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65章:诡秘的真相
    “我叫谢安彤,唐敏是我的外婆,我就是良人村的人。”

    “你们肯定已经接触过村长了,我告诉你,不要相信村长的任何一句话,他是个不择不扣的魔鬼。”

    叶明哲眉头微挑:“噢,这怎么说?”

    “他是不是跟你们说过良人村的来历?”谢安彤问道。

    “恩,他说这里以前叫上槐村济家村,谷底还有个下槐村谢家村,还有狼人灭了下槐村的事情。”

    “哼。”谢安彤面露讥讽之色:“被灭掉的不是下槐村,而是上槐村,而且不是什么狼人,是鼠患!”

    “当初村子一分为二,下槐村的谢家族人心生嫉妒,便利用老鼠传播疫病,让上槐村的人全部染上了鼠疫。”

    “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因为鼠疫的爆发超过了预期,结果下槐村也有人染上了,两个村子当时死了不少人。”

    “后来也不知道下槐村的村长从哪里得到一个方子,竟然将村里的人全部治好了。”

    “上槐村的人得知消息便来求治疗鼠疫的方子,可是下槐村的村长谢世贤直接拒绝了,不仅如此。”

    说到这里,谢安彤放在膝盖上的手突然握紧。

    “在一个月圆之夜,谢世贤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引了一大批老鼠去到上槐村,那些老鼠...竟是将整个上槐村...给屠了!”

    “老鼠屠村?”

    这倒是叶明哲第一次听到如此骇人的事情。

    “它们根本不是寻常的老鼠...对!妖鼠!就是妖鼠!”

    “屠了上槐村之后,下槐村的村民便都搬了上来,其中少数下槐村村民因为屠村的事情质疑谢世贤,结果,这些人后来都陆续在村里失踪了。”

    “或许也是因为报应,自此之后,村里便只有男孩出世。”

    “起初大家还觉得这是好事,可是一直都只有男婴,这事情就变得很怪了。”

    “因为村子根本无法繁衍下去。”

    “这时村长便想到了一个办法,从村外弄女人进来。”

    谢安彤看着叶明哲:“这也是我外婆噩梦的开始。”

    “我外婆本属齐城人,当时是一名语文老师,因为孤身一人旅游,最后被拐到了这里,成了...生育机器。”

    “村长为了避免村里的男人跟这些女人长久相处产生感情,生出什么意外,便在这些女人怀孕之时就单独隔离起来,并在她们生产之后,将其全部关到祠堂下的地窖中。”

    “将她们活活地喂了老鼠,还有鸡!”

    “什么?!”叶明哲听到这里头皮发麻。

    ‘这是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外婆因为老师的身份,村长便让她教授村里的小孩读书识字。”

    “后来,外婆竟生下了一个女婴,当时轰动了整个村子。”

    “谢世贤把这个女婴奉为圣女,可怜我的母亲刚刚满月,就被他抢了去。”

    “外婆发疯一样想要将我母亲抢回来,可是她又怎么可能斗得过谢世贤那个魔鬼呢?”

    “母亲出生的那一年,是鼠年。”

    “那一年,村子里举行了...第一次天神祭!”

    “天神祭?那你知道举行天神祭的目的是什么吗?”叶明哲问道。

    “当然知道,为了他...永生为人!”

    “永生为人?”叶明哲疑惑地看着她。

    “所谓的天神祭,就是在子年、子月、子日、子时的月圆之夜,用五个鼠人之血来浇灌村里的那把五子刃。”

    “也就是现在祠堂里的那把无字刃。”

    “那把刀的来源我并不清楚,可是我却知道,只要无字刃成功地通过天神祭被淬炼之后,谢世贤那个怪物就会彻底地化为人形,不再是半鼠半人的怪物!”

    “你一早就知道凶手是村长,对吗?”叶明哲问道。

    谢安彤笑道:“我确实知道,但是那又能怎么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如何能跟他对抗。”

    “你刚才说得这些事情,按理说你不可能知道的,那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我的外婆告诉我的。”

    “她死了多久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外婆不是在活着的时候告诉我的,而是她的灵魂告诉我的!”

    ‘果然是这样吗?’

    叶明哲看着她:“愿闻其详。”

    “当年的那场天神祭,我的外婆也是五人之一,当时村长好不容易找到了五个符合条件的,可是最后却失败了。”

    “失败?”

    “是的,因为我的外婆根本就不是属鼠的。“

    “那时候,家里人为了能让外婆早一点读书,便在户口上将外婆的年龄虚报了一岁。”

    “之后外婆被人拐到村子里,村长看过她的身份证,便以为外婆是属鼠的。”

    “所以,天神祭失败了!”

    “可是,天神祭失败之后村长却表现得很平静,村子里一直有和外面的人贩有勾结,便不断的继续有女人被弄到村子里来,被当做生育工具。”

    “村长很疼我的母亲,那时候我的母亲在村里的地位仅次于村长。”

    “有一年,村长突然离开了村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

    “当时母亲十八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和村里的一个男子相恋,还偷偷地结合了,之后便有了我。”

    “村长回来的时候,我母亲刚好怀胎十月,他见母亲破身,勃然大怒,将我的父亲...给活活打死...然后喂了老鼠...”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母亲怀的竟然又是一个女婴,村长喜出望外,便将我从母亲身边夺走。”

    “自此之后,母亲便也失踪了。”

    谢安彤眼神悲伤,这是一段痛苦的记忆。

    “这些都是外婆告诉我的,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悄悄地守护着我。”

    “我被村长养大,也不知道他给我下了什么巫术,只要我有一点不听他的话,全身就会刺痛不已。”

    “后来,一直与村子有来往的人贩集团被灭掉了,村里的女性来源一下子断了,村子里的人口也渐渐地开始减少。”

    “那段时间村长十分焦急,他后来又离开了村子,不过临走之时他让老鼠们看着我,一旦有接近我的男子,都被会老鼠攻击。”

    “我原本以为我的一生就这么完了,就像我的外婆和母亲一样,可是我连自杀的资格都没有。”

    “没过多久,村长就返回了村子。”

    “这一次他告诉我,他可以给我自由。”

    “我当然很高兴,于是村长开出了他的条件:让我帮他骗一些女子到村里来。”

    谢安彤低下了头:“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帮凶,但是我渴望自由,我没有办法...”

    “后来我做了导游,村长也将村子发展了起来。”

    “期间我有偷偷地向外面透露一些村里的情况,但是那些人...最后全都失踪了...”

    “慢慢的我也就放弃了。”

    “前段时间村长告诉我,再帮他最后一次,他就永远地给我自由,这次他不是要求女性,而是要求我带给他五个属鼠的游客。”

    “当时我就知道,真正的天神祭!”

    “又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