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64章:外婆
    “那个凶手,极有可能就是村长!”叶明哲肯定地点了点头:“还记得羽俊力死前留下的那个痕迹吗?那个根本不是十字架,而是村长的村字,只是他没有写完。”

    “对!村子里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村长的眼睛,就算他不是凶手,也是绝对的知情者。”巩飞飞说道。

    “可是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就算知道了这次任务的目的,难道我们非得等到今夜才算任务完成吗?”

    “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既然邹子夜是他们最后的祭品,那她应该早就被村子里的人盯上了,你们把她弄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看见?”叶明哲问道。

    “没有!当时时间还早,我和陆芷蝶也是恰巧碰到她,然后陆芷蝶把她引了出来,这才偷偷带到这里的。”

    “那就好!这样一来,就算他们发现邹子夜不见了,也要花时间到处去找,不会直接来我们这里。”

    “对了!步明德呢?”巩飞飞问道。

    “他自己去了祠堂下面的地窖,我想他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吧。”叶明哲边说这话一边偷偷观察巩飞飞和陆芷蝶的表情。

    巩飞飞不再言语,陆芷蝶则依旧一副呆萌的表情。

    “我们暂时只有耐心等待,村里人这么多,我们却只有四个人,若是主动出击,胜算不大。”叶明哲理智地分析道。

    “那就先按兵不动,只要邹子夜在我们手里,天神祭必然失败!”巩飞飞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那我就先回房间了,有什么事情大家再商量。”叶明哲起身告辞。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明哲将房门反锁,拿出了怀里的无字刃和灵牌。

    他再次将无字刃拿在手里:“无字刃,应该叫五子刃更贴切,坑爹的直播,提示那么模棱两可。”

    ‘摧毁它有5积分,看来这东西对村子来说很重要。’

    叶明哲再次看向灵牌,他喃喃地开口道:“唐敏,你有什么心愿,可以当面告诉我,你现在听得到我说话吗?”

    灵牌突然轻轻地晃动了一下。

    ‘有戏!’

    “唐敏,我知道你是被人害死的,如果有什么我能为你做到的,你大可以告诉我,不会说话也没关系,给我一些提示就好。”

    因为隐藏任务之一就是完成唐敏的心愿,一来是有积分,二来叶明哲也是挺同情她的,所以自己如果能做到,他倒是不怕多费些功夫。

    就当是为自己积德了。

    一道白色身影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只不过样子很模糊,就像看上去要消散了一样。

    “唐敏,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唐敏没有回应,只是她的样子有些奇怪。

    她变得好看一些了。

    ‘咦?这个样子怎么有点面熟?’

    就在叶明哲想要靠近看得更仔细一些的时候。

    唐敏竟然消失了!

    “唐敏?唐敏?”叶明哲小声地呼唤道。

    唐敏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感觉她很痛苦的样子?刚才她的那个样子好面熟...’

    叶明哲仔细地回想。

    “对了!是导游!是谢导游!”

    ‘谢导游跟唐敏有关系?’

    叶明哲也不再耽误,走出房间,去找谢导游。

    良人村现在与世隔绝,她肯定还在村子里。

    整整找了一大圈,叶明哲才在玻璃断桥那里看到正在崖边发呆的谢导游。

    “谢导游!”叶明哲上前打着招呼。

    谢导游没有反应。

    “谢导游?”叶明哲走到她身旁,再次喊道。

    她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叶明哲:“找我有什么事吗?目前的局面我也没有办法,道路通讯都被切断,也只能等了。”

    叶明哲见她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闻言微笑道:“我不是来问这个的,我是想问...谢导游,你认识一个叫作唐敏的人吗?”

    一听到“唐敏”两个字,谢导游的脸上露出一抹异常的神色。

    一闪而逝。

    叶明哲心里笑了。

    “唐敏,没听过...应该不是我们这次的游客吧?”谢导游看向他。

    “噢,谢导游原来不认识呐,我之前在草丛里捡到一个这个。”

    叶明哲从怀里拿出唐敏的灵牌:“我还以为谢导游会认识呢,既然这样,那算了。”

    “你给我吧,我去拿给村长,这应该是村里面的东西。”谢导游看到灵牌的时候明显有些颤抖,不过她依旧故作镇静的说道。

    “没事的,我自己去拿给村长。”

    叶明哲转身欲走。

    “给我!”谢导游突然吼道。

    叶明哲回过身,一脸笑意都看着她。

    “好吧!你先告诉我灵牌是如何到你手里的,我就告诉你我和唐敏的关系。”谢导游最终选择了妥协。

    “我在祠堂里偷偷拿出来的。”叶明哲直接说了实话。

    谢导游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为什么要拿这个灵牌?”

    “因为她拜托我保护一个人。”叶明哲淡淡地说道。

    “什么?!你竟然能看见我外婆?”

    “哦,原来她是你的外婆。”

    ‘看来唐敏确实死了挺久了。'叶明哲在心里想道。

    谢导游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朝他招了招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两人来到一个偏僻的院落。

    “进来吧,这是我父母以前住的地方。”

    小院落很是破旧,不过却是打扫得干干净净。

    叶明哲跟着她到了堂屋,一股淡淡的霉味飘荡在空气中。

    ‘看来谢导游也不是常住在这里的。’

    “坐。”

    谢导游递给他一条小凳子。

    “给。”

    谢导游又递给他一杯水。

    “谢谢,我不渴。”叶明哲礼貌地拒绝。

    谢导游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倒是挺有戒心的,不过也是,若是不谨慎,又怎么能找到我呢。”

    她也拿了一条凳子,坐在叶明哲不远处。

    “你们不是来旅游的吧?”谢导游突然开口问道。

    叶明哲一愣,随即也就反应过来:“我们不是普通的游客。”

    “我就知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几个人不一般。”说到这,谢导游竟然露出喜悦的神色。

    “你们能将村长绳之以法吗?”

    ‘原来她把我们当作了隐藏身份的警察。’

    “我们会给那些冤魂一个交代!”叶明哲一脸的诚挚。

    谢导游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告诉你,关于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