能听听后面各位高手们的意见。”

    闻人川讪讪一笑。

    “所以,我就不对在座的各位作出自己的评价了,因为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希望人类阵营的大佬们,能够带我一起走向胜利,我很听话的。”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这家伙就是个混油子,核心意思不就是我是好人,大佬罩我;我是村民,作用小,狼人别杀我。’

    ‘毫无攻击性,也没有站边,好人面偏高一些。’

    ‘不排除是个准备打倒钩的狼人。’

    叶明哲在心里作出了自己的评价。

    ...

    3分钟时间还没到,但是闻人川按下了“过”的按钮。

    电子合成音再次响起。

    “4号玩家请发言!”

    叶明哲随即看向崔和畅。

    ‘这家伙可是个狠人,看面相就像是狼人。’

    ‘玛德...’

    崔和畅一改之前在城寨咄咄逼人的样子,变成了一个内敛猛男的气质。

    “各位好!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就单纯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拙见。”

    “首先,表明一下我的身份。”

    “我是好人!”

    随后,他看向陆芷蝶。

    “1号说她是预言家,且在昨晚查验了7号的身份为人类。”

    “并且,1号也说出了查验7号的原因。”

    “就这几点来看,再结合之前的情况,我觉得1号的预言家面还是有一些的。”

    听了崔和畅这一番话,众人也都回忆起来。

    刚到乐园的时候,1号确实对7号表现出了极高的亲近感。

    这种亲近感促使1号去查验7号的身份,好像也说得过去。

    但是,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亲近感恰恰又是1号不会去验7号的原因。

    万一验出是狼人怎么办?

    首轮就死?

    这会是对亲近之人作出的操作吗?

    毫无游戏体验感呐!

    但是,这种东西是很难说清楚的。

    就好比网络中的爽点和毒点。

    对于某些读者来说,别人的爽点就是他的毒点。

    而他的爽点,又是其他某些人的毒点。

    读者基数太大,导致爽点毒点千奇百怪。

    于是,撕逼就此开始!

    崔和畅的一番话,让在场的玩家潜移默化地分成了三派。

    一派认为,既然1号你亲近7号,那么你是绝对不会去验7号的。

    因为,1号根本不能保证7号不是狼人。

    万一验出狼人,那7号不是毫无游戏体验感可言。

    而另一派,则认为这种查验心路历程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狼人数量只占全部玩家的三分之一,验出好人的几率还是蛮大的。

    最后剩下的,便是无所谓的中立派了。

    至于说...预言家谎报查验对象的身份?

    若这只是个普通游戏,或许还真有这种毫无游戏道德的家伙存在。

    但是在这里,应该不会有吧...

    因为...

    输了真的会死呐!

    见大部分玩家作出思考状,崔和畅心里一笑。

    他继续说道:“虽然1号有预言家面,但她的发言是真的有点莫名其妙,至少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明白,1号最早的那番发言究竟是什么意思。”

    “所以,1号有预言家面,但不是太高。”

    “接下来,我再说说3号。”

    他看向一边的闻人川。

    “3号玩家发言没有攻击性,自称竞选村长只是为了表明自己身份,以及找人类阵营的大腿。”

    “就目前来看,好人面偏高。”

    “但是,不排除有狼人找神的嫌疑。”

    “我相信大家已经发现了,人类阵营想要获得胜利,拿到神牌的玩家十分关键!”

    “这就是我目前的一点心得。”

    “至于...还没有发言的玩家...”

    崔和畅环顾了一下所有人。

    “对不起,我暂时无法给出任何评价!”

    “我是一个好人!”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崔和畅的发言,算是目前最有参考价值的了。

    所有玩家都若有所思。

    “5号玩家请发言!”

    5号玩家从面相上来看就给人一种憨憨的感觉。

    若再加上他的体型,可能会多出一个字。

    铁憨憨!

    “额...大家...大家好!”

    余亮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

    “我叫余亮!是个力量型的神选者!”

    “所以呢,这个游戏我不太喜欢!”

    “还是直接在拳头上见真章才有意思!”

    “男人就应该二话不说直接干!”

    “我觉得4号大哥说得很有道理,反正我是不知道1号到底是真还是假。”

    “说实话,我现在还对这个游戏有些懵逼。”

    “我听大家的!”

    “对了!我的身份是好人!”

    “真的是好人!百分百是好人哦!”

    “我从来不骗人的,骗人的都木有小丁丁。”

    余亮此话一出,立刻引得在场所有女性的注目。

    他立马菊花一紧,意识到事情不妙。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说各位小姐姐们,我是说跟我一样的男的!”

    “我是好人!你们信我!”

    “谁要是说我是狼人,我就跟他急!”

    “我怼死你!骂你祖宗十八代!”

    “只接受小姐姐们冤枉我一次,毕竟刚才我说错话了。”

    “嘿嘿嘿...”

    “我真是无意的!”

    一些玩家开始关闭了自己的听觉。

    ‘这尼玛哪来的铁憨憨?’

    ‘简直比1号还奇葩!’

    ‘这里就没有几个正常人吗?’

    5号玩家一直废话个没完,生生将3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耗完。

    世界这才终于清静了下来。

    在一些玩家的心里,他的好人面很高。

    而在某些玩家的眼中...

    他们甚至都有点不想关心他的身份,打算直接投死他!

    “6号玩家请发言!”

    6号雷雨,是一个肉嘟嘟的可爱系女孩。

    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气质就像一团粉色的棉花糖。

    “大家好!我是6号玩家雷雨,很开心在这里认识大家!”

    声音充满了朝气。

    这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元气少女。

    “我不想过多的评价别人,因为我的老师曾经说过,知人而不评人,这是作为一个人的最高教养。”

    “所以,接下来,我只会说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雷雨说到这停了下来,接着,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又一个自称是预言家的出现了!

    “我是预言家,而且很凑巧的是,我验的也是7号玩家...”

    “他是好人!”

    雷雨话音刚落,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看向了叶明哲。

    两个自称预言家的,居然验得是同一个人!

    这可有点意思了...

    大家看着叶明哲,心思各异。

    就连叶明哲自己都有些懵了。

    ‘卧槽!这什么情况?!’

    ‘这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注意力接二连三地都转移到我这里来了!’

    叶明哲看向雷雨,后者微笑地看着他。

    眼神清澈,一脸真诚。

    ‘从她的眼神中,我好像感觉到她真的认为我是好人呢...’

    ‘我现在确实是好人。’

    ‘不过,这两个预言家之中,必然至少有一个是在说谎...’

    ‘她们两个为什么都会选择首轮来验我呢?’

    叶明哲瞅了瞅陆芷蝶和雷雨。

    ‘难道是因为特质的缘故?’

    ...

    雷雨接着说道:“我之所以会选择查验7号玩家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是一个特别没有空间安全感的人。”

    “所以,我格外地留意位于我身边的两个玩家,也就是5号和7号。”

    雷雨首先看向5号玩家余亮。

    “5号余大哥,看上去就是那种人畜无害的阳光男孩。”

    “而且,在上一次的事件中,是余大哥救了我的命,这才让我有机会,参与到现在的这场游戏中来。”

    “我很感激他!”

    雷雨对他甜甜地笑道。

    “我相信余大哥这么一个阳光开朗,耿直爱笑,又乐于助人的品性,应该是很难抽到狼人身份的。”

    ‘这是什么鬼逻辑...’

    有玩家在心里吐槽道。

    “同样基于这个原因,还有些许报答的念头,我没有选择查验余大哥的身份。”

    此时,余亮的脸上简直乐开了花。

    他朝着雷雨频频抱拳,看来是心情爽得不得了呀!

    要是此刻余亮能说话,说不定就要高歌一曲了。

    一些玩家的心里却在冷笑。

    ‘这余亮还真是个傻.逼,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呢,果然是个无脑蠢货!’

    ‘不过,这家伙却更像是个好人了。’

    ...

    说着,雷雨又转头看向叶明哲。

    “所以,我就查验了另外一个在我身边的玩家,也就是7号叶大哥。”

    “很幸运!叶大哥是个好人!”

    “我现在感觉自己安全多了!”

    “这就是我查验7号叶大哥的心路历程!”

    “我也知道,提前暴露自己预言家的身份是很危险的!”

    “因为我的能力极大地克制了狼人阵营的发挥。”

    “它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优先除掉我!”

    “所以,我在这里恳求圣骑士和魔女巫,请你们一定要协助我!”

    “让我们一起把所有的狼人找出来,带领村民们走向胜利!”

    “而且,你们千万不要暴露身份,我一个人吸引狼人们的注意力就好了。”

    说到这,雷雨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伤感。

    “要是我明天还活着的话,我目前会暂时选定先查验4号玩家。”

    “具体会查验到几号玩家,我会等后面的玩家全部发完言之后,再做最终的决定。”

    “现在之所以暂时决定是4号崔大哥,那是因为崔大哥有稍微帮1号说话。”

    “但我是预言家,所以我明确知道1号肯定不是预言家。”

    “而且,崔大哥的分析能力很厉害。”

    “若是查验到崔大哥是狼人,那么首先投掉他,对我们好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优势!“

    “如果查验到崔大哥是好人,那么以崔大哥的能力,好人必然是如虎添翼,胜利在望!”

    “2号玩家我就不做评价了。”

    “最后,我再对话一下1号玩家!”

    雷雨看向陆芷蝶。

    “陆小姐,如果你是好人,那麻烦你,请你在接下来竞选村长的阶段,退出竞选!”

    “因为我们好人不能内讧,村长的资格由我这个预言家拿到,应该是最好的!”

    “若你是狼人,那就当我是空气吧,因为你是肯定不会放弃争夺村长资格的!”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雷雨话音一落。

    所有的玩家都各自思考起来。

    看得出来,雷雨很擅长这个游戏。

    她的发言近乎完美,且心路历程饱满,

    论据,理由什么的,都很合理,充分。

    雷雨...确实比陆芷蝶的预言家面要高多了!

    叶明哲的心里也在思索着。

    ‘崔和畅和这个雷雨...看起来都很会玩呢...’

    ‘只不过...也不知道那2号闻人川,还有5号余亮,到底是不是装的?’

    ‘陆芷蝶...’

    ‘你到底在玩个什么蛇皮呢?’

    ‘要是一会没有转机,你可是有很大几率...’

    ‘会被投死的噢!’

    “叮!”

    “7号玩家请发言!”

    ‘终于轮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