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63章:五子纪
    “得赶快通知他们!”

    叶明哲赶紧起身,离开了房间。

    “嘭嘭嘭!”

    他挨着敲开了另外三人的门,告诉他们自己知道这次任务的真相了。

    401房间。

    “你已经解开了这次的任务?”

    三人都是一脸期待,要知道,一旦完成了任务,他们就可以立即回归现实世界,并且还能阻止灾难地降临。

    “是的!但是现在来不及细说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任务的最后期限就是今晚子时之前!”

    “子时?”

    三人都有些疑惑,为什么叶明哲不说现代时间,要用古时刻代替。

    “飞姐和陆芷蝶,拜托你们在村里找到一个叫邹子夜的游客,一定要保护好她,切记!要自然一点接近她,因为现在整个村子的人都极有可能是我们的敌人,要是打草惊蛇,就大大不妙了!”

    “这是她的照片。”

    叶明哲将游客名单上的照片撕了下来。

    巩飞飞接过照片,看着他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保护她吗?”

    “她是下一个受害者,也是凶手的最后一个目标,若是她死了,我们的任务也基本算是失败了。”

    “基本?”步明德抓住了这个关键词。

    “好!我知道了!”巩飞飞慎重地点了点头。

    或许几人都有各自的秘密,但是想要完成任务的迫切心情,却都是一样的。

    “德叔!”叶明哲看向他:“我们现在马上去祠堂!”

    “好!”

    几人分头行动起来。

    雨已经停了,天还没有大亮。

    村子里一片宁静祥和。

    叶明哲和步明德一路小心翼翼地朝祠堂走去。

    “没人守着,太好了!德叔,我们走!”

    两人悄悄地溜进祠堂。

    那座诡异的雕像依旧矗立在祠堂正中。

    叶明哲爬上雕像,然后将雕像手中的短刃拿了下来。

    ‘就是它!一切的关键所在!”

    叶明哲用力地掰着短刃,想要将它破坏。

    可是完全没有用,短刃十分的结实。

    “不行!得想个法子将它毁掉才行,德叔!”叶明哲喊道。

    身后并没有回应。

    他转身一看,德叔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香案下的地砖却是打开了。

    ‘看来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事件...’

    叶明哲心里已然明白,在这几个人之中,他并不是特殊的。

    他将地砖恢复原位:‘这样一来,就算有村民进来,也不会马上发现德叔。’

    叶明哲将无字刃握在手中,对着雕像“唰唰唰”的划去。

    短短几分钟,雕像就被破坏得面目全非。

    ‘希望这样会有用...’

    他看了看香案的位置,上前把唐敏的灵牌拿了起来,对着它说道:“你是被封印在这里的吗?要是能告诉我你的心愿,我肯定会尽力帮你完成的。”

    灵牌没有任何反应。

    ‘算了,先带走再说。’

    叶明哲将灵牌和无字刃揣进了怀里,小心地关上祠堂的门,悄悄地溜走了。

    刚到客栈四楼,便看到陆芷蝶正站在过道等他。

    见到叶明哲,陆芷蝶一脸惊喜:“哲哥哥!你回来啦!我和飞姐已经完成任务了,不过...”

    陆芷蝶欲言又止。

    “怎么了?”

    叶明哲跟陆芷蝶一起进了405房间,见巩飞飞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抽烟。

    整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个人。

    “邹子夜呢?”叶明哲问道。

    “床下面。”巩飞飞淡淡地说道。

    “啊?!”

    叶明哲闻言低头朝床底看去,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年轻女子出现在视野里。

    “她是个活人,让她别乱跑,她肯定是不会听的,毕竟我们跟她也不熟,这样就方便多了。”巩飞飞解释道,悠闲地吐着烟圈。

    “她睡着了?”

    叶明哲见邹子夜在床下一动不动。

    “给她下了点药,放心,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会昏睡而已,需要她醒过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会把她弄醒的。”

    ‘这样也好,只要邹子夜掌握在自己这边,天神祭就绝对不可能成功!’叶明哲在心里想道。

    “哲弟弟,现在你也该告诉我,为什么要保护她了吧?”巩飞飞看着叶明哲,似笑非笑。

    叶明哲坐在巩飞飞对面,倒了一杯水。

    他看了看巩飞飞,又看了看陆芷蝶,然后缓缓地开口道:“邹子夜,就是天神祭最后的关键!”

    叶明哲话一出口,耳边传来了声音。

    “恭喜!主播完成了隐藏任务:【唯强至上】!”

    “直播完成后将额外获得5积分!”

    “关键?”陆芷蝶傻乎乎的,不明所以。

    巩飞飞听到他的话倒是很淡定:“噢?怎么说?愿闻其详。”

    叶明哲将一叠纸放在桌上,是游客名单。

    “你们看看之前的四个受害人的资料,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巩飞飞将名单拿了起来,陆芷蝶也凑了过来。

    “熊寒、男、49岁;羽俊力、男、25岁;禄兴予、男、37岁;文冲、男、37岁...”陆芷蝶念道,突然她一喜,看向叶明哲:“哲哥哥,我知道了!他们都是男的!”

    叶明哲笑了笑,摇了摇头。

    “49、37、37、25。”巩飞飞看向邹子夜的资料:“25。”

    “他们都是同一个属相!全部属鼠!”巩飞飞说道。

    “我还查询了详细的古历,今夜的子时,便是十分稀有的五子纪!今年是鼠年,这个月是鼠月,明天是鼠日,然后子时...”

    “子年、子月、子日、子时、子人,五子齐聚!”

    巩飞飞若有所思,而陆芷蝶依旧是一脸茫然。

    “你说得没错,这次的任务,就是破坏天神祭无疑了,执念倒不是这次任务的重点,你说那祠堂下面养了很多老鼠,说不定那里就是凶手的大本营!”巩飞飞掐灭了烟头,对叶明哲说道。

    “当时我就觉得凶手不是狼人,而且它竟然跟村民勾结在一起,那就说明这个村子应该是凶手的窝点,现在想来,那个斗篷身影倒是很像鼠人!”

    叶明哲继续说道:“这样一来,‘傀’字解语的意思就很好解释了,亦人亦鬼,人鬼难辨,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那怪物的傀儡!”

    “他掌控着整个村子!”

    巩飞飞双眼一亮。

    “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