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13章:手机不见了!
    ‘我清楚地记得,刚才刀架明明是满的!’

    叶明哲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除了刀架上少了一把刀,其他一切都没有变化。

    ‘刚才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执念来了?’

    ‘没有趁机秒我,看来不是无解的家伙。’

    叶明哲在餐厅和厨房足足逛了三、四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真是见鬼了!’

    他又用手电筒照了下地上的干尸,没有任何变化。

    叶明哲将电击棍放在柜台上,开始查看之前的那个背包。

    绳子、钢丝、胶带、还有一个备用的带面罩的帽子。

    ‘看来这家伙应该是一个盗窃犯,不过怎么会死在厨房?’

    叶明哲再次来到干尸旁,想查验下他的死因。

    ‘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骨头也是完好的。’

    掰开干尸的嘴,牙齿完好,也没有发现什么残留的秽物,中毒好像也不太可能。

    ‘还真是奇怪,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死的?’

    叶明哲继续摸向他的头部。

    ‘嗯?头顶这是什么?怎么有些刮手。’

    他将电筒照了上去:‘伤口?’

    干尸的头顶有一处两指宽的伤口,伤口非常的深,已经插进了头盖骨里面。

    ‘一击刺穿天灵盖,这得要多大的力气?!’

    叶明哲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感觉头皮有些凉飕飕的。

    他下意识地抬头。

    还好,头上什么都没有。

    叶明哲站起身来,当手电筒再次照在刀架上时。

    ‘卧槽!怎么又少了一把刀?!’

    叶明哲快速地离开餐厅,回到了客厅里面。

    ‘越来越邪门了?要不...下次再来?’

    就在他准备溜号的时候,别墅外面的马路上,传来了铁链子拖拽的声音。

    叶明哲赶紧将手电筒关掉,小心地躲到客厅的窗边,悄悄地拉开窗帘的一角,探出半个头往外瞅。

    道路上黑漆漆的,视野非常不好,叶明哲只能依稀看见一个高大的轮廓,正在马路上慢悠悠地走着。

    他估算了一下,这家伙差不多有四、五米高!

    ‘这什么玩意?’

    叶明哲现在哪还敢出去,他拿出黑色手机,调成夜间模式,微弱的暗光再加上双眼有些许夜视能力,让他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他继续深入别墅一楼,这次的房间是一间卧室。

    房间并不大,都是很普通的陈设,床、衣柜、梳妆台等等。

    床头一边一个柜子,天花板上也是很普通的节能灯。

    叶明哲打开衣柜,里面什么都没有。

    打开床头柜,里面依旧空空如也。

    就在叶明哲搜索梳妆台时,上面的镜子映照着他的样子,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叶明哲转身拿起床铺上的被子,用它将镜子整个盖住。

    ‘这房间要么是客房,要么就是佣人房,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这栋别墅之前应该被人洗劫过。’

    房间内没什么线索,叶明哲退了出来。

    “哗!”

    罩在梳妆台上的被子滑落在地上。

    叶明哲见状并没有管,他将房门轻轻地关上,在门口撒了一点米。

    ‘对!在别墅内的各个口子都弄一点。’

    马路上传来的声音时大时小。

    ‘看来那个家伙是在路上来回地徘徊。’

    叶明哲现在也不敢去关门,他继续在一楼寻找线索。

    ‘没事买这么大的房子干嘛呢。’接连搜索了两个疑是客房的地方一无所获之后,叶明哲在心里吐槽。

    这是一楼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

    叶明哲小心地打开门,拿着手机四处照了照。

    这是一个挺大的卫生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水槽,水槽和上方的镜子都是椭圆形的。

    ‘童童这一家人很喜欢椭圆形呢。’

    拧了拧水龙头,并没有水流出来。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黑乎乎的一片,叶明哲皱了皱眉头,半夜在这种地方对着镜子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他四处翻找着,柜子里有一些女性用品,不过大多都已经变硬了。

    叶明哲走向里间,视野刚触及浴缸,他顿时将手中的电击棍握紧。

    浴缸里,有一大片黑乎乎的阴影!

    他也顾不得许多,将手机放在旁边的皂盒上,电击棍也立在了墙边。

    紧接着拿出强力小手电,一只手做望远镜状,罩住手电的头部,然后另一只手打开手电开关,向浴缸内照去。

    又是一具尸体!

    叶明哲尽量地将手电放低,都快要贴着尸身,然后一只手扒拉起来。

    这家伙比之前那位仁兄死的时间更久,都快成一具骸骨了。

    全身硬邦邦的,就像是熏干的腊肉排骨一样。

    黑色工装裤、黑色外套、黑色蒙面帽子。

    叶明哲摸了摸他的口袋,什么都没有。

    ‘这家伙看来也是一个梁上君子,不过...他的包呢?’

    叶明哲在浴缸里翻了一下,并没有,四周也没有看到。

    ‘难道这家伙没带包?这也太不专业了吧,几个兜能装多少东西,或许...包在楼上?不过这家伙躺在浴缸里是几个意思?’

    经过几次任务之后,叶明哲发现自己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欸...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想到秒不了我,就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叶明哲这次直接先检查尸体的头部。

    ‘又是一击刺穿天灵盖!’

    他不禁想到之前接连消失的两把刀,手不由自主地摸向墙边的电击棍。

    手抓了个空!

    ‘咦?’

    叶明哲用手电一照,

    电击棍不见了!

    ‘槽!我武器呢?’

    “哗!”

    “哗!”

    “哗~~”

    之前那水槽上的水龙头突然疯狂地流水,“哗哗”的水声刺激着叶明哲的耳膜,黑夜的寂静瞬间被打破。

    叶明哲赶紧冲过去拧紧水龙头。

    水声消失,周围再次恢复了死寂。

    他走到大厅,竖起耳朵仔细地聆听。

    马路上的声音...消失了!

    ‘怎么回事?!刚才的声音被它听到了吗?他已经过来了?’

    叶明哲蹲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朝正门走去。

    ‘还好!过道上的白米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他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一楼已经差不多了,该去二楼看看了。’

    叶明哲习惯性地摸了摸裤兜,脸色猛然一变。

    ‘槽!手机还在皂盒上。’

    黑色手机可是他的命,叶明哲不敢耽误,快步走向卫生间。

    一看皂盒,直接傻眼了。

    ‘我的手机呢?!’