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31章:接连被杀的预言家!
    11号富盛是一位面容和蔼的中年大叔。

    此刻,他的穿着,再配上本身散发的气质和声线,就像是一位贵族管家。

    精明而沉稳。

    富盛朝大家笑了笑:“别看我这把年纪了,却是很爱玩年轻人的这类游戏的。”

    “可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三名玩家冒充我预言家的身份,试图骗取最适合预言家担任的村长资格。”

    说到这,富盛低头看向自己桌面上的一个小本子。

    看来,他之前是专门有做记录的。

    “首先,1号玩家的假冒预言家发言,实在是差得有些让人心疼,前面也有不少玩家说过了,这里呢,我就不再赘述了。”

    紧接着,富盛话锋一转。

    “但是呢...我选择原谅1号玩家。”

    “因为呢...”

    “她是我的金水!”

    “没错!我昨晚查验的是1号玩家,她是好人!”

    ...

    富盛此话一出,又在众玩家之间掀起波澜。

    ‘后置位预言家,给前置位和自己对跳预言家身份的玩家发金水?!’

    ‘难道是因为1号悍跳得太烂,所以11号玩家选择补跳预言家捞1号玩家?’

    ‘1号和11号玩家双狼?’

    ...

    富盛并没有看着大家,而是看着小本子继续说到。

    “所以,我比较赞同8号玩家的一个观点。”

    “也就是8号玩家所说的,1号玩家是为了给7号玩家一个好身份,故意冒充预言家。”

    ...

    ‘陆芷蝶狗屁会为了给我一个好身份,而故意冒充预言家,你们真是天真。’叶明哲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想。

    陆芷蝶年纪算是这12个人中最小的,长相也是萌萌哒的傻白甜类型。

    当然,也不排除她有类似叶明哲的某种特性。

    ...

    “因为1号玩家是我的金水,所以,她不可能是悍跳狼人。”

    “我能如此判断,是因为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切实地知道了1号玩家的好人身份。”

    “但是,8号玩家能作出如此判断,难道不是因为他是一张拥有视野的牌吗?”

    “而在这个游戏中,能在开场就拥有视野的身份牌,只有预言家和狼人。”

    “我是预言家!”

    此刻,富盛看着8号卓谷义,眼神中充满了正能量。

    “所以,8号玩家你就是跟我悍跳的狼人!”

    ...

    “.......”

    ...

    “8号玩家给9号玩家发了金水,要么是8号玩家想拉9号玩家的票,要么就是8号玩家在给9号玩家做身份。”

    “因为,9号玩家很有可能是隐藏在下面,替8号玩家冲票的狼同伴。”

    “所以,我认为现在拥有投票权的三名玩家,其中必然会出一个狼人!”

    “接下来我会在3名拥有投票权的玩家中查验。”

    “若是9号玩家你将票投给了我,那么我会将你放下,去查验其他两名玩家。”

    “至于6号玩家,说实话,从你和8号玩家的发言来看,我个人认为你们两个是不共面的。”

    “但是,6号玩家你又确实跳了个预言家,这就让我很疑惑了。”

    “1号玩家冒充预言家我能够理解,但是你跳个预言家身份...”

    “难道...”

    富盛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6号玩家,若是你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冒充预言家,我希望在竞选村长结束之后的发言阶段,你能好好的解释解释,不然的话,我只能认为你是狼人了。”

    “再说说7号玩家。”

    “7号玩家是我金水牌认为的好人,但是这种判断主观情绪太重,所以我并不会将其作为参考。”

    “再加上6号玩家也给你发了金水...”

    富盛看向叶明哲。

    “就算7号玩家你现在是双金水,但这双金水只是两碗洗脚水。”

    “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所以,我认为你的身份暂时是X,不过牌面是偏好人!”

    “最后,3号、4号、5号在我这里都是好人面更高,希望你们不要站错队,被狼人给欺骗了。”

    “我是11号玩家富盛,身份是预言家!”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12号玩家请发言!”

    12号玩家杨夏真,是个身材丰腴,一头茶色大波浪卷发的知性御姐。

    还穿着旗袍呢。

    “12号玩家发言哈!”

    杨夏真的声音还真是御姐音。

    女王范的那种。

    “大家别担心,12号玩家并不是预言家。”杨夏真先开了一个玩笑。

    “12号玩家现在有点懵逼,怎么场上出现了4个预言家呢?”

    “虽然我脑子一般般,但现在我也知道,在场至少有3个是假的预言家,里面九成九的有狼人。”

    “但是我分不清啊!”

    “我属于一个感性的人,从我个人情感上来说,我更相信1号玩家是预言家。”

    “就算她不是,也肯定是一个好人。”

    “至于原因...”

    “这跟逻辑还有理性分析无关,纯粹是我的个人感性解读。”

    杨夏真瞪大了眼睛。

    “我们这个游戏玩输了是真的会死的呢。”

    “1号玩家能如此做,至少说明她是一个拥有牺牲精神的人。”

    “在迷雾之肆中,这种牺牲精神意味着什么,我相信各位都心知肚明。”

    ...

    杨夏真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各有心绪。

    大多是一些感伤的心绪。

    只有叶明哲和苏晓暖,此刻心里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苏晓暖是因为信任叶明哲。

    所以,她毫不怀疑叶明哲对陆芷蝶的评价。

    而叶明哲更是与陆芷蝶亲身一起任务过,知道她是一个手段狠辣,心理变态的妹子。

    ‘这12号要不是个感性的白痴,要不就是跟陆芷蝶一样的变态。’

    ‘她那一组的人就最后剩下她一个人到这里,居然还说她有牺牲精神?’

    ‘牺牲别人的精神吗?’叶明哲在心里疯狂地吐槽。

    ...

    杨夏真接着说道:“诡物的恐怖,在座的各位必定刻骨铭心,而人心的恶毒,在迷雾之肆中,更是凸显的淋漓尽致。”

    “人知诡恐怖,诡晓人心毒!”

    “而我们神选者,却是这两种极致黑暗的结合体!”

    “这...是何其的讽刺和悲哀!”

    “说到底,我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杨夏真的这一番话,让大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

    能坐在这里的人,又有谁没有踏足过黑暗呢?

    有些东西,说与不说出来,完全不一样!

    特别是苏晓暖,因为本身寿命将近,她对生死是更为敏感。

    ...

    杨夏真擦拭了一下眼角,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有些跑题了。”

    “场上谁是狼人,谁是好人,我是真的不清楚。”

    “但是,我铁定认为1号玩家是好人,就算她不是预言家,她也肯定是好人!”杨夏真斩金截铁地说道。

    她是全场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情绪性发言的玩家。

    在这场关乎生死的游戏中,没有人,能对你的任何作法...

    指手画脚!

    “我是12号玩家杨夏真!”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第一轮发言完毕!”

    “现在,想要退出村长竞选的请按钮!”

    叶明哲摁下了按钮。

    “3号、4号、5号、7号、12号玩家放弃竞选村长!”

    “继续竞选村长的有1号、6号、8号、11号玩家!”

    ...

    ‘我去!所有跳预言家身份的玩家都没有退水,这简直太刚了!’

    ...

    “下面开始进行村长公投!”

    “2号、9号、10号玩家请投票!”

    “2号玩家投票给了6号玩家!”

    “9号玩家投票给了8号玩家!”

    “10号玩家投票给了6号玩家!”

    “6号玩家当选村长!”

    ...

    ‘噢?6号玩家成为了村长。’

    ...

    电子合成音继续响起。

    “昨晚死亡的玩家是...”

    “1号陆芷蝶!!!”

    “没有遗言!”

    ...

    ‘什么?!’

    ‘怎么可能死的会是1号?!’

    ‘卧槽!1号不会真的是预言家吧...’

    ‘呵呵...看来我的推测没错...’

    ‘晕了!晕了!’

    ‘守卫第一夜没保护1号可以理解,但是魔女巫没有用解药救人是什么意思?’

    ‘这魔女巫是傻.逼吗?居然不救人?!’

    ...

    系统公告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第一夜会是平安夜来的。

    因为,魔女巫能够使用解药救人!

    而且,这轮的白天,1号玩家是很有可能被投死的。

    结果,她却在第一晚被杀了!!!

    ...

    此刻,陆芷蝶依旧一脸笑意。

    她看向叶明哲,嘴唇变成了一个“O”型,似乎是想告诉叶明哲什么。

    但仅仅是眨眼之间,陆芷蝶就如同被狂风吹散的黑色云朵一样,瞬间从座位上,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

    ‘陆芷蝶...’

    ‘就这么死了?!’

    ...

    现场的气氛,因为陆芷蝶的死,达到了冰点!

    “请村长选择发言顺序,村左还是村右?”

    “村右!”雷雨说道。

    村长的右边,也就是从5号玩家开始发言。

    ...

    “5号玩家请发言!”

    ...

    5号余亮此刻精神抖擞,他看向众人,中气十足的开口。

    “我肯定相信6号玩家是预言家!”

    “所以,我和6号还有7号玩家,是毋容置疑的好人!”

    “拥有投票权的玩家,还好有两个,眼睛是雪亮的。”

    “1号玩家首夜被杀,那她肯定就不是狼人了。”

    “那冒充预言家的8号还有11号,肯定都是狼人。”

    “9号投票给了8号,所以我认为9号也是狼人!”

    “8号、9号、11号都是狼人!”

    “那场上还剩下一个狼人,不过这最后一个狼人我是不知道了,还是你们来找吧。”

    “5号玩家说完了!”

    “嘟~!”

    ...

    “4号玩家请发言!”

    ...

    “我的身份牌是灵媒师,昨晚死亡的1号玩家是好人!”

    崔和畅直接开口道,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的废话。

    ...

    ‘噢?直接拍身份了,有点意思...’

    ‘灵媒师...呵呵...’

    ‘真是灵媒师的话...你的隐秘是什么呢...不说隐秘...我可是不会相信的哦...’

    ‘下一个...杀掉灵媒师吗...’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

    崔和畅的心情显然有些不美丽。

    “我现在想对话一下场上的魔女巫,你第一夜为什么不使用解药救人?!”

    “第一夜死亡的玩家,超过8成以上几率会是人类阵营的。”

    “魔女巫!你难道之前没注意血狼王的技能吗?!”

    ...

    ‘玛德,这4号就是一个傻.逼,居然给我魔女巫拉仇恨。’

    ‘谁能百分百确定1号不是狼人自刀,想以此来骗取我的解药?’

    ‘你们这群蠢货,知道我的解药有多宝贵吗?’

    ‘4号,要是被我发现你是狼人,我会第一时间让你吃毒的!’

    听到崔和畅的这一番话,魔女巫的心里很是不爽。

    魔女巫认为自己做的没错!

    而且,魔女巫认为自己刚才已经有帮忙到真预言家了。

    ...

    崔和畅继续说道:“虽然我不认为1号是预言家,但她肯定是好人,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6号、8号、还有11号,你们到底谁是真正的预言家。”

    “我还要再听一轮你们的发言再决定站队!”

    “5号、6号、7号,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多半已经抱成一团绑票了。”

    “567三连狼的几率不高,要是做身份的话这也太蠢了,所以5号和7号在我这里偏好人。”

    ...

    ‘噢?这是在向我示好吗?’

    ‘我现在双金水,陆芷蝶现在的好人面无限高,6号也获得了村长资格。’

    ‘我目前的这两碗金水,含金量可是很高的呢。’

    ‘崔和畅...’

    ‘呵呵...’

    叶明哲心里好笑。

    ...

    “6号、8号、11号我暂时不作评价,至于最后的12号...”

    崔和畅看向12号杨夏真。

    “你刚才那番动情的发言有些打动我,而且1号玩家的死亡,也进一步认证了你的猜测。”

    “所以,我认为你是好人多一点。”

    说到这里,崔和畅扫视全场,眼神变得有些犀利。

    “现在,我要对话一下场上的狼人阵营。”

    ...

    ‘对话狼人?这家伙要干什么?’

    ‘难道他的隐秘技能跟狼人有关?’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跟我们对话?呵呵!’

    ‘这些人迷之操作真多!’

    ...

    “我是灵媒师,除了能在夜间验证死者身份,这么一个众所周知的技能以外...”

    “我还有一个,各位都不知道的额外技能!”

    崔和畅此言一出,马上成为了场上唯一的焦点!

    ...

    ‘额外技能?那是什么鬼?’

    ‘果然...神牌都有隐藏技能的吗...’

    ‘会是真的吗?也不知道狼人阵营是不是每个都有隐藏技能,我这破村民可什么都没有。’

    ‘看来神牌都有隐藏技能,狼王肯定也有隐藏技能!就是不知道狼人那边是只有狼王有,还是所有狼人都有,要是都有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你的隐藏技能会是什么呢?有点期待呢...居然敢直接说出来!’

    ‘狼王果然说的没错!这家伙还真有可能是灵媒师!’

    ‘完全不知所云...’

    ...

    崔和畅笑道:“灵媒师隐藏的额外技能就是...”

    “死者复生!只要我一旦死亡,我便可以在死之前,指定复活一名人类阵营的玩家!”

    “这个玩家,也包括我自己!”

    “所以,在场的狼人们,你们若是想要杀我,可是要浪费两个回合才能办到。”

    “在这个游戏中,每一个回合都是万分宝贵的。”

    “所以,在想要杀我之前,你们应该仔细地考虑一下...”

    “像我灵媒师这种,算是在4大神牌中作用垫底的存在,真的值得你们浪费2个回合来击杀吗?”

    ...

    ‘我有点相信4号是灵媒师了,他的能力居然跟我的类似,都是优先自保的。等等!若真是这样的话...我似乎有点明白魔女巫为什么不开解药救人了...难道...’

    ‘又是自保的隐藏技能!若是所有神牌的隐藏技能作用都类似...那...这极有可能是系统设下的陷阱,它是想让我们好人们各自为营!’

    ‘若隐藏技能真的都是自保的,那1号玩家肯定不会是预言家了,她应该就只是个普通村民。’

    ‘我靠!神牌这么牛逼的吗?那我抽到村民牌不就是炮灰!靠!’

    ‘4号要是没有说谎的话,这能力确实有些麻烦,晚上得和大家好好讨论讨论了...’

    ‘要是4张神牌都有隐藏技能,那对于我们狼人阵营也太不公平了!我们就只有狼王有隐藏技能...等等!这里面...对!我们可以这么玩!’

    ...

    “我的话已至此,还希望在场的各位好好考虑考虑。”

    “不管是和我一样的好人们,还是狼人!”

    “因为处于前置位,所以我目前能获得的信息并不多,暂时就只能与各位分享这么多了。”

    “我是4号玩家,身份是灵媒师!”

    “我的发言完毕!”

    ...

    “3号玩家请发言!”

    ...

    “3号玩家发言。”

    闻人川开口道。

    “1号玩家的死亡让我有些意外,4号玩家的发言则是让我疑惑不解。”

    “因为我只是一张普通村民牌,既没有什么技能,更没有什么隐藏的能力。”

    “所以,4号玩家的话我有些听不明白。”

    “当然了,这可能跟我拿到的村民牌档次太低有关。”

    “若是有其他神牌也有类似能力的话,请麻烦进一步说明一下。”

    “因为只有这样,和我一样疑惑的村民,才会真正的知道,神牌确实是有隐藏技能的,而不是4号玩家瞎编的。”

    “这样一来,我们普通村民才会跟着神牌走,不会被狼人欺骗。”

    “由此我个人认为,4号玩家要不就是真正的灵媒师,要么就是狼人。”

    “他已经不可能会是普通村民了。”

    “至于其他玩家的身份,我现在还是分不清楚,因为我目前迫切需要搞清楚的是,4号玩家刚才所说的话,究竟到底是不是真的?”

    说着,闻人川看向众人。

    “我相信,这也是其他村民玩家,此刻心里的想法吧。”

    ...

    ‘玛德,神牌真的这么强吗?村民难道就只能当炮灰?’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3号玩家,我认同你的村民身份!’

    ‘这家伙不会是穿着村民衣服的狼人...在找神吧!’

    ...

    “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一旦确认了神牌,我会坚定不移地跟着神牌站队的。”

    “因为我相信能拿到神牌的玩家,肯定都比我厉害,我玩得很菜,只有选择跟着坐标走。”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2号玩家请发言!”

    ...

    2号玩家康虹雨,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职场女青年。

    这是她的第一次发言。

    “先说一下我为什么投票给6号玩家。”

    康虹雨看了8号和11号玩家一眼,撇嘴一笑。

    “因为就我个人来看,6号玩家比8号和11号更像预言家!”

    “预言家在这个游戏中就像是妈妈一样,它也是人类阵营中第一个开眼的好人。”

    “我认为,预言家承担的责任是通过自己的积极发言,良好状态来赢得好人们的信任。”

    “同时,也会尽力的通过自己充满正能量的发言,来挽回那些站错边的好人玩家。”

    “所以,预言家应该是包容的,阳光的,用个人魅力来赢得好人的神。”

    “而不是...用充满威胁和攻击性的言论来为自己号票,绑票,甚至是污蔑好人玩家。”

    “而且,我本人,是很讨厌被威胁的。”

    “就这几点来看,我觉得6号玩家是最像预言家的。”

    “而8号和11号玩家,就算不是狼人,也是愚蠢的好人。”

    “你们知道吗?就因为你们这种无聊而又多余的操作,会使真正的预言家被你们无限的拉低身份。”

    “就这一点来看,我觉得你们更像是狼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8号和11号并没有成为村长。”

    “看来,拥有投票权的人里面,脑子清醒的还是占多数!”

    “我之所以不竞选村长,是因为我本身只是一个普通村民牌。”

    “你们现在也感觉到了,我属于说话不太好听的那种人。”

    “所以,我就决定先不发言,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说我在首轮就有引战带节奏的嫌疑。”

    “我选择通过听取你们的发言,来判定谁是好人谁是狼人,并且找到预言家。”

    “就目前来看,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

    “1号玩家我认为她是普通村民,毕竟客观的说,她确实没有什么预言家的面。”

    “3号玩家看上去自称是普通村民,但我觉得他更像是一直在找神的狼牌。”

    “不知道各位注意到了没有,3号玩家第一轮发言和第二轮发言,其实都只有一个核心。”

    “请神牌亮出自己的身份,我要跟神牌走!”

    “这不就是一直在操作的狼牌吗?”

    “而且,到现在他都还没有选择站边任何一个预言家,这又是什么意思?”

    “打算先混着,然后伺机打倒钩吗?”

    “3号玩家说找到神牌作为主心骨,是目前普通村民牌最关心的事。”

    “我也是普通村民牌,但是我就不这么认为啊!”

    “神牌对于我们好人取得胜利的重要性,那是毋容置疑的,怎么能够随意地就暴露身份呢?”

    “狼人肯定是要优先击杀神牌的呀!”

    “至于4号玩家说他自己是灵媒师,并且有隐藏技能。”

    “就我个人来看,我觉得他是灵媒师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因为8号、11号在我这里基本已经认定为狼人了。”

    “然后,为8号投票的9号玩家,我觉得是狼人的几率也很大。”

    “毕竟,若是我们三人之中要是一个狼人也没有,这种几率同样很低。”

    “而且,我和10号玩家都投票给了6号。”

    “如果我和10号玩家是狼人,那么6号玩家必定也是狼人。”

    “那我们这三狼结构也太蠢了吧。”

    “这冲票也太明显了吧?”

    “我想,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这一点,若还是这么做,那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既然我认为8号、9号还有11号玩家大概率是狼人,那么4号玩家是狼人的几率就很低。”

    “假设4号玩家真的是灵媒师,那么我相信他肯定不会自杀式的,这么早的就把自己给暴露出来。

    “所以呢,他说出来的隐藏技能,我是相信的。”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4号玩家是真灵媒师的基础上。”

    “5号、6号、7号玩家现在显然是抱团绑票了。”

    “我相信6号玩家是预言家,那么7号玩家是她的金水,那7号玩家就是铁好人!”

    “同时6号玩家认为,1号玩家和5号玩家都偏好。”

    “而且,1号玩家现在的好人面是9成9,所以,我相信预言家的判断,认为5号玩家大概率是个好人。”

    “10号玩家跟我一起投票了6号,我认为她的好人面偏高。”

    “但是,也不排除10号玩家是个打倒钩的狼人。”

    “只是呢,10号玩家的狼人面要比9号玩家低一些。”

    “最后就是12号玩家,从她的发言来看,我暂时判断不出12号玩家的身份。”

    “因为12号玩家之前的发言,并没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所以,就暂时定为X吧。”

    “最后,我认为的狼人范围是...”

    “3号、8号、9号、11号、12号”

    “我的发言完毕!”

    ...

    “12号玩家请发言!”

    杨夏真此刻的情绪有些难过,似乎是在为死去的陆芷蝶感伤。

    “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我全场唯一认定的好人是1号玩家。”

    “可是她却死了...”

    “我不知道谁是预言家,也不知道谁是狼人。”

    “我现在相信4号玩家是灵媒师!”

    “别问我为什么,我自然有我的理由,我相信4号玩家应该懂!”

    说到这,杨夏真看了4号崔和畅一眼。

    ...

    ‘这个12号...’

    ‘难道也是神牌?’

    崔和畅在心里想到。

    ...

    “鉴于1号玩家的情感,我愿意相信7号玩家是好人。”

    “但是,这并不是说明是相信6号玩家是预言家。”

    “只不过,6号玩家的预言家面,在我这里暂时算是最高的。”

    “别跟我谈什么逻辑,我一直以来都是靠自己的第六感行事。”

    “是我的第六感,让我活着经历了78次任务。”

    ...

    ‘我去...靠直觉活过了78次任务...厉害了...’

    ‘切...才78次任务...有什么好炫耀的...’

    ‘怕是在吹牛吧...’

    ‘难道这12号...神选者能力是跟第六感有关?’

    ...

    “同样也是我的第六感,在最初的时候让我认为1号玩家是好人。”

    杨夏真看向大家。

    “我想现在,没有人会认为1号玩家不是好人吧?”

    “至于其余的玩家,我分不清,也不想评价,免得误导大家。”

    “我的发言完毕!”

    “嘟~!”

    ...

    “11号玩家请发言!”

    ...

    “11号玩家发言。”

    “作为一名预言家,我没有成为村长,这让我有些失落。”

    “各位人类阵营的朋友们,你们站错队了啊!”

    “狼人现在不是已经很明显了。”

    “明面上的三个狼人就是6号、8号、9号!”

    “剩下的最后一名狼人大概率出现在2号和10号之中!”

    “这就是典型的双狼悍跳,双狼冲票的结构!”

    “先是由6号狼人悍跳预言家,只不过她的状态不是特别完美,所以由8号狼人再次补跳预言家。”

    “再加上3个拥有投票权的玩家里面,有2个是狼人。”

    “狼人阵营的这种战术,是铁了心要抢夺村长资格了。”

    “虽然,这种战术风险很大,但是一旦成功,收益也是巨大的。”

    “而且,狼人采取的这种投票方式,冲票成功率太高了!”

    “现在最可怕的是,它们真的成功了!”

    “现在狼人阵营掌握了全场游戏的主动权,冲锋、倒钩,它们都可以任意玩了。”

    “好人们,赶快醒醒啊!”

    “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而我第一晚查验的金水牌,居然在当晚就被狼人给杀害了!”

    “我现在甚至都怀疑,1号玩家有可能会是神牌的身份。”

    “3号、4号、5号、7号玩家,还有2号和10号玩家中的好人,你们现在一定要站回我这里,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要是我们好人现在不团结,人类阵营的票数就落后了!”

    “节奏一旦被狼人阵营掌控,那我们好人们就只有全部等死了!”

    “接下来我会在2号和10号玩家中任意查验一个。”

    “不管如何,明天我都一定能找齐4狼,所以麻烦圣骑士今晚能保护一下我。”

    “只要我能够活过今晚,我就能把所有的狼人全部找出来!”

    “好人们一定要相信我!

    “圣骑士今晚务必保护一下我!”

    “拜托了!”

    “好人们...”

    突然!

    富盛的声音戛然而止!

    ...

    “11号玩家发言时间已到!”

    “10玩家请发言!”

    ...

    苏晓暖的第一次发言。

    “大家好!我是10号玩家苏晓暖!”

    “首先,我说一下我之所以会投票给6号玩家的心路历程。”

    “第一轮一共有4名玩家自称是预言家,这也一度让我有些困惑。”

    “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慎重的投出了自己的一票。”

    “1号玩家目前已经死亡,她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可能拥有神牌身份的...预言家冒充者。”

    “她的预言家面不高,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在场所有玩家的共识。”

    “而我,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

    “再说8号玩家,8号玩家发言戾气太重,我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拿了预言家身份的玩家心态。”

    “至于11号玩家,我认为11号玩家是因为8号玩家悍跳状态太过,导致失误之后,狼人阵营的补救手段。”

    “所以,8号玩家和11号玩家,在我这里目前定义为狼人,且还有狼踩狼的操作。”

    “而且,8号和11号玩家的预言家发言,同样都具有威胁性和煽动性,通过这种方式来为自己拉票的预言家,我实在是认不下来。”

    “这也是我认为8号和11号共面的理由,因为他们的发言都有类似的狼人情绪。”

    “只不过,11号的狼人情绪比8号要低了许多。”

    苏晓暖笑道。

    “这也是必然的,毕竟8号那种状态,也为11号敲响了警钟。”

    “而就刚才11号的发言来看,狼人阵营显然是着急了。”

    “不过11号有一点我倒是蛮赞同的,那就是双狼悍跳预言家,双狼冲票的战术。”

    “这个战术我想是临时调整的吧。”

    “因为8号悍跳预言家的状态太过激进,所以导致11号狼人补跳预言家。”

    “那原本冲票的狼人,因为多了一个狼同伴的原因,票数自然是紧张了。”

    “所以我认为,我和2号还有9号这三人中,出2狼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因为我是好人,而9号玩家投票给了8号,所以他在我这里就是狼人。”

    “同时,2号是狼人的几率也很高,但是2号玩家最后投票给了我认为是预言家的6号玩家。”

    “所以,她现在在我这里的狼人面略有降低,但我依然不能完全排除2号玩家狼人的可能性。”

    “因为2号玩家有可能是看到自己同伴悍跳的状态不好,节奏也被打乱。”

    “所以,临时把自己从冲锋狼转变为了倒钩狼。”

    “综上所述,我认为的狼人是8号、9号、11号还有2号。”

    “我的发言完毕!”

    ...

    “9号玩家请发言!”

    ...

    索连成现在心里是哭笑不得。

    一句话没说的他,似乎已经进了大家的公共狼坑。

    ‘要是这波发言不行,我极有可能在第一天被投死!’

    ‘不行,必须说身份了!’

    ‘而且,现在6号预言家面最高,也是场上最有利的一方,先选择站边6号预言家,活过这一轮再说!’

    想到这,索连成便说道:“大家好,我是9号玩家索连成。”

    “想不到我一句话都没说,仅仅是投了8号玩家一票,就被各位群起而攻之,成为了众矢之的!”

    “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自己的看法,又或者是投票心路历程了。”

    “我直接报自己的身份吧。”

    “我是圣骑士!”

    索连成此言一出,众人心思各异。

    ...

    ‘圣骑士?呵呵!怕不是害怕一会被投死,穿衣服了吧。’

    ‘圣骑士?呵呵...’

    ‘若不说出隐秘技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有点意思...’

    ‘如果他说出了隐秘技能,那便几乎可以肯定,神牌是都有隐藏技能的,只不过,狼人那边又是如何的呢?’

    ...

    见大家纷纷注视着他,索连成一脸自信的笑道。

    “没错!我就是圣骑士!”

    “第一夜我选择了自守,但是今夜我依旧可以守卫自己。”

    “这就是我的隐藏技能,要是狼人们不信,大可今晚刀我试试。”

    索连成扫视全场。

    “呵呵,结果只会让你们这些狼人绝望的!”

    “我投了8号玩家一票,那是因为我被他给骗了。”

    “8号玩家发了金水给我,而且他发言那么用力,我想应该是预言家的绝对自信吧。”

    “我并不擅长玩这个游戏,才会被8号玩家骗了一票。”

    “但我真的是好人!还希望好人们能够认下我!”

    “我作为圣骑士,因为隐藏技能的缘故,夜里是并不怕狼刀的。”

    “所以,希望大家务必相信我,只要白天大家不投我,晚上我是一定能挡住狼刀的!”

    “圣骑士对于好人阵营有多重要,我相信不用我细说,各位好人也一定明白。”

    “就算是死,也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为预言家牺牲的机会!”

    “我保证,只要大家白天不投我,今晚我一定守护6号预言家!”

    “让她能安心进行下一轮的查验。”

    “我是9号圣骑士!”

    “我的发言完毕!”

    “谢谢大家!”

    ...

    “8号玩家请发言!”

    ...

    卓谷义笑得有些嚣张。

    “8号玩家发言!”

    “8号玩家...确实不是预言家!”

    他看向众人。

    “因为...”

    “我是圣骑士!”

    ...

    ‘又一个圣骑士?’

    ‘这逼上一回合说自己是预言家,现在又说自己是圣骑士?这么狂?不怕死得早?’

    ‘8号是圣骑士?!’

    ...

    “我知道大家现在不太相信我,反而是更相信9号玩家的圣骑士身份。”

    “但是,接下来我说的这两个字,我相信不管是神牌同伴,还是狼人阵营,应该都能认下我圣骑士的身份。”

    “这两字就是...”

    “隐秘!”

    ...

    ‘槽!这逼真是圣骑士?那之前为什么要穿预言家的衣服?’

    ‘不明觉厉...’

    ‘.......’

    ‘8号的圣骑士面比9号更高。’

    ...

    卓谷义接着说道。

    “圣骑士的隐秘就是...”

    “无敌!”

    “守护其他玩家必须遵守不能重复的约定,但是守护自己,没有任何限制。”

    ...

    ‘这不就还是跟9号玩家说的圣骑士隐藏技能一样吗?’

    ‘难道8号和9号是双狼,因为被大家普遍认出来了,准备穿同一件衣服,争取力保一个下来?’

    ‘8号和9号是如何做到报出的隐藏技能是一致的?难道真是双狼?!’

    ‘这场面...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

    卓谷义解释道:“我之所以第一轮穿了预言家的衣服,只不过是为了替预言家分担一些狼人的目光,并且想亲自找到预言家而已。”

    “之前在我的心中,11号的预言家面最高。”

    “可是呢...他刚才的那一番发言,让我对他彻底改观。”

    “又因为1号玩家首夜死亡。”

    “所以,现在在我心里,预言家首先是1号玩家,其次才是6号玩家。”

    “我相信,真预言家只会出现在1号和6号玩家之间!”

    “9号玩家偷穿我的圣骑士衣服,而且大家也可以从他刚才的发言中感受得到。”

    “9号是在作垂死挣扎了。”

    “我想9号玩家应该是准备作倒钩狼,结果没想到我并不是真的预言家。”

    “而且众多好人玩家纷纷认出了他狼人的身份,导致9号玩家已经彻底暴露了。”

    “我想,就算是狼人阵营,现在也已经打算抛弃9号这个狼同伴了吧。”

    “同时,我也认为3号玩家是一匹不断找神的狼人。”

    “至于最后一狼,我认为极有可能出在2号和10号之中。”

    “所以,我认为的狼坑是...”

    “2号、3号、9号、10号、11号!”

    “容错率出在2号和10号玩家之间。”

    “我是8号玩家!真正的圣骑士!”

    “我的发言完毕!”

    ...

    “7号玩家请发言!”

    ...

    ‘最后这一两轮都不会是我的轮次。’

    ‘说多错多,还是少发言为妙。’

    ‘先跟着6号预言家大腿走!’

    ‘就这么办!’

    ...

    一想到这,叶明哲便微笑道:“我听6号预言家归票!”

    “过!”

    ...

    “6号玩家请发言!”

    ...

    雷雨开口道:“我第一验没有查杀,而且我也认为9号玩家是狼人。”

    她看向众人。

    “既然大部分好人都认为9号玩家是狼人,那我在此归票...”

    “本轮出9号玩家索连成!”

    ...

    “村长归票9号玩家索连成!”

    “现在开始放逐公投!”

    “所有玩家请投票!”

    ...

    “2号、3号、4号、5号、6号、7号、8号、10号、11号、12号玩家投票给9号!”

    “9号玩家投票给8号!”

    “9号玩家被放逐!”

    “下面请9号玩家发表遗言!”

    “遗言限时3分钟!”

    ...

    索连成一脸苦笑。

    ‘看来自己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被投死的命运。’

    不过,他依旧决定要为自己的团队做出最后的贡献。

    毕竟,只要同伴能够最终取得胜利,他就可以再次复活!

    索连成看向众人。

    “我真的是好人!”

    “只不过...我不是圣骑士...”

    “那只是我想争取活下来的伪装而已。”

    “我的真正身份是普通村民!”

    “希望好人们能在接下来的回合中认清局面,带我走向胜利!”

    “我确实很不擅长这个游戏,可能这也是我第一轮就被淘汰的原因吧。”

    “我认为的狼坑是...”

    “2号、3号、8号、10号、11号!”

    “容错率在2号和10号,因为拥有投票权的3人之中必定出一狼!”

    “而我不是狼人!”

    “好人们加油!”

    ...

    三分钟很快就到。

    索连成就跟之前的陆芷蝶一样,化为缥缈的云烟,在众人的视野中...

    彻底消散!

    ...

    “天黑请闭眼!”

    ...

    “【圣骑士】”

    “请圣骑士选择...”

    “今夜你想要守护的玩家!”

    “圣骑士选择守护...”

    ...

    “【狼人阵营】”

    “请狼人们选择今夜的击杀目标!”

    “狼人们讨论中...”

    “狼人们选择击杀...”

    ...

    “【魔女巫】”

    “你今夜的状态为...”

    “今夜该名玩家死亡,是否使用解药?”

    “否!”

    “是否使用毒药?”

    “是!”

    “请选择你将要使用毒药的玩家!”

    “魔女巫选择了...”

    ...

    “【灵媒师】”

    “你今夜的状态为...”

    “今夜累计有4名玩家死亡!”

    “已查询1名死亡玩家身份,剩下3名死亡玩家身份未知!”

    “是否选择查询死亡玩家身份?”

    “是!”

    “请选择1名死亡玩家进行查验!”

    “你查验的死亡玩家身份为...”

    ...

    “天亮了!”

    ...

    当雾气散尽,大家看到空置出来的座位时。

    都面色一惊!

    ...

    “昨夜死亡的玩家有...”

    “5号!”

    “6号!”

    ...

    从第一夜自称是预言家的1号玩家当夜被杀之后...

    另一位自称是预言家,并且已经拿到了村长资格的...

    6号玩家...

    也在第二夜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