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82章:七殊之念——厄
    跟上次一样,在经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隧道之后,叶明哲站在了良人...哦,上槐村的村口。

    眼前就是那条引人注目的玻璃桥!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微风轻抚,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草木味道。

    叶明哲捡起一块石头,走上玻璃桥。

    他靠着桥边,往下望去。

    山谷之中,被厚厚的云雾笼罩,根本看不清谷底。

    “应该是下槐村没有解锁的缘故吧。”

    叶明哲将手中的石头扔了下去。

    石头没入云雾中,不见了踪迹。

    也没有任何声音。

    “恩...之后得在桥边竖个警示牌子,免得有智障往下跳。”

    很快,叶明哲便来到了村子里。

    与惊魂诡校的阴森相比,此刻的上槐村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村落。

    唯一的不同便是...此时房顶上飘着许多白色的鬼魂,她们的样子有些模糊,不过还是能够依稀辨出五官。

    ‘她们应该就是冤魂女鬼群吧。’

    文冲正靠着一处院墙。

    禄兴予则是蹲在地上把玩着刀具。

    邹子夜站在路中央,正好奇地看着叶明哲,

    而熊寒,竟然正坐在椅子上啃甘蔗。

    不远处的小花坛边,一个老阿婆正在拾缀着篮子里的百香果。

    她是许慧兰。

    ‘咦?好像少了一个?’

    叶明哲记得封印卡上说还有一只虚弱的厄。

    他联想到之前隐藏任务有让他消灭鼠厄,便幻想着这应该是一只老鼠的...执念吧...

    “你们好!”叶明哲微笑着招了招手。

    所有执念的目光全部聚焦在叶明哲身上,不过并没有任何一个执念对他有回应。

    ‘是因为好感度不够?还是因为他们饿了?’

    叶明哲发现这个场景的执念跟惊魂诡校的大不一样,他们...似乎跟人没有区别...

    叶明哲能从他们的脸上清晰地感受到喜怒哀乐,甚至是更复杂的情绪。

    他将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了上槐村的封印卡。

    ‘饱食度依旧显示的是满足,看来不是饿了的原因。’

    叶明哲依次地点击每个执念的名字,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好感度全是【陌生】。

    ‘果然是因为好感度的原因吗?’

    叶明哲将手机揣进了口袋,再次看向这些执念。

    “你们好呀!”

    他挥了挥手,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温和一些。

    “我可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禄兴予站起身来,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手持刀具走向叶明哲。

    ‘槽!他要干什么?难道这些执念还能对自己不利?’

    叶明哲突然想到之前在诡校之所以能那么放心,完全是因为牧童童对自己非常有好感。

    而且,牧童童貌似还是诡校的老大。

    可是在上槐村这里,好像大家对自己都不冷不热的,就目前来看,叶明哲还真没发现谁是上槐村的头头。

    禄兴予距离叶明哲只有两米了。

    “你别过来!”叶明哲喊道。

    虽然黑色手机明确说过,封印卡中的执念不具有危险性,但是他还是有点怕。

    禄兴予停了下来,他笑脸了:“怎么?这里不是你的地盘?你还害怕?我这是跟了一个什么老大。”

    ‘老大?’叶明哲不明所以,他朝禄兴予说道:“谁说我害怕了?”

    禄兴予用舌头舔了舔刀锋:“我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如今我可是对恐惧敏感得很呢!”

    他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主人!你进来是有什么吩咐吗?”邹子夜讨好地问道。

    ‘主人?这些家伙叫得是越来越离谱了。’

    “额...你们都叫我老板吧,我进来是给大家打个招呼,相互认识一下,这里就是大家以后的栖身之所,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除了邹子夜微微致意一下,其他的执念都兴趣缺缺,房顶上的女鬼们也飘走了。

    这种情景让叶明哲感到很尴尬,不过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毕竟好感度太低了。

    就在这时,一个像透明果冻的老鼠来到了他的腿边。

    ‘咦?这时什么东西?’

    叶明哲将它抱了起来。

    凉凉的,软软的,手感倒是不错。

    它发出“吱吱吱”的叫声,看起来像是在讨好叶明哲。

    “你是厄?”叶明哲逗弄着这个小家伙问道。

    “吱吱!”

    小家伙点了点头。

    “你倒是挺可爱的!”

    “吱吱!”

    小家伙从叶明哲的手掌中跳了下来,钻进了旁边的一把扫帚里,消失了!

    紧接着,扫帚竟然动了起来,一蹦一跳地来到他身前,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哇!你这能力有点厉害!”叶明哲见状也是惊喜地夸奖道。

    他摸出手机点开上槐村的封印卡。

    【厄】

    执念种类:厄

    等级:腐身

    能力:寄附、???、...

    亲密度:陌生

    简介:七种特殊执念之一,本无形,可万物!

    ‘特殊执念...’

    叶明哲不禁想到卡牌上对执念种类的称呼:厄、孽、怨...

    “自己不明白的还是很多呐。”

    在厄的陪同下,叶明哲将整个上槐村逛了一遍。

    大致跟以前的村子差不多,只是有了一些少许的变化。

    例如;祠堂里灵牌的数量变少了,唐敏的灵牌已经消失了。

    ‘后面有时间,给那些冤死的女人骸骨一个安息之地吧。’

    看到地窖那累累白骨,叶明哲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再次回到村口,除了一直陪着他的透明小老鼠,其他的执念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叶明哲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上写下了“安葬骸骨”“做警示牌”。

    “OK!”他摸了摸小老鼠的头:“我先走了!以后有空会来多陪你玩的!你在这里乖乖的!”

    “吱吱!”

    也不知道它是听懂了还是舍不得。

    叶明哲走进隧道,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刚离去的时候,禄兴予出现在隧道口。

    他拿着小刀,望着隧道,喃喃自语:“为什么只要我心里一有想杀那小子和踏入这隧道的念头,就会陡然升起一种自己会灰飞烟灭的感觉?”

    禄兴予将一只脚小心地踏入隧道。

    脚趾刚接触到隧道的一瞬间,便诡异地消失了!

    吓得他赶紧刚脚收了回来。

    “果然,这种感觉就是警告!”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禄兴予绝不会甘心成为被圈养的猴子!我一定会出去的!”

    他不甘心地看了看隧道,消失了身影。

    透明小老鼠,则是早已不知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