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67章:猎杀者
    “村长,我把神器还给你,你放了他!”叶明哲边说边朝他走去、

    “你站住!”

    村长一边大声喊道,一边往后退了两步。

    ‘我靠!这村长怕我?还是怕这柄神器?这都没道理啊?难道是他在演戏?’

    叶明哲直接将无字刃扔向村长:“村长,我把它还给你!”

    村长见无字刃朝自己飞来,竟然直接跑了!

    周围的村民也纷纷远离无字刃掉落的地方。

    ‘我去?这什么情况?自己村的神器,自己都不敢碰?’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悄悄地绕到他身后,准备偷袭。

    “梆一一”

    叶明哲回头看去,只见巩飞飞及时出现,将那个村民一脚踢飞了出去。

    “谢谢!”

    他站起身,朝步明德跑去,又向巩飞飞招手:“飞姐,我们先把德叔弄醒!”

    两人将德叔搀扶起来,向不远处的一个水塘走去。

    就在两人离开后,陆芷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

    她将无字刃捡了起来。

    “这就是村子里供奉的神器吗?”陆芷蝶一边抚摸着无字刃,一边喃喃自语。

    突然,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这里。

    水塘边。

    巩飞飞正掩护着叶明哲。

    他正在将步明德的脑袋按入水塘中。

    “咳...咳...”步明德终于醒了过来。

    “德叔!你没事吧!”

    步明德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没事!”

    叶明哲快速地将谢安彤告诉他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邹子夜呢?”步明德问巩飞飞。

    “在我的房间里,我在客栈那边看到你被抓了,便赶了过来,让陆芷蝶守在房间里了。”

    “那个小妮子能抵什么事!走!我们先回去,现在邹子夜就是任务的关键,只要子时一过,天神祭失败,我们就能回去了。”步明德语气有些焦急。

    “那我们先回去,正好四人集合!”叶明哲也建议道。

    三人急急忙忙地赶回客栈。

    走在路上,他这才想起来:槽…无字刃忘记捡了!算了,又不是必须的任务,现在和大家一起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巩飞飞一打开房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不好!’三人心里同时一惊。

    房间内,邹子夜的尸体就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她的心脏已经不翼而飞!

    “来晚了吗?陆芷蝶呢?”

    房间内哪还有陆芷蝶的身影。

    步明德一屁股坐在地上:“完了!任务失败了!这下村长集齐五颗了!”

    他有些埋怨地看了巩飞飞一眼。

    巩飞飞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叶明哲走到邹子夜的尸体旁边,蹲下身仔细地查看起来。

    “不对!这应该不是村长杀的。”叶明哲开口道。

    “不是村长?”

    “恩,从尸温上来判断,她应该死了不到一刻钟,而之前村长逃走的方向跟客栈位置是完全相反的,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而且,这手法也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叶明哲指着心脏的洞口:“凶手没有吸血,还有这心脏的洞口,很明显是被刀具之类的凶器切割留下的痕迹。”

    “那是村民干的?”巩飞飞问道。

    “不清楚!”叶明哲环顾整个房间,接着说道:“房间内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飞姐,你不是说陆芷蝶在房间里守着吗?”

    巩飞飞一摊手:“我只是让她守在房间内,可她自己有手有脚,私自跑了我也没有办法。”

    “这个陆芷蝶,搞什么搞!”步明德很是生气。

    “我们得赶紧找到陆芷蝶,不然我怕她有危险。”叶明哲说道。

    “找她?找她干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任务多半是要失败了,大家还是自求多福吧。”

    说完,步明德就走了出去,显然是想独自行动了。

    “德叔!”叶明哲喊道,可是步明德丝毫没有搭理他。

    步明德刚走出房间,外面就传来声音。

    “呃...”

    巩飞飞和叶明哲都警惕起来。

    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

    “陆芷蝶?德叔!”叶明哲吃惊地看着她。

    就连巩飞飞都眉头紧皱。

    只见陆芷蝶一只手抓着步明德的头发,而另一只手正握着的无字刃!

    刀锋...插入了步明德的咽喉。

    “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嚓一一”

    陆芷蝶将无字刃从他的咽喉抽了出来。

    “呃...”

    步明德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的不可置信,倒在了地上。

    陆芷蝶握着滴血的无字刃,一脸笑意地看向叶明哲和巩飞飞两人。

    “飞姐!我可没有让你失望噢!你交代给我的任务,我完成得十分完美!”

    “是你杀的邹子夜?”叶明哲看着陆芷蝶问道。

    “对吖!你不是告诉我说,她是天神祭最后的关键,所以,我就把她的心给拿走喽,这不比一直守着个大活人更好吗?”陆芷蝶笑着回答道。

    现在的陆芷蝶浑身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哪还是之前那个胆小呆萌的小白兔。

    “你们放心,只要哲哥哥推断没错,我们任务就一定成功,因为邹子夜的心,已经彻底没有了!”

    “只不过...既然村长注定失败,为什么我们却还没有传送回去呢?难道哲哥哥你错了?”

    说到这,陆芷蝶把玩着手中的无字刃,舔了舔舌头,看着他。

    ‘卧槽!不会吧...’叶明哲突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东西。

    见叶明哲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陆芷蝶笑道:“哲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叶明哲咽了咽唾沫。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三个人里面最弱的。

    巩飞飞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她全程戒备着陆芷蝶...还有叶明哲。

    三人现在呈掎角之势,陆芷蝶堵在门口,叶明哲和巩飞飞根本没法出去。

    “陆芷蝶,大家都是同伴,你为什么要杀步明德?”巩飞飞问道。

    巩飞飞一脸严肃,因为从刚才陆芷蝶杀人的手法来看,陆芷蝶的身手并不弱于她。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任务呀!”陆芷蝶笑道。

    巩飞飞脸色大变:“你是猎杀者?”

    “Bingo!不过答对可没有奖励噢!”

    无字刃在陆芷蝶的手里飞速地旋转,她是个用刀高手!

    “猎杀者?”叶明哲一脸懵逼。

    巩飞飞看向叶明哲:“迷雾之肆的任务中,偶尔会有猎杀者的加入,虽然他们最终的目的跟普通神选者一样,但是途中会有额外的猎杀任务。”

    “这种猎杀任务的目标,甚至可能包括同伴,不过这种任务都不是必须要完成的。”

    巩飞飞再次看向陆芷蝶:“每次任务中只会出现一名猎杀者,但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一次的五人任务中,竟然会有一个猎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