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12章:少了一把刀!
    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只不过这个痕迹应该有些时日了。

    ‘之前也有人来过?’

    叶明哲更加谨慎,他将腰间的电击棍取下,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拿着电击棍,轻轻地将门全部推开。

    “吱呀——”

    仿佛推开的是一座古老的祖屋。

    刚一开门,一股冷风从里面吹了出来,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味。

    因为龟息口罩的缘故,叶明哲对气味更加的敏感。

    ‘没有腐尸味,也没有血腥味,有霉味是正常的。’

    叶明哲将一块小石头卡在最下方的门轴处,又在院子里搬来一块哈密瓜大小的石头抵住门锁下方。

    这样正门便关不上了。

    他看了眼时间。

    23点55分

    ‘得进去了!’

    进门处是一个鞋柜。

    几双只剩下骨架子的拖鞋胡乱地散落在鞋柜旁边。

    鞋柜上方有一个开关。

    他摁了几下,毫无反应。

    叶明哲打开鞋柜,几乎全是运动鞋。

    他随意地拿起一只鞋看了看,鞋底现在比鞋面还干净,男士女士小孩子的都有,一半以上都是亲子款。

    ‘看起来一家人的感情倒是挺不错的。’

    叶明哲将鞋放回原处,将鞋柜轻轻地关上,继续往里走去。

    经过鞋柜几步就到了客厅。

    客厅很大,一长三短的沙发围着一张椭圆形的茶几。

    茶几上什么都没有。

    他摸了摸沙发,不是皮质的,手感跟亚麻差不多,因为长时间没人的缘故,面上积了厚厚的灰尘。

    长条沙发上有一坨书。

    叶明哲将它拿了起来,不知道是浸过水还是其他原因,书页已经弯曲变形,有些膨胀,这让书“厚”了好几倍,不过依稀能分辨出,这是一本儿童画册。

    只不过上面的很多图画已经花了,各种色彩混在一起,抽象又诡异。

    他将画册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怪味,就连颜料本身的味道都已经消逝了。

    手电筒照向客厅的墙壁,上面零零散散的挂着一些画框和相框。

    叶明哲首先向相框走去。

    他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小女孩就是牧童童,只不过看上去比现在年纪要小一些。

    牧童童开心地拿着气球和棉花糖,身边是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气质儒雅,四十岁左右,女的应该不到三十岁,透着一股知性美。

    ‘应该是牧童童的父母。’

    照片的背景是在一座游乐园。

    ‘这一男一女怎么看上去有点面熟?’

    叶明哲仔细地回忆,但是根本想不起来,可这种熟悉的感觉是错不了的。

    他又看向其他照片,大部分都是一些生活照,其中有两张是牧童童拿着奖状拍的。

    叶明哲又看向了那些画,瞅一眼便知道大多是小孩子的作品,大片大片整块的色彩涂鸦,而人物和景物都画得比较抽象。

    他挨着看过去,一些画上有小孩子稚嫩的字迹。

    ‘童童写的吧。’

    《我的一家》、《上学》、《小艾朗》、《茶话会》...

    当看到茶话会这幅画的时候,叶明哲眼前一亮,因为他发现看这幅画上面还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大家要永远在一起!”

    ‘最好的朋友!’

    叶明哲准备将这幅画拿下来仔细看看,可是却发现怎么都取不下来。

    它就是像是焊在墙壁上一样。

    没办法,叶明哲只能踮着脚将脸凑过去一些。

    画上的内容是过家家,4个小家伙围着一张小方桌坐在一起。

    正在倒茶的小女孩应该是牧童童。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坨黑乎乎的,圆圆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颜料剥落了不少,叶明哲实在看不出来这是神马。

    ‘一个小胖子?’

    坐在小女孩左手边的是一个小男孩,只不过这个小男孩屁股位置有些奇怪,因为有一条像是尾巴一样的很直的短线。

    ‘是牧童童一时手滑造成的,还是这就是一个长尾巴的小男孩?’

    而坐在小女孩右手边的算是最清楚的了,从它长长的耳朵,充满辨识度的脸就可以知道。

    这是一只兔子。

    画的背景是一间房子里,周围有许多其他的小玩意,叶明哲猜测是玩具。

    叶明哲将这幅画的内容全部记在脑子里,然后用手电筒特意地照了照天花板。

    奢华的水晶大吊灯,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客厅的一角有个四四方方的印记。

    ‘这里以前应该是放置过饮水机或者空调之类的。’

    长时间的放置才会形成印记,因为灰尘的堆积,这种痕迹更加明显。

    客厅查看得差不多,叶明哲朝旁边的房间走去。

    这里是餐厅。

    大大的椭圆形玻璃桌,上面还放着一个花瓶。

    只不过里面的花早已经枯死。

    大大小小的垫子也零散分布在餐桌上。

    叶明哲拿起一个垫子,轻轻一用力,垫子便碎了,细碎的渣子伴随着灰尘在空中晃晃悠悠的跌落。

    餐厅紧挨着厨房,两者之间有一个长方形柜台隔开。

    墙壁上是一排排整齐的橱柜,叶明哲一拉便打开了,一股食物变质的味道从里面传来。

    ‘这口罩让味道深刻了数倍,真是有点呛人。’

    叶明哲走到柜台这里,上面有不少瓶瓶罐罐,刀架上满满的插着各式...崭新的刀具!

    ‘看得出,别墅里之前有擅长烹饪的人。’他脑子里首先想到地竟然是这个!

    ‘不对!这些刀怎么全都是新的?“

    叶明哲刚准备伸手拿起一个罐子,哪料手电筒的光无意地照到了柜台后的地面。

    地上,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倏然出现!

    他马上将手电筒照了过去,还真的是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尸体。

    这人是谁?!

    叶明哲绕过柜台,走了过去。

    一具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的干尸正躺在厨房的过道上。

    看上去已经死了很久了。

    干尸穿着登山鞋、牛仔裤、冲锋衣,头上戴着一个破烂的帽子。

    旁边还有一个背包。

    看样子是个男人,不过叶明哲觉得他应该不是牧童童的爸爸。

    他蹲下身,在干尸身上摸索起来。

    打火机、口香糖、匕首?钳子?

    ‘这家伙带匕首和钳子干嘛?’

    叶明哲将那个背包拿了过来,然后站起身,将背包放在柜台上,刚准备拉开背包查看里面的东西。

    结果...柜台上的诡异场景,让他寒毛都立了起来!

    刚才还满满的刀架上,

    现在少了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