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61章:雨夜目击
    叶明哲大气也不敢出。

    他躲在院墙后,悄悄地探出了半个头。

    院内。

    只见一个成年人体型的斗篷身影,正悄无声息地跟在一个大叔模样的男人身后。

    ‘这大叔是游客,我之前在大巴上见过。’

    叶明哲认出了他。

    大叔似乎是去厕所,而那个斗篷身影一直无声无息地尾随其后。

    就在大叔刚准备拉开厕所门的时候,斗篷身影动了...他突然加速靠近大叔。

    大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

    斗篷身影伸出了...爪子?

    对,就是爪子!

    叶明哲看得很清楚!毛绒绒的,指甲尖利,手指要比一般人的长了许多。

    这绝对不是人类的手掌!

    ‘真的是狼人?!’

    只见斗篷身影左手的大爪子一把罩住了大叔的脸,轻轻一拧。

    大叔的脑袋直接转到了身后。

    紧接着斗篷身影的右手爪子也伸了出来,径直地朝大叔的后背一掏。

    一颗心脏竟然直接被拿了出来!

    血淋淋的心脏,竟然一滴血都没有撒落。

    更诡异的是,雨水似乎都避开了心脏。

    斗篷身影将心脏收入怀中,躬身将脑袋探到那个被开洞的心口。

    ‘他在吸血?!’

    叶明哲趴在院墙的角落,前方刚好有一个棚子做遮挡,他就这么看着那斗篷身影,屏住呼吸,动也不敢动。

    很快,斗篷身影将大叔的尸身丢在地上。

    然后...像动物一样,四脚着地,几个跳跃便翻过院墙,离去了...

    “呼一一”

    见他离去,叶明哲才敢放松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

    ‘还好他没有发现我,不然就死定了!’

    劫后余生,却是让他后怕不已。

    叶明哲坐在院墙下,这里是阴影区,只要不靠近,一般人很难发现他。

    ‘刚才他跳过院墙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的尾巴,跟狼的尾巴差别很大,又长又尖细,倒更像是老鼠的尾巴。’

    足足坐了好几分钟,叶明哲才感觉自己的双腿能够使上力。

    “嘎吱一一”

    是院墙内开门的声音。

    ‘遭了!这村民肯定会发现尸体,然后...大叫!’

    ‘自己得赶快跑!不然被人发现躲在这里,倒时候被误认为是凶手就惨了!’

    叶明哲顺着院墙快速地移动,此时他的全身都湿透了。

    预料之中的大叫并没有出现,院子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是在拖曳东西。

    ‘这村民在拖动尸体?’

    叶明哲再次悄悄地朝院内看去。

    果然!院子中有一个村民正在拖拽着尸体。

    ‘这个村子的村民真的跟凶手是一伙的!’

    眼下的情景,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是,为什么熊寒死的时候,他们没有收拾尸体呢?’

    很快,村民便将尸身弄进了屋子。

    “砰!”

    房门被关上了。

    叶明哲趁机偷偷地快速离开了这里。

    刚到客栈门口,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尿意突然从他的胯下传来!

    ‘卧槽!憋尿卡过期了!’

    客栈唯一的厕所前三米处,正有一个男子渐渐地靠近。

    ‘不行!我要憋不住了!’

    叶明哲一道残影闪过,冲进了厕所。

    很快,里面传来了瀑布般的声响。

    外面的男子一脸懵逼:‘这位兄弟声势如此之猛烈,就不怕憋出毛病?’

    足足五分钟之后,叶明哲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呼!真爽!差点就炸了!’

    门外的老哥一脸吃惊地看着他,然后。

    向叶明哲竖起了大拇指!

    “额...过奖!过奖!”

    叶明哲尴尬地朝客栈里面走去。

    “嘎吱一一”

    他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便见到步明德、陆芷蝶还有巩飞飞都开门走了出来。

    三人见他浑身湿透,犹如落汤鸡的模样,都十分疑惑。

    “哲哥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陆芷蝶走了过来,一脸的惊喜。

    “不知不觉,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让你担心了。”叶明哲笑道。

    “哲哥哥你没事就好!”

    这时,步明德和巩飞飞也走了过来。

    “小哲你没事吧?”

    “没事!我先进去收拾一下,你们在德叔房间里等我。”叶明哲顿了顿,然后说道:“我看到凶手了!”

    “什么?!”

    三人闻言都是一惊,不过见他如今这副样子,也只有暂时先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到房间里等待。

    “玛德!没有换洗衣服!”

    叶明哲将身上湿透的衣裤脱下,然后稍微拧了拧内裤便再次穿上。

    最后裹着一床被子就走了出去。

    401房间。

    三人见到叶明哲的新奇造型均是一愣。

    “呵呵...没有换洗衣服。”叶明哲尴尬地解释道。

    大家都是突然被迷雾之肆召集过来的,自然也没有办法帮他。

    叶明哲坐在地上,巩飞飞递给他一杯热茶:“先暖暖身子吧!”

    “谢谢!”

    他接过热茶,喝了一口。

    “你说你见到了凶手,当真?”步明德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恩,见到了,就在刚才,他不是人类!但是...也不像是狼人!”

    “刚才?!”

    叶明哲点了点头,看向陆芷蝶:“对!下午我和陆芷蝶出去找线索,然后在她的帮助下,我溜进了祠堂。”

    “我在香案下面发现了一个暗道,然后偷偷地进去了。”叶明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我在里面发现了上百具人体骸骨,还有一座石台,上面有之前告诉陆芷蝶消息的阿婆残尸。”

    ‘至于鸡和赤灵花,还是别告诉他们了...’

    “什么?!”

    三人很是吃惊。

    陆芷蝶捂着嘴呐呐道:“阿婆...”

    “据我观察,这些骸骨大多都是女性的,而且地窖里面有很多的老鼠,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洞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专门养老鼠的地方。”

    “而且,当时我进去的时候,那些老鼠正在石台上啃食阿婆的残尸,这些老鼠一点都不怕人,应该是人为饲养的没错。”

    “这个村子可能是一个邪恶犯罪团伙的窝点!”步明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之前村长不是说,这个村子的女性大多都因为难产死去了,现在祠堂下面那么骸骨,会不会是那些女人的?”巩飞飞点燃了一根香烟,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我觉得极有可能!”叶明哲继续说道:“因为祠堂里供奉的那些灵牌,80多个灵牌里竟然有近60个不同的姓,而且名字大多看上去都是女性,你们觉得是因为什么?”

    “她们应该都死于非命,镇压?囚禁?”步明德打开了自己的小本本,不断地写写画画起来。

    巩飞飞吐出一个烟圈,说道:“陆芷蝶之前说过,阿婆告诉她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被拐来的。”

    “那么我们可以假设,这些被拐卖来的女子生下孩子后,又或者是不能生孩子之后,大多都被杀死丢进了祠堂下面的地窖,用来喂了老鼠。”

    “骸骨数量那么多,我想整个村子应该都参与了这个事情。”

    “那么这些生下来的孩子呢?是被卖掉了?还是被留在村子里养大?”

    “若是后者,那岂不是说这个村子里的村民,很有可能都做过弑母的事情?”

    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